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荷塘】秋日里的小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06:36

凤凰小镇,坐落在四面环山的狭长谷地,一条弯弯的小河,像一条洁白的哈达从中穿过,沿着河流徐徐展开的是一幅金色的画卷,稻谷在稻田里翻滚着金色的谷浪。

秋天的凤凰小镇,可以说是四季中最美,最令人难忘的季节。当树叶开始叛逃枝干,南迁的鸿雁哀鸣着从小镇的上空飞过。稻田呈现给人们的是一片金黄,秋风拂过,金色的谷浪如同翻滚的海洋,“沙沙”的声音,是它奏起的欢乐乐章。稻田在秋日的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仿佛为小镇平添了一圈金色的光环。

抬头望向苍蓝空旷的天空,天空似乎也因秋的到来而特意打扮了一番,给人一种天高气爽、风轻云淡的感觉。一行南迁的鸿雁从我的眼际匆匆划过,在天际没有留下半点的涟漪。秋风起,鸿雁迁徙,飞往那未知名的地区与国度。而这一切,被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同时更让身处异乡的我感慨万千。似乎那迁徙的鸿雁经过我的故乡,它的肚里满载着故乡给它准备的谷粒,它的脖子上,系着故乡捎给我的书信。

往事盈上心头,不觉悲伤已盈满眼眶。一滴不知名、咸咸的神秘液体,悄然光顾眼眶,里面包含着未知的忧伤。心里知道痛,但却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描绘与形容,只是静静地看着异乡满山的红叶和金黄的稻田,暗自神伤......

收获的季节,是金桂飘香的时令。但我却在金色谷浪的涛声中抛开了父母,叛逃故乡,像一个孤魂野鬼般的在外漂泊,流浪。在流浪、漂泊的日子里,曾千般地梦回故乡,梦见父母。但梦醒后的我,却不知何时才能回到故乡,何时才能扛上父母从肩上卸下的重担。回忆,像水库泄洪的阀门,一旦打开,似乎就很难关上,故乡发生的剧情在心底一幕幕上映。

嘴里习惯性叼着烟斗的阿爸,站在凤凰小镇的秋风里,唱着那首古老的歌谣,牵着那头啃食了多少个秋季的老牛,在寂静的山野构成了一幅完整的国画。然后在秋风里和他身后的老牛,在土地上重复演绎多个故事中慢慢老去。秋风无情地裂开了父亲厚厚的唇,风干了他淳朴善良的脸颊,在那朴实而淳朴的脸上,爬满了叫皱纹和岁月的东西,那是人人为之害怕的年轮。

爷爷站在秋日的风里,不服老地背着竹篓,拿着装有钩子的竹竿,看着老屋旁挂满金黄的柿子树笑呵呵,那没牙的嘴裂成了一条缝。不服老的爷爷一步步逼近柿子树,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柿子树,一手倚着枝干,一手用带钩子的竹竿去摘挂满柿子的枝干,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入挂在面前的竹篓里,那满树金黄的柿子如同爷爷最疼的孙子,他懂得用怎样的方法去呵护他。而那挂满金黄柿子的树干,留住了秋的颜色,却留不住爷爷头上仅剩的几丝黑发。爷爷在秋天里采摘着秋天的颜色,收获着他晚年的幸福。

灯光下专心致志刺绣的阿妈,穿针引线的手活已不胜当年,那叫岁月的痕迹,遮挡了她的眼睛。虽入秋季,但还没有收割,这个时候,是阿妈最清闲的时候,闲下来的阿妈,却有颗闲不下来的心。阿妈总会从那尘封已久的箱底,拿出在她年轻时为她未来媳妇做的嫁衣,那是她一针一线,在多少个煤油灯下绣出来的桃花瓣。有时,阿妈也会跑到田里,用手慢慢地触摸着那饱满的玉米。一会摸摸这个,一会捏捏那个。那地里的玉米龇牙咧嘴地笑弯了腰,露出了满口的金牙。看着金黄的玉米,阿妈的嘴角裂开了缝,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梯田里未收割的稻谷,在秋风里争先恐后地摇曳着那饱满的头颅。从山脚到山顶,一块块的梯田绘成了一幅鱼纹,像一条金色的鲤鱼,在秋日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阿爸同几个叔伯,正把“板斗”从寨老家里搬了出来。(板斗,一种木做的,呈梯形状,宽口处不密封的器具。)然后阿爸和几个叔伯轮流背到梯田里,他们的笑声和劳动的歌声在秋日的凤凰小镇上空徘徊。放眼呈梯子形状逐级上升的稻田,阿妈和几个婶婶一边在割成熟的稻谷,一边在谈论今年的丰收。几个顽皮的小孩在田埂边搜寻着,寻找那叫着“蚂蚱”的小动物,当然,这是被现代都市人称之为“蝗虫”的东西,而在农村,不管是在孩子的眼里或者大人的眼里,那可是一道美味的菜肴。

当搜寻到“蚂蚱”踪迹的时候,便小心翼翼地去抓住它,害怕因动作太大而引起响动惊动它逃走。为什么说“蚂蚱”对小孩子或者大人的诱惑力那么大?那是因为蚂蚱是一道美味的佳肴,把抓获归来的蚂蚱用线串成一串,挂在脖子上拿回家里,放火上一烤,或者直接放在油锅里炸成金黄,再加上点盐和其他什么的,那味道可真赛过人世间的任何一道美味。当然大人虽然支持抓蚂蚱,但也只允许孩子们在割完稻谷的田里,而未割完稻谷的田里,是不允许孩子们踏入半步。但割完稻谷的田里,蚂蚱却很少,所以,孩子们也就不会听大人的叫喊,依然在还没有割完稻谷的地方抓,由于抓捕的技术不精,往往会把那成熟得摇摇欲坠的稻谷弄得掉了一地。而往往这时,就得承受大人的一顿骂或者一顿打。

阿妈抬头望了望开始西落的太阳,便停止了手中的忙着的活,叫上同家的嫂嫂,从那“板斗”里盛了一袋谷粒,扛着和同家的嫂嫂一同往家里走去。不多时便从那吊脚楼里传出锤子与石臼碰撞的声音。发出声音的东西叫碓(dui)(用木石做成的舂米的器具,用于去掉稻壳的脚踏驱动的倾斜的锤子,落下时砸在石臼中,去掉稻谷的皮。石臼:shijiu,用石凿成的舂米、谷等物的器具。)

当稻谷的壳脱落之后,然后把米从石臼里弄出来,再弄在簸箕里去糠(簸箕,扬米去糠的器具,用藤条或者去皮的柳条、竹条编成的大樶子)。做成新年收获的食物,那是用来与来帮忙收割稻谷的人共同分享的东西,当一袋接着一袋的稻谷被别人从田里背到家里的时候,阿妈和同家的嫂嫂已把饭菜做好了摆在了桌上,等待辛勤劳作一天的人来共享。

谷物归仓,牛羊归圈的时候,忙了一天的人聚在家里分享着丰收的喜悦。而那特意遗留在田里的谷粒,成了鸟雀撒欢的天堂。因为在凤凰小镇里,至今还保留着一些被世人称之为陋习的习惯,淳朴的村民在收割时,总会把田里的食物故意遗留在田地里,赠给那些留下来过冬的动物或者是去往远方从这里路过的动物。小镇里的人与人之间没有钩心斗角的心态,没有把金钱奉为至上的概念,凤凰小镇的人们都有着一颗颗善良而朴实的心,他们用乐观豁达、不思回报的心态坦然面对人生短暂的几十年。

秋日里的凤凰小镇美轮美奂,民风淳朴。而凤凰小镇是我的家,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动物嬉戏的天堂,更是飞往他乡,长途跋涉最需要补充食物的鸟儿停留的地方。而我在它身上停留不久后,也将要匆匆地与那群停留下来补充食物的鸟儿去往他乡......

手术治疗的注意点有哪些呢癫痫的注意事项都有那些?北海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