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爱,没有原罪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55:20

   九月的申城秋高气爽,天空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晶莹碧透。空气中飘荡着阵阵桂花香,芬芳了人们的心情。
   尹伊骑着她心爱的二十六吋永久牌自行车,在浩浩荡荡的车流中鱼贯而行。正是上班高峰,宽阔的街道上,相对行驶的自行车流像两条奔涌不息的江河,蔚为壮观。
   在十字路口,尹伊向右拐上了中山北路。她的心跳明显加快,蹬车的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前面不远,即是她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今天她就要投入它宽广的怀抱,成为它莘莘学子中的一员。
   昨晚,她激动得一宿没睡好,天亮前才迷迷糊糊睡着。
   “伊儿,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吗?早点睡吧。”临睡前母亲嘱咐道。
   “妈,您身体不好,先睡吧。我还不困。”
   “妈是心病。伊儿回来了,妈的病好了一大半呢。”
   可不是,受抑郁症折磨许久的母亲这几天精神头好多了,晚上睡觉也安稳了许多。想到从今往后能天天陪伴在母亲身边,尹伊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向上扬起,弯成一枚笑吟吟的娥眉月。
   不一会儿,尹伊便来到了学校大门口。望着雄伟的大门,鲜艳的校牌,她在心里动情地喊了一声:“申大,我来了!”
   因为是报到的第一天,外地的同学还没到,只有少数跟她一样骑着自行车,背着一个帆布挎包的本地同学陆续进入校园。
   她跟随大家一起来到了新生报到大厅,一眼便发现了中文系的报到处。一张简单的长方形课桌,并排坐着一男一女两位工作人员。女的年纪大些,四十出头的样子,面容慈祥。男的很年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阳光,帅气。他,难道也是中文系的老师么?这么年轻就当了大学老师,真了不起。尹伊内心暗暗羡慕着,赞叹着。
   见她径直走过来,两人热情地招呼:你是中文系的新生吧?叫什么名字?报到的资料都带来了吗?
   尹伊一边从帆布军用书包里掏出录取通知书、户口迁移证、粮油关系、团员介绍信等资料,一边回答说:“我叫尹伊。资料都在这。”
   “你就是尹伊?!”年轻的男老师惊呼起来,眼里射出一束光芒,仿佛猎人突然发现了寻找已久的猎物一般亢奋。
   尹伊好生奇怪:我是尹伊呀!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难道你认识我不成?
   他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兴奋地指着新生花名册的第一行说:“你看,尹伊,415分,第一名!”
   原来如此。尹伊的脸不禁微微有些燥热,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办完报到手续,尹伊回转身,发现在她的后面已经排起了一条小小的队伍。她离开队伍,朝门口走去。
   “尹伊!”队伍里有人喊她。
   好熟悉的声音啊!抬眼一看,正是他!薛志坚。
  
   二
   一九七四年七月的一天下午,一辆从申城开往南昌的火车,随着一声震天长啸,冒着滚滚浓烟,徐徐驶离了站台,在烈日下气喘吁吁地奔驰。
   五号车厢内坐满了一群十六七岁的年轻人,都是奔赴江西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男孩子一个个兴高采烈,像一群出笼的小鸟,叽叽喳喳地打闹个不停。女孩子大都默不作声,眼圈红红的,像是得了红眼病,但从她们脸上的泪痕可以得出看出:她们刚刚哭过。
   她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望向窗外,凝视着渐渐远去的熟悉的街道、房屋,仿佛想用瞳孔将它们一一摄下来,镌刻在记忆里。
   刚刚在站台,当别的女孩与家人哭成一团的时候,她没有哭,甚至连眼泪也没有流一滴。父亲、母亲,还有弟弟来送她,她微笑着与他们一一拥抱告别,嘱咐弟弟好好读书,要听父母的话;嘱咐父母要保重身体,不要为她担心,她已经长大,可以照顾好自己。
   所有的车窗都敞开着,滚烫的空气裹挟着微小的煤粒从窗口灌进来,拍打在她的脸上,有些许的疼。
   她将目光收回来,落在对面的男孩子身上。他神情恍惚,目光空洞,似乎沉浸在某种回忆或想象里,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他长得可以算得上英俊,不过有些瘦弱,脸色有些苍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像某部外国小说中的主人公。他的穿着很斯文, 戴一副金边眼镜,湖蓝色的确良衬衫收束在银灰色的确良裤子里,腰间系一根棕色的人造革皮带,一点不像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倒像是一个去上学的学生。
   天色黑了下来,大家纷纷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干粮当晚餐。
   她从随身的军用书包里拿出几块母亲做的糯米煎饼,分给坐在一起的人每人一个。
   他正在一本日记本上写着什么,大概是记日记吧。
   “喂,该吃晚饭了。给你。”她将一个煎饼递给他。
   “谢谢!我有苏打饼干。”他头也没抬,继续写着。
   “别客气!从今以后,我们都是离家的孩子,应该互相关照才是。”她依旧固执地将煎饼递给他。
   他终于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热情洋溢的脸,一双清澈友善的眼睛,他的心湖霎时滑过一股温暖的热流。他拘谨地接过煎饼,报以感激的一笑。
   从此,他们相识了。她的名字叫尹伊,他的名字叫薛志坚。后来,他们一起被分配到赣北一个叫新苗的知青农场。
  
   三
   清凌凌的申河水缓缓流淌,阳光调皮地在水面跳跃,泛起片片鳞光。沿岸的桂花树缀满了米粒般大小的小黄花,香气扑鼻。一阵秋风拂来,花瓣纷纷扬扬,抛撒在河面上,揉碎了一河碧波。
   “小伊,你慢点走,我有话对你说。”薛志坚终于追上了尹伊。
   她双手捂住胸口,吐着粗气,停在了一颗桂花树旁。
   “小伊,没想到我们在这里重逢,还成了同班同学。这不是梦境吧?”
   薛志坚在广阔天地里接受了两年的再教育,又在工厂当了两年的工人,文质彬彬的气质依然如故,只是身材变得结实而挺拔,长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尹伊的心微微地动了一下,继而生出一阵钻心的疼痛。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天下这么大,人海茫茫,他和她会再度相逢。她曾经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忘掉那些伤害,忘掉那个伤害她的人。她本以为,上了大学,换了一个环境,那些过往就会烟消云散,她的生活将展开全新的一页。谁知报到的第一天,就与他不期而遇,还在同一个班上。今后的四年,他们将会抬头不见低头见。老天哪,难道你还嫌我受的折磨不够吗?为何还要考验我早已脆弱不堪的承受能力?
   “你当然不会想到!你在大都癫痫病发作怎么办市里过着优裕的生活,身边有娇妻幼子相伴,哪里会想到一个成年累月泡在泥水里的乡下丑丫头,有一天会和你在同一间教室听课!”
   尹伊明显话里带刺,刺得薛志刚的心隐隐作痛。他双手一摊,苦笑着说:“小伊,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难道你没有收到我的信吗?”
   “收到了,但一封没拆,准备哪一天碰上你就完璧归赵。现在好了,我终于不需要再保留那一个厚厚的包裹了。过几天带给你。”
   尹伊神情冷漠,每一句话都硬邦邦的,像一块块冰冷的石头,投进薛志坚那颗波澜起伏的心。他一点不生她的气,他心中明白,自己欠她太多,伤她太深。他曾经以为,今生今世,再也没有机会弥补对她的亏欠。老天有眼,让他再一次遇到她。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温热她那颗因受伤而变得冰冷的心。
   “小伊,别带来。如果那些信件只会让你伤心难过,你就把它化为灰烬,扫进垃圾堆,就当是把过去的薛志坚彻底埋葬。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另一个涅槃重生的薛志坚,你要重新认识他。”
   “不可能!”尹伊几乎是在喊叫,发现不远处有人,她便放低嗓音,“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如若不信,你现场体验一下!”尹伊指了指眼前的河水。
   “小伊,我不和你争辩。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坚信。”
  
   四
   两年前的深秋,知青农场分派到两个回城指标,定向给了薛志坚和尹伊。薛志坚的父亲刚刚摘除了右派帽子,恢复了在一家大医院当院长的职务;尹伊的弟弟在她下乡的第二年,在一场中学生的派系争斗中丧生。正在干校劳动改造的父亲,承受不了丧子之痛,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母亲在接踵而来的沉重打击下,身体每况愈下,得了严重的忧郁症。因为舍不下尹伊,才苟延残喘地度日。经过尹伊父亲一个老朋友的四方奔走,终于争得了一个指标,让尹伊回城照顾母亲。
   一天晚上,室友们都去几里路外的村庄看电影去了,尹伊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正准备填写办理回城手续的表格。想到马上就能与志坚一起回城,马上就能见到亲爱的母亲,她的两颊浮上了久违的红晕。
   这时,住在斜对面的周倩倩突然闯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尹伊面前。
   周倩倩也是上海知青,比尹伊晚来一年。因为性格相差太悬殊,又是情敌,两人平时几乎没有来往。
   周倩倩长得非常漂亮,标准的S身材,瓜子脸,尤其那双丹凤眼顾盼生姿,妩媚多情,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有一阵子,薛志坚曾为她神魂颠倒。
   周倩倩是知青点唯一不用干农活的人,负责守电话机和收发信件。因为不用晒太阳,干粗活,她的脸依然白白净净,手也又嫩又白,用“皓腕凝霜雪”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伊姐,你救救我吧!要不我没命活了!”周倩倩匍匐在尹伊的脚下,嚎啕大哭。
   尹伊被弄得措手不及,一边拉她一边说:“你这是干什么?有话起来好好说。”
   “伊姐,你今天不答应我,我就长跪不起。”
   “说吧,什么事?”尹伊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我——我怀了志坚的孩子,请你把回城的指标让给我!”
   犹如晴天霹雳,击碎了尹伊所有的梦想。
   她病倒了,发高烧,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礼拜。等薛志坚和周倩倩办好了手续离开了知青农场,她才爬起来。
   热情活泼的她从此变得沉默寡言,她将自己的心紧紧地包裹起来,避免再受到伤害。除了下地干活,就是看书、写日记。她向所有人关闭了心扉,尤其是异性。
  
   五
   新生报到两天后正式上课。第一堂课是《文学概论》。
   尹伊早早地来到教室,坐在第三排中间靠走廊的座位。这是最佳位置,既能清楚地看见黑板,听见老师的讲课,又不至于吃粉笔灰。以后每堂课,这里几乎成了她的专座。
   离上课时间还有十分钟,宽敞的教室已经座无虚席,一百多名中文系的新生组成一个超级大班,除了英语分成两个班上课外,其余所有的课程都是一起在这间教室上。
   离上课还有二三分钟,那天报到时见过的男老师神采飞扬地登上了讲台,他那双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将教室的前后左右扫视了一遍,然后停留在她的脸上,对她灿然一笑。
   “尹伊同学,我正式聘请你为《文学概论》这门课的课代表。”大家热烈地鼓起掌来。尹伊事先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脸窘得通红,像一个脸熟透了红苹果,让人有一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同学们好!我叫楚天舒,《文学概论》这门课就由我跟大家一起来学习、探讨。今天讲第一章:《绪论》。”
   他的声音很动听,带有一种金属般的质感。如果从小接受训练,他一定能成为著名的歌唱家。
   他的口才好极了,像一个天生的演说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且眉飞色舞,手舞足蹈。
   他的知识丰富,思路宽广。古今中外文学思潮、文学理论、文学掌故,他信手拈来,有条不紊,恰到好处。
   最让尹伊佩服的是,他有自己独到的思想持续状态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见解,不照本宣科,不墨守成规,对当时仍未解冻的禁区,他大胆涉猎,引领同学们去探索未知的领域。
   他的性格开朗、活泼、风趣、幽默,课堂里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不知不觉间,一堂课的时间就悄悄溜走了,大家仍意犹未尽。
   从这堂课开始,楚天舒这个人就住进了尹伊的心里。但她不敢做非分之想,她知道自己只是一只受过伤的丑小鸭,没有骄人的身材,也没有出众的容貌,配不上风流倜傥的白马王子。
   她依旧紧闭自己的心门,在学校与家之间穿梭,独来独往,极少参加班集体的活动。除了照顾母亲之外,她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学习上。在知识的海洋里,她如鱼得水,自由自在地遨游。
   吃药可以控制癫痫吗?
   六
   寒假的一天,下放在同一个知青农场的林春芳来看尹伊。她比尹伊早两年到那里,曾像大姐姐一般关心着尹伊。
   “小伊,我也回城了,分在国棉一厂上班。”
   “太好了,芳姐。我们又可以经常在一起了。”
   两人拥抱在一起,哭一阵,笑一阵。
   “小伊,前几天薛志坚组织了一个小型聚会,他说叫过你,你不去。你猜我看见了谁?”
   “谁?”
   “周倩倩!”
   “那有什么奇怪!她跟薛志坚不是一家子吗?”

共 1003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