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笔尖】令人心醉的那抹艾草香(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54:34

偶尔路过市郊,郊外一片夏色。

那一排排蔬菜大棚,蔚为壮观,在菜农精心照料下,里面的疏菜长得正旺:绿油油的空心菜,嫩得快溢出汁来,红艳艳的西红柿,挂满枝头,碧绿的黄瓜叶,爬上了高高的架子,青青的辣椒枝上,一只只尖尖的小辣椒在枝叶间探头探脑。

看着这些花花绿绿,被菜农娇宠着的作物,不知为什么,我就想起了生长在野外的艾草,那种既不美丽,也长不高大,更不会结出累累硕果的艾草。

艾草也叫艾叶,老家的土地上随处可见这种植物,一丛丛,一簇簇,默默无闻,自生自灭,几乎没有人会正眼看它,它对生存环境要求不高,只要是向阳排水好的地方就能生长。

五月是艾草茂盛的季节,端午到,艾叶香,家家户户门前插艾叶,用以驱瘴避邪,艾叶煮蛋、洗澡,能健身祛病。艾草虽然其貌不扬,但它全身是宝,可食用可入药,干了可以做柴烧,腐烂了可以做肥料。

艾草,它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可它却是那么的有价值,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

记忆中那一片湿地,生长着一丛丛艾草,在时光里茂盛,永不凋零……

十几年前春暧花开的时候,由于家庭的重大变故,我不得不离开梦寐以求的学校,背负行囊,独自远行。

我打工的地点是贵州省六盘水特区,说是特区,其实比我们那里的县城还小,四周群山环抱,街上行人稀少,当时我真不明白,别人都蜂拥南下,我怎么选择独自西南行?

其实根本就不容我选择,如果能选择,我怎么不选择留在学校?

我是随表哥一起去的,表哥是一名助理工程师,他在这里帮一个建筑工公司施工。

建筑工地都是重活、累活,对于一个只有十七八岁、初涉社会背井离乡的我来说,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白天工作完后,有时晚上还要加班,累得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每一寸肌肉都痛。

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大哥,他是涟源人,三十来岁,身材不高但很结实,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与世无争的笑容,一件灰白色的老式中山装洗得干干净净,不知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吴,大家都喊他老吴。

老吴很有力气,很能干,不论生活上的事还是工作上的事他都干得很好,他忠厚老实,吃苦耐劳,待人和气,为人大度,只要有事做,他从不休息,工地上最苦最累的事几乎都是他包干,他说他十几岁就一个人出来打工了,十几年的漂泊生涯在他身上留下了任劳任怨和略带点圆滑世故的烙印。

老吴待我就象亲兄弟一样,干活时,我分到重活和有危险的活,他都代替我去;抬东西时,他都主动要求和我抬,他把套着东西的绳索尽量往他身边移,让我抬的那头很轻松,总之,只要他能办到,他都尽心尽力帮我,我不知道他怎么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会这样好?平时我问他,他总是淡淡一笑:“大家出门在外,理应相互照顾,你力气不够干不了的事,我当然得帮忙,况且我有的是力气,不算什么。”

听着这朴实无华的话语,看着这本份善良的人,我常常想起父亲在世时教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话语,“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才能表答我的感激之情,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当时我的工资比老吴要高,但贫穷的家庭环境又不允许我用经济手段来偿还,我知道那样做也是对老吴的一种污辱,他也肯定不会接受。

少年不知愁滋味,虽然年轻的我背负着沉重的生活重担,但还是不能抑止年少的心性,我很喜欢歌舞和电影,在水城的那段日子,只要有新片或歌舞团来,我都会一场不漏,可老吴舍不得,很少光顾,我有时为他买张票,他就感激不尽,好象他为别人付出就是天经地义,而别人给予一点点就是恩赐。

记得那晚何局长家放录像,我进去时,里面坐满了人,窗帘也拉上了,昏暗一片,显得挺神秘,录相开播时才知道,原来是放黄带,那不堪入目的镜头看得我这个大小伙子脸红心跳、心醉神迷,刚看一会,不知是谁把我拉出了屋子,我只觉得那人手心湿漉漉的。

出来才知道,原来是老吴,我们来到天台,躺在水泥板上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谁也不说话,只能听见彼此“卜卜”心跳的声音。许久老吴才开口:

“我们不能看这些乱七八糟东西,我怕自已会控制不往、会变坏……”

停了一下,他又说:

“我好想讨老婆,真的,好想好想!我会待她好的,我不会让她干活,不会让她吃苦,我有力气……”

是的,我相信,他不但有力气,而且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象他这样的人是足以托付终身的。

接着他又说:

“可我家里穷,没有人愿意嫁给我,我虽然拼命的干活,拼命的赚钱,可就是改变不了自已的命运,现在都三十了还是单身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不知女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我侧过头,发现老吴眼里分明有泪光闪过,是啊!女人的心思到底怎样?我这个刚涉世不久的小伙又怎会知道?一时也默默无语,这是个现实的社会,象老吴这么好的人,命运怎么就不青睐他呢?我不知怎样安慰他,只能说:

“你这么好的人,一定能讨到老婆的,这世上多的是女人,你只不过还没有遇到而已。”

老吴似乎很相信我:

“真的吗?”

“真的,努力吧!”我真诚地说。

那晚我们谈女人,谈人生,有什么说什么,直到很晚才睡。

老吴就是这么一个随随便便、简简单单、实实在在的小人物。

和老吴相处的日子很短,但我却觉得好像是一个相处了十几年的老朋友似的,不久,老吴要走了,他要去另一个城市打工,是过完端午走的。

那天下午,他拿着简单的行李,我送他去火车站,没有难解难分的场面,只有简单的一句”一路平安“和”以后再见“,男儿志在四方,男子汉一诺千金,可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从”萍水相逢“到”以后再见“之间的路,也许用一生都走不完!火车离站的时候,我头也不回地走了,可这”头也不回“的代价是我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默默流了几个小时的泪水,是接下来几个月里干活没一点精神像丢了魂似的。

老吴走了,就这样默默地来,又默默地去,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去向何方,处处是家,处处无家,象一片漂浮在风浪中的浮萍,随波逐流,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他那朴实的话语和憨憨的笑容。

我在水城的时间不长,它却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水城山很美,人很朴实,姑娘小巧玲珑。

水城的气候很好,太阳下很热,屋子里很凉,一年四季床上可以垫被子。

水城的烤臭豆腐吃一次会令人终身难忘。

水城虽然叫水城,可很少看到水,一年也难得下几次雨。

水城地处贫困山区,是一新兴城市,开放速度远赶不上沿海地区,在南方受到白眼的打工者,在这里却能昴首挺胸,吸引不少羡慕的目光。

在工地上有一群干活的本地老乡,他们有老有少,还有一个姑娘,个个衣着破旧,面容饱经沧桑。他们有一个奇怪的习俗,一年难得洗两次澡,平时离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那姑娘也不例外。

他们和老吴一样,都善良敦厚,吃苦耐劳,在工地上工资最低,但工作量最大,他们生活简单得很,饿了,就在煤炉上烤些土豆、玉米充饥,累了,就坐在炉子旁打个盹,夜以继日的工作,换来微薄的收入刚好能维持一天简单的生活。

我们搬东西一般用肩挑,他们却用背蒌背,百多斤的东西压在背上,背着上五楼,腰都弯成了倒“v“字。有一次我出于好奇,往背蒌里放了三十几斤的东西,蹲下背到背上,往上一站,没想到重心往后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原来这看似简单的劳动其实需要很大的技巧和力量。

他们很喜欢喝酒,端午节这天,他们聚餐,桌上的菜很简单,一大盘牛肉,一盘炸鸡,两碗青菜,一大堆粽子,酒却多得吓人,一大碗一大碗的高粱酒、苞谷酒一字排开,他们很热情好客,硬要拉我还有老吴去喝酒,这不算丰盛的菜蔬几乎花费了他们的全部,但他们并不在意,似乎很满足,我平时滴酒不沾,沾酒就脸红,但看着他们期待、兴奋的表情,我不忍扫兴,豁出去了!

当他们看着一口口烈酒把我呛得眼泪直流时,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好兄弟,多喝点,酒菜多着呢,这工地上只你看得起我们,我们最佩服你……”

对,好兄弟!虽然我叫不出你们的名字,但我们是气息相投的好兄弟,但我记往了你们的善良和勤劳。虽然我们只会是短暂的相聚,但我再也忘不了你们淳朴真诚的面容。他们其实并不笨,他们中有一个年轻人,一手娟秀的钢笔字比起那些饱读诗书的人也毫不逊色,一口流利的普通语也令我自愧不如,可我就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只走出了几十里?为什么不走得更远些?不走出去?

下午他们邀我去他们家玩,我也正想看看水城乡下的样子,于是欣然答应了。

我们坐着工地上拉石料的车出发了,车子行驶在陡峭的山路上,时而好象快要掉下山崖,有时又好象要撞上绝壁,令人心惊肉跳,听说湖南的司机不敢到贵州开车,因为贵州的山太险峻,路太窄,只有本地司机才敢在山路上开车。

贵州的山又险又高,我在火车上就领略过,这下算彻底见过了,一座大山连着一座大山,好像是山的海洋,山上树少草密,石头多。

山坡上长着一丛丛艾叶,和家乡的一样,微风轻拂,泛起一阵灰白色的浪。

田野里的麦子黄了。

老乡的家离市里不远,很快就到了。

早就听说贵州乡下穷,但今天我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穷!

首先去了一个老人家,说是家,只不过是用石头依山坡垒了一个一人多高的草棚,比我们乡下的猪圈还差,里面的摆设更加寒碜,一个柴灶,上方挂着些干菜和几件衣物(他们不洗澡,估计衣服也不会多洗,换下的衣服就挂在灶上面),屋角有一张木床,用旧布围着,还有一只木箱,室内就这些,再也找不出一件象样的东西,难怪他们的生活那么简单,真不知他们是怎样过来的。

另外一家是个年轻人的,虽然有两间土房子,但里面同样没什么值钱的家具,其中一间还被掀了顶,据说是因为超生被计生办掀掉的,我真不明白,这么贫穷的生活,还超生干吗?能养活吗?

屋里有一小女孩伏在破桌子上写作业,小女孩穿着破旧的衣服,面色蜡黄,一看就知道是营养不良,她手里握着半截铅笔,作业本也残缺不全。见我进来了,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怯怯地看着我。

看到这个小女孩,我想起了因故缀学的自已,我很担心,这么差的生活条件,小女孩能顺利地完成学业吗?她以后的成长道路会一帆风顺吗?但我有一个信念,是强者,不论什么困苦都不会压垮她!磨难,也许是一种财富,贫穷说不定就是一种动力,不是说”寒门出贵子“吗?不是说”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无伟男“吗?我真心希望小女孩是强者,能把握自已的命运。再说,人生在世就一定得出人头地,就一定得飞黄腾达、事业有成吗?看着山坡上茂盛的艾草,田野里长势喜人的庄稼,漫山遍野的草木,我若有所思。

我不忍心去第三家了,他们太穷了。老乡们一直陪着我参观他们的家,临别时还拿出粽子、烤土豆和玉米之类的东西送给我,他们脸上一直挂着憨笑,丝毫看不出一点怨恨,丝毫看不出一点不满足,面对如此贫困的生活,他们能够随遇而安,他们能够知足常乐,多么可爱的人们,多么善良的人们!

我想起了自已,比起他们,我算得上富豪了,我那点挫折又算什么呢?

贫穷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他们勤俭勤劳地生活着。

水城,给我上了一堂精彩的人生课!

回来的时候,经过一片艾草地,我发现,他们今天都穿着洗得泛白的草绿色上衣,和艾草的颜色差不多,走在艾草丛中,他们几乎能和艾草融为一体,也像一棵棵粗壮的艾草。风把艾草吹得很低,他们的脸上都挂着憨憨的笑容,人和草相映成趣,仿佛一幅浑然天成的素描,好美,那种朴实无华的美。

那一天,我心情虽然很沉重,但很充实,以后和他们一起干活的时候,就多了一份感情,多了一份亲切。

在水城的半年生活很快过去了,虽然我依然是一贫如洗,但我觉得自已得到了很多,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用金钱也买不到的东西,离开的时候我竟有点依依不舍,水城,美丽的城市;水城,勤劳、善良的人们,我一次次地在心里默默地祝福:

水城,祝你好运!

水城的人们,好人一生平安!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怎么也忘不了那朴实、善良的面容,那一别,从此天涯,无缘再见;那一别,从此东西,再无音信,茫茫人海,你们在哪里?你们过得好吗?岁月不会无痕,人间自有真情!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越过越好。

以后的日子,每当我遇到挫折、遭遇不幸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段短暂而不平凡的经历,它能让我以平常心去面对所遇到一切。

以后的日子,每当我在新闻上看到老人倒地无人扶时,一片片树林被毁掉的时,我就会想起在水城遇到的那些人们,我就会想起那一丛丛的艾草。

离别,就像日历一样无情地翻过去;回忆,又像生活一样有滋有味地重复过来,又到艾叶茂盛的时候,老吴应该成家了吧!水城的老乡日子应该也好起来了吧!那小女孩应该快上大学了吧!风雨人生路,离别平常事,在人生每一个岔路口,都会有分离和重逢,可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们,就象忘不了小时候记住的那首古诗: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人如果常怀一颗感恩的心,淡然面对一切,就会拥有一片蓝蓝的天,心中长明一盏温暧的灯,只为照亮别人,前面的路就会越走越宽。生活中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往往能影响你一生,感动你一生,那些默默无闻的生命,往往更坚强,更有生命力,更能绽放出生命的光彩,更能释出生命的真谛!

又是艾草茂盛的时候,我静静地站在市郊五月的阳光下,仿佛看到一丛丛茂盛的艾草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那么的淡定,那么的与世无争,于是,我忍不住浅抒一首,与它们共娱:

风,漫不经心地轻拂你柔弱的枝叶

你淡淡地迎着烈日

白云在头顶悠闲地游荡

鸟儿把快乐盛满你的寂寞

五月如火的阳光下

你一如继往

默默地拥抱着这贫瘠的土地

任无视的脚步来来去去

不悲,亦不喜

五月温暧的阳光下

我热切地目光和你的灵魂在这里相遇

渴望着有一天

把自己也悄悄地种下

在树蔬花稀的山坡

烈日下那一棵棵小草哟

你们卑微地绿着

世界才如此的美丽

山西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山西癫痫重点医院郑州癫痫中医医院江苏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