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牧羊人(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3:21

三十几年前,在库布其沙漠北缘乌兰水库的南坝头,相距不远处居住着两户牧人。一户是我家,一户是窦二和他的侄儿二才。

那时二才的伯父窦二已是多年的鳏夫,在大哥离世后,他曾和大嫂有过一段续弦的日子,后大嫂也离开了人世,没留下任何子嗣。从此,老窦一个人过了好多年,再没有成婚。老窦在四十多岁时,三弟把其二子过继给他进行抚养。天不逢时人不遂意,十多年后,二才二十八岁了还没有成家。在我们偏僻的乡村,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还没有结婚,那成婚的希望也就比较渺茫。

其时生产队正需要牧工,遂子父俩来到牧场做起了牧羊人。

那时,我们兄弟姊妹还幼小,在我的父亲留家处理家务时,十来岁的我常在节假日帮父亲外出牧羊。在离牧场驻地三里多地有一个球状的高丘,状若一个山丘,在周围平缓地势映衬下,显得鹤立鸡群,活像一个大型古墓。在高丘的中部坡上有三四户人家的土坟墓堆。对老旧的坟墓我倒没有什么感觉,而对那些时而崛起的新坟,却有些心怵。从高丘到补拉滩南的二梁畔之间,在甘草、苦斗等植物构成的景观里,零星的坟墓逐渐多了起来,单人独行势必有些提心吊胆。特别是牧归时的浓重夜色,带来的恐惧尤甚,我感觉那些阴魂会突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因而每次替父牧羊时,我就约上二才结伴而行,让其养父在家干一些其他的事情。

每当出牧的时候,我和二才就在两群羊之间相跟着拉话。他时不时把一些男欢女爱的事情向我倾诉,对于这些事情,他说起来简直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我成了他唯一的受众,他其实是在用语言的犁铧耕翻久已板结的心田。二才一米七几的个子,壮实敦厚的身板,一睹尊荣就知其身壮力不亏。每每在出牧或归来的路上,他时有用嘶哑的嗓门吼叫一些叫三曲儿的东西,吼喊起来喉结颤动浑厚有力,以排解心中的苦闷。一次出牧一里多地,他就兴致突来,放开嗓门唱开了:

“群雁飞走留下一孤雁,

就怪我大大没有那钱。

家穷少志走不在人前,

就如葫芦开花也朽蔫。

找不上老婆疼在心尖尖,

光棍汉一球年不如一球年。”

时间虽然过去了近四十年,但现在想来,一个近三十岁的光杆男人,生活在人烟稀少的牧场,生活单调枯燥,与人交流的机会少,文化生活也一片空白。照明没有电灯,娱乐没有电视,就连当时十分时尚被称之为“洋戏匣子”的收音机也没有。蔚蓝的天空望不到边,深邃的草原望不到边,枯寂、落寞伴其间。既无男欢女爱的抚慰,也不知儿女情长的滋味,他肉体的缺憾和心灵的孤独无时不在,他的灵魂之渠时常被堵塞,不能顺畅、自然地“哗啦啦”向前流淌。可以说他的正反面代表着两种性别的人,男人能干的苦力活需他担当,女人能做的针线活也得他承担,唯有和那些难懂人言的羊儿寻找契合,是他的慰藉和责任。他在无法释放的孤寂里争扎,寻求一道自我抚慰的出口。他幸福的滋味与群羊肚腹的饱满与膘情的好坏有关,与群羊的气色有关,与草牧场草的长势有关,与库布其大漠风沙雨雪的脸色有关,与小羔羊的出生与成长有关。

在空旷无人的西梁旷野上,当清风徐徐吹来,二才在呼吸了一股新鲜的空气后,卷上一支自制的旱烟,在呛人的烟味中,他抖开嗓门又唱起了山曲儿:

“圆圪蛋蛋坛坛没棱棱,

你是那哥哥的袭人人。

清水水浇地满畦畦,

你是哥哥的活鱼鱼。

锅头起浆米半罐罐,

你是哥哥的命旦旦。”

他告诉我他曾经恋过本村的一个容貌端庄的女子,那个女子其实我也认识。后家里请媒人撮合,终因其家贫地瘠,人家想外飞攀枝而婉拒。后他多次主动追求,也无济于事。自此他难以释怀,常抑郁寡欢,每每用唱曲儿的方式,怀念那段曾经的岁月。他的山曲儿唱腔哀婉凄凉,抒发一个年轻人在爱情路上的不幸与无奈。由于长期的压抑,他把一些男女之事近于幻梦般至纯至高。他唱的山曲儿有的是当地民歌,有的则是他的现编现唱。况且,在人烟稀少的草牧场,牧羊人中大都以光棍为主,有家室的则较少,有人因此自嘲:整个西梁草原都是雄性主导,雌性稀缺,就连那些爬行的沙和尚、蜥蜴等小动物都以雄性见多。孤寂的白天和漫漫长夜伴随着他,因而吼喊几声确也有排忧解闷之效果。

其实缺少女性的世界是十分可怕的,就像一个人久在黑暗中一样可怕。

刚刚停息了不到一个时辰,我们翻过一个叫韩欢马的沙带,他又抖起了山曲儿:

“黑云过来一场风,

放羊的哥哥冷身身。

冷子一打一条线,

没人疼的哥哥怪可怜。

一对对鸳鸯一行行行,

世上没留遗下孤寡人。”

当站在二梁畔,望着绿茵茵的补拉滩,他又唱开了:

“三春期羊群撵青草,

想起妹妹就想眊。

石头上栽葱扎不下个根,

玻璃上亲嘴急死个人。

六十四眼窗窗糊纸截住个风,

光棍汉灰眉杏眼就是个赶生灵。”

躺在补拉滩松软的寸草滩上,群羊散落在草地上,贪婪地啃食着青草,自由而散漫,头顶飞上飞下的小鸟欢快地鸣叫着,他睁开眼睛向远方凝视,享受着湿地草原的烂漫的风情,他的心底的潮水再次泛起一股涌流,身不由己地又唱开了:

“沙子打墙冰盖房,

露水夫妻不叙长。

人串门子惹是非,

狗串门子挨棒槌。

流烟炉子塌底锅,

可怜哥哥没老婆。”

在返回途中,当夜色渐趋浓重的时候,他望着对面乌兰水库管理所办公室亮着的灯光,又再次抖开嗓子唱了起来:

“吹熄灯灯可难翻转身,

翻过身冷凉不旦一个人。

前半夜把个被子蹬,

后半夜凉醒也没人疼。

想你想的哥哥走了样,

裤裆里顶起个小帐房。”

一次在家休息的时候,他下地营务庄稼。当劳累了的时候,他坐在地畔小憩,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内心伤感无助的伤口又开始滴血,触景伤情地又唱开了:

“顶头风浪上水水船,

你看光棍汉难不难。

种完地还得去做饭,

做完饭还得去洗涮。

黑脸脸黄牙光棍汉,

破衣烂衫也没人管。”

二才每次唱起那些山曲儿来都是委婉凄楚,伤感、失落、无奈之火在胸中燃烧,眼角渗泪气色苍凉,身心的空虚、落寞与压抑不离须臾,内心的苦楚无法释放。

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一种情绪的宣泄,不如说是一种挖心掏髓的内心独白。

按照二才嗓子的自身条件,他绝对不是一个歌手,他在正规场合或人多的时候,从来不去唱歌,显得猥琐、不自在。若是有人故意戏谑他,让他抖几嗓子,他的脸上立马爬上了一抹绯红,显得十分难以为情。在那种场合他不是叙述着,完全变成一个倾听者,除非酒高潮性大发而口如悬河地豪言壮语,否则大都时候他都少言寡语,咧咧嘴笑笑而已。

牧羊人也有欢快的时候,那就是他在指挥着他的群羊的那种场面,壮观、欢快、疏朗,情感满怀。那个时候,他是统帅,他率领他的群羊行走在西梁牧场的角角落落,那里既是他的天,又是他的地。牧羊人身在牧场,那里其实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作为单身汉,在我和他们多次面对面接触之后,他们生活艰难可想而知。特别是大集体时的牧羊人,既是牧羊者,又是饲养者,同时还是羔羊的保姆,事无巨细,耗费巨大心血,没人帮衬的单膀孤人确是难上加难。二才和其伯父由于缺乏女人的照应,因此就显得较为邋遢。一件衣服穿在身上半月二十天不洗是常事,有时甚至数天不脱衣服囫囵身子睡觉。就是洗衣服也是在出牧中,在天然碱水里搓揉清洗,平铺在沙梁上,上晒下蒸,在毒日下半个小时即可晒干。他们极少洗澡,黑眉花脸,就是洗脸也是掬几捧冷水在脸上触擦几下而已,从来不用香皂一类的东西。身上携带的汗味甚浓,天热出汗,伸出指头就能搓起被乡人称之为“恶水”的灰条子。脱下衣服,在衣服的缝纫处,随便可以找见几只吃得滚圆的虱子和挤在一起抱团的虮子,两个大拇指的指甲常因掐虱子留下血红的血迹。一些迷了路的虱子常从领口摇摇晃晃地出来,肆无忌惮地在光天化日下爬行。他们脱下皮裤,用手在皮毛上来回婆娑几下,也能掉下几只虱子来。身上由于受到虱子的啃咬引发皮肤瘙痒,抓破的印迹随处可见也不算稀奇。

我曾去二才家串门,烟熏火燎的屋子气味难闻,屋顶柳芭上的灰尘串成长短不一的线型状,从门缝穿来的风吹得其左摇右晃摇摇欲坠。二才饭罢撒尿去了,他的二伯父正喝着一碗羊奶稀饭,待稀饭稀里哗啦喝完后,他又伸出舌头“吱溜吱溜”地舔着碗沿,用舌尖清理碗里星星点点的残羹。然后用穿着皮裤的膝盖,把碗左右拧上几圈,权当抹布把碗擦洗干净。他在熟人面前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之意,就像履行一道正常程序一样坦然。

郑州癫痫治疗专科医院在哪里卡马西平的疗效如何哈尔滨的儿童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