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蓝色湖里的鱼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55:56
『流年』蓝色湖里的鱼(小说) 天空不知在什么时候被谁使劲擦洗过一样,湛蓝透亮,像在白纸上涂抹出来的。叶根站在蓝色湖边,风轻吹着他的发和衣,有一种想飘起来的感觉。叶根总是有那种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已就会飘起来的感觉,不由自已控制,似乎只要有人吹一口气他就会像春天的柳絮飘飘零零。叶根抬头看看天,有一朵好大好大的向日葵贴在天上,奇怪的是,它竟然在看着自已!叶根不由打了个寒噤,环顾四周才发现,目力所及只有他一个人。叶根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一个人会跑到这里来,眼前是难测深浅的蓝幽幽的湖水,头顶是旷远无边的蓝得让人发晕的天空。一阵突如其来的孤独和无助击中了叶根,想逃离的愿望那么强烈,于是,拔腿就跑。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眼睛辨不清东西南北,跑了好久好久,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于是站住,一看,却还在原地。而更可怕的是,身后的湖水竟然接踵而至!还没等叶根反应过来,水就漫了上来,一股脑将叶根生生地吞噬了。
   完了,叶根心里清清楚楚地明白,一切都完了。不知过了多久,叶根从梦中醒来,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却吐出了许多许多的泡泡,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叶根有点奇怪,动一动身体,却不料自已竟像箭一样地射了出去。叶根万分惊讶,四顾张望着想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好久,眼睛才落在了胸上的鱼鳞,闪烁着蓝幽的光芒。竟然,自已变成了一条鱼!
   叶根打了个冷噤从梦中惊醒,看看盖在头顶的水泥楼板,再看看身边还在熟睡的杨浦,才真正明白自已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而可怕的梦。
   太阳明晃晃地升到老高,总嫌自已奉献给这个世界的不够,还想亮点再亮点,温暖点再温暖点,殊不知人们早难以承受它的热情,避之唯恐不及。
   杨浦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声“妈妈——”,翻个身又睡过去了。叶根脸上浮现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做梦都在想着妈妈,真不像个男子汉。
   厨房里传来了“嗞嗞——嗞嗞——”声音,是杨怡在做早饭。杨浦和杨怡的爸妈跟叶根的爸妈一样,都在杭州打工。一年365天,青海哪家癫痫医院最好?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是和他们在一起的。虽然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但叶根毕竟还有奶奶洗衣做饭,而杨浦只有和杨怡相依为命,大多数时候是杨怡担当着妈妈的角色,洗衣服做饭,处理家务事武汉哪个治疗羊羔疯好,仅管她只有13岁。
   在叶根班上,像这样父母在外打工的孩子还真不少。对于他们来说,爸妈不在身边没有什么不好,早就习惯了,而且,最大的好处是,自由。这是一个快活的时代,没有人管束的日子,他们就像飞出了樊篱的鸟,快乐地飞翔着,嬉戏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就像昨天晚上,杨浦说,我借了动画片,你要不要来一起看,于是叶根就来了,看到晚上十一点还意犹未尽,晚了,就干脆在杨浦家“安营扎寨”。
   叶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揉揉眼睛,回家去了。
   一到家,奶奶的早饭也刚好了,于是,胡乱地抹一把脸,吃饭上学。
   吃完饭,叶根上学,叶奶奶便荷着锄头上地里去。在叶根眼里,奶奶总有做不完的事情,总是成年累月地忙碌着。除了叫叶根吃饭洗澡等一些话之外,叶根很少听到奶奶对他说其它的话。比如,她就从来没有关心过叶根的学习。当然,她也根本不懂这些,有一次,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兴趣,忽然问叶根,这次考了多少分了?叶根哄她说才70多分,以后如有人说某某考了70分以下的她就会吹嘘着说我的孙子考了70多分呢。碰到这样的时候,叶根就会在心里偷着乐:奶奶真傻,我骗你还不知道呢。
   其实,叶根很少有考及格的时候。开始,老师还把他当个人,时不时地找他提问,跟他说一些叽哩哇啦听来云里雾里毫无趣味可言的话。谁知叶根根本不吃这一套,依然时不时地上课做小动作,和同学打架,欺负女同学,时不时逃一下课,考试从来不及格。最终,老师对他完全失去了信心。叶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成了老师眼里的“空气”。
   叶根到学校的时候,杨浦正百无聊赖地东游西荡,看到叶根来了就走过来,有点神秘地说:“你知道哪里有野鸡蛋吗?”
   叶根摇摇头:“我哪里知道!你有屁就放呗,神秘兮兮的!”
   杨浦得意地说:“我可知道!”
   “是你亲眼看到的吗?”叶根有点不相信。
   “那倒没有,也是别人告诉我的。”
   “那你这个傻子肯定是被人给骗了!”叶根轻蔑地说。
   “你才是傻子呢!”杨浦有点急了,“不信的话,等上完了张老师的课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张老师是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人高马大,黑龙江中亚医院评价有一副男人气十足的脸,班上的学生除了对他有所敬畏之外,没有第二个老师能让那么多学生乖乖就范。
   第三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叶根和杨浦就心领神会一前一后来到学校的东南角。这里有个垃圾池,依墙而筑,站在池沿上用力一弹,人就可跨墙而骑,再顺势一翻,人就到了墙外。对于叶根和杨浦来说,这是学校的另一道门,这道门比学校的大门要有趣得多,更能体现一个人的“男子汉”气概。所以哪怕在平时,他们也更多地是走这道“门”。
   时近中午,天气有点热,叶根和杨浦从墙上翻下来就已经汗流浃背。叶根掀起T恤的前襟抹一把脸上的汗水,抬眼望天,眼睛却被刺得闭了很久才能缓缓睁开。天空万里无云,像一块硕大无边的蓝色胶质将世界包裹得严严实实,让人闷得有点透不过气来。田野里的植物也绿得刺眼,似乎正憋足了劲地生长,也想探出头来呼吸一口高处的清新空气。
   杨浦带着叶根往田野的深处走去,越往里走,从植物的气孔里散发出来的闷热气息越发浓烈。身上的汗水就像泉水一样不断地往外冒,叶根有些不耐烦地问杨浦:“到底到了没有?”“就在前面,就在前面。”杨浦有些抱歉似的安慰叶根。
   这是一个没有山的地方,有几棵树立在那儿人们就把它称为山。两个人来到山脚,杨浦说:“到了。”
   “哪儿呢?”叶根急不可耐地说。
   “具体的位置我也不知道,要找一找才行。”杨浦坦白地说。
   听到说没有具体的地址,叶根有种被骗的感觉,自已竟然会相信杨浦这样的傻瓜。但来都来了,不找找就又更冤了。于是,两个人便极认真地找起来。
   当回到原地,叶根才彻底地相信,杨浦是一个傻瓜,而他自已也好不到哪儿去。走在回去的路上,有一个刚学不久的歇后语蹦进了叶根的脑海——竹篮打水一场空。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汗如雨下,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如果这个时候能够跳到湖里洗个澡就最爽不过了。”杨浦自言自语似地说。
   叶根很赞同杨浦的意见,于是两个人朝蓝湖走去。
   蓝湖不大,但是因与长江相连,就显得有些大了,就像一只狗找到了一个好主子做依靠一样,狗的身份也显得尊贵了。看到蓝湖你就该知道这湖为什么叫蓝湖了,湖水蓝幽清透,像是一整块玛瑙被上天赐予,闪放着梦幻的光芒。
   杨浦利索地剥掉衣裳,如猴子般一跃便钻到了水里。“砰——”的一声,水破了一个洞,旋即愈合,只有无限的波纹一层一层地扩散开来。
   叶根一边脱衣服一边哂笑,想不到,杨浦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但很快,便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涌上了叶根的脑海。但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呢,一时又分辨不清。像被流星击中了一样,叶根一下子反应过来——杨浦溺水了。
   没有想那么多,叶根一头钻到水里,忍受着水压极力睁开眼睛,希望在水里看到杨浦,但又希望这是一个玩笑,等一下杨浦就会从水里探出头来。叶根浮出水面,希望看到奇迹出现,但是,湖面依然平静,杳无人影。
   有一种像被什么东西撞到了的感觉,叶根的脑子“嗡”的一下,血往上涌,却感觉脑袋出奇的冷,冷得打颤。
   叶根想哭,却咬一咬牙,重新钻进了水里,尽力把手撒开,企图自已的手能够抓到点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叶根的脚。叶根一震,想去拉住杨浦的手,却不料杨浦把脚抓得那么紧,没有丝毫要放松的意思。
   叶根快憋不住了,于是带着杨浦往水面游去,使出浑身最大的力气划动双手。不知杨浦从哪儿来的力气,用力一拽,叶根刚要触及水面的头猛地一沉,冷不丁灌了好几口水。叶根挣扎着,却越挣扎杨浦就把他抓得越紧。
   这是一场无声的挣扎。两个人扭扭打打,最终却像藤蔓一样越缠越紧。
   时间似乎停止了流动,世界似乎退居幕后,只有水,到处都是水,无边的水,无尽的水。
   蓝湖的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根低头一看,胸前白鳞闪闪——他变成了一条鱼!
   叶根笑了,原来,这是一场梦,一个可怕而奇怪的梦。
   等梦醒了,太阳也就升起来了。
   叶根想,从此以后,自已再也不逃课了,一定要,好好学习!
   天很蓝,蓝湖很静,到底是天在湖里,还是湖在天上?蓝湖无语,天亦无言。

共 3265 字 1 页 首页1
青海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den" name="pn2" value="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