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春秋】槐抱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27:58

在我的家乡有一棵千年古槐,矗立村街正中,因其树洞里长出了一株歪脖柏,当地人唤其“槐抱柏”。古槐的年纪无从考证,长安人朱鸿酷爱国槐,测得树龄约为1100岁。在我的记忆中,槐抱柏下就是村人议事、祭祀的地方。因其所处位置为村子的中央地带,所以此处就是村里的中央集权地——“官地”。无论村里大事小情都在这里公布,集结。

古槐身高五丈许,需要七八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围。歪脖柏从古槐的怀中的树洞里窜出,粗如石碌,触手可及,向东南方横向伸丈许后弯向天空,状如苍龙昂首,故此亦有人唤它“龙头柏”。横直略显弯曲的“龙”身上可以坐骑十多人,“龙”脖项处吊着一口西瓜大小的铁钟,一条棉布拧成的钟绳系在只有成人可以触及的地方。每每遇到村上有事,需要召集村民的时候,钟声便在生产队长“聋子树”的手里急促地响起,村民们便会放下手中的活计,迅速向树下集结。“聋子树”是我们队组的生产队长,一干多年,无人替代。暮年时高瘦背略驼,耳背却不失聪(该听的听得见,不该听的就呆聋)。常常披着一件黑粗布的别有钢笔的夹袄,头戴鸭舌帽,手持或竹或木的拐棍儿,嘴叼烟卷,步履蹒跚地由后街游走到槐树下。乡邻碰见问候一声“你转呀”,他总是呲啦一笑,点头回应着。我想他或许是体恤民情,或许是放心不下曾经发号司令过的“槐抱柏”。他的名字叫穆树堂,在上寨村当了多年的三组队长,依稀还记得他带领村民开山修路,砌垒石链,掏井打场……也许是因其为人公正不贪,因此才得以托着残聋的耳朵连任队长。在古槐下,他唤过村民上过工,开过会,就连记工分,分农资也都在这里。也是在这里他亲眼见证了古槐枯朽、枝解。

老槐树经历千年风吹日晒,常常可以见到青烟袅袅(自燃现象),硕大的断枝常被大风刮落。但近在咫尺的农舍以及行人却不曾被压损、砸伤过,这便更增添了千年槐抱柏的神秘与神圣,故此也变成了村民心中的神明。

我家住在歪脖龙柏所指的东南方向,距离槐抱柏不足二十米。小时候,我常常与小伙伴一起钻树洞、骑龙柏,还在树下的一个牛犊大的断头石龟上撒过尿,玩过泥巴。石龟背部有一老碗口大的原型石臼,是供祭祀村民插香烛用的,没有祭祀活动时石龟上面落满了鸟粪和残枝,石臼内也会积满雨水。老槐树南十数步,有一条几乎常年不断流的清水渠,属引河入村的灌溉渠,然更多的作用是供村人日常生活洗涮之用。渠水清澈,自东而西汩汩流淌。我家住在渠首,门前有好几块搓衣石,白滑光亮,远近的乡邻都愿意来洗涮衣物。因此,父亲特意在渠中拦起了一道小水坝,聚拢起一潭清水,方便乡亲们使用,也方便自家日用。

自我有记忆起,槐树就枯死了。鸦雀筑巢,野猫攀爬,刮风大风时,枯枝会发出咯吱吱的裂帛之音,树洞里会传出怪异的兽鸣,令人毛骨悚立,心生恐惧。下大雨时,古槐受到雨水冲刷,一改往日的灰头土脸,周身呈黑褐色,光滑鲜亮,枝桠、树洞青苔泛绿,怀中的龙柏也苍翠有劲,呈现一丝生命与活力来。恰似一个老婆婆扯住自己调皮的小孙儿一样。

槐树下的祭祀活动,较为频繁。每每村中有老人去世,就会在槐树下“迎客”、“迎像”,场面甚是宏大。唢呐鼓乐齐奏,傧相高声唱和。古老的乐队,当地人称其为“乐人”。有司鼓、打锣、执琴、吹唢呐等,其中唢呐是乐队的主角,原因是其音高声远,曲调含悲。吹奏的多为秦腔苦音“柳青娘”“永寿庵”(秦腔曲牌),让参与祭祀的人都沉浸在悲声悲调中,追思亡魂,凭吊亲人。“迎客”是已亡人的亲戚来吊唁时,主人家的最高接待礼仪。若离世的是男人,那么其舅家人就可以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若离世的是女人,则享有如此待遇便是其娘家人。也就是我们当地人信奉的“娘亲舅大”。迎回逝者的“舅家人”“娘家人”后,一般会在天擦黑时,举行更为盛大的“迎像”场面。

“乐人”一般分为三档:四人乐队为“半炮儿”,八人乐队为“全炮儿”,“全炮儿”外加五人的戏班称为“八跨五”,属白事的礼乐队的最高级别。所有祭奠活动都在老槐树见证下,在乡亲们的簇拥下,按照当地的章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相奉头口里高喊着我不知所以然的程式化语言:“客奠了”“预备捞起”……

祭祀时行跪拜礼,跪拜礼也有分类,三叩首的谓之“三节礼”,五叩首的谓之“五节礼”,属常规礼节。亦有“九节礼”、“十二节礼”,以“二十四节礼”为最高“礼数”。但因有“摆糟”“乐人”之嫌,所以只有少数人可以行此大礼。祭拜完毕,就是乐人们的压轴戏。多为秦腔折子戏,唱给逝者亡魂听,也唱给围观的乡邻听。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又兴起了放电影,均含“答谢”乡邻之意。

至于古槐下议事,则形式不限,人员不定。村中遇到大事小情,村民就自觉自愿地来到大槐树下,你一言我一语地搭讪。当然其中少不了“明礼人”“能行人”的高见和点拨,说到自己心里的人就会说“你说得对着呢……”遇到不合心意的说法就会有“你外说的不对”,“你说的外倒是个锤子”加以反驳。年长者们参言多为“咱甭作下‘羞先人’(丢脸,令人不齿,嘲笑)的事,你外样不得成……”。闲聊中明辨是非,打趣中教人一理。古槐无言观尽众生相,龙柏不语奏响警世钟。

本世纪初,老槐树终于“寿终正寝”。是“聋子树”带领乡亲们将其“枝解”的,并作为“官柴”分于乡亲们。至于与“槐抱柏”一脉同根的“龙柏”,因为没了古槐作基,也就成了“殉葬品”一同被处置掉了。龙柏被“解方成板”,卖给了包括“聋子树”在内的村中几位老人,做了棺木“档方”。“棺要上(乘),柏作档(方)”,有种说法,柏木质地坚硬耐腐,气味能让食尸虫望而却步,所以柏木显得弥足珍贵。不知道百年之后的“聋子树”,是否还会有在古槐下发号司令的神气。

总之,“槐抱柏”已然不在了,留下了一方“丫”型空场。在“村村通”政策的春风吹拂下,经水泥硬化平展,窄窄的街道多出了偌大的一个空场来,两车狭路相逢会车于此,来往商贩叫卖于此……虽然当年老槐树下的祭祀场景销声匿迹,然此处仍然保留着它“中央集权”的地位。时常有村民三五一堆的话家常,谈论的内容也多是谁家娃娃有出息,谁家的日子过的“囊窝”(舒坦),谁家老人可怜没人管……似乎没有人再谈起那棵“毁尸灭迹”的“槐抱柏”,却时常能看见站立着的一位位老妈妈,翘首西望,盼望着街道尽头闪现的回村的娃……那架势,好像要把自己站成那颗怀抱龙柏的古槐……

“槐抱柏”是一颗树,挂满了一树游子思家想家的愁;

“槐抱柏”是一尊神,护佑着每一位盼儿回乡的母亲;

“槐抱柏”也是一座塔,寄托了多少相思、思多少牵挂……

陕西癫痫专家哈尔滨羊癫疯医院荆门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左乙拉西的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