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扬剧,乡音咏流传(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03:58

扬州有二千五百年的文化历史,二百多年的扬剧。

远古,盛世的扬州是文人墨客、商贾云集的地方,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到了清代康熙、雍正年间,扬州历史上第一个地方戏呱呱出世了,乳名叫“维扬戏”。这个以江都一带的地方“花鼓戏"和“香火戏”为基础的戏种,在传唱过程中又吸收了扬州清曲、民歌小调等民间丰富多彩的戏曲营养,在民间艺术的浸润下,孕育成了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扬剧。如果说“瘦西湖”是古城扬州的标志,那么扬剧则是扬州文化中的一个经典。

扬剧,是跃动着长江、运河粼粼波光的维扬之音,是摇曳着江南、江北人文风情的乡土之音。

小时候,除了听惯了母亲引诱我入梦的那首温柔的摇篮曲外,还有就是奶奶摇着草窝子逗我笑而哼唱的扬剧曲调了。奶奶摇啊摇,哼啊哼,从东方红日升哼到明月高悬,从春哼到秋,扬剧如一粒种子悄悄地埋进了心田里,伴着我长大的童年。

我在岁月的时光中长大了,学徒了,用挣来的人生第一桶金买了一台当时最时尚的唱片机,有港台流行歌曲,有民歌,还有就是几张扬剧唱片了。打开唱片机,放上塑料唱片,然后将唱针头轻轻地搁在唱片上,转动的唱片传出动听的歌曲,接着又放了一张当红的戏曲名角李开敏唱的《君臣游园》扬剧唱片。当委婉动听的戏曲腔调唱响堂屋时,爷爷听了像喝了酒一样如痴如醉,奶奶听了手中的筷子忘记了挟菜。他们感到神奇的是不要到剧场在家就可以听一场大戏,虽不见其人却一饱耳福。听得入迷的爷爷抹了抹嘴,坐在门槛上,背靠着大门框,掏出口袋里的旱烟丝装在烟斗里,一边叭哒叭哒吸烟,一边摇头晃脑地听戏,烟瘾戏瘾一起过。一斗旱烟抽完了,一段戏听结束了,起身掸掸屁股上的灰尘,精神抖擞地牵着老牛,意犹未尽地哼着扬剧腔调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爷爷牵着老牛,肩扛犁铧,踏着晨露走向田野,听到是老牛的叫声和犁铧插进泥土的碰撞声,夕阳里,晚霞拉长了爷爷和老牛回家的影子,归宿的飞鸟为爷爷和老牛唱着晚歌;早起的奶奶在厨房里忙着淘米、生火做早饭,屋顶上袅娜的炊烟为奶奶敲响的锅碗瓢盆交响曲而伴舞,傍晚,奶奶手拿食盆,去禽圈倾听鸡鹅鸭和肥猪的合唱。忙完后,打开唱片机,扬剧戏曲的旋律给爷爷奶奶带来了愉悦,放松了一天劳累的身心。

具有乡土气息的扬剧,深受庄稼人的喜爱,同时也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早在五十年代中期是扬剧的鼎盛时期,在党的“百花齐放″的方针下,已拥有了十几个戏班子的扬剧,跨出本土来到了大上海演出。腔与情、声与情、字与情融为一体的剧情,倍受上海人的喜爱,也受到了周总理的夸赞,扬剧一时名声远扬,流传到了杭州、安微等地。

然而天下没有一条平坦的路,正当芳华的扬剧逸兴遄飞时,不幸走了一段令人痛心的弯路,没能逃脱文革十年浩劫中的摧残,苏、沪、皖三地的扬剧团有的被遣散,有的被合并,有的被撤销,有的被改行,扬剧被打入了冷宫,一度消声匿迹。

“流水无情草自春”经过风雨洗礼之后,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春雨下,扬剧这棵老树又焕发了新枝。近年来,扬剧除了古装戏外,又创造了一些如《王樵楼磨豆腐》等许多现代剧目,还在戏剧大赛中屡屡获奖,同时又涌现出了李政诚等一批演艺新秀。更是令扬州人倍感自豪的是含泪带笑的扬剧被列入了省和国家的“非遗”行列。从此,扬剧不但如宝物般地得以保护,还提升了其历史、人文、艺术价值。

民间的沃土滋养着扬剧这朵奇葩。家乡人富足了,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后,追求的是更高层次的文化娱乐享受。哪家有老人过大寿了,子女都会出资请剧团唱大戏,给老人送上一份特殊的娱乐生日蛋糕。

记得奶奶过八十大寿那天,奶奶的女儿请了江都扬剧团来家搭台唱戏,为奶奶祝寿。

那是二月的阳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一生酷爱扬剧的奶奶理了头发,穿上了新衣服,满面笑容地端坐在戏台上。乡亲们闻讯际会,少长咸集,欣赏一出《百岁挂帅》的古装大戏。开场的锣鼓敲起来,二胡弦拉起来,铙钹打起来,乐随剧情走,音随演员行。舒缓时字少腔多,如泣如诉;激越时多字堆叠,高亢振奋。那一腔一调和一招一式,那舞动着眼花缭乱的古装戏服,那勾画得栩栩如生的粉墨脸谱,让人悦目骋怀,尽享视听之娱。

暮年的父亲,在爷爷奶奶的影响下也是扬剧的忠实戏迷。村里有哪家唱戏的,不管路多远都蹬着三轮车去看。后来,父亲眼睛的视力逐渐下降了,腿脚又不灵便了,就很少出远门看戏了,但扬剧是父亲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乐趣,宁可一日无肉吃,不可一日无戏听,于是就到街上特地买了一台小播放器,爱不释手地欣赏着。每天早上听一段扬剧神清气又爽,晚上听一段扬剧幽幽入梦乡。

妻子也喜爱扬剧。早晨我还就寢在床上,厨房里便传来了熟悉的扬剧腔调,将我从梦中拽入戏中,动听的腔调盈满了一天愉悦的心情。有时我们一边吃早饭一边品头论足,由于妻子平时的积累多,所以说起来头头是道,不仅一听就能知道是哪部戏,是哪个名角主唱,还知道什么是“大开口”、“小开口”、“大陆板”、“梳妆台”等许多唱腔。有时为了戏里的某个人物、某句唱词还和我发生争执,激烈时会面红耳赤,但大多都是我甘拜下风。

扬剧在我们天天听的同时,鸡圈里鸡也跟着悄悄地听,从春天听到秋天,从秋天到春天,耳濡目染,时间长了它们似乎听懂了扬剧曲调。每当朝阳升起的时候,每当听到婉转的曲调时,每当听到妻子端着食盆的脚步声时,一群鸡就“咯咯”地兴奋起来,食欲大增抢着吃食,生的蛋自然就多了。门前的田里,那一片绿油油的麦苗似乎也被扬剧的曲调感染了,在春风的吹拂下摇头晃脑打着节拍,使劲地往上窜长。此情此景,我读懂了扬剧本就出生于民间,血脉里流淌的是乡土的基因,咏唱的是乡风乡土之音,才会有如此的魔力。

扬剧是动听的乡音,乡音是不变的乡愁。乡村里在外打工的人,在工地上劳累时,哼上两句就会精神抖擞;常年在外的学子和定居在外地的游子,想家了、想父母了,就唱上两句,心里便有了些许的慰藉。那绵绵不断的乡曲乡音,成了他们思乡疗伤的偏方。

扬剧不仅在乡村民间的大舞台上唱响着,在城市公园的小亭子里,在柳岸长堤上,在树林间……不断传来戏友们吟唱的悦耳的声音,如同长江、运河里的水远远流长……

如今进入新时代的春天,文化兴则扬州兴,扬剧兴则民生兴。扬剧这个地方文化的经典,是永恒的乡音,将世代咏流传!

西宁癫痫病基地陕西癫痫专家北京最好的脑病医院在哪陕西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癫疯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