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云】记忆中的村庄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9:37
   沉睡了一个冬季,天气刚刚转暖,阳面坡上的积雪再也不能安静的躺卧在那里,在太阳的炽热下纷纷融化。麻花沟里的河水蜿蜒成一条扭曲的长线。河床上不时地掠过衔泥筑巢的燕子。南山坡上的野草也探出了小小的绿芽,远远望去整个山坡上有一层浅浅的绿意。千沟万壑中时不时传出几声牛叫声,站在山头上观望,到处可见忙碌的身影。这是我对这片土地最美好的回忆。   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穷到名冠天下,人们都知道在甘肃有这么一块穷地方,那里有一条遮丑墙,更多人喜欢用“贫困甲天下”来形容这里,甚至著名作家贾平凹也曾评论说“在如此贫瘠的土地上竟然有人生存,真是个奇迹”。奇迹?也许是这样,至少我很喜欢用这个词形容这片土地。尽管人们都说这里穷,这里怎么的不好,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我喜欢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毕竟是它养育着我。这里的人勤劳,他们的眼中,看的最多的也许就是庄稼了,看的最重的也就是粮食了。遇到干旱的时候,他们可以为了几颗白菜翻越一座山担来两桶水。梅雨天气,他们又能冒雨抢收庄稼。这里的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一辈子呆在大山里,谁要是去了趟县城,回来都能炫耀好几天,有些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大城市的灯红酒绿。这里的人视水如命,父亲常说“宁可少吃一顿饭,也不浪费一滴水”。   在这里,一把铁锹就是庄稼人最好的朋友。村里人用它和土地进行着交流。耕种的时候,铁锹是好帮手,牲口耕不到的地方它都可以完成。每当农闲的时候,父亲就会拿着一把铁锹在田埂间晃悠,心里思索着来年哪块地该种小麦,哪块地该种玉米,哪块地又能耕几垅大豆。父亲常说,人生就像这把铁锹,一直立在墙角下就会变的锈迹斑斑。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有一把铁锹,每个人的铁锹都是唯一的,有的在泥土中打磨的很光滑,有的略微粗糙些,但我却从来没有在村子里见过锈迹斑斑的铁锹,村里人都知道,锹生了锈,人就要挨饿。握住了锹,就是握住了一家人的生命。于是,无数种子撒向大地,星罗棋布地在地下蔓延,于某一天探出地面,人们的脸上堆满了微笑。父亲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继承了这把铁锹,到了现在,杏木的柄已经被磨的光滑锃亮。本来,父亲想把这把铁锹传给我,可是现在不想了。他说,这把锹在我的心里就可以了,永远不要让他生锈。   在这里,一盏煤油灯是儿时最深刻的记忆。母亲做好了饭,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一盏煤油灯就是一个小小的太阳。爷爷常说,这盏灯真是全家的太阳,有了它,吃饭总不会吃到鼻子里了。夜深的时候,父亲的鼾声此起彼伏,母亲对着这灯穿针引线,一针一线缝起全家人的希望。煤油灯都是自制的,在吃过的铁皮罐头盖上打一个小孔,穿一支空心钢棒,里面穿上棉花或者是线绳捻成的捻子,罐头盒里倒上煤油,这就是一盏煤油灯了。家里的这盏灯依然还在,只是现在长时间不用,灯盖上落了厚厚的灰,铁皮灯盒上锈迹斑斑,满满的都是岁月的痕迹。   在这里,一口老水井就是全村的聚集中心。村里的妇人担着古老的铁皮水桶,站在水井旁扯上几句,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古老话题,诸如谁家的老母鸡又孵出来几只小鸡,谁家的婆媳又吵架了,谁家的牛跑到谁家的田里了……男人们更喜欢蹲在老槐树下抽几口旱烟。当然,他们也会聊些话题,来年的收成哪个最好,哪块地最适合种什么庄稼……都是他们热衷的话题。夏天的时候,村里的人喜欢到水井旁的老树下乘凉。午饭熟了,端着碗的人不由自主的走向老树,你家的腌白菜,我家的萝卜干,虽然没什么好的吃食,种类多了也是一桌席。要是遇到干旱,这就是一口救命的水井,焦心的庄稼人赶着一辆老牛车,满满的载上两大桶井水,小心翼翼的赶着牛车原路返回,仿佛承载着一年的收成。苦命的乡下人,守着这口老水井,也守着几代人的希望。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种庄稼的好手。大多数人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但二十四节气都能够倒背如流。在这里,农历就是每个人最好的时间,时间就是收成。芒种该播种什么庄稼,白露该撒什么种子……恐怕没有比他们清楚。男人们要是上了田埂,甩几声鞭子,烈性的骡马也能温顺的听他们指挥;要是扬起了场,伸一伸耳朵就能够知道风是向哪边吹。妇人们跟在牲口的后边,把一颗颗种子撒在铁犁划开的田垄里,苗子长出来,均匀的像是测量过一般,她们的手是一支画笔,在土地上描摹着一幅幅秀美的图画。老人们坐上了田头,讲说一段往事,时不时站起来,向耕地的人传授撒种拢地的经验,就连孩童也能跟在牲口后边,捡拾翻出地面的草根。   我闭上眼睛,一段段模糊的记忆再也不能尘封,索性就让他肆意在我脑海中徜徉。小的时候,光着脚丫穿梭在田野里是我最快乐的时候。经常,我会站在山坡上观望,看几只自由的飞鸟,在坡上的杏树林中跳动。或者是看一只灰色的野兔灵活的奔跑,心里想着它们离开了土地是否也会生出翅膀,像飞鸟一般。听几声虫鸣,感觉就像听一场盛大的音乐会。此时便觉得我的心也将融在这块土地中。   印象最深处,还是山顶上那一片杨树林,它就是我童年时的游乐场。杨树林中长满了被村民称之为酸刺的植物,究竟是何种植物,我真是不得而知,只晓得它黄色的果实足以酸倒我刚发育的乳牙,坚硬的刺很容易刺透我单薄的衣衫。我喜欢夏天的杨树林,它能带给我一种郁郁葱葱的喜悦。此时,我便相约三五个意气相投的小伙伴,去酸刺林中“探险”,它也真的是能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每次进去,或多或少总会有些收获,而我最得意的莫过于抓几只雏鸟,来年想放飞山林,它却久久的不肯离去。竟然,这鸟也通了人性。   斑斑驳驳的记忆如影随形,村庄的一草一木都是挥不去的回忆。瓦,灰黑色的瓦片安静的匍匐在老屋破旧的屋顶上,就像密密麻麻的针脚。老屋,那一座座破旧的老屋是村庄历史的见证。一座老屋的寿命能有多长,问一问村里边胡子最长的老人,问一问趴在墙角的那一把老锄头,又或许问一问那口老水井,都没有答案。村庄的这些古老印记,谁也不能讲出它的历史,老人们只说,这都是祖先留下来的。   而我,已经是多年寄居在别人屋檐下的一棵小草。日子淙淙的向前,就像嘀嗒的小雨,我也不再是在老村中肆意撒欢的孩童,村庄也在一天天的老去。不管时光如何流转,我不能忘记一片老瓦,一座老屋,一口老井,就像我始终无法走出老村的那条泥泞小道。无疑,我深深的爱着我的村庄。那些旧时的物件,上面有父亲和母亲的气息。我无法逆转时光,也不能与时光同在,但我有一种深深的思念,就像一个暗夜行走的人,前方就是黎明的曙光。我行走在陌生的土地上,终将回到我古老的村庄。注定,我的生命会融化在古老的村庄里。   生命中,总会有一朵祥云为你缭绕。我坚信,我心中的这朵祥云就是这块土地,这个村庄,一直都是。我也坚信,一个人的一生注定只有一座藏在内心的村庄。我将在以后的生命中继续守望,守望故乡的那片原野。   老村,我记忆深处的灵魂。 河南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效果好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病好武汉癫痫怎么能根治闭症和癫痫病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