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柳岸•爱】生命的天窗(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25:14

给自己造了一座坟墓。不错,亲手垒砌。三十二岁那年,我躺了进去。十八年过去了,没能修成一条好汉,还如何谈及下一世的轮回。前几日瘾犯了,又去打扰小妹,清晰地记得她朝我喊:哥,我包里只有八百块,你行行好吧!特别惭愧,生前没能尽兄长的义务照顾她,这么多年依然是她给我送钱,真想狠狠地抽自己。她如今一个人过日子,生活清苦。前几年害下一场大病,不仅有后遗症,还有点神经衰弱,常常夜不能寐。都这样了,还向她索要,真是恨不能……唉,已经进了地缝,还能钻到哪里去啊!十八年前离开的时候是清明前两天的那个凌晨,正是绵雨润瓦,灵风息息。魂灵升空时,听到她另类幽咽的喊魂:哥哎——走了不要再回来——哥哎……

回望这个繁乱而甜蜜,教我欢喜且忧伤的尘世,再一次正视自己的生命,哎!经不起追问和推敲啊,堪比霉苔,就应该躲在僻荫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掘到第一桶金,沉甸甸的铜板将我的脑袋砸晕。生命的经纬线不是越织越密,却是四处透风,如女人脱丝的筒袜经不住拉扯。其实我脑子很灵醒,虽然属猴,却有着狗的敏锐嗅觉,天生做生意的料。二十出头的我就有了房子、车子和漂亮女人的身子。为自己骄傲的同时也悲哀,在我豪气地对别人说钱是王八蛋的时候,哪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王八蛋。确切地说,不如王八蛋,彻彻底底是一枚瘫软在地的臭蛋,淌着污秽的汁液,溢出阵阵的恶臭。我被铜臭味熏昏了。每天躺在女人白馥馥的胸脯上睡觉,嗅不到肉香,只觉身体被铜板渐渐地锈透,甚至想过会糜烂。对,那个时候已经为自己垒下第一块砖。

成功的喜悦没有与家人同享。所谓的“成功”像一堵越砌越高的墙,让家人的概念在钱眼里一天天模糊着,他们的影像逐渐成为胶片上泛黄的记忆。身边所谓的朋友倒是越来越多,多到脑海里装不下一些人的名字,只是脸熟而已。只需要“喂”一声,他们便聚拢在我身边,脸上挂着谄媚的笑。每天耽于享乐,就会对生意渐渐淡漠。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金钱、美酒和女人竟然塞不满心。浓烈的空虚感像空气般充斥所有的缝隙,堵塞我的胸腔,拴缚我的身体,做什么都不爽气。慢慢地,体内零部件的螺丝松了,能听到咔咔的响声。有时候又像是钻进许多虫子,啃噬我的肉,喝我的血,挠着我的皮,哪哪都不舒服。华贵的衣服面料里好似裹着一堆尸骨,走一步便掉下一根,悄没声的,如同油被熬干的架子骨。眼神也聚不拢了,涣散得厉害,很长一段时间提振不起精神。体内所剩不多的元气都去了那一处——在快速地砌砖——为我的坟墓。

某天,参加生意伙伴的聚会。富丽华美的客厅中央立着一张巨大的大理石茶几,上面铺着一片白惨惨的粉末,泛漫出一股闷香。整间屋子飘荡着奇异的粘人的怪味,从地砖、窗棂、墙缝间泄流开来,绵绵如絮,紧紧地裹住我的身体,落在我的头发丝里,钻入我的口鼻,搅动我的肠胃。一时恍惚,我被再次熏昏。看着不少人将那粉末吸进鼻子里,然后倒在地上或沙发里半闭着眼睛,身体极度地舒放,眼眉噙笑,满足而迷醉的神情似在仙境里畅游。没多久,整间屋子的气氛活泛起来,男人眼里冒着光,兴奋地大声说话,像在演群口相声。女人们则夸张地扭动着身体,仿佛见到久违的恋人样,看着谁都媚笑。知道那白粉叫海洛因,是一种叫作罂粟花的植物经过加工、熬制、提炼而来。上瘾就会收命。经不起别人的劝,本着尝尝的念头,我又给自己垒下一层砖。

是的,那一次的好奇没有害死猫,让我做了短命鬼。会责怪就怪自己。可以拒绝或离开,但我没有走。那一阵总觉人生无趣至极,想找找脸上花儿开的感觉,想重温一下当年初涉生意场的昂扬斗志,想在那些粉末里恢复从前的元气。第一次吸食有点恶心和呕吐的症状。第二天,我又被邀请去。当所有的不适过去,那些粉末进入我的身体,幻化为无数奇彩的泡泡,在我的眼底飘来荡去,每一个泡泡里依稀住着一位神仙,兑现了我所有的要求。身体瞬间被赋予了能量,一台破旧的老爷车又被摆弄得溜光埕亮,呼呼地冒着热气,马达轰轰地响。

历来的时花香草,都有美人之名,既可养性,亦能解语。罂粟花,茎干柔弱,纤腰盈握,身姿曼丽,花色繁多,艳绝几近妖邪。它的姿容是蛊惑人心的利器,可以让人忘却忧烦、苦痛和恐惧,带给人短暂的愉悦。一旦沉醉其间,欢享那些幻影似的快乐时,它就化身为冶艳的美女蛇,以滑软的身子轻触你,摩挲你的肌肤,用冷润的舌咂吮你,极尽温柔。当沁凉袭来,你已被紧紧地缠绕,无法摆脱,直到窒息而亡。真该死,我忘记了,罂粟花的花语:死亡之恋。说到底,我是一个鄙俗浮浪之人。学什么幽人韵士品花,见鬼!我的生命在一次次麻醉中焦枯,在一场场迷幻里毁灭。无法遏制的心瘾已在心底漫流,罂粟花恣狂地在身体里如藤蔓般疯长,毒素渗透入每一个细胞。每一次从那虚妄的欢愉里醒来,我都清楚:坟墓越砌越高。

那些邪性妖魅的毒花,吮吸我的骨髓,掏空我鼓胀的钱包和身体。瘾越来越大,手臂上有了针眼。几年后,那些霉污样的斑点,在我的手臂上纵放地铺展。手臂已经干瘪枯细,见不到一丁点肉,全是白煞煞的皮,轻轻一撇极可能嘎嘣断掉。走的前一年冬天,漂亮的妻子离我而去。走了也好,我早已丧失了一个男人正常的功能。没有孩子也好,避免日后羞于谈论自己的父亲。那天下雨了,相当豪气,比半敛含羞的春雨爽快。或许在嘲笑我的落魄。突然想清静一下,去了很远的河边看雨。记得有句诗: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已经没有愁,身心已麻木,血快流尽,坟墓快垒好了,只是啥时候躺进去的问题。

河的四周幽幽寂寂。我坐在河堤上,像个幽灵。想起繁闹的尘寰,不禁浮思杳杳,时有嗟叹。雨落在河里,开出一圈圈透明的碎花。比春日里的玉兰花好看,玉兰的花瓣像绸缎,太过规范、雅致,经不住风吹。雨花有灵性,会随着雨点的大小而变幻。看它们叠摞在一起,集结一处向前奔涌,活得多有劲。我的世界却一片凄黯。我像一枚残败的枯叶,在河面上胡乱地打转。终究,受不住雨水的浸泡,沉入河底。如何挣扎,也浮不出水面。那些年,不喜欢雨天出门,路上的污水会溅湿我昂贵的鞋。不曾想,到头来仍是溅了一身泥污,塌陷入渊底。河堤上竹影扶疏,风声飒飒,弥散着一股幽蓝的雾气,绿茸茸的藓苔,色翠而闲静。远处有几棵身躯阔大的树,虬枝盘曲,凛然苍劲。真是好地方,那个雨天,我在那里与尘世做了一个告别仪式。

很惭愧,终是舍不下这副皮囊,还想苟活些时日,妄想着某天毒瘾散尽,从头再来。怎奈,我像一只携带着细菌的苍蝇,落到哪就脏到哪。昔日的朋友除了施舍几个饭钱,都嫌恶地看我。能卖的卖光,可当的全进了当铺。行到穷途,徘徊在通往家的那条巷子口,遥望家里漾着暖意的灯光,家人的脸一张张在脑海里映现。那些年,我把家人的心伤得透烂,哪里还有脸面回去。又一次从戒毒所里出来后,身无半文,顶无片瓦。无奈之下敲开了小妹的家门。

哥,清明又到了。还是那句话:戒了吧!别再跟我叨叨什么最后一次,你的最后一次何其多,听得我头皮发麻。来,给你点一支烟,陪你吃杯酒,静静地听我说。

哥,你该死!早该死了!可惜啊,本是一青年才俊,硬是活成了一堆烂泥,死得一点尊严都没有。想起你毒瘾发作时那副抽搐的嘴脸,心里直犯恶心。自己好好看看,哪里有一点大哥的样子?!下辈子,你当小妹,我做大哥!

你听,雨水,簌簌有声。雨水和尘土的气味交织,晕开在潮润的空气中。你走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雨,疏疏又密密,漫散层层水烟,似一帘挽纱,铺在你已被朽蚀的身体上。你活着的时候,月光和阳光已然混淆,你眼里只有那一抹赤红,罂粟花涂满污血的毒唇舔舐你的身体,旋转的毒烟将你吞噬、绞杀、焚化。

不会为你流泪,你且好好听听这雨声。这里是阴冷了些,却还好,有山有水,地方敞阔,你好好在这里修炼,再过十八年,望能修成一条好汉,活得带种些。瞧瞧,雨下得急了,山风入林,青竹喧响。真会挑日子,知道“清明”会想起你,心眼真多。来,就着雨水给你清扫一下,你最爱干净,走的那天也穿得齐齐整整。看到没,墓碑后冒出许多野花,在悄然地展蕊,过几日就大放了。知道,不拔掉,给你留着。你也别采,让它们陪着你,给你解解闷。起风时,还能给你唱唱小曲。

这地方真不错!建别墅的风水却修成陵园,可笑可叹。自己垒砌的坟墓,住得还舒心吧,每一块砖都是你的杰作,下辈子投胎做泥瓦匠吧,手脚麻利,效率够快。看到没,阶梯上柳丝垂挂,翠亮翠亮的,冒着仙气呢。山坳里的梨花也开了。哥,起来看看,像不像片片轻霜,覆在陵园的上空。要是从前,我会说那是你毒瘾发作时口角的涎沫。唉,想起你乌青的嘴唇,喷火的双眼,膏灰般白凄的脸,还有手臂上的洞洞眼眼,真想把这墓给你掘了。真是滑稽,“蚂蚁上树”(指注射海洛因)本是一道菜,倒成了你们的行话。后来又是什么“开天窗”,(动脉注射海洛因,快感强烈,容易猝死。)真他妈有创意!那天凌晨,你给自己开天窗的时候,那扇窗户没打开,所以你死翘翘了,对吧。你将自己幽闭在黑暗里,哪里来的天窗?!即使有,漏进来的也是鬼魅的幽光。愚蠢!

说起这些就鬼火冒。死了也好,都不受罪,亲情还不打折。那时你若在我家再住三五年,我会亲自把你解决了。你的“天窗”没打开是对的,是必然的。万幸,没有让我成为千古罪人,妹妹我代表全国人民谢谢你!向你三鞠躬!我的哥哎,咱们说点正事。烦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如今的日子过得寡淡,没前些年那么滋润了。怎一个惨字了得!每年给你捎来兆亿的钱,别光顾着泡马子、“开天窗”,得多置地。以后妹妹我下来了,也有个栖身之所。你的精明能干都被烟泡堵住了吗?你回答我啊!不是属猴的吗,不是挺能的吗,起来蹦跶啊,满山跑啊。我可没有几万块的衣服给你穿,你就光着屁股跑吧,跑得找不到回家的路,跑死你!真该死!

记得小时候咱们睡一张床,夏天蚊子特多,但都没你心眼多。你划一道“三八线”,把自己那头的蚊子全赶到我这头来,瞧你这德性。有一年中秋,你把没吃完的月饼压在枕头下,早晨起来发现不见了,撅着屁股满床找,恨不能把床拆了。哎哟,真是笑死我了。趁你夜里熟睡时,把脚伸到你枕头下,用脚趾头夹出来早已吃光光,味道好极了。后来,再没吃过那么味道独特的月饼。再后来,把月饼戒了。还有啊,你在学校里搞什么“英雄大会”,自己做武林盟主,身边一帮小喽啰每天轮流给你买冰棍,学校的空气被你搞得乌糟糟麻麻乱。尤其恶劣的是自诩为武功盖世的翩翩佳公子,把我当丫头使唤。切,谁吃你这套,脑子秀逗得厉害,幼稚!见着模样乖巧的女同学就吹口哨,打小就是一副花花肠子。看《加里森敢死队》,你学“酋长”扔飞刀,差点把我同学的眼睛给戳瞎,人家再也不跟我同路回家,都是你害的。你确实该死!

雨还在下。像男人得了前列腺,淋漓不尽。还记得那个要为你跳河的女人吗?我印象挺深的。那年她生日,你开着跑车来我的花店给她买花。这事说来又让我生气,八十八块的鲜花钱没给我,还嫌弃我的店太小,说改天给我弄间大的。你的“改天”,莫非是光年的距离!?那时你多拉风啊,出门有马仔提包,吃饭购物签单,身上从来不带现金。很遗憾地告诉你,给你提包的马仔在你走后突然变身为百万富翁,想也知道,你的钱给别人添了身家,败家子!哦,说那个女人。她死了。跟你一样,“天窗”给封住了。那年见到她妈妈,跟我数落你半天,用了我两包半纸巾。哥哎,你造的孽啊,一水灵灵俏生生的大姑娘,被你带去,一块垒砖了。

想那时,你帅炸了,哪个女人不多瞧你一眼。每一次见你身边带着不同的女人,我竟不知如何称呼。女人们都爱你。她们爱你那张冷峻的脸,爱你斜飞的剑眉,爱你浅浅笑深深醉的酒窝。你的唇一旦启开,便有女人沦陷。除开挑不出毛病的相貌,你还很有钱。这是最厉害的杀手锏,哪个女人不想粘着你。你说,欣赏女人的美是一种享受。其实,你只爱自己!你只是将女人当做把玩的物件,顺了眼便在家里摆两天。大部分是用完便扔。阿猫、阿狗总还有个叫得响的名字。你的女人一般都叫“那谁”,你说没有闲情去特别在意谁,名字记起来也麻烦。你没有一次真爱、深爱、专注的爱!你的婚姻只是一个虚设,为你摆脱外面女人的一个借口。

你只爱自己!像爱你精短的发。那个年月,你剪寸头要花掉近一百大洋,真会糟钱。承认你有品位,买衣服要定制,必须是手工缝制,你不喜欢流水线上下来的成品,你说那是地摊货。你说钱是王八蛋,人到了一定的层次,钱就是卑贱的。哈哈哈,我的哥哎,挣了那么多钱,怎么就不买几本书看看。金钱只能满足物欲的阶段性膨胀,而精神是需要滋养的。你没有精神的觉醒和自我觉悟,才导致生命的天窗关闭。说到底,在入世和出世之间,你还是很稚拙的。你没有自己的思想和执念,虽然你衣品出众,精神却如此虚空寒碜,骨子里还是随大流,活得俗。当你甩出一沓沓钞票时,根本得不到你想象的欣悦。买单已不能成就你想要的快感,你身体里没有可以支撑快乐的元素。你的挥霍我理解为发泄,而发泄却终止不了心底不断衍生的落寞感。

癫痫病去哪治怎么治疗癫痫病如何治癫痫病要怎么治北京能看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