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涩涩亲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25:18
舅舅打电话给妈妈,向妈妈诉说他的心情很不好。原因是:家里来客人了!   奇怪了,舅舅向来都是很热情好客的啊,这次是怎么了呢?   原来是他媳妇的大姐来了。他说大姐几十年来,从没有来过他家,而他家房子很小,他觉得陋室不得以见人。于是妈妈劝他,没关系,客人嘛,住几天就走了。   更原来,这个大姐要住在他家,而且要住一段时间。问她计划住多久,她说住个半年左右吧。   妈妈又劝舅舅,都是半百年纪了,想住,就住住吧。姐妹们叙叙旧,增进一下感情。   又原来,这个大姐此次是来养病的,抑郁症,不久前刚出院,据说身边不能没有人陪伴照顾,不然发病时会有意外发生。   妈妈奇怪了,大姐自己不是有孩子有家吗?为啥要千里迢迢地跑回家乡来养病?   原来,大姐的丈夫常年身体不好,就住在养老院里,自己都没有力量照顾自己呢。大姐的女婿自己开工厂,一次装货时,指挥货车倒车,被车子撞亡,女儿也因此流产,在婆婆家里调养,谁也没有足够的精力来照顾精神疾病的妈妈。所以,就迫不及待的委托亲戚把老妈送了回来。想想大姐远嫁江苏几十年,连老母亲病故之时,都以火车票太贵为由,没有回来奔丧,更别说到妹妹家借住,这次却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回来了。   妈妈又问舅舅,舅舅的老岳父不是有房子吗?虽然老人已经离世了,但是房子还在啊,大姐如果要长期住下来养病,那为何不住到那边去,大家可以去那边照顾她啊。   又原来,老父亲虽然不在,但是房子却被小儿子独占了,小儿子更换了门锁,不让任何人进去。   说起这个小儿子,我们是有所了解的。此人年轻时也是热血青年,仗着老爹和大哥辛苦劳作拼来的家业,早早成了富家公子。于是混迹社会,打架斗殴,结果被打致伤,被鉴定为精神伤残。正常的时候,他与大家一样,谈天说地,神采奕然;发病的时候,又闹得不可开交,寻死觅活。哥哥姐姐们都有自己的家业,而他只能跟父母住在一起,成为标准的“啃老族”。母亲十年前已经过世,小儿子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现在父亲不在了,小儿子却出乎意料的脑子超级清爽了,先发制人,独占了房子。他认为其他人都有自己的稳定家产,而自己一无所有,所以现在一定要抢些遗产回来。看来,住回父亲的房子里,那是不可能了。   妈妈认为,都没得依靠了,至少还有老父亲的大儿子在啊。那可是他们家族的顶梁柱,不仅继承了老父亲的工作,从建筑工地包工头到建筑企业的大老板,有家有业,有头有脸,唯一的女儿也已经成家在外了,他是最有能力照顾他生病的姐姐啊。   没想到这个大儿子更是让舅舅恨不得口伐笔诛了。那简直就是一个视财如命的葛朗台,常常为了钱跟家人们争执不休,没有多少人情味。这次听说大姐生病回来,需要长住,并且需要人照顾,他就专门到舅舅家里来,提了许多礼物,然后诉说着他怎样的工作忙,他媳妇怎样的难相处,他过去怎样悉心照顾老父亲和母亲,老父亲过世前因为心脏疾病,他花了多少多少钱治疗等等。反正意思就是,他再没有能力照顾生病的大姐了,而且过去他对舅舅一家也是关照有加,比如舅舅夫妻下岗后,是他解决了他们的工作,保障了他们的收入。所以,这次,轮也该轮到舅舅夫妻来解决这个难题了。   妈妈又问,大哥没情分,那大嫂呢?毕竟女人嘛,更有同情心一点吧。   舅舅愤愤然的告诉妈妈,大嫂自从听说大姐要来养病,早已经骂骂咧咧许久了,抱怨当年老爹老妈过世,大姐为了省钱,都以家里走不开,连送别老人,都没有回来,更不用提给老人治病,出钱出人的时候,大姐躲得远远的。现在想起这里的亲人了,想来依靠了,门都没有!   妈妈也无语了,只好劝慰舅舅,毕竟人家是病人了,远道回来的,就照顾照顾吧,反正也不可能长久住下去的。   没想到,舅舅诉苦着,多一个人住进来,吃住的不方便也就忍了,关键是要花钱的。大姐过去家境好,生活得应该比较优越,这下子舅舅担心要花费很多钱来照顾。为这,舅舅的媳妇也是抱怨连连,觉得大家都太无情无义了,把一个病人扔给她一个管,连生活费用都要由她承担,她觉得非常的不公平!她平时自己都省吃俭用,舍不得用钱的,这下子要破财了。   放下电话后,妈妈摇了摇头,说“好意思说,没一个好的,都那么有钱,就是都没有良心!你说人生病了,也是可怜,像这样子,亲人们都推来搡去的,没人照顾,太让人伤心了”!   春节前夕,舅舅打电话过来,问妈妈过年回去吗?妈妈答复寒假太短,不回去了。舅舅说,那他们夫妻就来看我们吧。妈妈倍感惊奇,莫名其妙的,舅舅怎么想着出来旅游了?他舍得花钱了吗?   正月初五,舅舅和舅妈来了。晚上舅妈很早就睡了,舅舅和妈妈坐在桌边聊天。轻声的告诉妈妈,他们其实就是为了躲开大姨子姐,才特意出来的。舅舅说过去的几个月里,简直是不堪其扰。大姨子姐寸步不能离开人,走到哪里跟到哪里。而且情绪特别古怪,猜忌心非常重,和谁都要争吵几句,就连小区陌生的邻居都不放过。   妈妈问他,难道真的没有去其他弟弟家吗?舅舅无奈的摇着头说,他们为这事情商量过好一次,精神病的弟弟不用说,那是绝对不可能让步的。大嫂子也是几次拍着桌子和大姐面对面的争辩,不过是以前的是是非非,觉得大姐沦落到今天是咎由自取,活该来的,坚持拒绝大姐住到她家里去。于是几次三番这么推让,大姐就只能再回到舅舅的家里,哭哭闹闹,搞得舅舅连家都不敢回了。   妈妈又问,他们都躲开了,大姨子姐怎么安顿?舅舅说,暂且送到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一段时间,是大舅子悄悄给的钱,说让大家都清静几天吧。   妈妈质疑着,这么久了,女儿也该想着把老妈接回去了吧?舅舅从牙缝里迸着词儿出来:“那个没良心的,再不要提。她说她老公没了,她婆婆伤心的很,需要人陪。其实就是她可以住在婆婆家里,把她爸妈的房子和自己的房子都租出去了,挣钱呢。你说坏不坏?”   妈妈说:“是啊,家家都有难处,人人都不容易,你们这个生病的大姐,究竟该谁来照顾?是个问题,是个大问题啊!”   长吁短叹中,妈妈和舅舅都无言了。舅舅在面前的糖果盒里拨来拨去,拨出半个核桃来。于是掰掰敲敲的,把核桃仁塞进嘴里,然后皱起了眉头说:“这么涩的核桃,难吃啊。”   舅舅,涩涩的何止是这个核桃?还有你们家里,那涩涩的亲情! 西安中际医院评价 患者好评不断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呢昆明哪里看癫痫病专业武汉哪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