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花自飘零(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53:30

【一】

那一年,一中这样的学校,中考就只有重点和非重点的高中选择,听说可能会有的零星中专的招生机会,却也只是没有落到实处的听说,因此我的选择只剩下了师范学校这一条独木桥可走,而且这桥,也只能回乡镇中学才有机会上得去,所以,我必须再转回木其河中学去。

那一次老师一起参加的年段课余钢笔书法对抗赛中,我那一笔届时尚未定型的“无体”行楷,居然跟班主任打成平手,双双得了个二等奖。模糊记得,当时交叉评选的高中部组委会给出的评语大意是:刚柔并济、隽逸灵动……

我知道得来这样的鼓励,是长期耳濡目染二姐“丽娟”飘逸娟秀的性格化行书字体所致,而小有名气的“丽娟”体精髓,那时候我尚不能学得十之五、六。

美女班主任话里有话地笑侃:“你的字,女孩子的多愁善感是不是多了些,不如我们俩换一下风格,说不定会更加恰到好处呢。”我当然欣赏老师那每个字的最后一笔,有意无意间的轻轻一顿,更有男子汉的果敢气度,可是当时是我,却还是舍不得自己撇、捺、点、提间,若有所思的瞻前顾后,所以只能讪笑着不置可否。

这样充满了轻松友好的心理争夺战,从我嗫嚅着跟美女班主任打开天窗旧话重提那一刻开始,转变成了真刀真枪的白刃战。“姐姐”班主任,再一次恨铁不成钢地冷看着我,却发动了所有的科任老师,在每一个课节末的走廊里,锲而不舍地展开着对我的围剿——贾幼彬(语文老师)温文尔雅的苦口婆心、韩嵩(物理老师)疾风暴雨的入情入理……我的心感激中颤抖着,在七、八个恩师的父母情怀里,一次又一次挣扎着坚守自己目光短浅的一意孤行!

那时候,我是缺了英语科目的“三好学生”,是班长,是支部副书记,是年段重点中再重点培养的重点生。

也许,如果那时候,我没有那样自以为是地坚持我的所谓“担当”,而是把我的即时状况,和盘托出给我的父母,我走在脚下的,说不定会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路!

与生俱来的“命”,可以自己掌控的“运”,让我固执着自己的自以为是,先入为主地决择了难说对错,却从此实实在在地印证着,坎坷中艰难跋涉的“命运”。

那天,我的学委跟我说:“班长,既然你决定了就放心地走,我会把咱班的复习资料一字不落的寄给你,”这个学委学妹的名字,大气地独揽了“岁寒三友”中的北方双杰——SM,横向发展的身姿模样却显得牵强,倒是性格品行深得其造诣精髓。

顿了一下的SM,落落大方又不乏婉转地说:“班长,从那次你解救完我家小侄女后不声不响的走开,我们女生就开始注意了你的一切,常常在背后议论,说刻苦学习的你,还有兄长的风范,现在你要走了,如果不介意,我们都把你当大哥好吧?”

这同学意想不到的要求,还有刻意重了语气说出的“我们都”三个字,让从来没有男女生单独对话经验的我,紧张中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了。木然着我说:“谢谢你们,说好了复习资料,大鹏他们会给我邮寄的……”

“好呀,我们会跟大鹏一起帮你弄好的,放心吧——大哥。”SM居然就这样笑着,在我们一起走回教室的甬路上,管我叫起了那个什么“大哥!”

我窘迫着,蓦然看见,操场边花坛里怒放的鸡冠花丛后面,小辉跟也叫“柏芝”的,还有其他几个女同学,阳光下搂着肩头,正看着我俩说着什么微微地笑……

【二】

那时,我们没有统一标准配套的复习资料买,我们的班主任,就带着教研组,用蜡纸油印刻出了最完备、最有效的全套复习重点。所以敢说我们的资料最好,是因为那一个教研组,从此创造并保持了许多届地区升学率第一的荣誉,并且其中的多位老师,也都成了统一后中考复习辅导书的编者!

木其河中心校的初中班,那一年名正言顺地划入了北山下过去的老高中。我的执拗,终于让我回到了木其河畔这所久违了三年,于我有着双重意义的母校,开始了中考最后的复习。

这一回的班主任,是以前教过我高中语文的那个才华横溢的男老师。我极其喜欢聆听他讲课时,围绕主题的旁引博征里,信手拈来的口若悬河,也五体投地地敬慕他,板书设计的天衣无缝中,拆文解字的酣畅淋漓,却百思不得其解这个为人师表者,怎么总是会用他对女同学垂涎三尺的露骨唐突,亵渎着传统文化尊崇着的师道尊严?

这样一个有才无德矛盾着的共同体,到底让道貌岸然的他在不久之后,那一次对女教师公然的兽性发作之后,栽了跟头。肆意妄为的为师不尊,终于自毁了他的前程。

看来,汉武帝的察举标准,之所以把“德行高妙、志节清白”列为取士四科之首,又约束了“质朴、敦厚、逊让、节俭”的光禄四行,果然大有深意,偏偏我这位通古博今的老师,忽略了德行的修炼,一失足于千古恨间,惹得水自流时,才华消埙空飘零。

为官为师着的修行,倘若有才无德,断难成就大业,更别指望于“授业,解惑”间,博得美名流芳百世!

大鹏在第二次寄来的复习资料里夹了个字条,龙飞凤舞地告诉我,以后不管我的事儿了,让我好自为之!我狐疑着检视自己的行为回了封信问,这家伙却在又一周的资料后面,再写了“好自为之”几个字,又加了大大的两个“嘿嘿……”以及后面欲言又止的省略号。

“大哥,我们剥夺了大鹏他们给你的邮寄权,以后这些复习资料,就归我们几个管你啦。”SM的便笺后面,小辉她们几个要好的学弟学妹,“班长、大哥”,七嘴八舌地给我加着油问着好……

我看着那便笺的热闹,一下子鲜活了一大帮同窗的身影,微笑着忽然就感动中湿润了眼睛,原来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男生女生们,竟然都把同学情谊小心翼翼地收纳着、珍藏着……

我知道,因为中考自愿的不同,不管之后的结果如何,我们今生的同窗之路已经画上了句号!寻了纸笔,我不能辜负了那两张便笺,承载着的真诚、纯真与厚重!

中考前一个月,教育局通知去县里体检,姑父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他来帮忙,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虽然瘦弱却健康着,唯一的近视通过矫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就在感激里谢过了副局长的关心。

跟我一起参加体检的另外三个木其河同学,是应届的“兜齿儿”谢老三、女生小桂和重读复习的“果子”。大鹏和老皎陪着我们去医院做了体检,又去了教委的一个科室伸平了双臂,弄了个什么莫名其妙的面试。

去车站的路上,大鹏叮嘱我说“回去好好复习,别影响了考试啊,”我莫名其妙,他却狡黠一笑:“我看你,这段时间容易摊事儿……

“扯淡,你才摊事儿呢。”我们笑着挥手,调侃着道别……

又一次的资料被“兜齿”他们一哄而抢的时候,没有了其他同学问候的便笺上,SM说完了这一周的重点之后,忽然单刀直入地问她已经省略了“大”字的哥:“哥,我可以在‘哥’的前面,加上修饰语吗?”

怕什么来什么,大鹏的乌鸦嘴,不幸言中!

当时有规定,报考师范的乡镇考生如果落榜,即便分数线够了,县重点的四中也不予录取,我们江东片区的,只能去念同样是乡镇的重点“红石九中”。之前SM曾经说过,万一我不幸落榜,她就会通过嫂子(我施过援手那女孩的妈妈已经去了重点高中)的关系,帮我争取进四中。而户口问题,她也跟县公安局户籍科的哥哥打好了招呼。

面对这些不在计划范围内的盛情,当时我只能委婉地感谢着拒绝,不知道是不是因此,让SM有了现在的冲动?

其实,诸多的渊源交结里,我和热情的SM,注定不会有这个方面的丝毫发展。只是,我该怎么开口解释才不会伤害到这个学妹呢?我的一筹莫展里,两天一封地收到了SM热情如火的来信。没有办法,我只能撒着谎告诉她,我在木其河早有了青梅竹马。

SM顿了一下,也只是多隔了一天,就坚决怀疑地来信追问我的青甚竹谁?情急之下,我一下子想起了跟着爸爸老师,早回了胶东的那个标致的梅子。SM依然不依不饶,让我寄梅子的照片给她,我哪里去弄啊!

一个谎言,果然需要一串的谎言没完没了的支撑下去。这样的胶着里,那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碰见了一个荷锄田归的美丽女孩,这个就叫她“倩儿”的女孩,是寒假里总在一起玩耍的同学妹妹。

有病乱投医的无奈,迫使我去憨了脸皮低声下气的说了原委求她,她羞着脸儿笑我的尴尬,却到底送了一张潘虹一样俏立端庄的明星照给我,我憋住在窘迫里的一口长气,方才呼出……

【三】

中考如期而至,倒是没有多大压力地轻松着过去了,美女班主任姐姐笑骂了我的没出息后,让我回来以班长的身份,组织两天的郊游,说是为师生情谊画个分号。

说好了每人一辆的自行车主题游,SM偏偏不骑自己的轻便“永久”,赖着说车带瘪了,大大方方地坐上了我的车子。石门山上的夏日绿荫里,大鹏的手风琴,悠扬着还不成调子的《乡间小路》。

老皎穿着他钟爱的大格子喇叭裤,拎着一条青花蛇,把我逼上了峭壁边的橡子树上。那一刻,小辉、柏芝她们编织的野花环,正套在美女老师的颈间,“姐姐”手里的傻瓜,咔嚓一下,却没耽误了把我的狼狈不堪捕捉……

那一日的夕阳西下,我们在城南辉发河的河滩上,齐声唱和大鹏指尖流淌着的《外婆的澎湖湾》,依依惜别的惆怅里,我们挽着老师姐姐的臂弯,前呼后拥着的男生女生们,赤足趟进清亮亮的溪流里,看河道中心的波光潋滟,卷动着大把的山花烂漫,缓缓东流……

夏末的燥热里,我在企盼中,常常跟着姨家的妹妹们,去摘山里蜜汁流淌的覆盆子,一起去的伙伴里,当然有我感激着的靓丽而又热忱的倩儿,于是她的满载而归里,我就常常心甘情愿地两袖着长白山的清风。

等待着,那一年吉林师范413.5分的录取线公示后,我们的成绩也同步出来了,总分640的六个考目,英语注定吃蛋的我得了489分,我们一起的兜齿和果子,也都成功迈过了录取线,只有女生小桂遗憾出局。

心安理得期待着的入学通知书,直到行将开学依然姗姗不到,我按耐不住,去了县里。姑父从局里回来,递给我一张粉红色的“红石九中”录取单,一脸惋惜轻轻地说:“来不及了,你的面试出了问题——脖子歪,喔,当初问你的时候,打个招呼就好了……”

我的头“嗡”地一下,只听见姑姑瞄着我的脖子说了一句:“什么面试?谁的脖子歪啦……”耳朵里就灌满了一片咆哮的洪水声……

果子因为重读,扣去四个分数段掉下了分数线,谢老三因为兜齿儿,加上平时谁也发现不了的我的习惯性脖子歪,空前绝后选驸马爷一样的中专面试,让木其河的中考,又一次全军覆没!幸运的是,紧赶慢撵的我,又一次候了个正着!

二哥铁军大大咧咧地笑,刺激着我的脆弱与无助,淅沥沥的小雨里,跟劝慰我的姑姑和二姐打了个招呼,去十字街口截住了回家的客车……

木其河的大木桥上,我伫立在一直下着的小雨中,初秋的风,吹过湿透的半袖衫,一阵颤抖里,裤兜里掏出来的那张粉红,在我扬起的手上,淋了雨滴变成了血红。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笑了,我知道,那一定是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轻轻撒手,那一片滴血的红,盛开的花一样,摇曳着,飘零进西去入松的木其河里……

哈尔滨哪医院治癫痫好哈尔滨靠谱的羊角风医院哪家好西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更好点?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