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收获】绣一幅金秋十月的美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23:37
黄了、红了,终于成熟了。家里是黄、门口是红、村外是黄红,走到哪里都是黄红两种颜色,连蔚蓝的天空,也被渲染成了黄红。   霞前阵在侍弄她的十字绣,我看了啧啧称赞。她指着片片饱满的树叶说,绣一幅满地金黄。我说看看田间黄灿灿的玉米,还用绣么?她又指着林荫小道旁的玫瑰说,那绣一幅遍地金红吧!我说埝边的枣儿、满沟壑的柿子,放眼望去,像一条条舞动的红丝绸,用得着她动手吗?   她说秋尽、冬即将来,过不了三五天,我便过不上眼福了!我说那她就像妲布织壮锦一样,把咱们的红黄绣在心里,无穷地回味吧!她说行哪,绣一副绝伦无比的田园景色、绣一副农人忙碌的画面,绣一副黄红倒影的碧云天。   生怕这份幸福从指间溜走,这个秋高气爽的午后,随同亚一路坐车,再次品尝一下丰收的喜悦和味道。不敢推开玻璃,生怕五谷的芳香侵袭我的鼻孔,又不忍探出头来,婶娘叔伯那熟悉的身影情不自禁映入我的眼帘。   亲爱的婶娘、可爱的叔伯,你们拖着困乏的身躯挣命,怎不叫我帮忙?可知我虽然脱离农业十几年了,却有着劳动的基础。不信,试试,看我是不会掰、不会剥,还是不会背、不会簸?割豆子我最拿手,左手抓准豆子杆,右手握紧镰把,等你听到嗤拉嗤拉的响声,我已低头放倒一大片。   儿时的木制架子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新型的电动三轮车。瞧,文哥全神贯注地驾驶着方向盘,丝毫不敢大意。一旁的兰嫂抱着女儿,扭头嘱咐五伯和五婶一定注意安全。两个老人边坐在黄澄澄的玉米堆上眉开眼笑,边点头示意听到了。   去年这个时候,文哥不在家,兰嫂平时寡言少语的不会对付,和五婶关系有点不顺畅。大家多数耕种上了,地里,却只有她孤零零的庄稼。力不从心的她十分熬煎,加上天公不作美,她的发芽、发霉,只差毁于一旦了。今年,五婶着急,早早就催五伯下手了。   兰嫂感动的一塌糊涂,主动向长辈认错,不用说,麻利程度全村数第一,而她们一家人也和好如初了。都说放下前嫌,才能心情顺畅,她们的思想境界不正是这样提升的吗?也说团结是力量,这不是最真实的一幕写照?   那不是玲姐吗?亚惊叫起来。   是的,是玲姐。透过金黄的空隙,我们看见她儿子在掰玉米。她则在路口哄抱着半岁大的孙子。她脸上的阴郁呢?她心里的创伤还没有愈合,又有什么心思在这里收割?年前失去了丈夫,中秋前又没了儿媳,被痛苦打击的她一个星期没有吃喝。   无眼的老天爷把不幸全撂给了她。她一下瘦了十几斤。玲姐,不要悲伤,你有儿子,还要照管孙子,你要是随他们去了,岂不是又多添加了一份不幸?儿子懂事,孙子听话,至少你也该为他们活着。   你是明事理的,也是坚强的。要不,你就不会抹去泪痕,带着儿孙来此。我们怕触及她,路过身边只关爱地问她,收完了没?她勉强笑了一下,回答不多了!我们又深情地说,小家伙真乖。她说吃的好睡的香,就是淘气。   她为孩子已经振作起来了,无常的老天降临给她的灾难是一回事,期盼好梦的生活又是另一回事。尤其是硕果累累的季节,地里的作物简直是我们农人的根。她要是不闻不问,泉下的他们也不会原谅,她只得用有气无力的身子扛着,扛着下一代的希望。   再朝前走,是堂兄的猪场和枣园。他腿脚不灵便,重担全落在堂嫂一人身上。前几天去娘家,他们的玉米已颗粒归仓。这下,肯定是采摘枣。听母亲说枣价不错,商品十二元一斤,剩下的劣果也是两元,我替他们欣慰在心头。   远远瞥见堂嫂带领一帮人搭着梯子上树。等到走近,才发现是她生命的亲人。她姐、她妹,她姐的妯娌和公婆也来扶持。前些年为家庭琐事,她们几乎吵闹到了村委会,镇政府。是啊,矛盾在大,牢骚再多,不满再深,有谁愿意让一季的庄稼坏在地里?哪不是纯粹的造孽吗?   朴实的人们,憨厚的人们、善良的人们,你们是多么值得我们学习,你们是多么值得我们尊敬、你们又是多么值得我们歌颂。   大妈撒好化肥了,只待车来耕种。大伯走了多十年了,她跟随小女儿过。小女儿全家打工了,留下她看门。她舍不得把那二亩地承包出去,不是完全割舍不掉,是承包出去,她的心就空荡荡。她说种了一辈子地,感情特深。不是不去市里的儿子那享福,是她这辈子把骨头交给了地。以后,还要把她的命交给地。   只要到农忙时节,老小人全体出动,谁都愿意帮她。因为她以往给这家看孩子,给那家剥棉花,偶尔还为光棍,单身女人做饭洗衣。你说大家怎么能扔下她?又怎么忍心将她置之度外?她是我们村奉献最大的人,带头无私,且教育出了最无私的儿子,你说她的行动是不是让我们心服口服?   和她老人家比起,我们是多么的年少肤浅啊!试问我们才经历了几年的风雨,就那么的注重利益。要是再不无地自容,那这一抹黄红也不轻易绕恕我们,连飞鸟走兽也替我们羞愧万分。大妈,我们报答不了你的恩情,但我们会延续你的爱心,我们会传承你的精神,我是您一手抱大的,再怎么着,您也该相信我。   车子不紧不慢行驶在光滑宽广的水泥路上,注视着父老乡亲的背影,注视着这片生我养我的黄红,激情难耐,心儿荡漾。曾几何时,我能重回她们中间;曾几何时,我能和她们一样,头罩毛巾,挽起袖子、换上布鞋,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幼小,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告别农作物,住到灯火通明的城市。才几年啊,老天就让我如愿以偿了,可我的心怎么越来越失落?先前的兴奋劲呢?连同我的爱好都被扼杀了。我的那片地,曾付出过我的心血,现在却不属于我。我的户口也被无情地驱逐出来。   这个金秋的十月,是谁不要我了?这个金秋的十月,老天预备将我安置何处?   我要收获我的庄稼,我要耕种我的地,我要继续我的梦想,老天,你为什么要剥夺我农民身份的权利?老天,你让我这个农民也下岗吗?走了这么久,一不小心回头望,才感觉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   是我把自己推到风尖浪口,是我置之这样的生活于不顾,是我迷失了方向,是我抉择有误。老天,难道你不给忏悔的人一次机会吗?老天,难道你让我陷进深渊不让我爬上来么?都说你是仁慈的,那怕让荆棘划破我的手臂、脚丫,也无怨言。只要你给我制造一点小小的满足,我就感激不尽了。   车继续摇晃,到达目的地了,这是我们镇子南的最边缘,是一个叫做庙底的村子。正是十一国庆假,在外的游子陆续回家了,包括大学生,海外名人。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妇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不是亚悄悄说那是她以前的邻居,我真不敢相认。   主人客气迎我们进屋,墙上全是字画。我的视线被一张特别的奖状吸引了,上面写着:张党文同志,你的油画已被毛主席博物馆收藏,特发此状,以资鼓励。我这才记起这位患有脑梗的老人原来是我们省的名家。问及他还能写画么?他说手抖的厉害,恐怕不行了。   我说有过辉煌就够了。老人附和说不枉来世一遭。亚问他打算长住吗?他说乡下的空气好,天空也明朗,人更是亲切、亲近。虽然买东西办事不方便,但他如今竟是如此的眷恋,留下来也许是别样的一番美。我的崇敬油然而生。他那笑眯眯的老伴接上说,主要是冬天烧玉米杆睡炕踏实。   他家紧挨场地,我们走到埝边,酸枣红了,柿子更耀眼了。我们躺在一片金黄的玉米堆里,尽情地享受着这一美妙时光。周围,羊儿咩咩叫着,牛儿哞哞,农人们在机器上脱离玉米,嗡嗡的马达声震得我们晕晕然。   农妇们用竹耙搅拌着,搅拌着她们一年辛劳所得的收成。小孩子不是帮着取小零碎,就是静候大人的吩咐。村子沸腾着,都是因为这片黄红,人们有条不紊地各执其事,为经济也是一个方面,更多的是劳动带来的欢悦。   不想马上离开,确切地说我的血液融合到了这样的气氛当中。我张开双臂,抱住一户人家树上缠绕的两颗南瓜,亲了又亲。我爱怜地抚摸着那只山羊,让亚为我拍下这一璀璨。我摘了一个柿子,捧在手心,只想欣赏、嗅闻。   和蔼的乡亲,温馨的村子,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心里倍感暖融融。   两辆农用车迎面而来,好奇心不由促使我逐渐靠拢。   红彤彤的柿子和酸枣装满了半卡车,红的撩拨人心弦,红的让人不能自拔。大家一致说酸枣做药,每斤一元三。想不到昔日的酸枣也派上大用场了。其中一个说不但酸枣吃香,刺梨壳、等等许多,也都很值钱。   我舒心地笑了,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农人心里,不就是盼望田野的一切作物有价值吗?这个十月,真是我人生精彩的开始;这个金秋,我的心再次腾飞。这个十月的金秋,我寄予的这片黄红,没有辜负我,话说回来,是我把我的灵魂交给它在先。   不过,我值得。也愿意。 卡马西平治疗癫痫山东癫痫病医院在哪哈尔滨癫痫病人吃什么最好渭南市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