【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菊韵】老爸老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01:24
破坏: 阅读:2253发表时间:2018-04-23 13:18:12


   老爸老了。
   老爸是四零年生人,今年七十有八。
   妈走的头天,爸跟我说他做梦,梦见妈接回来了。妈住院的一个月,爸惦记着去看看妈。爸脑血栓堵了好些年,一天到晚,大部分时间在床上躺着,吃喝拉撒睡,离不开人。我每次从医院回来,爸追着我问,问妈的情况,我不敢说实话,“报喜不报忧”,说妈这两天有起色,每天下地走两步,还能吃二两米。不敢说得太离谱,夸大了,老爸不会相信。
   “抽烟不?”老爸搞突然袭击。
   “抽,妈哪能离得开烟,一天两三根,多了,医生不让。”在老爸面前,我表现沉稳,不露丝毫破绽。
   “喝酒不?”
   “照喝……偷偷摸摸,抿两口,不给喝,妈骂娘。”这回,爸“嘿嘿”地笑出了声。
   爸有一阵子没有这么开心了。
   爸的笑,是苦笑。爸虽然走了不了道,但脑瓜还灵活,老爸早看出来了,妈的情况不乐观。
   灵车开回厂里。我跟爸说:“妈没了,妈没了……”爸搂了我的脖,“呃呃”地哭,哭得特别伤心。
   我抹了泪劝爸,爸也劝我。
   爸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不能再给儿子添乱。
   妈的灵堂搭在我们家的房头——妈上个月摔跤一直没能站起来的地方。老爸躺在床上,呆呆地注视着窗外那棵孤零零的木棉树,树上往年开满了好看的花,粉的、白的,一大串,一大串,今年却一个花骨朵也没见。
   爸和妈的老家都来了人,围着老爸陪他聊,聊老爸小时的事,分散爸的心思。爸说他那个时候在农村,住土房,家里人口多,一团和气,燕子年年春天来了,冬天走。爸的记性好,老家好多人,好多事,他都记得。
   大年三十,爸指着他旁边的座位,说是给妈留着。哥给妈平时喝酒的杯里倒满了酒,我也想着帮妈碗里夹点菜。这么些年,不在妈的身边,一桌子的鸡鸭鱼肉,我不知道给妈夹点啥……以前,我回家,总是妈帮我夹,怕我不吃,跟我拉锯“抢饭碗”,把菜往我饭里深埋。妈还摸媳妇的“罗拐”,扣肉皮一条条撕下来,都给了媳妇。才开始,媳妇“夹咕”——不好意思,拿眼睛直瞅我,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
   大年初一,上山去看妈。临出门,老爸特意嘱咐我:记得拍两张相片给他。我从山上下来,把手机里的照片放大了,指给爸看,眼泪在老爸的眼眶里打转,爸说看不清。
   我回东北那天,我亲爸的额头,像西方元首会面亲晤一样,爸也结结实实地回了我一个,在我的脸蛋上,“啵”地一声,吓了我一跳。我不大点儿时,就送到外婆家,记忆中,爸没怎么亲过我,倒是外公动不动就用山羊胡撩我,我一直记得。
   爸木讷。我上大学,老爸跟我写信,开头第一句:岳平吾儿,见字如面。斗大的字,占一行半还多,整篇纸加标点符号,超不过二百字。爸的话不多,无非“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钱省着花,挣钱不容易”,再就是“好好学哈尔滨做羊羔疯手术医院习,别忘了用功。”之类。
   爸老了,话更少。我搬了凳子坐老爸床前,跟他套近乎,爸竖了耳朵听我一个人说,话让我“包圆”了。我把我这些年发表过的文章念给他听,前两段,爸将就在听,到了后来,爸干脆不听,头摇成了“拨浪鼓”——老爸不是一个懂得浪漫的人。
   人老爱黏人。我在家,每次给爸掖好被、点完烟,我都要在老爸的房门前,站上好一会,我就像是一名战士,随时等待着老爸的招唤……
   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到了夏天,最讨好老爸的活是给老爸拍扇子,拍着,拍着,就拍睡着了。那个时候,从没想到老爸会老,老得这么快。如今我自己也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那时候,真地傻,居然盼着长大。
   “再过段时间,我要回去上班了。”
   爸点头。
   “爸,我走了,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嗯(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
   爸点头。
   “哥哥、嫂子、妹妹、妹夫帮嗯(你)做事,嗯要记得表扬两句。”
   爸直晃头。
   “那至少也得点个赞呀。”
   爸说他做不来。一辈子都这样。
   我磨破了嘴皮,爸还是坚持他的观点。
   爸的情商不高。妈在的时候,一日三餐,妈围着老爸转,没听过爸说过妈一句好话。鸡毛蒜皮的事,俩人没少扯。为此,妈在我面前告状儿,说爸不进油盐儿。
  
   “老小孩,老小孩”。爸的脾气,有时候活成年癫痫病因,你中了吗?脱脱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拧”。媳妇劝爸不要抽烟,爸理直气壮:该死的卵朝天,不该死的万万年。
   前些日子,老爸尿不出尿来,送他去医院,他不武汉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牢靠肯;到了医院,人老血管细、脆,护士给他预埋针,爸不让;护士给爸小肚按摩,要他别乱动,他也不配合。一个星期,老爸连做了两个手术,先是因为膀胱结石挨了一刀,昨天又在肚子上划了一个口子,做尿路改造。看老爸的脸色,可是遭了大罪儿。我心痛爸,可我终究离得远,几千里路,哪能说回去就回去?
   老妹每天早晨骑了摩托过来,给老爸喂饭、换尿袋,看着老爸打点滴,晚上再骑车回去,十多里地。老妹的摩托,哥也骑,下午再骑回来。老妹上班,哥打卡下班,下午五点多,哥在家吃完,再过来接班,哥的岳母早早地把饭菜做好,哥吃现成的,连老爸的那一份也用保温盒装好,饭是饭,菜是菜。哥负责爸晚上起居,每天晚上睡不了几个小时……
   上次妈住了一个多月院,哥和老妹天天往医院跑,屙屎屙尿,端茶倒水,侍候老人,不是件容易的事,做一天好说,做多了难。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哥和老妹也有自己的家,我只是嘴巴说得好听。
   比起哥和老妹来说,我算哪门子“孝”呐?

共 201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