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天涯】怀旧·时光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14:07
无破坏:无 阅读:1582发表时间:2013-05-14 12:01:52    怀旧   在情感上,人会反刍。爱与恨、酸与甜,定期在心灵上反转出现。   一条路走过,岁月的河流捎去彼时的疼痛与苦楚,我们开始怀旧。曾经的旧如灯火远远地在身后闪烁,看起来温暖,却无法回头。   某些人与物在特定的时间与地点,再次在心门里苏醒。他们轻叩门扉,在另一个时空与我遥相呼应。故人、陈年时光、旧物,一枚枚略微发黄的邮票,粘附于我年少及青春的纪念封上。没有它们,我的人生便无法颠簸前进。我爱怀旧,因其温暖。一些东西,一旦想起,夜不能寐。这世界最久远强大的莫非时间,它摧毁一切房屋、肉体甚至宇宙;而心灵却如一架永动保温的机器,战胜时间,赋一切旧物以温度。旧物,是冬日瓦屋下的小火盆,是夏夜草丛里的萤光。我靠其取暖、纳凉。时光闲散,生活杂琐,彼时无法厘清的头绪所剩无几,保留下来的燃成一盏小灯,不灭也不息。我写了一些关于儿时乡下生活的文字,怀念起来,津津有味。人们都说爱怀旧是因为老了,并不尽然。我们因心中爱的依存,不舍跟过去的时光告别,也因我们并未麻木,尚知冷暖。被现世及眼前的凉伤了身子,我们才转向过去,寻求那遥远昏黄的一点暖光。   端详一面镜子,我会看到自己的面孔,未必能见内心。怀旧,就是把物与事置放在心镜前,经年累月,我会发现不同的面孔、不同的人。小时候,父亲动辄抽打顽劣调皮的我,我开始憎恨他,说他是个暴君。他的世界无声冷寂,我跟他的交流只剩肉体与棍子接触发出的呼啦声。我怕父亲生气,处处行为乖巧,过早习得料理家务的本事,烧饭、洗衣、打柴、插秧、割稻、挑大粪浇菜地,我都会,且做得精彩。冬日,我跟几个孩子去山林砍柴,四处寂静,我害怕,总不时站直身体仔细听周边声响,或时不时唤一声在另一个山坡上的哥哥;一次天欲大雨,挑回晒场上收拢起来的六担稻谷,十四岁,正值长个的我瘫坐在门槛上,好像听到了骨骼的碎裂声;上大学前,我随父亲下地割完一亩八分地的稻子,两臂膀被稻叶剌出一条条红印,第二天,我裹件长袖衫,闷一身汗随父亲去镇上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打车。怀旧,俨然是把曾经生活的胶片迎着光再翻看一遍,我舍弃了青春年少的憎恨与苦恼,慢慢读懂一些人与事。当我读完大学,在城市里落了窝,回首过去曾令我或忧伤、或疼痛的生活,我发现,是旧去时光,把我从乡下的滩涂里托起,赐我一双飞翔的翅膀。早年的生活仿如一段段佶屈聱牙的文字,读不通,参不透;父亲啊,用一个乡野男人的野蛮逼迫他的孩子皈依生活,学会不温不火,柔软体贴。他七岁丧父,成年后养活年迈的母亲及小兄弟,他穷苦怕了。他希望他的孩子能为他撑起一小片温暖亮堂的天空,有星星,有太阳。   旧去,对一个人来说,可能意味着遗失。当时光的碎波不断冲刷记忆的泥滩,我唯一能做的便是修补。怀旧与建筑有诸多共同之处,用片砖碎瓦重构老去的断壁残垣。通常,用文字一点一滴还原,恢复植根在灵魂深处的场景,是重构的惯用手法。文字是重构甚至虚构的最佳媒介,它急缓多变的节奏里有儿时的天空、故乡的田野、异乡的风。不止我,还有些作家也用文字构筑了过往。深夜,昏灯如菊,我读北岛《城门开》。他游离世界各地,写诗、讲学,那一腔密匝匝的文字,定是北岛对故旧时光的珍藏与修缮。他写发小的朋友、淹溺的妹妹、扬州的保姆,篇篇珠玑,读完落泪。他在《养兔记》里写父亲在特殊年代要把北岛喜欢的兔子杀了给整个家庭改善伙食,北岛一大早出门,在城里游荡到晚上才回家,母亲告诉他厨房有吃的,他不去,直接上床蒙着被子哭了。还有一位作家,刘亮程,难道他的《一个人的村庄》不是重构吗?那些残缺欲倒的土墙、无车碾压的乡路、被人售到市场的骡子……所以,不管以后北京、黄沙梁如何变化,在两位作家心里,它们依然不变。他们为自己也为世人保存重构了某个城市某个村庄的某段时光。   怀旧,自知冷暖。旧时光的温度,旧时光里异样的人与事,统统被人一砖一瓦砌进心里。      时光   时光,它就像一把童叟无欺的标尺,记录这世间的一切生命,人、兽及植物。   时间,听起来局促;某个短暂、片段性行为或状态纵向上的拓展与延伸。时间,仿佛一个人,步脚匀称,滴答滴答,走过一天又一天。   时光,则美意多了,它带着虚无神秘的不确定性。我总以为时光具有无限性,然而对每一单独的个人来说,时光,则是上帝给人世个体早已分配好的礼物,不得外借,也不能更换。   岁月,沾满尘世的烟火,它是一条河流,每个人藉一叶生命之舟,飘摇而过。一切疼痛、挣扎、纠结与不安,都被置放在岁月的津波里,荡漾而去。   我想,无论用什么词语言说时光,它的本质不会变化。它有宝石的珍贵、坚硬,也有水般的柔软、温情。它一分为二的两面,或许是我既憎恶却又热爱它的内因吧。   面对衰老、死亡、离别,时光会暴露它狰狞的面孔,它冰凉无情、冷漠且铁石心肠。就算你曾肌肤如雪,青丝如墨,朱唇皓齿,它依然会不动声色,举着一把刀,划过你的眼角、面颊,留下一些印证,在时光的刀锋下,任何人永远毫无防范地上了套且无任何回旋的余地。   时光,会在人的头顶撒下浅薄的霜,它有着冬之神的残酷与决绝,一夜白头,为情、为恨,都因中了时光的计谋。人的一生都在回味,那些入口的食物,入心的人与事,统统被过滤咀嚼,可最后的最后,人类用以品尝人生的利器—牙齿,也被时光拔走,赠送给某一个准备投胎托生的魂灵。时光之神与死神恰是孪生兄弟,死亡记录,永远用时间来定格。一棵树、一头野兽、一个人的死亡里纠缠着与时光的纷争。在死亡面前,人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拽着,隐隐地消失,只有自己知道,那来自时间的力量,无人能够摆脱。有些别离,注定一生时光的等待,内心总渴望某刻相依相守的永恒,哪里又有永恒呢?永恒永远是超越时光之上的海市蜃楼,具有精神的欺骗性,当灵与肉交付给了时光,永恒也就灰飞烟灭。   然而,人也会淡忘一些必然且无法回避的败于时光的惆怅,欣喜地捧起时光赏赐的灵光片羽。在青春、成长、甚至一朵野花的面孔下,有人开始讴歌,享受,或自我陶醉。是啊,我也是这怡然自得忘却时光之厉的其中之一。那时,我渴望成长,羡慕别人青春洋溢的面孔而不愿只做个孩子。在斜阳浅淡的黄昏,我走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远远走来三位年青人,港式中分头、浅蓝的牛仔裤、发白的帆布鞋、英姿勃发的笑容,他们如一阵风吹过,带给我渴望成长的阵痛。那么强烈、果敢的冲动源自我对人生美好极致时光的艳羡,至少那刻,我愿我是二十来岁的少年,而不是黄发垂髫的毛小子。所以,在人生的很多时刻里,心灵伸张着双手,准备随时迎接时光恩赐的成长与疼痛。   有时,我能在一朵花的身上发现时光的美与真。那些年,外婆还活着,我意外发现了她屋后的野百合,它仙子般纯洁清瘦的影子让我惊讶。当春天走了,花凋了。于是,我开始期盼下一个春天,再下一个春天……,这期许里充斥着我对每个四月的诚挚邀请。可是,不管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想在一朵野百合里发现什么,我必须懂得忍耐和等待,就算我对时光有着超乎一切的期许,它依然步履沉稳,不急不慢。确实,我变成了理想中青春少年,花也一次又一次地开,只是时光在恩赏的同时也抢走了我的外婆。她走了,花未再绽放。   失去与得到,疼痛与欢笑,柔弱与坚强……这是问题的两端。其中,时光是无形的筹码,它稍微挪动脚步,人生的天平便会倾斜。有时,我们渴望从时光中得到什么,但潜在的失去却悄然来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只要有期许,就要承担一些东西的迷失。难道说时光是人类肉身里的符,只要动邪念,便会发作。   那我们到底可以希望时光能给我湖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们带来什么呢?它能不能带给我们一些东西,但又不让我们有所损失呢?我那么希望,时光能恩赐我所想的,却留着我不想失去的。这想来分外自私,时光绝对不会应允。      共 30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湖北可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