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秋天的甜菜(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37:28

如今在年轻人面前提到甜菜,他们大都摇头,有的甚至居然不知甜菜为何物。这也难怪,我都有十多年没见到甜菜了。然而,我的关于甜菜的一些旧事,却如同泛滥的洪水,时常冲撞着我记忆的闸门。

甜菜是我国从阿拉伯国家引进的,最先在东北地区全面种植。它的根系属直根系,由于主根肥大而形成肉质块根,以楔形、圆锥形、纺锤形和锤形为主。叶为单叶,由根头顶端的叶芽长出,以螺旋式排列丛生于根头上。甜菜叶子是最好的猪饲料。在甜菜生长期间,擗叶子是一项很细致很重要的农活。叶子不能擗得太狠太勤了,否则会影响甜疙瘩的正常生长。不擗也不行,那样只长叶子不长疙瘩影响一年的收成。因此,哪天擗叶子,由生产队统一安排。

为了便于甜菜的田间管理,生产队从春起种上甜菜那天,就把甜菜地依照人口多少分到各户,直到负责修理完甜菜疙瘩交公的深秋。而所有的辛苦所换来的唯一待遇便是:叶子和修理下来的硬顶子归个人。叶子和甜菜顶子是各家喂猪的主食。那时,家家都养猪,过年能杀上一头肥猪的同时,也能解决了一年的油水问题。

我家擗叶子的活儿,大都是母亲干,通常也是母亲一挑一挑往回挑。甜菜叶子死沉死沉的,母亲每次挑叶子回来,都能见到她的肩头上让扁担硌出一道道血红的印子。等稍大一点,放学后,赶上擗叶子,我也会乐颠颠地推上家里的单轮小车,把车辕上横下系着的粗绳往脖子上一套,如同小马驾辕一般,帮着母亲往回推叶子。当时并不懂得如何为母亲分担什么辛苦,只是觉得推车子好玩,尤其推空车往地里飞跑,一路上小铁轱辘的转动声,像群鼠争食撕咬之声,一路的鼠叫,一路的欢歌。感觉很美很惬意。

叶子弄回来,馇猪食剁猪食便是母亲晚饭后最重的家务活。

擗回的青叶子在下锅前先切碎,加水馇熟往猪食缸一淘就完事,可干叶子或是硬顶子就要先放到大锅里馇熟后再剁碎。馇熟后再剁,没法理顺,更无法切碎,像一大堆儿乱绳头子,只能乱刀剁,就像剁饺馅子似的,剁猪食最辛苦。我在写《怀念母亲》一文中曾写道,母亲馇一次猪食,一梆当就是半夜。读高小的时,写完作业,我晚上从不出去野,经常帮母亲烧猪食锅,有时也能抄起菜刀,和母亲一起在菜板上梆当。为这,邻居老高大姨经常夸我说,老张家的小二(我们哥四个,我排行老二。)像个大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进,除了学习就是帮母亲做家务,将来错不了。小时候我确实能坐住凳子,如今我也能株守一隅耐得住寂寞。这与我小时的这段经历,也许有一点关系。

我觉得起甜菜和修理甜菜最苦最累。

每年的深秋时节,地里都见到白霜了,甚至阴天都零星地飘着雪花了,生产队才要求起甜菜和修理甜菜。起甜菜要用两个齿的所谓药叉子。药叉子可有个讲究,两齿间的宽窄要适度,太宽了小一点的疙瘩挖不出来,太窄了大一点的疙瘩非但挖不出来,反而不是划伤就是挖折。叉子下挖时要挖到最深,这样才会一下一个甜疙瘩,因而挖疙瘩是个力气活。我和大哥都大,常常是负责挖甜菜,三弟和四弟都小负责捡堆儿。至于坐在或是跪在潮湿冰凉的地上削甜菜一色是大人的活儿。不让半大孩子动刀,是怕不会修理给甜疙瘩大抹头(就是一刀切顶子)减少收入。如果让生产队的队长看见大抹头,那可就坏了。除了要没收切下来的顶子,还要扣工分到年终罚钱。

我家修理甜菜要比一般的人家都快,主要是人多。一到起甜菜的时候,家住任民镇的老姨总要来帮忙。完工之后,老姨父也会赶马车拉回去满满一大车削下来的叶子和顶子喂猪。老姨最要强,家住城里也年年养猪,老姨干活既快又好,家里家外一把手。每年这时候,老姨都会在我家住上一些日子,那些天虽然苦点累点,但因为老姨来了,一家老小就像过节一样高兴,平时懒得干活的我们,也会学着勤快起来,因为老姨在,老姨和我们最有感情。应该说,老姨的亲和力极强,外甥外女没有一个反对她的,都对她恭而敬之。尽管老姨大去多年,每每提及老姨,我们这些外甥外女都充满着对老姨无限的怀念和深深的敬意。老姨,你活着的时候倍受亲人们尊敬,你走了之后亲人们仍然怀念你。老姨,你知道吗?

修理完甜菜归堆儿埋上土就算彻底解放了。以后的事就是生产队安排劳力装车往安达甜菜站拉甜疙瘩卖钱。

修理甜菜的日子里,母亲也会趁队长不注意,掀开怀偷偷地兜回几个甜疙瘩,来家洗净插成丝搅拌在发酵好的玉米面里贴大饼子,或者把甜疙瘩切成片贴在锅边,那可真是好吃呀。母亲也会突然一高兴,拎筐去送完甜疙瘩的地里,从土堆儿里刨出装车落下的甜疙瘩,凑成几筐甚至更多,切成碎块放进锅里加上水为我们熬糖稀。那时候,吃玉米大饼子蘸糖稀,那是最美的享受。别说看到就是想想那黑乎乎用筷子一挑都起粘条子的糖稀,就馋得直流口水。母亲那时也真够吝啬的了,我还真没大口喝过甘甜的糖稀,哪怕只是一小勺,只记得吃过大饼子蘸糖稀,糖稀蘸大饼子,真是甜啊,一直甜到心里,直撑得肚子疼。

生产队解散后,土地分到各家各户,最初的几年,倒也有几户人家继续种甜菜卖钱养家,后来也许甜菜没了销路,或许觉得种甜菜不划算,甜菜才人为地退出了这片黑土地,最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成为一段历史的见证了。但在我,对昔日的甜菜,仍然那么亲切,那甜蜜记忆装满了我内心的角角落落。

我从心里怀念甜菜,怀念那段甜蜜的岁月给我带来的苦与乐。

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有名沈阳治疗癫痫好医院是哪家河南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