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柳岸】过年的记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4:45
一   那天过腊八,听收音机里说,过了腊八就是年,不知广大朋友对过年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和感想?我这才突然意识到,又过年了,仿佛才过了那个年,就来到了这个年,日子飞速流过,而我还却沉浸在了过去的记忆里。   我从小生长在鲁西北,由于童年时期的生活,还比较困难,所以对于年的记忆非常深刻。因为只有过年时,才能实现很多梦想,比如吃好的,穿新衣等。   我们商河的过年风俗,除了那些吃喝穿戴、扭秧歌、放鞭炮外,拜年是最有意思,也是必须遵守的风俗。从二十九那天下午,我跟着父亲,和每家的老人一样,去村子西边的湾沿上,点三支香,请回自己祖宗的神位,回家过年。请神位必须是这个家的最年长的人,也是守着烛子(神龛)的人去请。只见父亲双手捧着香,满脸的虔成,面向西南,也就是我爷爷奶奶的坟茔的方向,嘴里念念有词:“爷爷娘娘,回家过年了。”   过了年初一,下午的时候,再由请的人送回去。在西湾沿上,向着祖坟的方向,我跟着父亲跪下,撮了一捧土,把三根香插上。父亲嘴里念叨:“爷爷娘娘,过完年了,现在天还没有黑,早点铺床铺被吧!”然后,父亲从荷包里掏出三个鞭炮,让我躲得远远的,点着了。随着三声炮响,算是送走了自家的神们。我爷爷在六零年就饿死了,所以这件事就由父亲来完成。以后就会由哥哥或者我来请神位,像每家的人一样,一代传一代,把这种对过年祭祖的习俗传承下去。   一般情况下,小时候的记忆里,几乎从过了正月十五,就开始盼着再过年,因为过年的记忆里太美好,太浪漫。只有过年才能吃好的,穿新衣服,跟着大人们,围着村子拜年。所以那时候,天天算计着,今天是几月了?有时候会问娘:“快过年了吗?”   娘慈祥地笑着说:“傻孩子,还早呢!又在叨念过年,是不是想吃好的了?”   “哪有啊,我是想我姑、我姥娘、还有我光明哥哥、小珍妹妹了!”虽然我想到那些好吃的,咽了口吐沫,可是我还是能说出很多喜欢过年的理由。   “好好,等浇完麦子,种上棉花,咱就去走亲戚!”娘说着话,手里的锄头麻利地锄着麦陇里的麦蒿。   我挎着篮子,拿着镰刀,挖取那些荠菜。春天后,一般家庭除了吃咸菜,那些地里才出苗的野菜,便成了我们饭桌上的家常菜。现在的人们,为了吃新鲜,还觉得野菜好吃,可我们那时天天顿顿都吃野菜,而且也没有多少油,只有调上些盐巴。所以更怀念过年时又香又甜的食物。   从正月十六那天开始,二月二,三月三、五月十三、六月六、七月七,一直数到了八月十五,这些难熬的日子里,唯一的念头还是盼年。对于我来说,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家里人都已经太熟悉了,除了被父亲呵斥,被哥哥嘲笑,就是娘不厌其烦地安慰我:“快了快了,又过了一个月,快了!”   在这漫长的一年中,其实我们不会等到过年时,才去走亲戚,在春播、夏收、秋挂锄的闲暇日子,就去走亲戚。或者我们去,或者她们来,一般都是女人带着孩子走亲戚,男人们平时很少去走亲戚,免得被人笑话说他馋懒。   其实,大人们最不愿意过年,都说年关难过,尤其是生活还很困难的时候,过年会花光家里所有的积蓄。而且,老人们觉得,过一年少一年了,一天天的,过得真快啊!其实,年老哪里是过年的责任,老人们总是要找一个最切近的发泄对象,所以就不喜欢过年了。可他们还是喜欢看着自己的儿孙辈高高兴兴过年,矛盾啊。   在念叨中,进入了腊月,尤其是到了腊八这天,喝了娘煮的香甜的腊八粥,又跟娘扒了蒜,看娘腌制腊八蒜,问娘:“快过年了吗?”   娘笑着说:“嗯嗯,快了,过了腊八就是年!”   “可咱家咋还没有吃肉啊?”   “傻孩子,吃肉要等到年跟前,现在还有点早。”   于是,我在念叨中,数着日子盼望着年的到来。      二   商河大集,是逢五排十。从初十开始,集上就有了年味儿,摆摊的不但多了,卖的货物也比平时全了。尤其是很多年货,都被机灵的商贩们摆上了货架。集上到处挂着大红的灯笼,喜庆的对联、各种年画儿,铺满了路旁。   我最喜欢杨柳青的年画,有红红的鲤鱼、胖胖的娃娃,还有叼着烟袋的老爷爷,盘着腿剪窗花的老奶奶,他们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于是,在我的央求下,娘掏出了用小手布卷着的那些毛票,买了几张年画。这些年画被我和哥哥贴到墙上,好些年后,除了颜色变浅外,还能看出画面的喜庆。   腊月二十的大集上,人们一般会把年货,大部分都买全。热闹的大集上,商贩们互相吆喝着,赶集的人遇到了熟人,讨论着今年的年景,拿出所买的货物,向熟人显摆显摆,说明今年多买了几斤肉,几条鱼,是比去年富足了!   年景不是很好的男人,走路躲躲闪闪,先怕遇到王老六,王老六是东关街上卖化肥农药的,春播秋耕时,佘了人家的化肥钱,期间遇到了大病小灾,年前是还不上了。虽然王老六是个畅快人,答应了先该着,谁没有个人高蹬短?可一般的人还是觉得欠人家钱,还赶集买东西,脸上挂不住。   等到二十五这天,是年前最后一个大集,人们一般都叫花花集。因为一般的大鱼大肉的年货,都在上个集上买全了,剩下别的东西,可以由妇女和孩子们买了。于是,集上人山人海,最热闹。女人们都喜欢去卖布的摊上去逛,过年了,扯上一款新花布,给孩子或者老人做件新衣服,让家人们都高兴一回。至于自己,以前的衣服,还没有出现补丁,洗干净了还能将就一年。   大点的孩子们,则喜欢卖鞭炮的,看他们为了显摆自己的鞭炮有多响,都争相放着。那一片的鞭炮市场上,噼叭响彻一片。小孩子们,都喜欢好吃的,拿着冰糖葫芦、糖酥棍、柿饼子,一边吃,一边看那些耍猴的,捏糖人的,还有打把式变戏法的。这些人也都是穷苦人家,趁着年前这段好时光,赶集多挣几个,回家养活一家大小。   花花集上这一天,基本都是赶一天的集,其实就是玩一天。   我家原来那三间半老屋,房梁被烟熏得漆黑,挂在房梁檩条上和墙角上的蜘蛛网,都在二十三那天,被哥哥扫除一空。二十三那天,每家每户都大扫除,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天,后来一问才知道,腊月二十三是小年。街上每天都有了放鞭炮的声音,如果在平时,突然的爆炸声,会吓人一跳,可现在没有事,不会再去训斥孩子们,人们都觉得有了年味儿。   人们从过了腊八开始,嘴里见到熟人后,一般都会说:“呦!近来挺好啊!提前给你拜年了!”   “挺好挺好,也提前给你拜年!”   腊月二十六开始,人们开始忙活起了过年的食物。蒸年糕、包包子、熏炸、煮肉。   煮肉一般都是腊月二十八这天,因为二十九就基本都休息过年了,煮得太早怕肉不够吃的,都馋了一年了,闻到肉香味儿,嘴角都流口水。所以大部分人家都是二十八这天煮肉。我最喜欢这天了,可以吃肉啃骨头。这天,每条胡同,每个大街,每个村里,甚至整个世界,都飘满了煮肉的香味儿。   大年三十的中午,每家都吃上了最好的饭菜。晚上太阳还没有落山,人们便开始放起了鞭炮,到处鞭炮轰鸣,烟雾缭绕,整个世界仿佛进入了云海仙境。当夜幕拉下,天空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早吃过饭的孩子们,便打着灯笼出来玩了,孩子们会越聚越多,围着村子转,大人们则不断给孩子们糖果。街上的电灯亮了,这是才按上的,那时白天晚上停电是经常的事,人们见怪不怪。有电最好,没有电也照样过,再点上蜡烛或者煤油灯。   那时的热闹劲儿,全国都差不多,那时才按电不久,村里的电视还不是很多,几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几乎把全村的孩子都吸引过去。电视机的主人,都很自豪,非常愿意让大家都来看电视。屋里被挤得满满的,人们坐满了主人家的火炕,又站满了一堂屋。电视里的广告不多,新飞冰箱、芦丁牙膏,是常见的广告。动画片是《聪明的一休》,电视剧最火的是霍元甲陈真传等。      三   到了大年初一,半夜里就有人放鞭炮,天还漆黑,娘就起来烧火下水饺。下熟水饺,都舀到碗里,把我叫起来。我穿上了一身新衣服,高兴地吃了水饺。   父亲早就打开了院门,门口横着一条竹竿,屋门口也横着一条竹竿。因为堂屋里供着我家的神龛,上面都写着我家老祖宗们的名字。桌子上供着各种各样的食物,还点着香。父亲说屋门和院门的竹竿,是代表门,把咱家的神请进来了,就不能让他们走了。父亲叫上我和哥哥,先给神龛磕头,嘴里得说:“给爷爷娘娘磕头了!”然后,我和哥哥再给父亲磕头。   这时候,我们姓万的族人们,都来了,由于人多,都一伙一伙的。进来一伙,先给神龛磕头,嘴里也是说:“给爷爷娘娘磕头了!”然后给我父亲磕头:“二爷爷!”“二叔!”“老爷爷!”“我们给你拜年了!”   父亲是村里辈分最大的人之一,所以大部分人都来拜年。父亲招呼着,拿着香烟,递给拜年的人们,嘴里不停地说着客套话:“都起来吧,都起来吧,别再磕了,再磕就老了!”虽然这样说,可是后辈们还是该咋磕咋磕。   我和哥哥,也随着族人近支,走向村里,向每家有神龛的磕头,向每个辈分比我们大的拜年!街上到处都是拜年的人们。很多平时在外地、在城里的人,今天都回来了,人们都互相打着招呼,哈哈笑着,握着手,亲不够。村里的人,只有这天才最全,也最开心。   从初二开始,人们都要去走亲访友,按照从大到小,从最知己到一般的规律,开始去给亲戚们拜年。小孩子最高兴,走亲戚吃好的,因为亲戚家里会宠着,护着,不像自己家里,把好吃的都就给来的小亲戚。走完亲戚,一般也就到了初十左右了,人们开始准备过十五,闹秧歌。过了热热闹闹的正月十五,人们就又恢复了清汤寡水的生活,这个年,也就算过完了。   缓解癫痫发作黑龙江哪看儿童癫痫好随州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最好郑州癫痫病哪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