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冰心】二哥,你在哪里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51:45
破坏: 阅读:1527发表时间:2017-06-24 20:44:28

【冰心】二哥,你在哪里(散文) 自小就喜欢军人,喜欢那草绿色的军装军帽,还有那闪闪的五星。那年代,若是能借个军装戴个军帽拍张照片,真让人羡慕极了。
   如今老了,依旧对那些军人们崇敬,喜欢他们的硬朗作风,喜欢他们的硬汉形象,甚至喜欢他们的那些霸道的严于律己和不折不扣的服从命令的那股劲。
   说起军人,我家二哥便是,所以他也是我众多哥哥中,我所崇拜的一位,但是等我长大成人后发现,他的性格和为人处事,不是我所喜欢的。
   小时候出生在中街路,马路二边都有我家的房子,小的房子是门面房,做着生意,大的房子在马路对面,有几百平方米,这些房子都是父亲一手砌成的。房间有不少,还有百十来平米的大院子,养了二只鹅,用来看门守院。鹅的食量很大,所以食缸也大,与大人的饭碗差不离。
   69年下半年的某一天,父亲与二哥吵架,吵得很凶。当时我还小,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父亲让我将鹅食缸端来,我一路小跑,然后将鹅食缸递给父亲,父亲将那缸朝地上一丢,对二哥说了句,拿着去乞讨吧。二哥哭了,我傻了。我最喜欢的二哥,被最宠爱我的父亲气哭了。我从小在二哥的肩上长大的,他与小朋友们打弹珠,飞洋画,叮铜板,捉蟋蟀,都是带着我的。我骑在他的肩上,想朝左走就拎着他的左耳朵,朝右就是右耳朵倒霉,朝前走就是两只小手同时拍打他的耳光,他是那么地耐心,那么地喜欢我,那么地宠爱着我,从来没有打骂过我,甚至连高声对我说话都没有。如今却被父亲气哭了,二个男人之间,我不知选择站在哪一边。
   二哥去报名参了军,穿上军装的那一刻,我高兴地跳着笑着,小手都拍红了,小嘴都笑歪了。穿着军装的二哥抱起了我,我神气地挥着小手。我在军人的怀里是多么地幸福呀。二哥参军后不久,我们全家便下放农村了。
   二哥去了珍宝岛,是最后一批上前线的队伍,进入前线时,没有硝烟弥漫就全部撤下了,因为战争结束了,二哥便成了一名没有受伤也没有功劳的上过前线的士兵。
   二哥转业后,在园林局工作,记得在74年的夏天,他探亲来到农村看望我们,我看到二哥真的高兴得无话可讲。二哥很时尚,穿着一件透明衬衫,没有按传统规矩穿个小背心在里面,他衬衫上面三个钮扣没扣上,下面穿着肥裤管的裤子,皮鞋擦得锃光瓦亮,还梳了个三七开的小分头,父亲看不惯他的行为,二人又吵了起来,我哭了,拒绝吃饭。二哥心疼我,抱起我来到客厅,一圈又一圈地转,直到我笑了。泪水还在眼眶里,但却笑开了花。当时我虚岁是14岁,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与二哥的相见。
   79年回城后,我有了工作,我想见二哥,跟大哥说了,大哥带回了二哥的话,说是要相认,除非我改名,二哥已给我起好了新名字,他嫌弃我的名字太土,还有那带着苏北口音的苏州话太难听。我拒绝了,我的名字是不好听,没有诗意,但是那是父母留给我的唯一不动产。至于第二点,我可以改。于是我每天都听“广播书场”听苏州评弹,学习纯正的苏州方言;听“新闻联播”学习标准的普通话。待我讲得一口没有其他乡音的苏州话时,我再次找到大哥,要求见二哥,二哥回话说,除非我与父母断绝来往。我不干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哪能说断便断,从此我打消了找二哥的念头。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二哥不再出现在我的内心里。他除了与大哥和五哥联系外,不再露面。连父母去世他都没来,让我彻底伤心彻底绝望了。我始终没明白,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认父母的,父子吵架,想来也是常事,血气方刚有点脾气也能理解,为何这成了解不开的结?
   记得十六年前,大哥因脑梗塞成了植物人,在医院抢救之时,巧遇一姐姐,沈阳的癫痫病医院那家更好声音与大哥的初恋女友叶某特别地像,好心的姐姐,帮我呼喊大哥的名字,大哥奇迹般地睁开了一只眼睛,只是那姐姐父亲早早出院,我也不便打扰人家。我千方百计地找到叶姐姐的电话,那叶姐姐已丧夫,过来帮我唤醒大哥也是不影响她家庭的,叶姐姐当时答应了,第二天没见人影,一周过去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来了,也许她有难处,我也不便再次打扰人家了,于是我带着大哥回到了家。我突然想起,大哥与二哥关系很好,他们常常在一起的,我就去二哥单位,哪里知道二哥早就离开了,根据单位提供的地址,我找了去,谁知那里早已拆了。我急了,就写了一篇文章发在纸媒上,然后拿着报纸癫痫病的人寿命有多长带着我的身份证去了公安局,查到的地址就是那个拆了的地方。我失望了,后来听人说,他住里河新村五十几幢。我去了居委会也没查到他的信息,那天,我与姐妹在五十几幢一家一家地敲门询问,没有结果。半天下来,别说累,那心情糟糕透了,雨水和泪水打湿了我的衣服。回到家,面对植物人的大哥,我哭了,哭得很伤心……
   大哥早已去世,我的心也渐渐地平稳了。但是上了岁数,亲情的味道越来越浓了,怀念父母,想着大哥,念着二哥。如今我很想找到二哥,我想与二哥交流,我想问问他:什么是伦理,什么是亲情,什么是养育之恩,什么是手足之情?我想问问他,如今是否已经释怀,如今是否还想念我这个妹妹?
   二哥,你在哪里?我想找到你,我想用我的善良,用我的博爱来感动你,来唤醒你。
   二哥,你在哪里?如今快七十的你,也许已经做了外公,你的亲情是否也在感动着你?难道对社会对亲情就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么?你的孩子你的小辈会怎样看待你?
   二哥,你在哪里?如今我们跨入老年的行列,在这个尘世上还能有多少日子可以过,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呢?不为自己年青时的作为而后悔呢?
   二哥,你在哪里?亲情浓于水,这一世的兄妹来世也许就不再相见,为什么你不想念我呢?
   二哥,你在哪里?我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滚烫的泪水……
  

共 21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