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柳岸•美】拿什么拯救你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21:22
跟徐小连认识,纯属偶然。   本来,她在离县城上百里的乡下当着她的农民,做着她的农活,带着她的儿子;我在县城上着我的老年大学,跳着我的舞蹈,快乐着我的快乐。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毫不搭界。但因为慈善志愿者的身份,一个朋友把她介绍给我,希望我能帮到她。   介绍的朋友说,徐小连严重烧伤,住在她当护士的儿媳妇负责的病房里,家里穷得连吃饭都很困难,希望我们能通过我们慈善志愿者协会,发起社会募捐,帮她渡过难关。言谈之中,朋友几近落泪。她说,我表达不够好,我说不出她的惨状,你们到医院去看看就知道了。于是,我和几个慈善志愿者赶到医院,见到了徐小连。      5月31日   我们去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护士刚查完房。徐小连的意识有点模糊,不能说话,她就那么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无助地望向我们。   护士长告诉我们:徐小连,女,22岁,大石桥乡河塘村三组村民,从小患有癫痫,5月26日傍晚在家烧水时发病倒在灶火边,腹背大面积烧伤。其丈夫32岁,智障,属于没有什么劳动能力的人,两人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家中只有一个69岁的公爹能劳动,但因为要带一岁多的孙子,也不能出去做事。现在在医院陪护的就是她的公爹带着孩子。我们并没有见到她的公爹。管床的护士告诉我们,徐的公爹回家拿户口本去了,可能要下午才能回医院来。护士长说,徐小连家庭非常困难,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医院的医护人员已经自发地为她捐了些钱,但远远不够她的住院费用。希望大家能伸出关爱的手,帮帮他们。   下午五点,我同县慈善志愿者协会的几个志愿者再次到了医院。护士说徐的公爹已经回了医院,但这会儿不在病房,应该是到楼下打饭去了。徐小连还是昏睡着,我们在护士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揭罩在铁架子上的被单。见到的情形让我们全都潸然泪下:只见她的整个背部一片漆黑,胸腹部也是一片斑驳,还有脸上,到处都是大火炙烤后留下的创伤。   她要经受怎样的痛苦才能挺住啊!   正说话间,病房里突然响起孩子的哭声。回头看时,一个光着膀子的老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食盒走了进来,显然,他就是徐小连的公爹。他放下食盒,把孩子放到地上。可能是看到了陌生人,孩子紧紧地抓着床沿,放声大哭。食盒里盛着的只有白米粥。三个人只吃这么一点点?同病房隔壁床的大姐告诉我们,徐小连家里很穷,她公爹经常就打些粥、买个馒头当正餐。她已经跟楼下卖饭食的老板娘说好了,叫他们店里把顾客吃剩下的饭菜留着给徐小连的公爹打包,让老人和小孩也吃餐饱饭,今天过节呀,端午节!同去的志愿者把身上的钱都掏出来了,放到徐小连公爹的手里:“去打个菜,给孩子买点吃的吧!”   噙着眼泪离开医院,我心里说,无论怎样,我们也得帮帮她!但我知道限于体制的关系,哪怕是十万火急的救助,正常渠道的募捐也有很多繁杂的手续要办,等那些救济金下来,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一个朋友给我出主意:要不,我们大家先凑凑,帮她渡过目前的难关再说?好,那就这样吧。我把有关徐小连一家遭遇的信息发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并在自己的名字下写上“捐100元”。不多时,朋友圈不断有人询问我关于徐小连的事,也不断地有朋友发微信红包给我,叫我帮着转交。有捐20元的,有捐50元的,也有100、200的,每一分钱都带着志愿者朋友的关爱。那些发在微信群里的红包,有的即刻被不知真相的朋友点开了,立马就有人善意地提醒,不一会儿那红包就退了回来。这一夜我都不敢合眼,生怕因为我的一丝一毫的懈怠,记错了哪一个人的名字,漏掉了哪一笔钱。   志愿者们太给力了,大家纷纷献出自己的一分爱心,不到一天的时间,总共筹集到3420元钱。有了这笔钱,徐小连至少可以住一个星期的院了。      6月1日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们慈善志愿者协会刚好要到四小参加“结对帮扶特困生”的活动,四小离医院很近,活动一结束,我们顺道去了医院,把这一笔爱心款送达徐小连的病床前。   徐小连的公爹和孩子都不在医院,她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见到我们,她把脸偏了过去,站在床对面的志愿者悄悄给我们做了个抹眼泪的动作——宝宝心里苦,宝宝说不出啊!考虑到她急需用钱,我们把钱交给了护士长,叫她们转交给徐小连的公爹。下午下班的时候,收到护士长发来的视频:徐小连的公爹接过钱,对着镜头鞠了一躬。      6月2日至9日   从5月31日下午开始到6月2日中午12:00截止捐款,志愿者们共为徐小连捐款5570元。这些钱大多是志愿者朋友看到我朋友圈里的信息后自发地捐的,也有的是朋友的朋友转发后代捐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让我觉得周围的朋友正能量满满的。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因为要下乡去瑶山深处助学走访,我不在县城,但我打过几次电话问护士,得知徐小连一直在住院,便也就放了心。      6月10日   昨天晚上回到县城。   今天上午,我和四个志愿者朋友再次到医院去看望徐小连,把上次大家捐助的余款2150元转交给她。可是到了医院才得知,她已经出院回家去了。回家?她现在的状态回家去干嘛?护士长告诉我们,徐小连感染严重,医生叫她转院,她家人就办了出院手续。可是因为经济困难,也没办法到外地去住院。我立马打电话给她公爹,那头咿呀咿呀半天说不出个其所以然来。瞧我这暴脾气!恨不得把他从电话里拽出来把话抠出来!一家人全都是讲不清楚话的,那个幼小的孩子依靠谁哟?真不能想象她回家之后的日子该怎么办!看来还得到她家大石桥乡去跑一趟,会同乡镇民政助理帮她把临时救助申请下来。   接下来去跑民政,知道像她这种情况只能申请临时救助。医院证明、户口本身份证等各种资料的准备,共计有八项。八项!会叫那个目不识丁的老人晕头转向了!      6月12日   下午三点出发,驱车一个多小时至大石桥乡何家塘村三组,把慈善志愿者们的爱心款(共5570元,上次已给付现金3420元)全部送达何小连家中,顺带捎上志愿者们捐赠的衣物,还有满满的爱心及真情的牵挂和问候。徐小连的状况令人担忧:因为大面积烧伤,县级医院束手无策,转院又无资金,所以只得出院呆在家里。家中还是她公爹带着孩子在照料着。在去往徐小连家的路上,我电话联系了管民政工作的黎乡长。黎乡长说乡里知道她家的情况,也在积极展开帮扶救助,可是乡里能救助的最大权限是1000元,民政局能救助的也不过2000元,聊胜于无。末了,他好心地在电话中叮嘱了我一句,让我在见到徐小连的时候不至于心生恐惧。她比上次我们在医院见到的时候更惨——那个时候我还敢发她的照片出来,今天见到的情形让我不忍直视,更不敢拍照了。她就那么一丝不挂地蜷曲在铺了一张看不出颜色的席子的木床上,浑身化脓,周围飞舞着蚊蝇……她的公爹告诉我们(其实他也叙述不清楚,我们是连估带蒙猜出来的),她的老公因为智障,在砖厂做事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的收入,公爹带着孩子又不能出去做事。我问他为什么不给徐小连转院到外地去住院,他嘴里嘟嘟囔囔着,我们听出了个大概:现在家中仅有的只是志愿者捐助的那几千块钱,连上次住院的钱都没办法结帐,到别的地方去住院,一入院又要这样那样的各种检查,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   我问他,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等着?   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啊!”   我也深深地叹口气——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亟待完善,至少,不能让我们的老百姓生了病却只能“望院兴叹”!我知道,志愿者捐助的那几千块钱,对于徐小连高额的医疗费用,无异于杯水车薪。如果得不到其他的救助,徐小连就没法去住院。就这样在家里躺着,她会捱得过这个夏天么?   谁来救救她? 河北癫痫病医院武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的哪家的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武汉看癫痫病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