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山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29:45
那一年的冬季,跟飞生了些闲气,赌气一个人跑到荒凉贫瘠之地流浪,放逐自己。   火车一站一站的晃着,低落的心事儿也像一杯凉透了的茶,在杯中摇来晃去。手机安静地趴在桌面上,像失语的孩子。   飞不肯打电话给我。大抵他的眼中我是任性而且不懂事的。他不明白,所有的负气只是为了让他多看我一眼,像初恋时那样,经常用温厚的手掌来耐心抚摩我寂寞的长发而已。   我知道自己是那么迫切的需要一个人的关爱。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这样疯狂的索取是因为从小就缺失了父爱的缘故。可是,骄傲和矜持使我不肯明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和需求。我感觉,他若爱我,心疼我,就该懂我的。于是,一次次无声的求索无果中,我伤痕累累。   逃一样的奔出了家门。坐上了南去的火车。不知道哪里是要去的方向,也不知哪里是我要停靠的码头。我一心奔逃。   火车慢慢驶入了人烟稀少处。从黄昏到日出,我已经摇晃了十几个小时。随意从窗口向外望去,远方青山连绵起伏,竟然于青翠之上,浮了一层素淡的白。雪!我心有几分激动。没想到,在这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竟然遇到了一场雪。南方不是不下雪吗?或许,上天眷顾我的伤心吧。思忖间,火车的速度在缓缓减慢。眼中的景物分明清晰明朗了许多。这时,遥远山脉间,一片云霞一样的轻红进入了我的眼。一股遥远而又触及灵魂的召唤自那片云霞中飞出,我的心在刹那迷失。   这感觉,好似回到了梦中的原乡,我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而我,又究竟是谁?   火车靠站,停稳。车门打开,却没有人上下,而我,就在车门即将关闭的那刻做出了一个让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决定---我整理了东西,像兔子一样跳下了火车!      (一)      空气中有种湿冷。我的衣服明显有几分单薄。四周一片空旷,突兀矗立的灰白站牌上,刻着三个孤零零的黑字:烟霞寺。   四周一片死寂,这个小站,如同被荒废了一样透露出一种破败的气息。但是,那三个字,却如符咒,深深的刻入了我的脑海。那片霞,此刻就在遥远的山坳间,向我盈盈招手,催我前去。   周遭看不到人烟。只那个云霞飘渺处,似乎隐约可见一座庙宇的样子。循着一条湿滑的小径,踩着过膝的荒草,我一路踉跄着前行。期间跌倒过几次,泛白的仔裤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泥巴。   又饿又累,还有些许的伤心落魄。我在荒草丛中坐了下来。山路的陡峭使我有了放弃的想法。   可是,那片烟霞如梦中的桃花源,灿然旖旎,诱使我深入。四周衰草连天,没有一丝声息。我有些忐忑,这是个什么地方?这条崎岖难行的小路上,曾经走过一些什么人呢?   正在此时,遥远的山那端,传来一声悠扬、飘逸的钟声。我的眼泪瞬间滚落下来。这只有寺庙里才会敲起的梵音,让我心潮荡漾,像是回到了梦里的原乡。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我念着梵经,仿佛浑身有了一些奇异的力量,继续向山上爬去。      眼前是一片如火如荼,灿烂无比的梅林。白的似雪,红的如血,一朵朵,一枝枝,挂了满树。中间一条蜿蜒曲折的碎石小路,蛇一样的爬向梅林深处。树下,落红缤纷,安静地铺陈着一地的姹紫嫣红。似乎在等待一双温柔的手,来将它们轻轻拢起,送往它们该去的清静处。我心里一阵狂跳,知道这便是我要寻找的云霞了。   痴迷间,一阵朗朗诵读声从天而降。“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那声音,循环往复,低回凄清,似乎有着不尽的伤痛随着着清朗的声音跌落。我的心,也被这无端的冰冷冻结。木呆呆地站在梅林深处,不肯重回人间。梅花,一瓣瓣地落在我的发稍,然后拂过我的肩头,滑落到地上。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我若不是动了爱你的心思,哪里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来的这么多是非?我若离了爱,自然心轻体健,人生还有什么烦恼可添?   思着,念着,一时间愁肠百转,黛玉一样在梅林中痴傻落泪。   念此遏语的,该是何人?怎会有如此寥落断肠的心思?念及此,便不再耽搁,向着语音的去处寻了过去。      (二)      一着土黄僧衣的男子,长身玉立,背对着我,手里一把肥大的扫帚,却不扫落花,只呆呆地望着枝上梅絮絮念着什么。   我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他十分惊诧地转过身来,看向我。这一瞬,我也将他的面容看了个真真切切。他竟然是个极好看的男子!约莫有三十多岁,眉目清秀,儒雅俊朗,他头上的烙印和身上的袈裟没有给人些许不妥的感觉,反而无形中给他增加了几分出尘脱俗的气质。只是,令我诧异的是,他的眉宇间似乎有一种淡淡的,挥之不去的轻愁。   想必我的样子经过这半天的劳顿有些狼狈了吧。他看着我,先是惊讶,后来便回归到心神一体的淡泊中去。双掌合十,深施一礼,他问:“女居士因何此时到此?现在不是旅游的季节,而且马上要大雪了。如果不及时下山,会被封在这里的。”   他的话,带我走回了现实。想起飞的种种,心生恨意。于是,我回他一句:“心若是空了,天下无处不天涯,家又在何处?”   他吃了一惊。这次认真地看了我一眼。此刻的我,必然是灰头土脸,衣衫不整了。他很淡定地说:“既如此,便请你入寺小憩吧。”说完,自己先行走向梅林更深处。   低头无语,跟在他身后,兜兜转转间,有淡淡的暗香萦绕口鼻。过去的种种是非,若拉长的镜头,渐渐远去,模糊,渐成虚无。若得这样安逸清雅之处隐居,也不是不可吧。想着这些的时候,才发现已行至梅林尽头了,两扇红漆大门陡然间矗立眼前。透过高大的院墙,隐约可见里面画栋飞檐,屋宇层叠错落,有高大参天的古树掩映其中。看样子,已是久经风雨,有了些许凋零的迹象。却仍然难掩其当日之华美与鼎盛的样貌。   那僧人并不客套,打开门,径自走了进去。看起来就是一怪僧。我心里嘟囔了一声,嗔怪他礼节上的不周。却不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着了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我跟了进去,没有一丝的犹豫与怀疑。因为那僧人身上有种神秘与忧郁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倾听,好奇。   他一定是有故事的。不然,怎么会跑到这么荒僻的地方出家为僧?又怎么会念那样的句子?      (三)   进得山门来,但觉山风忽然凛冽,温度陡然下降了几分。迎面而来的大殿两旁,是一副对联:千嶂云山凭我隐,五湖风月有谁争。殿堂里,有阵阵青烟袅袅飘出。那僧人却不进去,转至旁边的一条小径上,顿时没了身影。我急忙跟过去,才发现大殿后面还有许多重复着的楼宇殿堂。而那僧人,没有去往殿宇楼阁处,河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却捡着僻静狭窄处行走。不久便来至一排精舍旁。   打开其中一间,他站在门口,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然后说:“女士今晚就暂且在这样住一晚吧。小憩一下,明日赶紧下山,因为马上要下雪了,下雪之后,山路基本就走不得人了。”说完,不待我回话,便扔下我一个人,匆匆向前面走去。   这样的态度并没有使我生气,反而对他的好奇之心大涨。这样的心思反而使我对飞的怨恨和想念减轻了许多。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才发现,恨,竟然来自深深的爱。我记起飞送我的第一封情书,信笺上,一枚蓝色的月亮冷冷的悬在那里,一枝白玉兰横斜而出。淡淡的笔墨清香里,飞的字潇洒娟逸,飘然而落:“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我的文笔一直以来旖旎缠绵,他自知难以比拟,便扬长抑短,利用字体上的优势来诱惑我。而我其实早就在他死党的疯狂造势中对他深怀好感。况且当时的飞,即使不算玉树临风,也总是个谦谦君子,身世家教都极其符合我的心意。于是,我几乎毫无悬念的就坠入了一场风花雪月中。      (四)      冬日的黄昏,在随州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几株古柏的梢头摇摆着。终于一个不小心落了下来。   那个奇怪的僧人送了简单的饭菜来。白米饭,一小碟青菜。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我喊住了他:“喂,大师可不可以把尊姓大名通禀一声啊?”这温饱的问题一旦不再成为负担,我这小女人的刁蛮习性就冒出头来。我的语气变得调侃起来。他头也不回:“道念!”   “悼念!?”我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名字?   听出我声调上的误差,他回过头来,清冷的脸上有了一丝人气:“道念,道德的道,怀念的念!”他的声音像在山下时听到的钟鸣,有着穿透人心的磁性。   一霎,我有些晕。这么好看的男子,因了何事出家?看他气质里的那份淡定与从容,就知道他的学历和内蕴必不会太低。   我眼中的审视让他有些微的慌乱。毕竟天色已暗,灯火有了些暧昧的意思。而我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实在是不妥而且有失矜持。   意识到自己失态,我的脸上也有些发烫。于是,收回目光,一心对付面前的饭菜。毕竟二十多个小时未曾进食了,也当真有些饿了。   我的举动似乎牵动了他的哪根神经,他竟然停下了脚步,目光迷离地看着我,有一瞬的呆怔。我分明的感觉到了。逼仄的空间里,呼吸声清晰可见。   “静儿......”这一刻,他的声音陡然失去了水分,像是被风干了的花瓣,没了质感。我灵敏的双耳迅速接收到了这一信号。事实上,在这偏僻阴冷的古刹中,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静儿是谁?”我抬起头来。撞上了他迷离的目光。他的眼中有一种迷离,穿过我的身体,投射到无尽的光阴里去。   我知道,他的心思现在一定已经飞出了这小小的室,在外面阴沉沉的天幕下打着旋飞舞呢。   “要下雪了。”他的声音有一种千帆过尽的空洞与沧桑。磁质如昨,却总是透着一种红尘之外的清冷。一如外面阴沉沉的天空。   我知道,无论多久的修行与阻隔,有些灵魂深处镌刻的伤都是无法绕过去的。它们终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候爆发,变得再次新鲜刺骨。      (五)      那晚,道念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摇摆不定的灯晕中,他的身影被拉长,平铺到雪白的墙壁上。   十年前,他与她在大学校园里相识,才子佳人,毫无悬念的恋爱了。   她是江南水乡的女子,有着安静的姿态,如莲,清芬淡雅。不多言,喜梅,爱书,素净。   他亦是钟灵蔚秀的男子,写一手好字,诗词书画,无一不精。   毕业之后,经过商定,他们留在了同一座城市中。因为女孩的家在这里,她的父母在这里。为了爱,男孩放弃了比较优厚的工作。   男孩的家境贫穷,在这样一个中等的城市里,他供不起一套房,买不起一部车。而女孩,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如笼中的金丝雀。他们毫无疑问的遭到了来自两个家庭的阻力。   但是,深深相爱着的两个人怎么舍得分开呢。他们苦求,抗争,坚决不肯向世俗低头。最后,毅然选择了与各自的家庭决裂,义无反顾地走到了一起。   他们租了小小的室,添置了简单的家具。女孩换下了所有的名牌,布衣素面,扎了碎花的围裙。笑意盈盈地看着男孩,悠悠地念: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男孩眼眶有些湿润,回她: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说完,过去牵了女孩的手,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天地间万物蓦然生色,而他们的眸中亦是流光飞转,一眼万年。   男孩说,对不起,静儿,让你受委屈了。   女孩仍是如梅悄然绽开:你在哪儿,心在哪儿;心在哪儿,家在哪儿。让我们杯酒释年华,书剑走天涯!   小小的室内,芳香四溢。快乐与幸福长出了翅膀,飞了满屋。   男孩每日都会早早醒来,幸福地看着如婴儿般贪睡的小妻子,心里是满满的快乐。先是轻轻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然后再小心翼翼地起床做早餐。他已经习惯了叫她:小人儿!   他叫,小人儿,快起床,要迟到了。而那慵懒的小人儿总是很吃力地从美梦中走出来,不情愿地嘟着粉红的小樱唇起床,收拾自己。每到此时,男孩都会被她那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清纯自然深深的吸引。   爱情,有时候就是一眼深井,总会有渴极了的人不顾一切的沉溺其中。   甜蜜的日子,如水一样淌过。   三个月后,男孩下班的时间开始越来越晚。女孩做好了精致的饭菜等他。   小屋外面,灯火阑珊。窗前的女孩拖着腮,看着茫茫的夜色。她想,男孩现在在忙什么呢?是不是饿了,也累了?老板是不是又给他脸色和压力了?想着,她的眼泪就下来了。她看到了男孩这段时间的消瘦和疲惫。可是,自己却帮不了他。 共 834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