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秋之恋征文】好一朵美丽的紫茉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5:18:37

国庆放假期间,我和弟妹几家人一起回乡下探望父母。回到村子时,已见红日西沉了。先前刚下过雨,路有点湿滑。我穿着高跟鞋提着一大袋东西,不得不放慢速度,莲花碎步,小心翼翼的。突然发现,娘家门前的一块空地上,杂树枝堆里长着一株紫茉莉,有的灿然绽放,有的含苞待放,那紫红的花朵在绿叶丛中显得分外美丽。

啊,久违了的紫茉莉!看到紫茉莉,我心情格外激动,连忙停下脚步仔细欣赏。她的叶子被雨水洗过后,碧绿清亮;绿色的主茎,一节一节的,跟竹子一样;花朵由细长的花柱(萼管)支撑着,亭亭玉立;花型有点像喇叭花,五个花瓣连缀成一个圆;她的色彩鲜艳,花瓣薄如蝉翼,仿佛一阵凉风就会被刮损。

那不胜凉风的娇羞,仿佛一双温柔的双手,触动了我心底的琴弦,把我的思绪拉到那悠悠的岁月……

我的童年时代是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是物质匮乏、色彩单调的时代。那时,在农村连温饱问题还未没解决,很少人有闲情逸致去种花、养花,单位也是缺花少树,但公社卫生院却是例外。

那时的公社卫生院是一座以走廊为中轴、两边房子对开的苏联式的建筑,各个诊室在相互对开的房子里,挂号室和治疗室在靠近路边的这一头。治疗室刚在拐角处,往里面走就是住院部。在治疗室与住院部之间有连廊,连廊边就种有一丛紫茉莉。

那年初秋的一个傍晚,饭后,我突然感到肚子剧痛,痛得冷汗直流,在床上打滚。父母被吓坏了,他们连忙把我送到公社卫生院。医生给我打了针。打针后,疼痛有所减轻了,但医生说要观察一阵才能走,我就坐在拐角处休息,正对着那坛紫茉莉,一朵朵,一丛丛,鲜艳夺目,不胜娇羞,在夕阳余晖照耀下,金光闪闪的,就像个美丽妩媚的新娘。这对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农村女孩来说,是多么大的惊喜啊!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贪婪地呼吸着花儿带来的清香,竟忘却了身上的疼痛。不知不觉,华灯初上,观察的时间结束了,我恋恋不舍地跟父母离开了医院。

那时还不知道她叫什么花,但因了这花,平时怕去医院的我,胆子却变大了,甚至喜欢去医院了。

有一次是秋天的一个上午,大弟发烧,母亲带他去卫生院看病,我找了个理由就跟着她去,其实我只是想去看看那丛紫茉莉。可惜那次是上午,没有看到花开,只看到翠绿的叶子中一根根花柱高擎着,像一根根火柴枝一样,有的上面顶着一个粉色的箭头,有的上面戴着一顶紫红色的“贝雷帽”,含羞答答,欲开还合。没有看到紫茉莉开花,虽然有点失望,但看到了紫茉莉别样的美丽,我还是挺开心的。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紫茉莉喜欢在黄昏时候开花,所以有的地方称她为煮饭花、洗澡花。因为紫茉莉开花时,正巧是农村妇女生火煮饭和帮小孩子洗澡的黄昏时分。

紫茉莉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传说。据说嫦娥奔月时,不小心打翻了胭脂盒,胭脂散落在人间,开出了艳丽的紫茉莉花,而从前的女子喜欢将紫茉莉的花朵摘下,压榨取汁,涂抹在嘴唇上当胭脂用,所以,紫茉莉花又叫胭脂花。

那时我不知道煮饭花、胭脂花这些传说,但把她作为胭脂用,我尝试过的。

在我读三四年级的时候,家里用来做饭的柴草不够用,我经常要去野外打柴。那年秋天,下午放学后,我和小伙伴阿莲去打柴。在水沟旁的荒地上割草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棵紫茉莉,她绽开了六七朵鲜花,娇艳欲滴,清香四溢。我摘了一朵放手掌里,用手指揉一下,手指和手掌顿时变成了紫红色,接着把花汁涂在手背上,手背也顿时一片嫣红。

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告诉阿莲:“这花汁可以当胭脂用来化妆啊!”

阿莲有点怀疑:“真的?”

我说:“真的,不信我给你化妆试试?”

“好!”阿莲开心地说。爱美是女孩的天性,平时我们没机会化妆,只有到晚会表演节目时,我们才有机会化妆。我们都是学校宣传队的骨干,记得有一次我们代表学校去公社表演节目,演出结束后,我还舍不得卸妆,专门到人多的地方转了转,博得了众人的夸奖。晚上在家里用镜子照了又照,恨不得把化了妆的样子永久留下,一直到第二天,在母亲的催促下我才卸了妆。

我洗干净手,把花揉碎,然后把紫茉莉汁涂在阿莲的脸上,由于没有学过化妆的知识,我把她的脸涂得像猴子屁股一样。

她问:“好看吗?”

我说:“很好看。”

然后是她帮我涂,估计也是涂得像猴子屁股一样的。

化妆完毕,你看我,我看你,笑得一塌糊涂,但很开心。我觉得还不过瘾,就提议说:“不如我们扮演角色演演戏?”

“好啊!演什么呢?”阿莲说。

“演《红灯记》好不好?”那时流行八个样板戏,我们只会唱样板戏。

“好!你演李奶奶,我演铁梅。”阿莲先发制人。

“我演铁梅!”我也想演年轻漂亮的铁梅,不想演年老的李奶奶,大家各不相让。

我说:“谁能把《打不尽财狼决不下战场》一字不错唱完的谁演铁梅,好不好?”

阿莲同意了,最后还是我演铁梅,她演李奶奶。

演得好不好不重要,关键是我们玩得开心。

玩够、笑够后,我们把脸擦干净,尽兴而归。我们约定,到第二年紫茉莉花开时,继续来这里玩化妆演戏。

阿莲的父亲在县城工作,母亲在农村耕田。她母亲是个泼辣、勤快的女人,在生产队开工之余,还种了很多菜,把菜拿到市场卖来挣点家用。有时我去她家里找阿莲玩,她都不允许,要阿莲在家做家务,我有点怕她。也许是积劳成疾吧,在“紫茉莉化妆”事后不久,阿莲的母亲病倒了,不久就去世了。活泼开朗的阿莲变成了郁郁寡欢的少女,我怎么安慰她都于事无补。我们第二年的化妆之约也就不了了之。

此后我再去找那株紫茉莉,发现已经不见了,周围被开垦成一块菜畦。

阿莲很早就嫁到县城去,男方家境不错,后来她和丈夫经营生意,收入颇丰。

我跟她的联系少了,只是与她一起用紫茉莉化妆的情形偶入梦来。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年与阿莲用紫茉莉化妆之后,我读完中学,然后外出读书,然后参加工作,几十年过去了,居然再也没有见过紫茉莉。其实,紫茉莉是乡间最平凡的野花,她的生命力非常强盛,只要飞来一棵种子,无论在原野山坡,或是沟边路旁,她都会在那里生根发芽、长叶开花。为什么这么粗生的花,却没有人种植呢?

也许是因为紫茉莉贱生贱长,貌不惊人,不名贵,所以才没有什么人去栽种她,所以我几十年都没碰到她吧?现在居然让我再次碰到了,是不是上天的旨意?莫非我前世今生与她有缘?我一直相信植物是有灵性的,或者说,我相信我与植物之间是有着某种莫名联系的。

是的,我喜欢紫茉莉,不仅喜欢她的美丽、她的芳香,也喜欢她的平凡、她的顽强,喜欢她带给过我的点点滴滴。

台湾著名散文家张晓枫在她的散文《常常,我想起那座山》里写道:“人类与山的恋爱也是如此,相遇在无限的时间,交会于无限的空间,一个小小的恋情缔结在那交叉点上,恰如一个小小的鸟巢,偶筑在纵横交错的枝柯间。”我与紫茉莉的恋情,也如一个鸟巢,偶筑在纵横交错的枝桠间。

在骤雨初歇、秋意渐浓的日子,因有了这“鸟巢”,那遥远的人和事,便变得逐渐清晰;因有了这“鸟巢”,家乡的人和事,便变得亲切和温暖;因有了这“鸟巢”,那浓浓的乡情,便如一个个花苞,绽满了枝头。

“好一朵美丽的紫茉莉……”我轻轻地哼着歌,愉快地进入了娘家……

羊癫疯的症状药物是怎么治癫痫病的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呢武汉市到哪家看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