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小飞罗面(散文外二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08:17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会想起那个瘦瘦的、笑声如水的身影,也会想起那个在舞台上轻盈飘动的身姿。而只要一想到他,也就会想到小时候母亲罗面的情形。

小时候常推碾子。

在一个不安窗户、不安门的土房子里,石碾子爬在碾盘上边,碾杆插在碾子上,一头粗一头细。我们推着碾杆粗的那一边,母亲在细一点的那边推。母亲的身子顶着碾杆,边推边用笤箒扫着滚到碾盘两边的粮食。

那是我们最煎熬的时候,在碾道上一圈一圈地走,转过来转过去,连尽头都没有,经常转着转着会绝望得想哭出来。当母亲开始把碾碎的粮食渣儿往一起扫,我们的心一下子就开始变得亮堂了,恨不得让母亲的手上一下子生出魔法,三下两下就把那些东西扫得堆起来。东西一旦堆起来,我们的任务就告了一个段落,这时候母亲就开始罗面了。趁母亲罗面的空当,我们就赶紧跑到碾房外边去,与等得早就不耐烦了的小伙伴抓紧时间疯一会儿。

说到推碾子的事,总会想到小飞罗面。小飞罗面是我参加工作后认识的第一拨人里的一个。那时候他还不算太大,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个儿不高,身材精瘦,走起路来轻轻飘飘的,感觉还一下一下地往前弹呢。他的笑声很特别,也是精精干干的,像是清水流过的声音。刚开始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唱戏的,只知道他是一个剧团的书记,却根本不知道竟然是个不小的角儿。

上了一段时间班,一次外边的一个朋友问我:知道小飞罗面不?我说不知道。他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不认识小飞罗面薛国治?怎么可能呢?他就在你们的耍孩儿剧团。这个朋友喜欢听耍孩儿戏,这么多年了只要听说市里要唱耍孩儿戏,总不会拉下。回单位一问,我知道了,他原来远不只是一个小单位的书记,更主要的是一个角儿,大名鼎鼎的角儿。不仅在大同,就是在晋北地区也是有名有姓的角儿。

以后再见了他,我的目光里就多了什么东西。他呢,还是原来的样子,轻轻地走路,精精干干地笑,一点都没有把戏里的东西带到生活里来。而只要一看到他,我就总会莫名地想起小时候母亲在碾房里罗面的情景。

母亲罗面,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罗米面,米面一般推得少,每次只一小瓷盆,所以就用那种小箩子。小箩子罗面省劲,母亲身子靠在碾盘边,用两只手捧住箩子的两边,朝着某一个方向不断地转圈。另一种是推小麦,推小麦时量要多一些,小箩子费事,就用大箩子。大箩子是小箩子的好几倍,两只手托不起来,就用箩架子。箩架子有两个堵头,堵头中间支着两根细长的方木头。

许是用的时间长了,两根方木头光光滑滑的,箩子放在上面,推过去拉过来,那箩子跟箩架子磕碰出来的声音给枯燥的碾房里增加了不少生机。无论是小箩子罗面,还是大箩子罗面,随着箩子左右或者前后晃动的节奏,母亲的身子也轻轻地晃动着。离得近了,能听到母亲身子带起来的呼呼的风声。

罗面的动作就很飘逸灵动了,再像燕子翻飞或者麻雀扑虫一样罗面,更将是何等的轻盈!

之后,我就开始看小飞罗面的戏。戏台上的小飞罗面扮相俊俏,脚步轻盈,两只手柔软如柳枝,一飘一摆,感觉整个舞台都生出风来。每一次看着舞台上他灵动的身姿,我的耳朵里总会响起母亲罗面时的声音。

小飞罗面一九三八年出生,十六岁从艺,痴迷于耍孩儿舞台,在老一辈艺人飞罗面的传授下,终于成了小飞罗面。而他并不是一个一味照搬古制的人,以前的耍孩儿一般是有腔无字,自小飞罗面开始,咬字清晰,革新了传统,并在舞台实践中把晋剧等一些剧种的优点吸收了进来。

雁北地区唱耍孩儿戏的地方不少,应县、怀仁、左云都有,大同市新荣、南郊的一些村子至今还有一些执着地唱耍孩儿的人。我曾经在古店村听一群上了年纪的人唱耍孩儿,他们有好多跟小飞罗面是同一时期的人,有的还是师兄弟,他们说起小飞罗面,都会升出大拇指。为了让后辈有成长的舞台,小飞罗面不到六十岁就退休了。可惜的是,在他刚刚迈进六十岁的那年,就因病早逝了,只在耍孩儿的发展史上留下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会想起那个瘦瘦的、笑声如水的身影,也会想起那个在舞台上轻盈飘动的身姿。而只要一想到他,也就会想到小时候母亲罗面的情形。现在村子里的碾子大都已经消失了,闲聊的时候跟母亲说起当年推碾子,母亲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笑,努力回忆什么的样子。母亲也是老了。

耍孩儿

看到这个名字,我总会想到丰子恺老先生的漫画。丰子恺老先生的画里总是有几个拙而憨的小孩儿,作出一些奇怪而又切合实际的动作,童真尽显,趣味十足。比如骑了芭蕉扇儿当车子,比如随了风筝在旷野里奔跑,再比如拉了滕椅作黄包车,那态、那味、那单纯而干净的画面,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就生出暖暖的感觉。

应该说,耍孩儿是我接触最早的戏。我小的那会儿,村子还是大队或者小队,一年的前三季是大忙季节,到了冬天农闲时节,事不多了,队里就生着法儿丰富广大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有一段时间,村村都有戏班子,组织一些有特长的爱好者排戏、演戏。好像时不时公社还要把各村的戏班子组织起来,进行比赛。晋剧是大戏,场面排场,需要的道具多,演员阵容也大;二人台又太简单,上不了台面,所以大多数村子组织的戏班子选择唱的都是耍孩儿和道情。

印象中,耍孩儿戏里,耍的场面多,每个戏里都会有一个丑角儿,又打又闹,又说又笑,因为有这么一个角儿,所以整个戏比较热闹。村子里的观众,也不是很专业,真正能入了戏的人不多,大多都是闲了找个乐子而已,这么一热闹,也就把枯燥的日子打发掉了。

耍孩儿戏热闹,但唱腔却感觉是苦腔。好像是,只要演员一张嘴开唱,先就是长长的叹息声。“嘿——呀——啊——”一嗓子出来,感觉像是心上一直压着东西,压着压着,实在压得受不了了,就压出来了。许多庄户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一直挺着一直挺着,就像是伴着他们走在田垅里的老牛,一直默默地把生活的苦和痛搁在心底的某一个地方。偶尔了,跟最亲最近的人说说;大多数的时候,却是在没人的地方,点一支劣质纸烟,使足了劲吸一下,再把那烟长长地吐出去。

也有的,是在一大片莜麦地里,是在空空的天底下,是一个人坐在疏疏密密的莜麦们中间,看看四周,看看天,没来由地就吼出来了,没来由地在北方的天地之间就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嘿——呀——啊——”。

许是耍孩儿的苦腔调,民间就有“唱耍孩儿要遭蛋子打”的说法,一年四季忙的就是个苗儿壮粮儿丰,庄稼无故遭冰雹打了还了得?所以一些讲究的地方,请耍孩儿戏班子演出是非常慎重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耍孩儿形成之说里的“王昭君出塞说”想想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王昭君作为一个入了汉宫的妙龄女孩,早早地离开了家乡离开了父母,走进了危机四伏的宫里,已然是孤独寂寞的了。当她再从汉宫走出来,要到荒凉的大漠去,每天面对不同种族的人群,那心底的苦真是倒也倒不出来的。忍不住从心底叹息出一声苦苦的腔调来,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不过,作为一种流行于民间的小剧种,我更相信它就是从田间地头的老百姓嘴里流出来的,它就是从生活中生长出来又自然而然地蔓延到生活中的。

比如一个建筑工地的汉子,在太阳底下搬砖运土,垒墙搁椽,当他干了一上午,坐在树荫下休息的时候,突然就从嗓子里冒出一句小腔小调来。那腔那调,是含了耍孩儿的味道的。而那个人,其实并不会唱耍孩儿戏。

再比如我的一个远房叔叔,赶着马车走在乡间路上,大多时候是任了马自己随意地走,那马是会把车拉到叔叔要去的地方的。走着走着,叔叔的嘴里就突然有一声长调出来了,很苍凉的长调,很凝重的长调,把那马吓了一跳,把那树上的家巴雀儿也吓了一跳。叔叔也不管,接着就有第二声也出来了。叔叔的调,细听,也还真是跟那耍孩儿调是很像的。

这么想来,就觉得耍孩儿原来就是现实生活的模子里印出来的。它的调却跟它的名字没有多大关系。

糕花子

过年回家,跟母亲说起了糕花子。母亲说,好多年不做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做出来了。确实是,好多年没吃到糕花子了,也好多年没再见到谁家做糕花子了。

那些年,过年的时候,远远近近的村子里,家家户户都要做糕花子。

庄户人家,腊月一到,无论一年里收成好还是不好,也该是忙过年的事情了。女人们收拾了房子,贴上了新窗花,把玻璃擦得清明瓦亮以后,就开始做灶上的活了。比如压粉,比如摊花儿,比如做糕花子。

做糕花子用的是黄米面,黄米面还能做一种吃食,那就是黄糕。黄糕有油糕和素糕两种,素糕耐饥,村里干体力活的男人们都喜欢吃。三十里莜面四十里糕,早晨吃完了素糕,干上一上午体力活,到中午身上还充满了力气。油糕一般吃得少,素油是金贵东西,那时候人们家里都不多,只在有特殊的亲戚来做客时,才会偶尔吃上一顿,所以人们把油糕叫待女婿饭。

做糕花儿要先把糕面像蒸黄糕一样蒸一下,但蒸的时间要短,不能蒸熟。蒸好以后,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团,擀成方块儿。再从中间划好几刀,然后把某两个相对的角儿对折起来,捏紧,把边边角角修修,就成型了。成型的糕花子要放在炕头上晾几天,晾的时间越长越好,有的人家活赶得紧,早早就做了放在炕上晾着。觉得晾的时间差不多了,就下到油锅里炸。平日里晾在炕上看上去死沉沉的糕花子,经过油炸,一下子像手指一样奓开了,那散开的样子,简直就是彻底开放的花朵儿。

过完了年,有人来家里串门儿,总会端上一盘糕花子招待。不客气的人,会拿上一个吃起来;大多数人只是从一个糕花子上拨下一股儿或者几股儿来,放在嘴里尝尝,边尝边说:颜色好,金黄金黄的;吃在嘴里又是脆脆的,做得真是好呢。

正月里走亲戚,会用小篮子带上糕花子,回来的时候,对方也会在篮子里放上自家做的。因为相互都在送,绕来绕去,有时候那自家送出去的糕花子可能又绕回来了。而亲情也就在这一来一去的“换糕花子”过程中得到了加强。

做糕花子是技术活儿,别看每家都做,但十家是十家的样儿,有的人家做了好多年都做不好,看着都引不起人的食欲,别说吃了。做得好的糕花子,样子好看,颜色金黄,吃起来脆生生的,谁见了都会说好,谁吃了都忘不了。

翻看丰子恺先生画的《儿童杂事诗图笺释》,里边有周作人先生作的一首小诗:下乡做客拜新年,半日猴儿著小冠。待得归舟双橹动,打开帽盒吃桃缠。诗里所写的桃缠,是用核桃或者松仁做的点心,从亲戚间相赠来看,也是跟糕花子差不多了。可见无论南方北方,新年做客,大多是要带吃食的,只是因为南北风物不同,所带的物品不同罢了。

癫痫病发病如何急救继发性儿童癫痫的病因都是什么辽宁沈阳癫痫医院常用的抗癫痫药物有哪些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