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吉祥】禅意人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6:12

又是秋风秋雨时。

手机的闹铃声,把我从迷迷蒙蒙的睡梦中唤醒。我睁开惺忪的双眸,清理了一下神志,意识到,是真的醒来。习惯地,回味昨晚是否做了梦。却毫无印象。其实,人生,处处悠然着禅意,似梦,却又非梦。

掀开被子,扭开床边的小台灯,快速而娴熟地奏响晨曲:穿衣,洗漱,吃早餐。之后,推开过厅的门。过厅的门外,防盗门内,那室内花园,还在做着笼着青纱帐幔的潮湿的梦。绿叶红花纷纷离去的拂晓,瑟瑟秋风亲着草木,萧萧秋雨吻着金黄。尘世的生灵,都在这朦朦胧胧卿卿我我中等待着天空的帷幕彻底拉开。尽管此刻看似宁谧而纯净,也难以掩饰雨雾中的尘埃。其实,尘世,就离不开尘埃。

佛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世间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由此可知,俗世中的一切生灵,如眼前的烟云,雨雾,皆为天地间的匆匆过客。与天地比寿,与日月齐光者,唯有菩提。菩提,来无影,去无踪,却可留在心中。

菩提,其实是假名。佛学所阐述的吉凶祸福的根由,无不缘由业障:浮躁。不净。暴戾。业障,是疾患或灾祸的源头。执迷不悟或痴迷者,皆为浮躁。欲望滋生者,佛学谓之不净。若要远离浮躁和不净,可用数息来应对,懂得随缘,顺其自然:欲望淡漠了,心里就无所牵挂;心里无所牵挂,神清气爽了;神清气爽时,顺风顺水,水到渠成。对暴戾之气弥漫者,佛学主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根除所有业障,必须心有慈悲,即心有菩提。菩提,就是慈悲之心。而心有菩提的人生,就是禅意人生。

如若说,人生,不过一百年的幻影,那么,世间的雨恨云愁、成败得失,又有何所依,何所不舍呢?对于生死,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难以探索之谜。与其对死亡心存恐惧,不如把善待源源不断地注入生命中。“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是单一地抒发自己的郁郁不得志,更多的,是历尽无数的沧桑后,所悟出来的禅意:生命之舟,不堪重负,卸下疲惫与忧伤,观朝晖夕阴,赏月明星稀。宽容所有冒犯过你的人,一笑泯前嫌,一笑泯千愁,笑意从容地抚摸生命长河里的每一朵浪花。宽容与善待,是对一对孪生姊妹花。宽容他人,即是善待自己。尘封所有的纠葛与愁绪,善待他人,善待自己,善待生命,做一个海纳百川的快乐人。

生命不在乎结局,而在乎过程。在有生之年里,做一个富有情趣而又善良的人,栽花,喂鱼,喂鸟。哪怕是狭小的庭院,也要让生机更盎然,祥和更加弥漫。工作之余,穿上休闲装,为辛劳的自己沏上一杯馨香四溢、善解人意的茉莉花茶。

看着一朵朵金黄色的茉莉花,一片片干枯的黑色茶叶,在飘逸着白雾的,烧开了的纯净水的冲烫下,慢慢腾腾地沉了下去。顷刻间,又自杯底晃晃悠悠地升腾至青瓷茶杯口。白色茶雾袅袅升腾中,琐事已封存,烦恼已托付给清风,邀书中的诗人作家对饮。吸一口自远古飘来的清幽,吟诵一句“一杯洗涤无余,万事消磨运远,浮名薄利休羡”。此刻,束缚惬意的桎梏,被砸碎了。心,已抵达彼岸。生命,在惬意中得到了释然。

生命是一场际遇,是无数个偶然碰撞而成的必然,是三生石上精心镌刻的结果,可遇而不可求。在这场际遇中,亲人,友人,或同事,甚至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都是自己的生命中的际遇。释迦牟尼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你走到哪里,那儿都有你这一生中,应该遇上的人。他们一定会教你做些什么,你也会让他们学到什么。鉴于此,随遇而安,心无旁骛,虔诚做事做人,定会不负每一次际遇。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多年前,我毫无准备地来了;多年后,我将毫无准备地离开这个让我疲惫让我尝尽酸甜苦辣的人世间。只有一次生命的我,该在这个世上留下什么呢?

不知何时起,学会了用心去感悟这个世界,用笔在一纸素笺上记录下自己每一个人生阶段的心路历程或点点滴滴。写诗填词作文,成了梳理思绪,描绘生命轨迹的方式。庭院中的花草树木,常在眼前飞过的这白鹭,那家鸽,及一些不知名的鸟儿,都成了自己的朋友,或倾吐心事的对象。多想,用自己笨拙的笔,尽情挥毫泼墨,把这些意味着生命中的某一际遇的物事,描绘在一纸素笺上。尽管,不是每一次都能表达情怀,甚至辞不达意。但是,偶尔翻开那泛黄的扉页,却还看得出那因潮湿过而留下的痕迹。每一段时光,愁苦与欣喜,阴霾与明媚,迷茫与辉煌,只要用心度过,无论得失,都值得珍惜。

人,为何而生,又是如何看待难以逃脱的死亡?我想,佛学之所以能让诸多人去学习,去研究,无非是对生的尊崇,对死亡或病痛的恐惧所致。是啊,谁不想延年益寿呢?谁又不想在有生之年无病无灾,并能收获心安理得的快乐呢?

佛经上说,释迦牟尼佛在成佛之前,就因深知人在尘世,谁也难免疾病的折磨,灾祸的侵袭,死亡的不期而遇,是故潜心禅悟。心怀慈悲,认真做事,真诚待人,无欲无求,乃功德。功德积累至一定程度时,必定会超越病痛,超越困厄,甚至超越死亡,一览清新俊逸、饶有别致的风景。

在很多文人墨客的眼里,秋天是“草木摇落而变衰”的憭栗。而在我的“辞海”里,秋天,尤其是风雨中的秋天,却似眼前的天空中优雅地独自飞翔的白鹭,少了凄凉,多了几分优游自如。

回首往昔,四十余载风雨路,历历在目:曾经穿行于春夏的青翠中,聆听莺歌,领略群芳斗艳。书生意气时,怅然若失接踵而至,时常踉踉跄跄,不知何去何从。菁菁校园种下的梦想,在冰寒雪冷的摧残中,会顿然凋谢,零落成泥碾作尘;在秋风萧瑟中彷徨时,人生如水里的浮萍,秋风中的枯木;在放弃了自我,寂寞生存中抛洒汗水时,人生如秋霜。

无数个清冷的夜,在梦中摇荡着惆怅。那摇落下来的一枕霜白,被晨风吹散了。一片片枯叶,不得不离开曾经孕育着绿梦的参天大树。仰视天空,天空回荡着的,是一曲离歌,更是一曲不是梵音胜似梵音的秋歌。花虽谢,草已黄木已枯,花神却在,生命的绿意永驻,清香如故。

寂寞生存中,冷嘲,热讽,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若去介意,定会让多日之汗水付之东流,本应该获取之一缕清香,定然会在硝烟弥漫中,荡然无存。

许多时候,我们会受身旁的不良氛围所干扰。在那干扰所致的恍惚间,会卷入湮没所有希望的漩涡中。有的人原本为不良情绪的滋生者,这些人习惯于用放大镜看自己的优点和别人的缺点。并且,一旦不良情绪被激发,会把所有的怨气撒向对方。

曾有哲人称此类人为“疯狗。”其主张要远离疯狗。理由让人喷饭的同时眼前一亮:疯狗咬你,你也要咬它一口吗?禅师们常如此这般处理:或充耳不闻;或一笑了之。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萧瑟的季节,更是蚊虫飞蛾猖獗的时节。夜晚,时常有飞蛾飞进室内扑腾。有时,会把你自睡梦中吵醒。倘若你去捉这东西,很容易。但是,会弄脏手,也会伤了它。常做的举措是: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再关上灯。很快,那飞蛾会自打开的窗户,飞向远处开着的街灯。

用远处的光芒,让干扰你生活的物事离开,不失为一种慈悲为怀的处世方式。

没有谁知道明天会遭遇风雨还是邂逅彩虹,可是,我们知道自己此时在干什么。迷失,不过是内心不够强大所致。潺潺流淌,永不枯竭的坐怀不乱,即为随时把持好内心深处的执念,管好自己的眼睛、手与口:让善睐的双眸,只领略明澈的风光;让手洁净如莲,身处滚滚红尘而不染;让口如桂花,只吐幽香。能如此者,想必,就不会恐慌明天了。如果说,细数当下的光阴,虔诚做事,不恐慌未知的明天,就是一种清幽的境界,那么,吃亏是福即是梵音缭绕的心态。

明智者皆知晓,吃亏,当然不是福,却是一种豁达。这种豁达如清风雨露,能驱逐燥热,回复宁谧。只有宁谧,才能冰释所有的纠结,更让伺机而来的厄运戛然而止。极有可能到来的灾祸远离,不是福,还是什么呢?不要因别人的错误而扰乱自己的宁谧。生命中,何为贵?宁谧,最为珍贵。假如今天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今天的宁谧,即是对有生之日的珍视;如果明天还活着,今天的宁谧,将会为随之而来的光阴,洒下一缕清幽,让生活芬芳永驻。吃亏,是浇灌宁谧的甘露,更是生存的智慧。

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小不忍则乱大谋。古今中外,但凡能有所作为者,无一不能忍耐各种屈辱。韩信若不能忍受胯下之辱,岂能成为刘邦麾下的统帅?蔺相如若不躲避廉颇的无理取闹或羞辱,就不会成为赵国无人可取代的丞相,更不能赢得廉颇的负荆请罪。遭受宫刑的司马迁,倘若没有不屈不挠的意志和博大的胸怀,就此认命,那么就不可能在狱中写出被美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了。

“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即是一种吃亏是福的心态,更是一种与人为善的善因。善因,必定收获善果。果不其然,此让了三尺,彼亦让了三尺,于是,六尺巷由此诞生,并见证了吃亏后所获取的避祸接福这一善果。

善念生善果,恶念生恶果。人有善意,天必佑之;人若有恶意,天必遣之。人生在世,要时常做好事。有时候,开口骂人,也是做好事。蒲松龄笔下那位骂偷鸭贼的老人,就是用骂人这种方式来帮助人。不是吗?倘若不是他因心怀慈悲而开口大骂,偷鸭贼身上长起来的鸭毛就不会掉下来。当然,这是聊斋故事,现实生活中无处可寻。可是,却蕴涵着心怀慈悲,为了救人的骂人,也是做善事。

不过,双方辩论时,切勿轻易开口骂人。就算对方做错了,也要委婉地指出来,不可直接“开炮”。俗话说得好:好话一句三冬暖,出口伤人六月寒。予人玫瑰,留有余香。向人开炮,两败俱伤。“与人莫大乎与人为善”,毕竟,人都是有自尊心的。生于礼仪之邦,不妨效仿古人在辩论前先行礼,再侃侃而言。先行礼,再讲理,是文人雅士;不行礼,就讲理,是市侩俗人。诸葛亮出使江东,面对众多江东儒生的唇刀舌剑时,羽扇纶巾,言笑自如,妙语连珠,各个击破。其以理服人的人格魅力,在江东激起阵阵涟漪,惹得缕缕清香扑鼻。做一个走到哪里,哪里就春光明媚、花香鸟语的人;而不做走到哪里,哪里就阴云密布、雷雨交加的人。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是因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恶念消除,善念滋生,所有不堪的一切,将会随着时光之河一去不复返;而宁谧,心安理得的快乐,都会如约而至。

心,若静如水,定会保持一泓清净。可不是吗?海能纳百川,那是有水柔之秉性,更有能荡涤尘世中所有污垢的品质。红尘滚滚,浮躁繁华中,不免沾惹尘埃,若无水荡涤,污垢,岂不越堆积越多。

执著,是一种执念。对学习、工作或事业,倘若没有坚不可摧的执念,待到两鬓染霜时,将是一无是处,一事无成。可是,对于磨砺思想境界至更高层次,佛学又主张要不执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想做好的一切。至于,能否如愿以偿,理应顺其自然。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许,会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这就好比,虽然春夏远去,却迎来了秋日。

都说,秋日与寂寥携手,春夏与蓬勃同行。不是吗?举目四望,春花吐蕊,芳菲依偎小桥,流水挑逗翠柳,已成为昨日的梦。映入眼帘的,尽是一场寒凉,一路苍凉。其实,这并非寂寥,而是包裹清丽的蜕壳,是华丽辉煌诞生之前的闭关。永远绽放美丽的灵魂,是不会被凄冷的外因所左右。寒凉,只能清除那些土壤里只想不劳而获的害虫;而褪去青妆的草木,却把根深深地插入土壤里,继续汲取水分和营养,为春夏归来时,做好蓬勃的准备。

莫怨韶光常荏苒,去而不返。只要纯洁的心中长存旖旎,骨子里藏温暖,无论身处何种季节,都不会感觉到荒凉。梦里的鸟语花香,依然氤氲在独自落寞的每一个寒凉里。甚至,秋霜来时,也丝毫未动摇对春的期待。正所谓:向天借得春风暖,四季清芬永秉阳。

只有在春天耕耘播种,夏天呵护青涩,才会收获秋天的成熟与欣慰。每一个季节,每一段时光,都是上天对生者的恩赐,理应珍惜。倘若未曾辜负时光长河里的每一朵浪花,认真付出,就能荡涤心的尘埃,再也不必畏惧明天的不可知,也不用担心染上俗世的尘埃。诚然,用一泓清流的坚持润泽人生,保持纯洁的心灵,尽情释放对生命的珍视与热忱。无意阿谀奉承,也不骄横跋扈,以晶莹剔透的汗水,不辞辛劳地浇灌梦想,无论春夏秋冬,于人生的某一季,在静静的一隅,定会收获来之不易的欣喜!

然而,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同样的付出,在不同的时间、地点,面对不同的对象,都会得到不同的反应。尽管曲谱精妙,弹奏无可挑剔,但是,倘若“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的古琴声不被钟子期听到,俞伯牙就不会收获巧遇知音的欣喜。甚而至于,不巧时,会亲历对牛弹琴的尴尬、怀才不遇的酸楚与无奈。

正是如此,古往今来,多少英才选择了隐居,养精蓄锐,不为别的,只为等待知音或明君,厚积薄发。诸葛孔明等选择在山野的茅庐里隐居,不只是为了修身养性。其真正的原因和目的,不外乎为世道充斥着嫉妒、排斥与算计,君子选择明哲保身,就是防止小人算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留得深根在,枯木早晚也会吐嫩绿。

人的羊癫疯是怎么得的?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正规治疗癫痫病要花多少钱能治好?特发性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