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小楼亦开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21:27

小楼和我的距离有一千七百公里。曾经无数次做梦回到那个地方,睁眼开后,陷入尘世的清醒之中,便是长久的回忆……

那座小楼,长在烟雨霏霏的江南,一间独立而上,楼上楼下,二楼是半坡的屋顶,严格说是一层半的小楼。楼很旧,墙角处,背阴的靠墙处,长满了苔藓。墙体因年久失修,荜剥絮絮,一块一块的白色石灰脱落,露出深蓝色的砖,像老年斑一般爬在墙壁上。

多年后回望,却发现留在记忆深处的那座小楼,如同摇曳的烛光,点燃内心的星星之火,一点一滴在心里长出一朵朵花,浮躁的身心莫名的柔软起来,得以安宁。

小楼是先生的宿舍。在那间工厂,他是技术工,算是特殊人才,因此分得一座人人羡慕的二层小楼。身为家属,我欢欢喜喜地住了进去。

小楼夹在两栋高楼之间,得不到太阳的照射,阴暗潮湿,一楼,基本是潮湿的,二楼,去掉楼梯口的转弯空间,房间更加逼仄了。一张原本就存在的大床占了屋子的三分之一,一张摆在窗口的大办公桌又占去了三分之一,留下的三分之一便是我活动的余地。这点余地,摆了一个电磁炉、一个电饭煲,一个十五块钱买来的带有楚河汉界的折叠四方桌。

大办公桌放一台十四英寸的电视机,一台DVD,以及杂七杂八的书和杂志,基本都是地摊上淘来的。还有一个白色的案板,胶的,切菜,会留下颜色,即便用钢丝球刷,依旧污迹斑斑。好在别人看不到,一切都留在这间小楼内。

在这间屋子里,我喜欢窝在床上,翻看那些从地摊上淘来的书,即便它们带着陈旧的黄,杂志的日期可以往后追溯好几年,那发霉的气味丝丝缕缕钻入我的鼻孔。这些,似乎并不能影响我对它们的喜爱。那些曲曲弯弯的文字,钻进我的脑海,便成了治疗思乡的良药。在每一个月升月落极其静谧的夜里,抚慰着我这个背井离乡的外来妹的心。

很多年后的今天,看着书架满满的书,忽然就想起了那些陈旧书刊。两者相比之下,内心一阵的失落。那时候如饥似渴,每一本书都被绑在了心上,捂着,暖着,即便一份街头广告画报,也能读出一份温馨来。

我想,那时候读的也许不是书,而是一种念想,也或者是一种状态下的依赖,我用那些文字,归拢他乡的繁华,填补内心的乡愁,长出命运的翅膀,期待飞翔的高度……

那时候,我在这间工厂做一线女工。一切从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出现在了眼前,打乱了乡村生存图谱。带着好奇的眸子,看着袜子从机器桶里钻出来,看着氨纶在机器上跳动。

掂起一垛又一垛棉线,剪掉一双又一双袜子,两只手,一把剪刀,在手上挽花,挽起层层叠叠。一旦安静下来,便是挥之不去的思念,想家,想父母,想孩子。那种思念,就像一把剪刀,绞进我的灵魂深处,一点一点地剪……

工厂一两百人,来自五湖四海,大杂烩般的普通话,像鸟雀一般,叽叽喳喳。处于这样的环境,漂泊的心,就像是安插了机器,轰鸣不已。

南方很热,袜子机器特别适应那种热,这种奇怪的机器,越是高温,越是产量高。于是,一个曾经无数次憧憬美好的女子,一头长发随意盘起,在那条只有几米长的车间里奔跑,把一个个漫长的黑夜拉出轨道,沿着月亮走过的路,把一支歌唱得蜿蜒起伏,荡气回肠……

记得第一次十四个小时的夜班回来,走到小楼门口,身子几乎全部瘫软了,积攒一夜的力气在这一刻全部坍塌了,十几层台阶的楼梯似乎都上不去。扶着扶手,勉强抬起重若千斤的双腿,脚似乎没有了知觉,艰难地倒在床上,再也动弹不得。一觉醒来,日暮西沉。又一个夜晚即将来临了,同样的枯燥的工作将会继续重演。

那次,我抱着脚脖子坐在床上,酣畅淋漓大哭一场,不是轻轻的啜泣,而是咬着被子一角放声大哭。那种呜咽,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痛。从来没有想到,清高的我沦落到如此境地,思念的压抑,身体的劳累,两种折磨,近乎疯魔……

南方的天,就像孩子的脸,有朵云就落泪。湿漉漉的街道,湿漉漉的心情,湿漉漉的前途……

那间小屋,它伸开双臂接纳我,无论刮风下雨,晴天还是阴天,只要我拖着双脚走进去,就能昏沉沉地睡倒,然后在闹钟的催促下,再张开眼睛,继续着下一轮的忙碌。

入住小屋的第一年,一场台风在不断的新闻播报中如期而来。那晚,与我一同在外务工的亲戚老乡十来个人窝在小屋内,把那不大的三分之塞得满满当当的。听着外边尖利的“啾啾啾”声,屋顶“呼啦啦,呼啦啦”声,我生怕那老迈的墙体承受不住了,一旦倒塌了,后果难以设想。

苍天眷恋,留下一线生机。熬到天明,最强台风已经撇下了我们,潇潇洒洒而去了。推开那扇小窗户,外边全然是另外一种模样,白茫茫一片。暴雨留下的后遗症,让工厂无奈停业几天。

我不知道那座小楼究竟经历多少次台风,那次之后,觉得它更美了,虽然瓦片掉落不少,但是屋顶很洁净,即便是脱落的石灰块,也带着暖洋洋的清新。抬头看一眼,心便溢满暖流……

在小屋住的第三年,老乡从家里带了些芝麻,是我母亲捎来的,说是炕煎饼的时候,撒一把芝麻籽,会更香。

先生心血来潮,用砖块在小楼门前几米远院墙朝阳的地方,倚着院墙垒砌了一个大概两三平方的池子,用三轮车从院墙外边的农家田地里拉来几车土倒入小池子,把芝麻籽随意撒了进去。

那个夏天,芝麻竟然破土而出,从长出两瓣叶子开始,一直到叶子墨绿,而后腋间开花,它们好像没有在乎这是异地他乡,那长势锐不可挡。根根挺立的芝麻花,尽管没有分枝,但是依旧茂盛。当第一个喇叭花张开迷离的睡眼在小楼旁隆重出场时,我竟然看出一片思乡之情,眼睛濡湿……

芝麻花越开越多,顺着芝麻杆开,粉红色、玉白色,两种颜色花,吸引厂子里不少外地人观看,他们发出“啧啧、啧啧”的惊叹,说好久没有见过芝麻了,离开家乡太久,都差不多忘记庄稼该怎么种植了。

老板和老板娘路过这里的时候,也停住了脚步。“这是你们种的,芝麻开花节节高,太好了!”他们满脸喜悦地说道。

先生一脸的傻笑。看着自己种的芝麻,一个个给老乡打电话,好像这是一件惊天大事似的。芝麻花开得最热闹的时候,那一池子笑眯眯的喇叭花,迎来了一大群说豫西南普通话的老乡。他(她)们或蹲,或站,伸长脖子,看着这些美丽的花,鼻尖吸一吸,闻一闻,再嗅嗅,好像要把所有的芝麻花香都吸进腹内。

小楼,和小楼前的芝麻花,像是长了翅膀,飞进了脑海,长长久久的,跟着我在岁月里行走,再也抹之不去。

植物真的很神奇,给它一片土壤,就能长出一片花朵;时间也很美妙,它能把现实变得浪漫,哪怕是一棵芝麻花。只要时间足够,它们就能把一份意想不到呈现在面前。就像思念,有心的人,经过时间的沉淀,会越积越厚。薄情的人,经过时间的沙漏,会越来越淡。时间会善待开花的植物,也会宽容外出务工的农家人。

每一种生活都会美丽地绽放,而这种绽放需要时间的孕育、呵护。有时候,我们会感觉生活平淡无味;有时候,我们会迷失方向;有时候,我们会驻足仰望。我想无论哪一种生活,只要内心充盈着暖暖的希望,那么每一天的拼搏就有了目标和方向!

男性癫痫治疗常识哈尔滨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呢惊厥跟癫痫有什么区别吗北京权威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