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柳岸·人间】当粑粑已成往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47:47

朋友请客,上了一道“鱼锅饼子”,大家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赞不绝口。我却摇了摇头:“我咋就吃不出当年的那种味道了呢?”

“你小子当年吃腻了吧?真有福气。”朋友羡慕的眼神,让我很是无语。

在我老家,在我小的时候,玉米叫“棒米”,玉米饼子叫“粑粑”。那时候棒米产量很低,在庄户人家,棒米主要有两种食用形式,一种是煮成稀饭,一种就是烀成粑粑。

无论是烀地瓜,还是烀地瓜丝,母亲都会将和好的棒米面,在手掌里倒来倒去,团来团去,最后,“啪”,贴在了热锅上。地瓜是主粮粗粮,粑粑就算是点心细粮了。

说实在的,那时候的粑粑并不好吃。我每天盼望的是吃到馒头,喝上面条,甚至吃上一顿白米饭。粑粑应该是粗粮,真得粗啊。玉米面是自家的石磨磨出来的,很粗糙,往下吞的时候,都划嗓子。

就是这样地难以下咽,我们也吃不上多少。母亲总是让上山下地的父亲多吃粑粑:“你爹遭罪啊,不吃粑粑顶不下来的。”

妹妹嘴馋,看着父亲吃粑粑,就掉眼泪,不吃地瓜丝。父亲就掰一块给她:“吃吧,我吃饱了。”母亲一把夺过去:“不行,凡事得有轻重。”

当妹妹哭闹着不吃饭了,母亲也就没辙了,于是妹妹就将粑粑连带着鼻涕泪水一块儿吃了下去。现在想来,那不是悲剧吗?说给我女儿听,至今也不相信。

烀粑粑,很有讲究的。和面要恰到好处,太稀,在锅壁上挂不住,全流到锅底了;太稠,粑粑就会像石头一样硬。特别是,粑粑的品相要好。一开始,母亲的粑粑上,总是有五道深深地指痕,很是难看。父亲不满意:“你就不能把粑粑烀得滑溜一点儿?”

为了改变,母亲下了很多功夫。当然,这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据父亲讲,母亲为了练就烀粑粑的本事,真是煞费苦心。先是用泥巴练习,一次又一次地团来团去,一次又一次往墙上甩。有一次,刚刚练成了不久,往锅里一甩,跑偏了,粑粑一下子甩到锅台上了,“哧溜”,又喷到正在烧火的父亲脸上。

终于,能够在手掌里将玉米面团成团,然后,像推铅球一样,甩到锅壁上,牢牢挂住。当父亲举着秀气的粑粑,看了好半天的时候,母亲欣慰地笑了,仿佛,艰辛的生活,又洒满了阳光。

生活,像一棵蔓草,贴在贫瘠的土地上,倔强地爬行着,一丝不苟地吸取着大地母亲干瘪的乳房。生活慢慢好一点儿,母亲就着手改良粑粑。譬如,为了使粑粑暄腾软和,母亲将地瓜掺到里面,吃起来不仅顺溜,还有丝丝的甜味儿。譬如,在粑粑里掺和些青菜,做成菜团子,咬起来,咯吱咯吱响,脆生生的。

我最喜欢母亲另外一种做法。就是将玉米面和成糊状,像摊煎饼一样,只不过厚实一点。锅里有淡淡的猪油,那可是香啊。这样的饼子,一个月也吃不上几次。因为,油太匮乏了。

人,之所以能在这个地球上成为主宰,创造力和适应力是功不可没的。常常是,我家的饭桌上,笊篱盘子里是金黄的粑粑,每个人的碗里是金黄的玉米糊糊,另一只大碗里是玉米面跟鱼下水做的酱。

吃粑粑得有合适的菜肴,那时候菜园没有多少蔬菜。母亲就将臭虾或者鱼下水,搁在碗里,和上玉米面,奢侈一点儿的,打上一只鸡蛋,那可就是美味了。有时候,家里有一点儿猪油,母亲恩准我们将粑粑蘸着猪油吃,香得没法形容了。

我上初中带午饭,母亲将粑粑剖成两半,弄几块咸萝卜夹到里面,用包袱皮一包,就是我的午饭了。有好长时间,我都是一个人找个墙角吃饭。因为,别的同学吃的是馒头,虽然并不是白面的。即使是粑粑,人家里面,夹的是鱼干。我并不是埋怨爹娘,只是觉得委屈,为什么同样是人,生活差距这么大呢?当后来,自己走进生活之后,才知道,人生天地间,本就三六九等。

后来麦子产量高了,母亲将面粉掺和到粑粑里,那真是香啊。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粑粑与锅壁贴着的那一部分,香脆可口。后来,商店里卖的一种食品叫“锅巴”,我就一下子想到了它。原来,我们早就吃上了。看孩子们吃得挺欢,不由得流了一些泪水,有悄悄咽了下去。

初三的时候,班里来了一位家境跟我差不多的同学,这是第三年复习了。每到吃午饭的时候,他都叫上我,到东河边吃饭。他家是海边的,每天都有鱼干。他就把我的咸菜换过去:“我在家也吃鱼,你娘做的咸菜真好吃。”

我知道这位比我大两岁的同学的心意,没有拒绝,假装糊涂地问:“真的吗?”

为了我吃得开心,他还做了好多次小偷。每当瓜果除了的时候,他让我跟看果园的大爷说话,他就溜进去摘两只大苹果或者大香梨,一声猫头鹰叫,我就跟大爷再见。河中间的沙坑里,就响起了欢乐的笑声和“咔嚓咔嚓”咬苹果的声音。

后来这位同学,一直没考上学,据说后来到东北去了,下了煤矿,至今也没有联系,但我梦中见过他很多次了。每次在饭店里吃鱼锅饼子的时候,就会想起他,高高的个子,厚厚的肩膀,略弯的腰身,爽朗的笑声……

前几天回家,母亲的锅里有好几块粑粑。我问:“妈,你们怎么喜欢吃粑粑了,城里人现在也特喜欢。”

父亲笑了笑:“哪里呢?那是烀给狗吃的,哼,那家伙还不太喜欢吃呢。”

奥卡西平片治疗癫痫的效果和其他药物有什么区别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小儿癫痫病是一种什么病辽宁有治疗癫痫的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