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墨香】美丽的娟子(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10:09
摘要:昨晚我在QQ上看到她的名字,冥冥之中感到就是妹妹娟子,发去审请加入朋友的信息。她欣然同意,并问起我来了,原以为我们今生再也见不到了,她在东我在西相距几千里。尚且维系我们的老人已故,再无相聚的机缘了。我们相互说明了彼此都证实了直觉的正确,我求一张她的相片,她却推委不给我看。这又猛然想念起小我十多岁的她了。又偶然忆起以前的细碎往事,她似乎还真有点童年的记忆。因为她真说出了二十多年前我没说过的细节,她七岁,我十九岁。 (一)美丽的娟子    与娟子一别就是二十五六年,在这空白的二十多年间亦曾见过两次面,都是匆匆而聚,匆匆而散。第一次是我的姑婆,她的姥姥在百病缠身的痛苦折磨下,在五痨七伤的心理摧残下,带着不舍与牵挂走了。到了一个无病痛,无饥荒,无冷热的世界去了。娟子和璐姊妹俩哭成了泪人,边哭边给养育了自己心疼了自已一辈子的姥姥擦洗脸,然后涂上胭脂,抹上眼影,把花白的头发梳理整顺完毕,尽了最后一次的孝。第二次是数年前三姑来看她的舅家人,娟陪了她母亲。说实话三姑的舅舅只剩下我的五爷,娟子只剩下四奶奶与五奶奶,年轻人都为生计去了异地打工,一切都有了白云苍狗的凄凉。娟子除了我谁都不熟悉,所以我们还是比较亲热的。她忙着给我照了相,并且留下了手机号码,但我不曾打过去。   昨晚我在QQ上看到她的名字,冥冥之中感到就是妹妹娟子,发去申请加入朋友的信息。她欣然同意,并问起我来了,原以为我们今生再也见不到了,她在东我在西相距几千里。尚且维系我们的老人已故,再无相聚的机缘了。我们相互说明了彼此都证实了直觉的正确,我求一张她的相片,她却推委不给我看。这又猛然想念起小我十多岁的她了。又偶然忆起以前的细碎往事,她似乎还真有点童年的记忆。因为她真说出了二十多年前我没说过的细节,她七岁,我十九岁。   我们每天都呆在小屋里,她和小她一岁的妹子璐天天扮公主,我被她们一会认命为皇上,一会儿又变成坏人。她俩的尖叫欢笑声把午休的姑婆吵醒,姑爷那年无情的离开了一家人,给姑婆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痛,加之诸多的病痛让她彻底失眠,中午只能在锤打后才可减轻后背,臂膀,腰的疼,浅浅的入睡。心烦的姑婆示意我把两个小捣蛋鬼带到外边去解闷,以求片刻的安宁。   她们二人兴奋得手舞足蹈,在那深深的巷中,家家户户的窗里传出《红楼梦》主题曲《枉疑眉》。正午直射的太阳照在水泥路面上让人睁不开眼,一股热气直接袭到人身上有种难言的难受。我一手牵着娟子,一手托着璐出了长长的巷道,然后沿渭河堤岸的柳荫东去。只有这里才清静,没有城市的喧啸与无序的车辆。   有个废弃的公园,听说游泳池的深水区曾淹死过人,现已关闭了。她俩姐妹争着要坐旋转车,我推着那个蠢笨的机器转动起来坐在上边的她们,由于该地的悔气我哄她们离开了不祥之地。公园东边全是农田,那时城市的进程化还不大,房子还不是商品,土地除了为人类生产粮食,再没啥价值的,遍地是麦茬中长出的黄豆苗。一条水沟横在我们面前,上边有一根四柱体的电线杆子搭成的小桥。璐和娟都站住了,娟喊叫哥哥,让我背她过去,而璐却说妈妈让她坚强,自已的事自已做,不烦他人。我背过去娟,看小心翼翼蹒跚而行走过来,为她的坚强,为她的懂事高兴。   河滩那时是原生态的,没有采砂船,河床上长了一丛丛一人高的芦苇,河水安静地流淌向东而去。璐看到水边五颜六色的石头,大喊到:“哥哥我要花石头。”娟也如觉悟似的随了起来。   两个漂亮的小精灵声音越来越大,呐喊着,狂叫着,争执着。我就脱了衣物,下到水中游起泳,游泳倒是其次,主要为她们捞好看的花石头。一块如玉般的浅黄石头先给了璐,娟显然感到不公,她看中了一块深红的,嚷着要那一颗。顺其意给了她,璐又要另一块带绿色的,捡了给她。娟看中了一颗花纹好看,颜色丰富,图案精美的。璐也要这颗,为公道我给了娟。但璐表现出不公道的模样,我尽力劝说别急,还有呢!慢慢找个好的,但她不依不挠的把娟子的一只红色凉鞋扔进了奔腾乏黄的渭水中。看着那只塑料鞋在水中漂了瞬间后就逐渐地漂流着沉下去。我也极力的向那地方游去,但我的速度比不上它沉下去的速度。我也在那地方潜入水中摸过,似乎那只能为刻舟求剑的徒劳。顺水流的方向找,河底是沉甸下来的於泥。娟伤心地哭着泪流满面。璐牵强的自言自语,以掩饰自己的冲动与无理行为。   我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为什么把她们带到河边呢!为什么我就下水游泳给她们找花石头呢,这怎么向姑婆,姑姑交代呢!   我背起哭泣的娟,后边跟着做了错事低头不语的璐……      (二)报志愿   儿子高考成绩还比较理想,这是我日夜所期盼的。儿子查到成绩后给我打了电话,低于一本9分,高出二本50分。在班上与级上的名次都前移了,是上高中考的最好的一次。但在他人看来是很一般的成绩于我来说就很满意了。总算他的付出有了回报,三年的心血没白流。我生怕他查错了,看误了,处在深山中的我几次打电话给妻子以证实此事。终使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俗话说:七分靠考,三分靠报,考得好还要报得好。对于我来说填报志愿是更揪心的事,面对成千上万的学府,对它们的认识只是道听途说的传说与盲人摸象的片面。高考是孩子的事,填报志愿却是大人们的事。孩子的成绩虽说可以,然而报志愿时不很为难,除非考个顶尖的分数,一流的大学单线与你联系并面谈给予你的优厚条件:院校由你挑,专业任你选。这样的人全省亦不多,大多数的人都得自己去碰运气了。   说是二本院校,好的热门专业都得以一本分数线中取。剩下的专业不热门,不前卫,找工作都很为难的。在当今的社会,学生并没多大的理想与抱负,或许幼时还抱有当个什么家,干些什么实业的宏伟理想,可到了逐渐成人后,人们就很现实了,学生一走出校门绝大部分以失业的命运为底色,以谋饭碗生计为目的,找对象,买天价住房为理想。卑微而世故的活着,谈何理想抱负呢!选中专业,可能为就业打下坚实的基础,儿子成绩并不优秀,所以报志愿只能是按图索骥了,拿上历年高校录取分数对照表,再和自已的分数相对照,一一列出学府名单,再翻开今年该校录取的专业与人数,打开电脑,调出历年该校该专业的录取的最高分与最低分,平均分等来权衡。   有经验的人告诉我,填报志愿一看学校,二看专业,三看就业,四看地域。绝大多数的学府我是毫不知情的。所以只能凭借百度粗略地了解一下。但现今的虚假广告太多了,夸夸其谈,吹牛已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自诩,而是到了用毫无廉耻的无耻滥言吹诩。时而把芝麻说成西瓜还是有点根迹之事的。至于专业要看孩子的喜好,这是瓜甜蒂苦之事,还得尊重孩子。我看好的专业是大夫与教师,不管是啥朝啥代,人都会生病,就业不成问题。再就是教师也是个好职业。但儿子不喜欢学医,学医太累,太枯燥,做大夫很辛苦,再说国内医学关系复杂,医患关系紧张。医院那有不死人的,一旦病情恶化,病人一命呜呼,患者家属有的耍起死狗手段,烦心与挖苦向谁诉呢。我是学兽医的,专给各种长尾巴的治病。也业余干了十多年,百分之九十七八的人都好,碰巧遇到百分之二三的人,有理是诉不清的。   孩子不想当教师是听他们的班主任时常说:你们不好好读书,最终只能考个取分低的师范院校,和我一样当个教师,教上比自已小十多岁的一群孩子,成天让他们欺负。这两样不喜欢还有什么专业呢,只能学技术进工厂了,官场是断不可进的。连刘志军告诫子女以后别进官场,其中的难言之隐可想而知了。就业就不好说了,现今好的,等四年后又是如何谁能说清呢!现今中国的高等学府几乎没特色,啥专业人才就业好,不管该校有无能力,均开设该专业。等三四年后良莠不齐的人一涌而出,市场会乱作一团的。我没高瞻远瞩的能耐与智慧,看不出四五年后的动荡变故,只好茫然于人云亦云中。地理位置不是太在乎,只要就业好,除西藏外全都去。   我在女儿的建议下,心中有底了。一朋友打来电话,说有个报志愿的专家,让我带上儿子去咨询,他收费为报一名为三百元。在到他家时,门庭若市,前一天早上排了队的还没轮到,碍于朋友的面子给我减了100元,并且排到了一小时后。   那专家留有八字胡须,很清瘦,颇有几分道骨仙风。对我报的还算认可,只是专业级差做了调动,我想问他再有这个分数段适合的学校时,他只推荐了两所报的学校就看下一位了,前后不足三分钟。   妻子以冲的心态,我是以稳中求保,因为儿子不想复读了。远在异地的女儿一个劲的打电话,发短信,出谋划策。我们在三小时前改变了前边的方案,又报上天津工业大学,我的心老悬着,生怕取不上。妻子斩钉铁截地认为可以,让我想信女人的直觉。但我老是不信。   我心急如焚的给朋友打电话,求助。毫无结果,在关网半小时前我和儿子又否定了前边的提案,改报可能性较大的学校。但后来仍然感到很危险,生怕滑档。   别人一听我报的志愿都不满意,认为报低了,但我还是悬着心在期盼结果。 癫痫病的起因在哪郑州癫痫病较佳医院癫癫吃什么药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羊羔疯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