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灰喜鹊(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3:26

大地新绿,花朵绽放,这个季节,灰喜鹊抖动轻盈的翅膀,在蓝天,在山岭,以生动的姿态,站成大地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无数次,在山野的林子里,在村庄的房前屋后,在城市的公园里,与你相遇。“嘎——唧唧唧——唧……”单调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撞击着我的耳膜。可能是这个季节太过寂寞,灰喜鹊,它们想以歌声,打破沉寂的大地。

我喜欢这种鸟,它们总是在你孤独的时候,出现在你眼前。十来只,扑棱棱飞过来,百十只,扑棱棱飞过来,落在树枝上。树枝晃悠几下,它们“唧”地一声,长尾巴一翘,飞走了。我觉得,灰喜鹊,是最没耐性的鸟,一会飞这里,一会飞那里,在人的眼前绕来绕去,让人眼晕。这鸟,看起来不畏人,但你大喊一声,可能就惊了它们,于是一哄而散,跑得无影无踪。鸟,毕竟还是怕人。不过,当它们觉得没有危险时,还会成群结队,返还到原来的地方,好像那里还有它们舍弃不掉的东西,比如,成片的果子,美味的虫子,遗落的谷粒和草籽,等着它们去收获。

灰喜鹊,在我看来,是一种害怕孤独的鸟。我看到的灰喜鹊,很少单独行动,它们总是结成群,集体行动。灰喜鹊另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喜欢在人类居住的地方活动,对人类有着某种依恋。用我们家乡的话说,这鸟,恋人。没有人居的山野,你很少看到它们的影子。如果你在山野里看到它们,你也一定会看到它们与八哥、乌鸦等鸟类混成一群。

作为雀鸟,灰喜鹊算得上是美鸟。它们的外形与喜鹊相似,身上的羽毛较为鲜艳,尾巴也比喜鹊稍长一些。它们的头是黑色,上体散发着淡紫光泽的灰色,翅膀和尾巴青蓝色,胸腹灰白色,是一种具有欣赏价值的鸟。

在乡村,人们给予了灰喜鹊与喜鹊同等的待遇,把它们视为吉祥鸟,出门见到喜鹊,人们就会说:“出门见喜,好兆头。”听见喜鹊的鸣叫,人们就说:“听见喜鹊叫,好事定来到。”因此,在乡村,你几乎看不到有人伤害喜鹊和灰喜鹊。就是喜欢养鸟的人,也很少养灰喜鹊。也有养灰喜鹊的,是因为喜欢,养一两只玩玩。乡村人捕捉麻雀,斑鸠、鹌鹑等鸟类,但从不猎捕灰喜鹊。

每年的五月,是灰喜鹊的繁殖期。这个季节,在乡野稀疏的林子里,在村庄和城镇的行道树上,你会看到灰喜鹊飞来飞去,叼着树枝忙碌着,这是它们在为自己筑巢。它们的巢,很多建在路边的杨树、榆树、松树等乔木上。山坡上的稀疏的林子里,偶尔也能看到它们的巢,但不多见。也有的灰喜鹊,利用乌鸦废弃的旧巢,生儿育女,繁育后代。

说实话,灰喜鹊的巢,极其简陋,看着就觉得这鸟愚笨。记得有一句成语叫:“鹊巢鸠占。”最早出自《国风·召南·鹊巢》一诗,有“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一句。意思是:“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就居住。”我看到就想笑,灰喜鹊的巢,在雀形目鸟类中,是最没激情和想像力的,建筑工艺十分粗糙,霸占这样的鸟巢,除非比灰喜鹊还要愚蠢的鸟,才干这样的傻事。

灰喜鹊的鸟巢,大多筑在树的枝桠间,距离地面十米左右,可能是为了防止受到伤害,筑在高高的树枝上,人与动物很少能触及到。鸟巢很简单,有的像盘子,有的像个平台,外面是细小的树枝,里面是草茎、草叶、纤维以及动物毛发。每窝产卵4-9枚,卵为椭圆形,灰色、灰白色、浅绿色或灰绿色,蛋壳布满褐色斑点。孵化期半月左右,幼鸟出壳后,再养育二十来天,小鸟出窝,跟着父母练习飞翔。

繁殖期间的灰喜鹊,基本是一夫一妻成双活动,共同哺育幼鸟。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因为子女众多,需要轮流喂养,大约十来分钟,幼鸟的父母就会过来喂食一次,往返不断,十分辛苦。可以说,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幼鸟的父母是用来捕捉虫子,喂养小鸟食物的。

到了秋天,繁殖期过后,灰喜鹊就轻松了很多,十几只或者几十只鸟聚集在一起,又开始了它们的群居生活。也许,这段时间,是它们一年中最自由最惬意的日子。

在众多的鸟类中,灰喜鹊无疑是属于聪明一类的鸟。

说灰喜鹊聪明,是指它们能与人和谐相处,并能很好地领会人们的意图。这种鸟,经过训练后,可以按照主人的要求,到果园捕食害虫。

我在家乡时,见过温玉奇养过灰喜鹊。在村子里,也就温玉奇养,这人,懂鸟。其实灰喜鹊很容易养,养熟了,甚至不需要关进笼子,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离家出走的。温玉奇养的灰喜鹊,就是除虫能手。他家院子里有几棵桃树,桃子容易生虫,因此,种桃的人,常常给桃树打药灭虫。但温玉奇家的桃树,从不打农药。每年桃子快成熟季节,他养的灰喜鹊,就成了虫子的克星。当然,灰喜鹊不仅除虫,也吃桃子,哪个桃子鲜艳,就啄哪个桃子。

它们的聪明,还在于它们对食物的需求上,是有选择地挑选食物。比如吃东西,就专捡美味的吃。如果吃不饱,然后才吃其它的东西。再比如它们吃无花果,不吃皮,在果实上挖个洞,嘴巴伸进洞内,专吃果肉。它们吃葡萄,也是把嘴伸进葡萄内,把果肉吃净,留下一个空葡萄皮。这比其它的鸟类精能一点,很多鸟,见啥吃啥,不加选择,吃饱就走。

我看过温玉奇逗灰喜鹊,他一手拿个虫子,一手拿个果子,看灰喜鹊先吃哪个。这小东西很精,上去就啄虫子,温玉奇就把拿虫子的手缩回去,但灰喜鹊不干了,飞到拿虫子的手上,强行把温玉琦的手撬开,吞下虫子。然后再飞到另一只手上,去啄果子。逗得温玉奇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

灰喜鹊不但聪明,还很机智。在乡村,你会看到灰喜鹊飞到农家,钻进你的房屋内,偷食食物。早些年,民风淳朴,乡村人出门干活,门一般是不上锁的,甚至房门大开,也有时是忘了关门。如果农家的房门敞开着,就给了灰喜鹊可乘之机,它们扑棱棱飞到农家,留三两只鸟在门外警戒,就是站岗放哨。其它的鸟钻进屋内,见啥吃啥,粮食、馒头、剩饭、剩菜,只要能吃,绝不嫌弃。如果没有危险,它们就轮流享受着农人留下的美味。

对于灰喜鹊的调皮捣蛋,农人并不反感。有的人看着它们偷吃,也不会去打扰他们,吃就吃吧,能吃几颗粮食?也有的人,看到灰喜鹊偷食粮食,就骂一句:“吃嘴的家伙。”挥挥手吆喝一声,看着它们一哄而散,惊慌而逃,然后“哈哈”大笑。

八几年吧,我那时还在乡下,有一天干农活回家,刚到院子前,就看到几只灰喜鹊从屋内飞出来。进屋后,看到一只灰喜鹊从木窗里往外挤,可能是窗杈间的距离窄,被卡在窗子上,老老实实地被我活捉。

我活捉的那只灰喜鹊,是一只当年出窝的鸟,没啥经验,要不,也不会被卡着让我活捉。本来我想把它放了,后来想到温玉奇养有一只灰喜鹊,正好可以做伴,就把那只鸟送给了温玉奇。看见那只灰喜鹊,温玉奇很高兴地说:“我养一只母的,你又给我送来一只公的,一公一母,正好一对。”

温玉奇养的那对灰喜鹊,几年后那只母鸟死了。死的那只鸟,应该是老死的吧。我给他送那只灰喜鹊时,他的母喜鹊就养了好几年,算下来,也有十来年了,一只鸟,能活到十几年,很不错的。母喜鹊死后,那只公喜鹊很伤心,不大吃食,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温玉奇看它可怜,就把它给放了。被放的那只灰喜鹊不愿走,好多天就在温玉奇家转悠,但最终还是走了。

温玉奇说:“灰喜鹊,通人性。养的时间长了,与人就有感情。这种鸟,不能养,养了,总有一天会让人伤心的。”温玉琦后来确实没有养过灰喜鹊,我后来去过他家多次,没见到过灰喜鹊。而且,他养的鸟越来越少。

其实,我个人认为,养鸟等同于杀鸟,是对自然生态平衡的一种破坏。不养鸟,是对鸟的一种保护。尽管我无法要求别人不养鸟,但我却尽力做到自己不养。何况,很多鸟,是益鸟。

鸟是温柔的,除了鹰、雕、鹞、鹫等隼形目猛禽外,很少具有攻击性。在众多的雀形目鸟中,具有攻击性的鸟更是少之又少。但也有例外,比如灰喜鹊,就是比较凶猛和善于攻击的鸟。但与隼形目的猛禽相比,它们的攻击性相对较弱。

聪明的鸟,往往也是容易记仇。记仇的鸟,也就具备了报复心,有报复心的鸟,就有攻击性。对于人来说,如果你没有威胁到它,一般来说,它们是不会主动攻击你的。但灰喜鹊记仇,我是有记忆的。

早年在乡下,曾经招惹过灰喜鹊。记得那年房后的一棵榆树上,突然间就多了一个鸟巢,两只鸟整天“嘎嘎唧唧”地叫,烦人。那时小,十来多岁吧,有一天看到灰喜鹊蹲在鸟巢里,就捡了颗石子,向鸟巢投去,虽没砸着鸟,但也惊得它“嘎唧”一声,飞出很远。后来,只要我从房后过,它们看见我就从树上飞下来,翅膀扇得“哗哗”响,在我的头顶盘旋。它们追着我,追出很远,能感觉到头顶上有一股风。

看着很凶猛的鸟,但对其他人很温柔。我们兄妹几个,只有我到房后去,它们才追打我。我的兄妹们到房屋后边玩,两只灰喜鹊看到就像没看到一样,任凭他们吵吵闹闹,蹲在树上,动也不动。

也有这样的现象,在灰喜鹊育雏期间,你从灰喜鹊巢下走过,或者在它们的巢边停留,惊动了它们,很有可能,灰喜鹊会群起而攻之。它们先是围着你,在你的头顶“叽喳”乱叫,然后以迅猛之速度俯冲下来,用翅膀拍打你的头。只到你离开,它们认为没有了危险,才会停止对你的攻击。

灰喜鹊凶猛,但它们更勇敢。有一种害虫,叫松毛虫,不要说是鸟,就是人,一旦误食,不死也得蜕层皮。但灰喜鹊不怕,把这种毒虫当美味,百食不厌。

松毛虫,是林业上的第一大害虫,如果发生松毛虫灾害,成片成片的松林,被松毛虫吃得光秃秃的,慢慢枯萎而死。一只松毛虫,一天可吃掉三十多根松针。一棵树,只要有百八十条松毛虫,很快就把松树吃得光秃秃的。

松毛虫繁殖速度快,而且身上长满毒刺,很多食虫的鸟不敢接近它们,更别说吃了。但灰喜鹊却特别喜欢吃松毛虫,在吃松毛虫时,它把松毛虫叼起来,找一块石头,将毒刺一根根蹭掉。然后将松毛虫啄成碎块,美滋滋地享受美味。据说,一只灰喜鹊每年可吃掉1500多条松毛虫。

到了秋天,松毛虫开始吐丝,把自己变成蛹藏在茧内。一根根毒毛从茧内穿出,好似利剑,让很多鸟儿望而生畏。尽管松毛虫把自己藏在茧内,但依然阻止不了灰喜鹊对美味的渴求,它们用尖锐的嘴,把挂在树上的茧撕破,从里面揪出一条胖乎乎的黄蛹,悠然自得地享受着美味。有些茧侥幸躲过灰喜鹊的大口,变成了蛾子,从茧内钻出,摇身一变,成了一只只黄粉色漂亮的飞蛾,它们展开翅膀轻飘飘地飞起来,寻找配偶传宗接代。

看到漂亮美味的飞蛾,灰喜鹊当然不会放过。紧追飞蛾飞奔而来,飞蛾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就在林子里与灰喜鹊兜着圈子,以此借机而逃,但灰喜鹊穷追不舍,瞄准目标,飞扑过去。最终,一只只飞蛾被灰喜鹊吞到肚子里。

由于灰喜鹊对松毛虫有着强大的杀伤力,科学家们研究用灰喜鹊捕杀松毛虫,有计划有目标地驯化灰喜鹊,用灰喜鹊代替农药等方法灭虫。1983年,徐真拍摄的科教片《灰喜鹊》中,就有利用驯化的灰喜鹊捕捉松毛虫的宏大画面:

饲养员吹着哨子走在前面,一群灰喜鹊从笼内飞出来,紧跟在饲养员的后面,哨音响起,一只只灰喜鹊连绵不断奔向林中“战场”。顿时,松林内群鹊飞舞,犹如千军万马,各自施展捉虫本领,一条条松毛虫被啄食,葬身鸟腹。场面宏大,十分壮观。

不过,这样的画面,在我的家乡,是看不到的。我家乡松树林面积很小,后来开荒造地,又砍伐了不少,山坡上的松树,长得稀稀拉拉的,别说没有松毛虫,就是有,也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虫灾。

但是,那个震撼人心的画面,却留在了我的心中。一直以来,对于灰喜鹊,我始终心存敬畏!

儿童癫痫发病率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羊癫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