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古韵今弹】走遍建昌——苇汰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06:03

魏家岭乡的孤山子村和柴木沟村位于该乡北部,两个村共有二十七个自然屯,零散地分布在一条纵长四十里的山沟内,一条小河从沟里淙淙流淌而出。早年间,沟里遍生芦苇,所以这条沟叫苇汰沟,河就叫苇汰河。

我早七点骑摩托车从建昌出发,顺着宽阔平坦的柏油路一路疾驰,八点半便到了魏家岭,东面的太阳已经高高升起,西边,还有一轮白白的月亮挂在蓝天。

夏季的乡村车少人稀,非常宁静。从魏家岭到柴木沟的路也是平坦的水泥路,沿河而修,我慢慢地骑行着,边走边左顾右盼地欣赏两边的景色,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连绵起伏的群山苍翠深沉,村落里鸡犬喧闹,林间有鸟儿叽叽喳喳,这一切貌似平淡无奇,却每一处山峦深谷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妙处,令我目不暇接。

孤山子村有小型水库,一湖绿水平静地卧在两山之间,倒映着蓝天白云,一座小山伸到水中间,把水库挤成月牙的形状,所以水库叫月牙湖。一湖亮晶晶的碧水点缀在绿意盎然的山谷里,为山谷增添了无限的秀气,月牙湖就犹如是镶嵌在苇汰沟的一颗明珠。

骄阳似火,野旷天低,我走在寂静无人的路上,自觉孤寂而又渺小,好比是踽踽独行的蚂蚁。

绵延四十里山青水秀的苇汰沟,是辽西最早燃起抗日烽火的地区之一。据建昌党史资料和《魏家岭乡志》记载,沦陷时期,当地老百姓在深山里设立了多处为八路军武工队送粮、传递消息的联络点,有的是在山洞里铺上干草,有的是借助山崖搭的窝棚。分区长许忠、武工队队长齐英,经常在山里红树屯的西山腰上的一个地窨子里开会,这个地窨子是汪余山、汪金父子俩挖的,十分隐蔽,至今遗址尚存。

这个联络点遗址是我今天寻找和主要游览目标之一。

走到一处零星几户人家的村落,水泥路到此为止,有拉混凝土的罐车驶过,前方应该是正在铺水泥路面。我向路边坐着的老头打听山里红树屯在哪?老头说这个村子就是。而我问起杨树洼西山腰的武工队联络站遗址的具体位置,老头却不知道哪里叫杨树洼。《魏家岭乡志》记载的很清楚,联络站的遗址在山里红树屯杨树洼西山腰,并配有图片,怎么本村人竟然不知道杨树洼?但老头说大山里有很多处联络点,这么多年了,谁也记不得具体位置了。

杨树洼,从字面上不难理解,应该是长着杨树的洼地。我慢慢地向前走,寻找有杨树的地方,河沟边、山坡上生长着茂密的树,有山楂树、杏树、刺槐树,就是没有成片的杨树,前方道路正在铺混凝土路面,无法通行。我转回来继续寻找,见到有一个上山的小路,路上有明显的车辙,摩托车冒着黑烟呼啸着冲了上去,山坡上是一片果园,梨和山楂还没成熟,骑到山腰的一处高岗上,路没了。

登到高处,举目四望,但见山岭沟壑均被高大的杂树灌木覆盖着,郁郁葱葱,稍平整一点的坡上种着玉米和谷子,茫然一片,山顶也是植被茂密,偶有峥嵘的岩石裸露,北面的的山顶上隐约可见还有人家。这么重要的地方应该有路通到跟前或有指示牌啊!我在山坡上顺着草丛间依稀的路径搜寻,终无所获,只在一处山洼里找到一片菇茑,熟成鲜艳的橘红色,摘了半包。山里红树屯,西面,山腰,肯定就是在附近,但看不出哪里有联络站遗址的迹象。“只在此山中,林深不知处”。

山高林密草深,我不必再找了,有人民群众的掩护和传递信息,大山里随处都是武工队的联络地点,不必拘于某一特定地址。

沦陷时期,鬼子为了切断人民群众与武工队的联系,实行“集家并村”,强迫三十个自然屯的人搬迁到孤山子、杨家杖子、南场三个围子里居住,围子里人畜混居,瘟疫流行,四十里的苇汰沟新坟处处,腥风血雨。武工队的地下联络员汪余山、汪金父子因叛徒出卖被抓进监狱,汪余山为了换取儿子出狱给武工队送粮,绝食十天而死。柴木沟北沟的贾文举,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山洞里铺上干草,备了粮食,留给武工队员居住养伤。还有无数的人,宁肯自己全家挨饿,也把仅有的粮食在夜里偷偷地给武工队送去。

杨家杖子围子的伪甲长陆林和自卫团长赵秀林,为虎作伥,欺压百姓,别人吃不饱饭,陆林家却存着满缸的小米。参加八路军的柴木沟人齐景风带领许忠的武工队员来到陆林家,抓住了这两个人,在陆林家饱餐一顿小米饭,又把剩余的小米分给老百姓,把两人带到村头的大榆树下,用刺刀挑开了两个民族败类的肚皮,群众无不拍手称快。那棵大榆树至今尚存,直径一米有余,长势茂盛。

革命的星火渐渐燎原,赶跑了日本鬼子,打败国民党,人们才过上安稳的日子,有一首歌谣是这样的:

小鬼子来了扒咱皮,

中央军来了还受气,

武工队来了才出头,

工作组来了给咱地!

从建国后到一九九零年,整个苇汰沟仅出了一名大学生,毕业于朝阳农学院的王占海,而一九九一年至二零一四年,则共有六十七名莘莘学子升入高等学府,二零一三年,仅柴木沟村就有十四人考上大学。

如今,连接各村落的泥土路全部铺成水泥路面,村村通工程修路时,占用了哪家的地头,给不给补偿都无人阻挠干扰,曾经是抗日烽火点燃的苇汰沟,仍然保持着纯朴的本色。人们建起了漂亮的新居,村村都有养鸡、养羊、养猪的养殖大户,人们安居乐业,沐浴在党的光辉之下。

整个苇汰沟山多地少,农闲时节,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我跟几个路边乘凉的老人攀谈,他们讲诉这些时,脸上洋溢着的不仅仅是幸福和满足,还有炫耀的成分。

青山苍翠,小河流水淙淙,山水无语依旧在,不管是日寇铁蹄的践踏还是今天的繁荣发展,这山水兼收并蓄了一切苦难与辉煌。

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丙戊酸钠治疗癫痫有什么效果如何才能治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