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那时风】 月溪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7:23

两条小溪交汇处,几十亩地的平坝。平坝贴山脚,矗起一排两层的青瓦泥墙木板楼房。房前,碎石砌成的围栏,围成一块长方形的操场。操场东边,一个小花园。花园里,有李树,毛桃,杨槐,有月月红,玫瑰花,美人蕉。最显眼的,是一棵四五丈的紫荆树和一株两人高的山茶花。当地人称紫荆树为痒痒树,光光的树干,仿佛没有树皮,挠它,它要发痒打颤。山茶花长得虬曲夭娇,手臂可及处分开枝桠,是一个天然座椅。

操场傍西,南北向,是一个排球场,遥遥地与小花园相对。

而操场的中间,才是热闹所在。东西向的篮球场上,常有年轻小伙背心短裤,五人一组,呼啸而来,呼啸而去,跟着一只篮球,疯狂奔跑。走过场边的农人,驻足而观。特意跑来观战的大娃细崽,更是激情四射,啸声不断,要把木楼的青瓦掀翻。一位二十多岁的壮男,口衔铜哨,奔前跑后,嘬嘴轻鸣若莺歌,鼓腮急吹似战鼓,看似控制着场上节奏,实则不断火上浇油。哨声停处,场上争斗再起,你来我往,若波若浪,尘土卷涌而起,汗滴随动而下。直至一声响亮响亮、悠长悠长的哨声绕梁三匝,余音幽幽,大家才依依不惜地慢慢四散。

这里,是月溪沟最为热闹的地方——公社完小。

高中物理老师讲:只要以超光速飞奔,要不了多久,就能在宇宙的某一点追上逝去的时光,看见初临人世的你,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你,看见你一切的过往。听时想:等于没说,世界上,哪有比光速快的玩意!

时光,是线性的,亦或波状的,不可逆。这,是人人皆知的常识。但时光在我这里,却总要回溯,仿佛可逆。月溪沟,是回溯的重要站台,那里的一切,四十年前的一切,清清楚楚地留存在我的时光里。看着丝丝缕缕旧时光,才明白:思想,是比光速快的玩意,一动念,任何地方,都可到达。

于是,我变成了懵懂少年,回到了月溪沟,回到了一九七六年九月至一九七八年七月的初中时代。

初一,父母在杯子坪小学教书,我读走学。

杯子坪到月溪沟,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去,沿坡而下;回,拾级而上。天光刚现,晨曦微露,四五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孩子结伴出发。一只布书包,装着几本简单的教材,随着奔跑在右胯激荡起伏。前半程,先陡坡,再缓坡,有泥梯,有石梯,横向的是田坎。偶尔的几声犬吠,从隐在树丛竹林后的农家传出。后半程沿溪而行,道路渐平整,田地渐宽阔,房舍矗立,炊烟袅袅,人影幢幢,一派“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境致。小溪里山石堆垒,巨大如房舍,高出河岸,细小若蚕卵,混迹沙粒。溪流穿梭石块之间,跌宕流淌,潺潺淙淙,有时“浩瀚”成蓄水小潭,绿绿浓浓,有时蜿蜒是一线清亮,曲曲弯弯,有时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神神秘秘。一路四顾玩耍,扯草摘叶,惹狗撵鸡,甚至跑到河里踢水嬉戏,到学校,刚好听到上课铃。有时也迟到,三呼“报告”,声震屋瓦,老师斜眼睥睨,不应“进来”。大家悻悻然站在门外,开始是后悔羞惭,多站会无所谓了,渐渐地,竟然低头相顾暗笑,挤眉弄眼,怪相迭出。

课堂上讲的什么,全忘了,印象深刻的是上学和放学的路途。太阳偏西,终于等到最后的铃声悠悠扬扬响起,从教室拥出的走读生,如蚁零落星散。我们四五人,沿着早晨的来路,开始回程。大半天下来,早饭已消化殆尽,米饭、洋芋、红苕、包谷等等也者,被老师灌输的主谓宾定状补、名动形数量代、指数函数对数、三角形梯形圆、氢二氧一、电流电压等等也者,挤出了身体。太阳余威尤在,把饥肠辘辘的我们晒成干丝瓜,地面腾起的热气包裹一切,把虚汗流尽的我们蒸成蔫茄子。远山幽邈,绿树静穆,村落空寞,人影稀疏,风光、田园、房舍、人烟、小溪、流水,还是早晨上学时的模样,但走路都没劲,哪有心思欣赏大自然的景象,就是淌水过河,也感觉不到清凉与舒服。大家疲惫不堪,闭口不言,慢吞吞挪动脚步,仿佛负重爬山。越到后面,越是艰难,越是步履蹒跚。等到终于登完最后一级石阶,踱过院坝,坐到自家的门坎,只差一点,就彻底虚脱。

我本不用如此。母亲每天都给我钱,叮嘱我到街上的食店吃午饭。一碗面,一角钱;一个碗儿糕,两分钱。偶尔,第三节课后,老师吃午饭时,也跑去街上,吃面,买碗儿糕。更多的时候,却舍不得。我攥紧钱,存起来,计划着回土黄坝,到土黄场买“画本”。画本,是我最宝贵的财富。父亲给我做只木箱,木箱里几十本画本摆得整整齐齐。木箱,放在我的床边。木箱上锁,开初,钥匙挂在颈项,后来,系在裤带。星期天,带着弟弟妹妹郑重其事地打开木箱,或坐或蹲,或趴或躺,一本一本地翻画本。边翻边读,边读边讲,听得弟弟妹妹如痴如醉。

初二,父母调回公社完小任教。不需走读,我的初中不再那么艰难。

操场东边的小花园,是老师的地盘。虽与篮球场只一步之遥,其间并无隔栏,学生却除非万不得已,不愿涉足其间。放学后,几把藤椅摆上,一圏老师坐下,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胡吹瞎侃,一直要摆到炊事员站在食堂门口高喊:开饭了,才散。而我,竟敢静静地站在圈外,甚至靠在椅上,似懂非懂地听成人们亦荤亦素、亦庄亦谐的龙门阵。说到硬腥直荤处,吹牛的老师仿佛才发现圈外的我,叫着我的名字,故意问:作业做好了?我胆怯地望望圈里的父亲,见他面无表情、不怒自威,只好不声不响地步出花园,回到我家的吊脚楼。

我们一家,住在小花园旁边的吊脚楼上。

吊脚楼不临河,靠坡坎。一半接地,是住校生煮饭的地方。靠墙一周,十几个两块石头垒成的柴灶星罗棋布,放学后柴烟迷蒙。一半悬空,中间隔成四间寝室,楼上大统间,楼下是邻近农家的牛圈。四间寝室,我们家两间,一是厨房,一是杂屋。楼上大统间,全归我们,两张木床,几只木箱,我们兄弟姊妹住。父母在老师办公室的旁边,另有一间寝室。从吊脚楼的窗户向外望,越过一片茂盛的庄稼地,一道小巧的石桥,就是月溪沟小小的街道。错落有致的瓦房排成两列,门面对峙,瓦檐相接,青石板街面阴阴润润,一年四季渗出缕缕凉气。街道末端,一条泥路伸向远方。我知道,那条路,是月溪沟与外界联结的孔道。但我不知道,如果沿着它一直向前,会走向何方,哪里景致如何,是不是也是月溪沟的模样。于是,这条路蜿蜒钻进梦里,牵引我,到达不知其所的朦胧,似是而非的迷幻。

懵懂的我突然有些懂事了。成绩一下子由年级的末尾,窜到了第一。老师惊讶,同学惊奇,我自己也惊异。年龄最小,成绩最好,不是聪明,只是记性超好。看完《水浒传》,一百零单八将的人生轨迹全在心里。一晚,公社的柴油机坏了,不送电。同学们围成一圈,听我讲宋江征方腊的昱岭关之战。惊天动地的战斗,因为死了七条梁山好汉,听得大家屏息凝神,大气不喘。其实,不是讲,只是背。我看过一遍,记得那些字句、段落、章回,只要一挑撩、激发,故事就从我嘴里流淌出来。许多年后,昱岭关之战,在我这里,除小养由基庞万春还有印象外,死去的究竟是哪些梁山好汉,都记不起来。但,那夜温柔的月色,正照着我,久久不愿散去的人圈,还围着我,同学们“再讲一段”的请求,清晰地响在耳边。

认真梳理,关于月溪沟初中时代的回忆,遗漏了两个重要时段。

走学,肯定是读过一段时间。父母从杯子坪调回公社完小时,我在读初中,也很肯定。有段时间,我与大哥一起住校;有段时间,我住在二爸的宿舍。究竟是什么时间,拼命回忆,也回忆不起。但,这些时日肯定存在,因为,有两个细节,一直刻在我的脑海。

在住校生煮饭的地方,我和大哥有一个两块石头垒起的柴灶,靠门第二,上有窗户。选择这个点,是偶然,还是刻意,不知道。近门、有窗,比其他同学少受些烟熏火燎,却是事实。我与大哥分工:他煮饭,我挑水。所谓挑水,几近儿戏:担着两只小铁罐,到学校旁边的小溪里挑。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我故意让扁担一颤一颤的,乐陶陶自得意满。但有一天,应该是冬天,下着毛毛细雨,泥路泥泞,湿滑。回走半程,我脚下一滑,跌坐在泥水里。屁股摔得生疼生疼,伴着疼痛而来的,是无限的委屈。我突然想哭,可是,除了雨还是雨,除了泥还是泥,哭给谁看?我傻傻地在泥地上坐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含着泪,捞起摔到水田里的铁罐,满身泥泞,趔趄着重回小溪,趔趄着挑水“回家”。

公社完小扩建教室,二爸从万斛坝老家过来,是承建负责人。学校分配给他一间宿舍,于是,我与二爸住在一起。二爸睡前,从床头拿出一只玻璃瓶,拧开盖,啜一口,咂着嘴,长长地舒气,很享受的样子。我偷偷看,瓶腰的标签上写着“高梁白酒”四个字。我知道,酒,很刺激,是大人才能喝的东西。一夜,二爸与工友加班。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高梁白酒”四个字,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愈来愈清晰。二爸享受的样子,越来越强烈地诱惑着我。终于,我忍不住,明知不应该,还是从床头拿出那只玻璃瓶,看了看上面的“高梁白酒”,拧开盖,满满地啜了一口。一股陈煤味在嘴里乱钻,来不及吞下,就喷了出来。这,哪里是酒?分明是煤油。不一会,二爸回来了,坐下,从床头拿出一只玻璃瓶,拧开盖,啜一口,咂着嘴,长长地舒气,很享受的样子。我蜷着身子,假装睡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二爸喜欢喝煤油?

细节,一直埋藏在心。已经过去的几十年里,有没有自我强化,不得而知。但能从众多的过往细节里凸显出来,应该不是偶然。记忆,有选择。我拼命记住的,是自己的委屈。记忆,很自我。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脑海里的,完全客观真实。记忆,是一种书写,着墨落笔处,全是书写者的思绪。

月溪沟公社完小操场边的梯坎左侧,有一棵皂角树。

皂角树苍老高大,躯干壮实敦厚,布满青苔,触之湿润滑爽;蜿曲旁逸的虬枝,托起伞状匝地浓荫;豆角形的皂荚垂挂在枝叶间,微风吹过,不停摇晃,如风中的风铃。

夏夜,朗月高悬,大地笼罩在一片清辉之中,月光钻过茂密的皂角树叶,投下斑斓的光点。微风吹过,枝摇叶晃,地上的光点幻化成许多莫名其妙的形状。学校的老师们,邻近的农人们,或坐或蹲或站地围成一圈,讲古谈天。小孩们顽皮地在大人的腿间钻来钻去,追逐不休。我坐在斑斓的背景前,托着腮帮,似懂非懂地听着大人的故事,似看非看地扫过奔跑的小伙伴,痴痴地看着树下树外月色的区别,呆呆地数着如风铃般晃动着的皂荚。痴迷,忘情。

最激动的日子是打皂荚的时候。皂荚敦厚丰满,内含丰富的碱和油脂,是洗衣去污的好材料。每到深秋,皂荚成熟,邻近的农家就相约前来打皂荚。几个十几岁的半大小伙攀上树去,各据一枝,用长竹杆,在枝叶之间一阵敲打,皂荚便和着树叶掉到地上,人群蜂拥而上,拾捡皂荚。有时,树上的人,看树下人多时故意敲打几下。皂荚粉落,树下的人鼠窜不已,树上的人大笑难耐。

梯坎左侧,与高大的皂角树遥遥相对,有一株桂花树。

都说:桂树花开十里香。在月溪沟读书时,没的嗅到它的浓香。倒是读高中第一次回家,感触颇深。那天,放学后,从南坝步行回家,翻过火烧坡,天完全黑了。我一人在暗夜里摸索着走到温家河坝,离家还有五六里地,公社完小操场边的桂花香随风飘来,沁入心脾。疲惫惊惶的我精神为之一振,仿佛看到父亲牵着小妹站在桂花树下等我,母亲带着哥哥在厨房里煮饭炒菜,弟弟一边往小饭桌上摆筷子一边轻声念道:这是二哥的……我呼吸着越来越浓烈的花香,跌跌撞撞地跑到那棵桂花树下,贪婪地吮吸着诱人的花香,一直强忍的眼泪脱眶而出。

多年后,我回到月溪沟。皂角树还站在那里,又生长了几十年,却远没儿时高大。桂花树踪影全无,问,已枯死多年。我站在皂角树下,隐隐约约,有淡香萦鼻。品味良久,才辨明,是几十年前操场边的桂香。

其实,月溪沟,并不只是这所学校。杯子坪,也属于月溪沟。

初中毕业,到南坝读高中。我的家,在月溪沟。高中毕业,到县城八里湾读中师。我的家,在月溪沟。每年寒暑假,我都要回月溪沟。我拎着一包书回去。假期里,书虽翻过,却未嚼烂,书里故事,不甚了了。我挎着一包书离开,书包里装着的,不再只是拎回来的书,还有月溪沟的山川草木,人情世故。中师毕业,父母调离月溪沟。那个暑假,每个晴夜,父亲都要在操场东边的小花园里,燃起艾蒿。我们一家,围坐闲谈,直到很晚很晚。谈的什么,已无从考证。但月溪沟学校操场里的那份温暖,却永远留在心间。

父母,在月溪沟教书育人二十多年,哥哥、弟弟、妹妹,在月溪沟出生长大。他们的月溪沟,与我的月溪沟,是同一个月溪沟,却也是不同的月溪沟。坐地日行,巡天遥看。一动念,我回到月溪沟。但我无法说清,我寻找到的,是我的初中时代,还是一家团聚、和乐欢快的温馨家园。我的月溪沟,在公社完小,在我的初中时代。我的月溪沟,以公社完小为圆心,向四周扩散。扩散至田畴菜畦、溪流堰塘,扩散至青山绿树、白云虹霓,扩散至天远地渺、地老天荒。

癫痫患者一直抽搐会对生命安全造成影响吗邢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呢?郑州的癫痫病医院治疗哪家效果好贵州贵阳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