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峡江怀古(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4:17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天高气爽,秋风猎猎。木叶茫无边际,萧萧而下;江水奔流不息,浩荡东去。远望,烟云缭绕处是葱茏的山林,像是谁的妙笔丹青,如梦如幻。近看,夔门耸峙,锁江而立。不闻猿声啼,似有江鸟鸣,一时心怀感动,如痴如醉。

公元767年,大唐诗人杜甫来此登高远望,发声激越,写下这首后无来者的绝唱。一千二百多年后的今天,追寻着诗圣的脚步,我也在这秋日,来到三峡,眼望浩浩长空,重重群山,滔滔江流,来听高猿长啸之声,感受“空谷穿响,哀转久绝”的意境,凭栏远眺,似有心弦被拨动。

在这奉节古城,我曾去过杜甫西阁,也曾在草堂河畔寻觅杜公祠遗址。如今,三峡筑坝,江水抬升,奉节新城向上游迁了十公里,古迹不见了,唯有一条街道,名为“少陵路”,稍可慰藉文人墨客,发思古之幽情。

为着心中那点寻古痴心和工作的便利,我曾经三次游三峡。有时溯江而上,有时顺流而下。前两次是在三峡大坝动工之前,这次则是在大坝建成之后了。

第一次游三峡,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年,我还不满二十五岁,也许是军人的胆识还在,或许是少不更事,乘着一艘小火轮,就闯进了滩险流急、危机重重的三峡。是夜,忽然江风怒吼,暴雨如注,江流汹涌,排山倒海般压过来。夜里,看不清江水的状况,只觉得船在波峰浪谷里颠簸,一排排涌浪将小船高高托起,又狠狠砸下。

小船在大风大浪里,剧烈摇晃。我躲在船舱里晕船了,恶心、眩晕,直吐得五腑六脏翻江倒海,虚汗透背,手脚冰凉。恍惚之间,只听到风在狂吼、水在狂叫、人在狂喊,那一刻,我绝望了,感到江涛中的小船,正像只陀螺在失控中旋转着沉下漩涡,耳边是一声比一声更凄厉的嘶鸣,那声音仿佛千百只的猿猴在莽原上长啸,千万只的野狼在月夜下哭嚎。一夜惊魂,身心俱疲,我竟然在身边女孩的哭号中沉沉睡去。那女孩好像被吓得精神失常,抱着救生圈,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天亮时分,风平浪静。小船安闲地停泊在一块巨岩之下。历史、人生都是这样,往往在垂死之际,绝处逢生。逢生之后,眼前一片新意境。

早上,我走上甲板,五短身材、面色黧黑的船长指着远处的一座古建筑对我说,上去看看吧,那是张飞庙。昨夜,不是张王保佑,我等就喂鱼鳖了。

张飞庙依山取势,气象恢弘。早晨的霞光照在琉璃瓦上,满目金碧辉煌。这山叫做飞凤山,正是张飞首级的埋葬处。进得庙来,周遭有结义楼、望云轩、助风阁等建筑,颇合张飞的武将身份。据说当年杜甫出川前曾在这里寄住两年,因此,就有了杜鹃亭、得月亭这样的雅士亭台。老百姓在这里,文祭杜甫,武祭张飞,不觉滑稽,各取所需。

船长是个中年汉子,穿云踏浪,来往峡江,肚子里有许多故事。他给张飞、杜甫各上三炷香,一阵虔诚地祭拜后,给我们讲起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一千多年前,蜀将关羽围攻樊城,杀庞德、捉于禁,威震中原,就在大功将要告成时,却被东吴抄了后路,败死麦城。张飞闻听二哥被害,怒眼圆睁,勒令部下限期三日内备齐白旌白甲,戴孝出征。张飞号令已罢,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他的手下部将范疆、张达苦于措手不及,难以复命,又怕张飞醒来军法处治,慌乱胆寒之际,割下张飞首级,欲向东吴报功请赏。可怜张飞一世英雄,却死的如此窝囊。“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几百年后杜甫写给诸葛亮的诗句,用在张飞身上,似乎更加贴切,也更加悲情。

范、张两个叛将携了张飞人头,走到云阳,却得到吴蜀讲和的消息。人算不如天算,作恶总得天报应。末日临头的二人,惊慌之中将张飞的头颅丢进滚滚长江。虽然,后来刘备终于斩杀了两个叛将,用来祭奠张飞,然而忠魂去兮,猛将难复生。

张飞的头颅顺水而下,被一捕鱼的老渔翁捞起,老翁见是人头,大惊失色,慌忙又抛入江中。不料这人头从此不再漂流,却在原地打转。老翁正在诧异时,张飞夜里给他托梦,说自己本是蜀地大将张飞,生是蜀汉将,死是蜀汉人,下边就是吴国江界了,求老翁将他捞起,葬在蜀国的土地上。张飞让老翁将他的头背上,向蜀国的方向走,到走不动的地方就地掩埋。老翁敬重张飞的忠义之心,将他的头颅掩埋,据说老翁刨土处发现了一袋金子,于是就用这些金子修了张飞庙。

传说,张飞为报当地渔翁之恩,一缕魂魄留在云阳安家,当了长江上的顺风神——助人清风三十里。一代猛将,换了菩萨心。千年之后,大清河道总督张鹏翮乘船过张飞庙,给杜甫上香后,立马走人。下人问起因由,他口出狂言说:文臣不拜武将。谁料这身体已成泥石,灵魂却还活着。早已慈眉善目的张飞,此时不由得怒目瞪圆,大显威灵,横吹逆风三十里,愣是顶住顺水船三日原地不动。张总督无法,只好按照当地百姓的习惯,备齐三牲三果上庙拜祭张飞,行了五体投地的大礼,船才顺水而下,平安到家。“铜锣古渡蜀江东,多谢先生赐顺风。愧我轻舟无一物,扬帆载石填崆峒。”如今,张鹏翮写给张飞的“感谢信”还刻写在张飞庙的石壁上。

据说每年的农历八月二十八日是张飞生日,至今当地老百姓不忘在这一天前来祭拜他。一是感动于他义薄云天的忠诚,二是祈求他顺风顺水,保佑平安。

如今,三峡大坝建成蓄水,人们舍不得千百年来一直保佑一方平安的顺风神张飞,就把他的家——张飞庙和老百姓的家一起搬迁到磐石镇。三峡移民中,搬迁费要价最高的就是张飞了,虽然他一声没吭,却一个人花掉了几千万。奇怪的是,老百姓没有一个人跟他攀比,他们觉得张飞的诚信与忠义值这个价。西方的神来自天堂,中国的神来自人心。

说到因为关羽报仇而死的张飞,就不能不提同样为关羽报仇而病死白帝城的蜀汉昭烈帝刘备。

前两次过三峡,瞿塘峡口的白帝城还与陆地相连,在一座高高的山上。如今,长江因三峡大坝蓄水,江水达到海拔175米。江水浩荡,四顾茫茫,宛若大湖,水面与白帝山腰间平齐。白帝山顶树木葱茏,云雾缭绕,临江四围新砌了护坡。四面环水的白帝城,远远望去,恰似水中盆景,人间仙境。

中午的阳光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宛若万千珍珠跳荡。我们弃船登陆,拾级而上,那旌旗猎猎处,正是白帝城。第一次知道白帝城,是在小学课本上,读到李白的诗句:“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那时,我曾遥想当年,李白挺立船头,辞别彩云,顺水顺风,轻舟直下的心情应该是欢快的。如今,当我站上白帝城,面对白帝庙,如此近地凝视那古墙斑驳的碎影,看到为着主宰山河而演绎出的那一幕历史片段,心情不由得沉郁凝重。

草堂河口处的白帝城,东控荆襄,西扼巴渝,原名子阳城。西汉末年,黄巾起义,天下大乱,朝廷大将公孙述割据四川,驻守此处。因城中有口井,常有白雾从井中升腾,宛若白龙,公孙述以为是吉祥之兆,于是自称白帝,改名白帝城。公孙述死后,当地盖起一座白帝庙。至明朝,夔州巡抚林复认为公孙述乃一介乱臣贼子,遂毁掉公孙述塑像。嘉靖十一年,白帝庙改祭汉昭烈帝刘备。

白帝庙的牌匾是著名书法家郭沫若的亲笔手书。走进庙门,前殿是一组《刘备托孤》的大型彩塑。刘备病卧龙榻,满脸憔悴;刘禅兄弟二人跪在榻前;诸葛亮躬身而立,神色凝重,目光深邃;周围的文臣武将,各怀心思,神色各异。让人不禁想到《三国志》上,那悲壮凝重却又意味深邃的君臣对话。形容枯槁的刘备说:“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诸葛亮平静答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尽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乎。”

想当年,一代枭雄刘备占荆州,夺益州,虎口拔牙,硬是从曹操手中抢下汉中,半生鏖战,独霸西南,与魏、吴三分天下,鼎足而立,何等风流潇洒。不期东吴背盟,关羽、张飞相继死难,刘备怒不可遏,不听诸葛亮苦劝,点起数十万大军,耀武扬威,为报仇直下峡江。却被东吴大将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大败而归。刘备又羞又愧,退守白帝城,终至一病不起。

“不能够侵天松柏长千丈,则落得盖世英雄纸半张,关将军美形状,张将军猛势况,再何时待相访?英雄归九泉壤,则落得河边堤土坡上,钉下个揽桩,坐着条扁杖,则落得渔樵话儿讲。”(关汉卿·《西蜀梦》)关羽死于傲慢、张飞命丧急躁、刘备亡于轻率,性格决定命运,历史不能重演。但他们那种重情重义,一诺千金,慷慨赴义的精神与节操,却让后人敬重千年。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历史不能重写,往事禁不住揣摩。男女间的爱情,被千古传唱,其实,男子汉间的友情,才更加风流坦荡。刘关张桃园结义,他们之间出生入死,结下的如同凛冽霜雪般的情谊,更显得珍贵,纯洁。“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白帝城托孤,是一段信任与忠诚的佳话。也像一面铜鉴,让历代的背叛者汗颜。

走下白帝城,我不禁感叹:如今在雾霾一样弥漫的失信红尘中,还有多少纯情,多少友谊,没有被铜臭与虚名污染?造假、矫情、讹诈、欺骗、背叛、贪婪,这些每每被国人痛斥,却又像“打不死的小强”般顽固的霉菌与病变,什么时候才能被遏制、被消弭?什么时候,才会重获我们民族自古就有的、良心中的碧水蓝天?

如果说刘备、张飞还都是暂居峡江的外来客,那屈原和王昭君就是地地道道的三峡土著。

进入西陵峡时,正是傍晚时分。五光十色的晚霞,透过彤云,把明亮的金色光线,洒向江面,目力所及处,长江如锦缎。夹江两岸,都是崇山峻岭,青崖灰岩上爬满灌木老藤,山顶上是挺拔的松柏、杉木与翠竹。偶尔有一株、两株的红枫挂在山崖间,与天上的红霞交相辉映。成群的江鸥贴着江岸欢唱着,一会儿掠过江面,一会儿鸣叫于树丛。

蓄水后的西陵峡口,两岸山峰似乎比我三十年前初到时矮了许多。当年由宜昌入峡,一路逆江而上,灯影峡、黄牛峡、牛肝马肺峡、兵书宝剑峡,一路观光看景,全得仰头观望。如今,许多当年的高山峭岭,成了人眼里的糕团、馒头。再没有了云雾缭绕的神秘,肉眼就看得到山上的村舍、小楼。沧海桑田,何需千年,高峡出平湖,就在弹指一挥间。人未老,山河已变,不由人不感叹科学的力量。移山开路,当年愚公靠得是上帝垂怜;今日筑坝没山,人就是自己的神仙。

在峡江两岸,自古就有不信天力信人力的好儿女。他们柔情似水,刚毅如山。西陵峡口,香溪河畔,有座小城坐落在卧牛山麓。这座小城,叫做秭归。如果你的行期够长,不急于赶路,我劝你应该到屈子故里看看。这里是楚文化的发源地,一代大诗人屈原就出生在在这里。当地人告诉说,当年,屈原为抵御外辱,忠心报国,日夜操劳,却遭小人谗言,被楚王贬谪放逐,屈原报国无门,激愤问天。他的姐姐特地赶回来看望他,故名“姊归”,后来逐渐演变成秭归。

三峡没有蓄水前,香溪河畔有一处沙滩,叫做屈原沱,传说这里就是屈原遗体安葬处。沱上原有屈原祠,始建于唐朝元和十五年。屈原投江地在湘江支流上,距离家乡何止千里之遥,古代山重水复,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屈子遗体如何归来?民间传说,屈原投汨罗江后,一条神鱼,感动于屈原忠君爱民,遂出洞庭湖溯江而上,把他的遗体驮回秭归,家乡的人民遂将屈原安葬于此。

峡江上相继修建葛洲坝与三峡大坝,屈原与上游的张飞一样,也不得不加入移民行列。如今的屈原祠坐落于归州镇下游的向家坪。祠门坐北朝南,山门中正竖立着“清烈公祠”四字,两侧横着榜题,分别是“孤忠”、“清芳”。进得山门,花岗石基座上,是一尊身高约四米的屈原立式铜像。屈原宽衣袍袖,风尘仆仆,低头沉思,顶风徐步。让人不禁想起他那千古流唱的诗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站在屈原像前,感怀于他的一身浩然正气。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祠里还有屈原纪念馆、橘颂亭和屈原墓。墓门三层,环境清幽。墓室上青石盖瓦,鳌鱼翘脚,有青狮白象跃然石面。墓前正中有墓志铭曰:“大夫名平,子曰灵均。太岁在寅,诞生乐平。皇考伯庸,帝高阳之苗裔;始祖屈瑕,以封邑而为姓。大夫一生,忧国忧民,内举贤能,外御强秦。适张仪入楚,郑袖弄权。大夫罹难,披发行吟。山河破碎,汨罗冤沉。呜呼!大夫一生,正道直行。逸响伟辞,文苑丰碑;高风亮节,焜焜耀炳。怀沙赴渊,鬼哭神惊。传神鱼负尸,归瘗故里,实衣冠之冢,乡里父老之情。而今水回千里,墓室蒙泽。择地迁葬,永慰忠魂。”我在墓前,沉思良久。离去时,难道一语,惟有垂首立足三鞠躬。

楚国百姓,不忍江中鱼鳖伤及屈原身体,在屈原投江后,众人划船反复驱散江中之鱼。久之,民心民情成习俗,五月端午划龙舟。岁月流变,遂有了五月初五赛龙舟的习俗。在屈原的家乡赛龙舟,人们齐声鼓劲时不喊加油,而是另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号子——我哥回哟!我哥回哟!屈子故里的人们说,这源于屈原投江后,他的妹妹屈幺姑每天都在江边撕心裂肺地呼唤:“我哥回哟!我哥回哟……”

怎样快速治疗癫痫病西安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癫痫治疗的费用贵吗辽阳怎样找到靠谱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