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丹枫】潜规则(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10:05

副科到正科,就得八万多。

退休之后,少了许多应酬,人自然清闲许多,但喝酒的次数并没因此而减少:老战友、老同学、老部下、老同事、学生、宗亲等等,他们大概怕我寂寞,几乎天天有人邀我去喝酒。而且,他们中的不少人还在台上,有签字权,反正都是公款消费,白痴才不去白吃。所以。除学生外,只要有人请,我都去白吃。

这次的战友聚会,他们不打算用公款,准备自己掏腰包;因为他们中有几个口袋里有点家伙。闻传文是以团级干部的身份转到地方的,是一家市级石油公司老总,他说他年薪也就几十万儿;李继明是一家电视网络公司的老总,他说他公司小,年资经流量还不到一千万。

吃饭前,他们喜欢搞“经济半小时”,赌资不大,输赢也就万儿八千的;况且,这里是家庭餐馆,很安全;即使有点问题也没关系,因为我们有个战友在公安系统内有不少朋友。但我胆小,口袋里又没家伙,所以,只能做看客。

吃饭排坐次时,不论职务高低,不论钱多钱少,只看年龄大小。张仁才比我大一岁,所以每次战友聚会我只能坐第二位。围坐之后,菜还没上齐,有人扫了一眼,说论职务传文应该坐一席,仁才赶忙起来拉传儿,传文说:“莫听他瞎扯蛋。”这时大家开始清理职务,有两个正处或相当正处,算是七品;有两个正科,算是八品;他们把我算作从八品;有一个村支书、一个股长,算是九品;还有一个是小队长,算是十品;还有几个下岗职工。小队长说:“我十品还有品儿,比没品儿强。”逗得满堂大笑。

坐在我旁边的是易善峰,他是正科,刚被“一刀切”切了下来。我问他:“这多年你到底搞了多少钱?”他说:“我三十多岁干正科,正八品干了二十多年,少说也有个三、五百万吧。”

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也许,他知道我问话的意思,说句气话罢了。

那还是二十几年前的事。当时我还在职,善峰是扶贫办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我去找他想贷点款。那是一种只贷不还的款,很多人都往里头挤。说扶贫款都用来扶贫,只有傻子才相信。我的报告已经写好了,就准备贷10万;材料他也收了,办公费、材料费都交到他的办公室去了。但当我去查结果时,他把笔记本翻给我看:上级没批。

我此前也曾想对他表示一下,但是单位太穷,又怕烧了香菩萨不显灵;再则,老战友,总觉得有点仗义。后来听人说,官场之道,即使是亲兄弟也得遵守游戏规则。这件事,我哪里都没说,只有我们俩人心里明白,在坐的战友都不清楚。所以,我又补上一句:“凡是给我办过事的人,我都不会亏待他。”

他看着我笑了一下说:“老战友,不是你这个说法,你的意思到了,你的事就变成了别人的事;办不成,你的还是你的。”接着他举了一个例子:我们邻县的一个县委书记,调到市里去工作;他在县里任书记时,曾收到过一个副科的四万元,但还没来得极调整这个副科的职务就调走了。这个副科给书记发去了一条短信,对书记荣升表示祝贺,同时发去的还有他的银行帐号。第二天,他的帐上多了八万元。

小队长说:“这买卖做得,净赚四万。他妈的逼我咋就没碰到这好的事!”

善峰说:“这个副科不懂行情,副科到正科,就得八万多。可能书记收的多了记不清谁是谁了,错将四万当原价退还。”

传文儿说:“现在有些干部,就是靠人事调动发财,典型的买官卖官。”

有个战友,是下岗职工,他说:“那就没有党纪国法了?”

“靠,什么党纪国法,那都是用来吓唬老百姓的。”传文儿刚回到地方时是副经理,与一把手多次发生矛盾冲突,所以,至今仍然愤愤不平。

善峰说:“党纪也好,国法也好,那都是隔墙撂砖头子,砸到谁谁倒霉。”

继明用筷子在小碗口上轻轻地敲几下说:“好了,不说这些鸟事了。今天的酒钱是传文的,菜钱是我的,玩小姐的钱是善峰的。”

仁才站起来伸个懒腰,笑咪咪地说:“忆往昔,红旗招展,想干不敢干;看今朝,山花烂漫,想干没子弹;生不逢时啊!”

大家都陆续出门了,见我和仁才没动,继明回头说:“走哇。”仁才说:“我们不去。”继明说:“那你俩搭三轮回,我就不送你们了。”

走出小弄道,见他们驱车远去,内心顿生无限感概:看着战友们沐浴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想着战友们徜徉在万紫千红的花丛中,我们不得不赞美,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代!

注: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南昌好的癫痫病科医院齐齐哈尔如何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沈阳有治癫痫病的吗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