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家园】渡口遇“神人”指点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13:03
破坏: 阅读:116发表时间:2019-10-05 20:14:02
治疗癫痫最新疗法是什么
摘要:作者以血缘母子亲情为基调,记述了儿子小小年纪去寻找己经皈依了佛门的母亲,从小镇只身闯入大都市,险些遭人“收养”的曲折经历,突显了人性的纯粹,预示着作者年少时懵懵的街头流浪辛酸生活的开始,向人们展现出孩子心灵的悲创,莫过于此,体现了作者对亲情中人性呼唤的情怀。


   九渡口遇“神人”指点
  
  
   经水流年,年复一年,竟管娘对我好,生活上百般照料我,但在那样动荡不安的年月,我这个万顺家族的宝贝儿,在没有母亲呵护在身边的日子里,心总是酸酸的。母子天各一方,谁在心间盘计过这幼小的心灵有多大的创伤?那种失去母亲的痛,小小年纪稚嫩心理是如何能承受?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往往看到门檐燕子衔食哺雏,或望着老牛舔犊的情境,一个失了母爱的孩子,势必会驻足凝视良久,站着发呆好一会儿,心里沉得就像一座永远搬不走的大山。我有时放学后,一个人情不自禁地跑上河堤,望着远去的帆影,忍不住也会泪流满面。那时,我一个人睡在下厢房,夜静了,我会悄悄起来从后门溜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出,爬向高地,遥望远处东方有亮的那片天就是大武汉,想那下面便是我母亲念佛的地方。、、、、、、孩子终究是孩子,懵懂终究归懵懂。一个大胆的决定,在母子分离后一年多的一个夏天实施了:
  
   出走,下汉口找母亲去!
  
   记得那天我起得很早,悄悄走上川城的河堤,东方己发白,看着鸟群在晨曦中鸣叫着从头顶掠过,心也放飞了,一路兴奋着、蹦跳着。听大人们说过,从这小县城下汉口去,若沿河堤走是180公里,破垸走捷径只80公里。我毅然到渡口向摆渡船大爷讲明,我是下汉口找母亲的。大爷不但没收我钱,还特地将一个孩子单单地摇过了河,并教我如何记往路上标志性的饭棚、茶社和小树林,要是能走到一座石头山脚再上河堤,就可以看见高高的大烟囱了,那就离汉口不远了。我后来一直将这大爷当成神人指点,一路欢欣鼓舞、边走边问。还真看见有饭棚,顺便吃了两碗腌菜稀饭后,直奔河堤。待我经过大烟囱工厂,己进入汉口市郊了。太阳已偏西,双腿虽疲惫不堪,但映入眼帘的是大都市房宇、马路、车辆,对我这个刚踏入大城市的乡下孩子,确有一种特有的新鲜感。
  
   在这之前,父亲曾引着我下过两次汉口,所以脑子里早有些驻点印象:居仁门---幺姨妈在那里开织布厂;利济北路----最疼我的大姑妈一家在那里;汉正街----母亲就在那永宁一巷中的“苦炼静修寺”内。父亲带我游乐过的地方有汉口中山公园和中山大道的民众乐园。民众乐园在繁华的六渡桥附近,那是我儿时梦想的天堂。
  
   待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古老繁华的汉正街时,已是华灯初上。霓虹灯令人眼花撩乱,此时我知离母亲很近了,心跳开始怦然。我知母亲那寺庙庵堂的所在地,父亲也带我去过。穿过人群,走进了永宁巷,离那“苦炼静修寺”约30米的巷子口,我站住了。我倚在高高的电线杆下,眼睁睁地望着那寺庙栅门,我的泪一下簌簌下落!我能去惊动黄卷青灯下的母亲吗?家里父亲说不定已乘轮船早已寻找来了。我不能走近!那我不是白来一趟吗?去爬到那窗户跟前向里看一眼也是好的,说不定能瞧见母亲一眼。想着有理,于是诚惶诚恐地迈开了脚,向前走着不到十步,只见庙门里忽然闪出一人,定睛一看,那是母亲的身影,似母亲抬眼望见了我,我扭头飞也似地钻进了汉正街人群,回头窥视,不见母亲追来,此时己感身心惊恐疲软,饥肠辘辘。实在太累了!、、、、、、
  
   记得当时“下谦祥益”绸布店铺己打烊关门。我一屁股坐在那门口的大青石板上,头伏在膝上一下就睡着了。、、、、、
  
   “哎,这里睡着一个小孩!”
   “准是一个无家的孩子,流浪儿!”
  
   朦胧中,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揉着眼抬头看时,见一个大妈和一个年轻的女人。她们拉扯着我瞅,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她们上下打量,似量衡一件物品的质量。
  
   “长相还挺不错的,五官蛮端正哟!”年轻女人盯着我说。
  
   “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不回家?”大妈笑着问。
  
   “唔,唔……”我只摇头不说话。
  
   “哦,一个哑巴!”年轻女人说。
  
   “没关系,有模样,哑巴可以医治!”大妈应着。
  
   “啊……哦……唔唔……”灵机一动,将计就计,指肚子,装哑,饿,饿了!
  
   “好好,前面有个凉面摊,走,吃面去!”大妈牵着我,三人径直朝那面摊走去。
  
   我狼虎咽吃了一碗不够,又要一碗吃了。一下吃撑了!
  
   随后,年轻女人付了钱,大妈牵着我走在汉正街闪烁的霓虹灯下。一路,我不知去向,现在想来也许会莞尔一笑;但在当时吃了那两碗面后心情并不轻松。这两碗面换来的这个流浪儿是买卖、还是收养?不得而知,这成为我今生今世中一个没有谜底的谜。也是母亲得知后肝胆欲裂的一个终身的痛。在日后漫长的岁月里,任何时候只要一提到那两碗凉面换宝贝儿,母亲都是止不住的泪。
  
   那大妈拽着我的手,走在汉正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就像是陷入了迷魂阵,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心想这决不是去天堂;后来一直有人说,这是大户人家的老妈子和女佣,出来为主子寻后嗣传种接代的;可当时我想的只是尽快脱逃。感觉旁边年轻女人还在得意地摸着我的头,我心里却在盘算着,我是来找母亲的,决不能跟了她们去。想到在旧书中看到象这样的老妈子定是老鸨,逮了女童卖给青楼妓院;我虽不是女孩,但儿童买卖,不是苦役童工,便是当牲口交易。
  
   我抬头再看那大妈,嘴里不知何时叼起一支香烟,似一妖婆在人群中吞云吐雾。此时忽见有一人手推货车迎面而来,我趁机鼓足劲,一个冷不丁挣脱那老妖婆的手,向推车旁拥挤的人群中钻了进去,一溜烟跑进一巷子,撒开双腿,见弯就拐,七弯八拐,再抬眼一望,嗬,出了汉正街,迎面是大马路了。我也不分南北东西,径直朝有大烟囱的那边逃去。
  
   待自己停住脚步,定下神来时,心想那两女人是无论如何也追不至此的,心里总算落了一块石头。肚子虽是饱的,但六神无主地向前挪步走去,远远地就看见大烟囱里吐出白茫茫的烟,黑夜中,也不知是什么厂?待走近时,见走出几个满脸黑灰的人。(后来才知是利济南路的火力发电厂)。
  
   (待续)

共 222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