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我的知青生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41:33
破坏: 阅读:841发表时间:2018-12-20 21:42:22
摘要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癫痫:这些年,龙井湾以不同的面目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有时午夜梦醒,我似乎还在龙井湾那个我住的的房里。这两年知青的生活,是深深地刻在我的生命里了。

郑州市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里伊春癫痫病医院的排名a26e163cac4033f88577711.jpg" alt="【荷塘】我的知青生涯 (散文)" class="chatu" /> 今天在同学群里爱好摄影的同学发了几张农村收获稻谷的图片,一下勾起了我那段知青岁月的记忆。
   那是青春的懵懂,也是青春的萌动,那样的单纯,那样的美好。记忆里那些淳朴的人们,在我的脑海里一直鲜活着。
  
   一
   四十三年前,也是这个季节,高中毕业不到一个月的我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名知青,独自一人插队到了大石公社朝阳大队新房子生产队。
   生产队分给我的住房地名叫龙井湾,有七八户农家,土墙青瓦的房屋曾是一周姓地主的宅所,它座落在山间勺子型的凹槽里,茂密的树木竹林环围在四周,上方是缓丘层叠的梯田,下方广阔的水田傍依着一条南向而去的清澈河流。时值初秋,整个旷野一派青绿,只有田里的稻谷开始泛黄,一片片一弯弯地铺满整个大地,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的、静谧而清新的田园风景,而我插队的第一次出工便是割水稻。
   金黄灿烂的稻田像厚实的油画颜料,存铺在川东南山区那片广袤的原野上,暖热的风带着太阳的味道,掠过沉甸甸的穗菽将丰收的讯息传递给乡间的每一间农舍以及那些辛勤劳作的人们。
   这是插队的第三天清晨,在邻居家借了一把锋利的镰刀就随着大伙一起出工了。太阳还未出来,薄雾笼罩着山峦,凉凉的空气中杂着人们的话语声,而这些声音又是那么的平和随意,与我有些紧张激动的心情形成对比,毕竟这是我崭新而陌生的知青生涯的开始。
   那时收割水稻全是人工作业,主要分工为割稻和脱粒,生产队男女老少都参加,割稻属于轻松的农活,而脱粒由壮劳力承担,一般五六个割稻的搭配一个拌桶,拌桶为木制的大方斗,带有两个耳朵,以便在稻田中拖着滑行,拌桶用一米多高的竹晒垫围满三面,空出的一方为脱粒的作业面,而割稻只需将水稻割断成堆摆放在稻田里就行了。脱粒的人两手将稻谷握牢,奋力将结穗的部位摔打在拌桶的木楞上,抖动后又重复着奋斗地摔拌稻禾,直至不剩一粒稻谷,而脱了粒的稻草被捆成一个个圆锥体,站立在收割后的稻田中。
   时值暑假,罗三是我隔壁家的小男孩,十二三岁的样子,我刚到队里的那天他就来我的房间跟我聊天,谈起我住房的前主人也个泸州女知青,原先生产队有两个知青,另一个男的与这女知青好上了,他们就住在这间房,房间只一扇小窗,罗三呲着牙说,他曾与小伙伴来窗外偷听过,一副以小装大的样子,而我只淡淡地笑了笑,不想打击罗三想与我的亲近,于是指着贴在墙上的一幅临摹齐白石的蝦问是谁画的?罗三说是那男知青,现在他们两人都回城了。
  
   二
   插队知青每人有120元安置费拨在生产队里,供购置农具及生活用品,第一年知青每月供应30斤大米,10元生活费及一斤肉票等副食品票等,和城市居民差不多。我在罗三家搭伙不到一星期就自己单独开伙了。除吃饭睡觉外,罗三整天都在我那里,陪我去山里砍柴(队里分给我好大一片柴山),给我谈及许多农村里的事,以及日常生活的技巧,比如第一次上自留山,他就告诉我那种树好烧那种柴不好烧,并且与我一同砍了许多青冈树(书名叫橡树),还告诉我只需搬少量的回去,大部分砍下的柴,过几天再来搬运,到那时柴已经干了,人会轻松许多,而且会很好烧。
   在稻田里割稻时,罗三就在我的旁边,给我示范着怎样割稻,再三强调镰刀口一定要斜着向下,腰必须尽量地弯下去,不然那锋快的带细齿的镰刀要割伤手的。
   软软的淤泥从脚指的隙缝中挤过,粘糊在小腿上,心里老是犯疑,总担心蚂蝗或是别的什么虫会附在上面。稻田里水不深,许多蚂蚱与蛾虫因稻禾被割倒而四处逃窜。当我正式割下几蔸稻禾后,也就不再顾及这种畏惧的心理了。稻梗被割断时发出脆裂的唰唰声,只有在你弯下腰,握刀的手用力一拉时才能清晰地听到。这是一种崭新的体验,它混和在拌禾(脱粒)时扑咚的击打声与周围人们的说话声中,在潜意识里隐约感到农村的劳动与生活并不是那么可怕而让人难以忍受。慢慢地习惯了就会好起来的,只是这长时间屈伏着的腰有点难受,于是我伸了伸腰,随即感到左手指剧烈的疼痛,在稻田里浸泡不到一小时的手已经发白,一道一寸多长的伤流出殷红的鲜血。
   那个八月的割稻工作对我来说刚一开始就已经结束。河南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这是我知青生活中唯一的一次受伤,我因伤被安排到了晒谷场。
   晒谷场隔河边二百米不到,比旁边的稻田稍高出一些,除一间土墙瓦房在场地的边缘外,面积有两个多篮球场大,只是不很平整,而且是黄土夯实的,甚至没有掺和石灰。当地的做法是用牛粪拌成浆,洒泼在上面,烈日晒干后,扫干净就可以晒谷了。
   我到晒谷场之前,已有两人工作几天了。五十多岁年纪的罗伯负总责,另一个叫张惠的女孩,十五六岁的样子还在读高中。一眼看去完全不同于当地农村女孩的面貌与神态,令我这个城里人感到十分诧异。白皙的皮肤,端正的五观,苗条的身型着一件白底碎花的衬衫,乌黑的辫子搭在肩上,整个形象胜过当时我认知层面里女知青的风度了,而罗伯的样子至今我仍然清晰记得的原因,是几年后我见到一幅油画作品的主人公,与罗伯的样子太像了,从外观到内在气质,就如罗伯是模特儿一样,那就是罗立中的油画《我的父亲》。
   晒谷场离我的住处很近,而且每早出工可以比平常晚半个多小时。有时我立在门前看到罗伯与张惠开始掀盖在谷堆上的稻草时,赶过去都来得及。
   有罗伯的指挥,晒谷的工作相对比较简单。每早等太阳快出来时,将头天未晒干的谷堆打开,均匀地铺在晒场上。晒场的工具有木制的大板铲,比一个人肩宽一些,约到膝关节的高度,加一个扶手可到人的腹部。看它像一个西字,只是铲板上套一根绳索,一人拉着,另一人扶着下压,就将谷粒铺开或者收拢。另一种一人使用的小刮板,就是一块长方形木板上隼入一根木根或者竹杆,木耙也是这种形式,像只简陋的木梳。
   当太阳炽烈起来,每隔几十分钟罗伯就带着我们将谷子翻晒一遍。这时就要把平铺的谷子先刮成一条一条的谷埂,谷埂间相隔二三十公宽,等将整个场地的谷埂做好后,前面谷埂间的地已经晒干了,这时用木耙将谷埂耙平,并留下木耙梳理过后的槽形,整个晒谷场像一幅稚趣的儿童简笔画。
   一通翻晒作业过后,大家都汗流夹背地进到房里休息。罗伯会赤着上身坐在木凳上,卷起自种的褐黄色烟叶,挿入烟杆的锅头里,划上一根火柴嗞吧嗞吧地抽着,一副愉悦的神态。张惠则取掉草帽,将盖在头顶遮阳用的围着面部的白毛巾取下来,擦擦汗在门边透风的地方坐下便开始做起鞋垫来。
   每次翻晒后,总感觉被谷子的芒灰刺得周身发痒,我会去到河边一头扎入那清凉的水里,待整个人舒爽了才回到晒场的谷屋。
  
   三
   时间久了,觉得呆着没事做很无聊,我就将速写本带着,休息时拿出画画罗伯或者张惠的速写。开始画罗伯时,张惠会到旁边看看,也不说话,当画她时她好像有点不自在的样子,看了几张后,问我为什么不把五官画细致些,我笑着说,怕画不像把人画丑了。
   日子因新鲜与陌生的淡化而一天天顺畅起来,固定的生活节奏让时间过得平静而淡定,我感觉开始逐渐适应了这陌生的劳作、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生活气息与环境。早上迎面秋日的太阳,将铲板的绳索扣在肩上,与扶板的张惠一起把一堆堆谷垛犁开,把澄黄饱满的谷粒铺洒在土质的带有泥草气味的晒坪上,然后在烈日下重复着扫、耙、推拉等简单的劳作,在清凉的溪水里洗去疲惫与炎热,在速写本上描画着年老与青春形态的差异与人生时态的对比,任时光自由而漫散地流淌着。傍晚时分,夕阳的霞光将天边染为橙红色,映照在田间形成一片温暖的金黄,雾霭在山峦的林间升起弥漫开来,房舍上方飘绕着蓝色的炊烟,人们开始陆续地返回家园,我们也收拢好了谷堆,打好了石灰印记,结束了一天的劳作。
   二十多天的晒谷结束后,我被队里安排与妇女小孩以及年纪较大的人一起干活,张惠、罗三也开学了,他们上半天读书,下午放学回来仍然出半天工。
   日子很平静地过着,我跟队里的人的关系逐渐变得很融洽了。每当新鲜蔬菜出来时,队里的人总要摘一些送到我的手里,有时出工干活离住处很远,中午收工时家住附近的人就会邀我去他们家吃饭,虽然没有什么好的菜肴,但那份真诚与热情让我很是感动。
   第二年秋天到来的时候,还是同样金黄的景色,我置身在稻谷收割的大队人马中,罗伯依然在晒场弯着赤膊的腰打理那些未干的谷子,李二浅兰色的服装替换了张惠在晒谷上的身影。高中毕业后她顶职去了县城,听说是当菜农,有城市户口,属于集体所有制的职工,而她离开前从未对我提起过顶职的事,那一段时间干活时能感到她主动靠近我,但一点也没察觉不到她要走了。有一次在上一个土坎时,我先上去了,然后回头看着她,因为土坎不高,想她能轻松地上来,她却伸出了左手要我拉她,我无意识地将锄头把递过去,她表现出不高兴的表情,最后我赶忙伸出手将她拉上坎来,在旁的妇女主任说了句什么话,我没有听清楚,她不自然地羞红了脸。
   秋收后我带了些糯米回县城里,随后与两位画画的朋友一起去野外写生,往常我们喜欢去河边溪间写生的,而这次朋友建议去西郊环城马路那边去写生,我们兴致勃勃地走走画画,领略着美丽的秋色。
   路过的田间有一群人有干农活,我发现了一个熟的身影,是张惠。一块围巾蒙遮着脸庞,留海齐到眉梢,浅色的衬衫裹着丰满的身体,完全是在生产队里劳动时的模样。她停止了动作,静静的几秒钟里,眼睛直看向我,随后又继续干活了。
   当国家正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变革之际,一九七七年我参军入伍了,离开了那个美丽的地方。
   这些年,龙井湾以不同的面目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有时午夜梦醒,我似乎还在龙井湾那个我住的的房里。那两年知青的生活,是深深刻在我的生命里了。
   有时候想想,它也算是我人生版图上色彩斑斓的一笔了。

共 377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