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云】记忆里的酸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1:11

酸味是人生不可少的味道,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酸味就排在第一位,也是我记忆里最重要的味道,一直伴我成长,让我难以忘记。

1.杨梅

“黄梅时节家家雨”,杨梅挂满枝头的时候,雨从来就没有停过,绵绵的细雨,愁坏了人。牛在张望,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吃草,它才不怕烟雨;猪也在张望,新鲜的蔬菜怎么还没来。于是,人们披上蓑衣,带上斗篷,牵上牛、挑着撮箕,冲进入烟雨中。

杨梅就在这一场场雨水中,从青涩变为成熟。青色的杨梅,似羞涩的小姑娘,害怕见人,把果肉都紧紧藏起来,就是一个小圆球,味道很酸,就算最嘴馋的孩童,吃了一颗,也不再想吃第二颗。熟了的杨梅,由青色变成红色,果肉也变得饱满起来,拿起一颗咬上一口,满嘴的甜。那时候,我与小伙伴们放学后,就冲进了后山的山野里。后山是一大片茶油林,杨梅树是野生的,就生长在茶油林里面,东一株,西一株,茶油林里本来不允许其他树木生存,杨梅树是大人们特意为小孩子们留下的零食。我们爬上了高高的杨梅树,坐在杨梅树上,直接摘下杨梅就往嘴里面送。山野环境优美,无污染源,我们从不担心吃坏肚子,吃完一棵树,又爬到另外一棵,美其名曰换口味。有一种杨梅比较特殊,它们熟透了也不会变成红色,而是白色的。这种杨梅比红色杨梅更好吃。但是比较少,整个山岭也就一两株。白杨梅一向是我与小伙伴争夺的对象,一片红彤彤的杨梅在枝头摇曳,我们视而不见,一路小跑到白杨梅树下,一个个似小猴子般,蹭蹭蹭……!就爬上了树,在树上欢快开吃。爬树不利索的小伙伴,只能眼巴巴站在树下看着树上的人,希望他们发发善心,扔两颗给他也尝尝。我们吃杨梅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酸,晚上却连饭都嚼不动,原来就算熟透了的杨梅也还带着酸味。

杨梅青了红了,青了又红了,我也渐渐长大。一直在外漂泊,我很难有机会吃到家乡的杨梅。但是我对杨梅的爱一直没有变,就如我对故乡的爱一样,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爱。

2.酸橘子

“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枳是橘子水土不服的变种,很难吃。我的家乡也有一种野生的橘子,也是橘子的变种,我却很喜欢吃。

橘子在南方不算稀奇物,在屋前屋后,人们都会种上几株。橘子树繁殖能力很强,树还很低矮,就会开出一片片白色的花,零星的树叶反而成为花的点缀。每一朵花就是一个橘子,花谢后,一个个小青果将挂满枝头,享受温暖的春光,熬过炎热的夏天,在秋天变得金黄。

橘通吉,代表吉祥如意,且产量多,预示多子多孙。人们结婚的时候,肯定少不了金橘一对,祝福新婚夫妇吉祥平安、多子多孙。小时候,我等不到橘子变黄,还是青色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橘子的主意。那时,我家没有橘子树,在屋后不远处的橘子树是二叔家的。我经常故意跑到橘子树下玩闹,玩闹一阵,看四周无人,就偷偷的从在橘子树上摘下一个橘子,快速剥开皮,似猪八戒吃人参果,嚼都不嚼就吞下肚,完全没有尝到橘子的味道。我抵挡不住橘子的诱惑,过一会儿,又摘一个。树上密密麻麻的橘子变得稀稀拉拉,二叔发现情况不对,从山上砍来了木头,在橘子树边做了高高的栏杆,还放上了带刺的树枝。我连靠近橘子树都难了,只能看着橘子吞口水了。每年过年的时候,年货里面肯定少不得橘子。这时候,我就可以放开肚皮吃,嘴巴了还有橘子没有吞咽完,伸手又拿起一个,吃了一个又一个。第二天,我的喉咙火辣辣痛,连吃饭都难,但是阻挡不了我对橘子的热爱,嗓子好了以后,又继续吃。

我家乡还有一种野生的橘子,我更爱吃。它们生长在路边,大概是人们吃了橘子,把种子随手扔掉,坚强种子却在路边发了芽,长成大树,结了果实。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橘子的种子长成的树,当然结的果实还是橘子,只是它的味道特别,算是是橘子一个变种。

十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在外婆家尝过这种野橘子,味道让我至今难以忘怀。这一株野生的橘子长在快到外婆家的路上,不光滑的橘子皮,全身布满竖纹。当野橘子变得金黄,摘下一个,剥开厚厚的皮,一股橘香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加快手脚快点品尝它。当你剥好了,把一瓣橘子放入嘴里。如果第一次吃,就要小心了,下一刻就是尖叫时刻。还记得,我第一次吃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在边上幸灾乐祸的看着我,似在等看我的笑话。当时,我心里还在想,不就是一个橘子吗?用得着如临大敌一样。当我把橘子放入口中,啊……!好酸!好酸!我又跳又叫,就差没在地上打滚。爸爸妈妈已经一边在笑得直不起腰。下一刻,我又大叫道:“好爽啊!好爽啊!怎么这么好吃”。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让我如此回味无穷,酸劲过后,就是满嘴的甘甜,似吃了蜜糖般甜,甜进了心里。我吃过一个野橘子后,心里还想吃,手却不敢动,入口的酸,身体本能的害怕。

妈妈看到我的犹豫,在边上说道:“傻孩子,这也怕,哪也怕,怎么能享受到酸后面的甜。”我想想也是,不经风雨,如何见彩虹呢?于是,我再次动手。每一次,我都是在尖叫声中开始,在叹息声中结束。

从那以后,我在路边见到野橘子的树苗,都会小心翼翼的把它们移植回家,种植在房前屋后,精细呵护,天天给它浇水,给它施肥,盼望它快点长大。但是,移植的野橘子很难成活,也许它们过惯了野外自由自在的生活,一下子享受不了如此的热情,移植回来的树,一株都没有存活下来。

我深深的爱上了这种野橘子的味道,可惜它们太稀少。从外婆家的野橘子树老死了以后,我再也没有尝到这种味道。我曾多次寻找野橘子的踪影,却杳无音讯。实在让人遗憾。但是,我并没有忘记这种味道。它们一直深藏在记忆深处,就如我对故乡的记忆一样,永远不会忘记。

3.酸菜

“翠花!上酸菜了”。酸菜是我国的特色,是一道标签。无论南方,还是北方,饭桌上都少不了酸菜的身影。

在我老家,每家每户都有一个酸坛子,似陈年的老醋,越久越好,越久越正宗,有的是好几代传下来的传家宝。我家的酸坛子,还是奶奶出嫁时带来的,是奶奶的奶奶送给奶奶的嫁妆,几百年的酸水,喝上一口,酸得浑身打颤。一般酸水不直接喝,都是放入各类时令蔬菜,春天放蒜苗,夏天放辣椒,秋天放豆角,冬天放萝卜,用不了几天,就变酸了,再夹出来炒来吃。把它们夹出来细细切好,放入油锅爆炒,相当下饭的一道菜。泡好的蔬菜也可以生吃,一根根酸透了的豆角直接拿出来,姐姐拿一根,妹妹拿一根,我也拿一根,当着零食吃住玩。一股子酸味,与生吃大蒜一样,老远都可以闻到,让别人都离我们远远的。酸水还可以直接做菜,酸汤鱼是我们那里的一绝,一条鱼放入酸水做的汤,就是美味的“酸汤鱼”,做得是否正宗,全看酸汤。肚子痛的时候,才直接喝酸水。小时候,我肚子痛的时候,奶奶就会从酸坛里舀出一碗酸水,让我喝下。一碗酸水,还没开始喝,我就感觉牙齿都酸了。假如把酸水比着酒的话,一定是沉睡千年的美酒,还未喝,就先醉了。当我捏着鼻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喝完酸水后。第二天,我的肚子痛就神奇的好了。

小时候,学校离家较远,中午要带午饭,我都是带上一碗白饭,一罐酸菜。酸菜配饭,就是我的午餐,这样的搭配一直吃到了我上高中才结束。一样东西吃太多了,本来应该讨厌它,我一点都没有讨厌酸菜,反而越来越爱它。

酸坛子是我们家的一宝,大家很珍惜它。不过,奶奶去世后,爸爸妈妈为了我上学外出务工。酸坛子没有人管理,最后酸水坏掉了,实在太可惜。后来,虽然我们重新制作了酸坛。但是泡出来的酸菜,味道远比不上原来的味道。我一直怀念那一个酸坛子。它是故乡的味道,只要想起它,我就想起了故乡。

哈尔滨哪些医院治癫痫比较好?西安去那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哈尔滨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