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冰心】捡煤那些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54:30

每当我路过餐馆、粉店,看见人们忙着给煤炉添加煤块(煤球),炉中的烈火熊熊燃烧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我和小伙伴去捡煤的那些事情来。

我的故乡与煤矿相距三四里地,从我的家门口出发,穿过一垌垌的稻田,翻越两座小山坡就可以到达煤矿了。

孩提时代,我对煤矿工人如何钻到井里采煤十分好奇。幸好,我的家离煤矿的路途不算遥远。闲时,我可以和村里的小伙伴成群结队地去煤矿逛逛,以满足我的好奇心。

那时,我们非常羡慕煤矿工人,他们领的是国家的工资,吃的是国家的饭,拿的是铁饭碗,对我们这些上顿不接下顿的农家孩子来说是何等的荣光!因此,工人与农民之间存在着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

当然,靠近煤矿,得天独厚。比如,年轻人,可以招聘去当工人;我们生病了,可以去煤矿医院看病,这对当时缺医少药的农村来说,是多么的方便重要。记得小时候,我得了一场大病,上吐下泻,是父母亲轮流背着我小跑到煤矿医院治疗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的那条小命是靠煤矿里的医生救回来的。此外,通往煤矿公路采矿区附近的山坡上,煤矿工人还安装着一个大闹钟,每到固定的时间就闹铃,远在方圆五六公里的地方,我们还可以听得见“呜——”的长鸣声,声音由大变小,最后消失。那是没有钟表,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看时间的年代,这对当地人的起居十分方便,我们上学读书全靠闹钟催促。煤矿的闹钟何时闹铃,他们安排得科学合理。白天,从上午7:00开始,每隔一个钟头就拉响铃声;晚上,只报到24:00就结束,这是规律。掌握了这个规律,我们可以统筹安排一天的工作和学习时间了。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刚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每年的秋冬两季,一到星期六晚(当时,国家规定:周六晚算是周末,可以休息;周日休息一天),我就和村里的小伙伴们,挑着一对大箩筐,带上手电筒、一盒饭去煤矿那边捡煤了。有时也跟大人们一起去,因为大人们白天出集体工劳累了一天,有时晚上还要打谷、脱玉米粒,所以晚上他们一般是不去捡煤的,只有生产队队长轮流安排到社员休息时,他们晚上才能去捡煤。上了初中,我去得少了。一方面,平时做饭炒菜用的绝大多都是茅草、木柴,当时每家每户都养猪,只有煮猪食、煲粽子、熬汤、蒸糯米,才会烧煤。另一方面,那个煤矿属于小型煤矿,煤炭资源日渐枯竭,九十年代末倒闭了。

捡煤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这得靠眼力,靠手气,弄得不好,你就会空手而归。

首先,要选择好场地,占据有利地形。这需要你观察从井底下出口处的电斗车运出的矿渣,往地面上行驶的那几条铁轨是不是工人叔叔经常去倒的地方。这一点很重要,要不然,今晚你捡到的煤不会好到哪里去。

其次,要准确判断你所占领的地方,工人们出斗车倒煤渣时间间隔的长短。间隔的时间长,你会长时间捡不到煤块;间隔的时间短,你可以很快地捡到又大又好的煤块。

再次,要机智灵活、眼疾手快。因为,和你一起去捡煤的人相当多,有时少则七八个,多则二三十个,她们都是你的竞争对手。所以,你必须学会一套辨别真假煤的好本领。要不,你就会有挑着沉重的假煤回家的危险,那样的话一点也划不来。因此,我们除了要有一双火眼金睛、一双灵巧的手以外,还要有一个聪明的脑袋。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掌握这些本领呢?这要靠自己平时亲身实践,多向别人学习、讨教,需要有热心人帮助才行。可以说“实践出真知,斗争长才干”,永远是至理名言。

在我的故乡,去捡过煤的人,一般都了解煤。人们可以从一斗车的煤渣中识别真假煤。看好外形,掂量轻重。既潮湿又笨重或粗糙不堪的是假煤;干燥且轻又有光泽的是真煤。有心的人,还可以辨认出各种煤来。我们当地人称作石煤的褐煤,坚硬,和石头一样重,不易燃烧。燃烧时,冒浓烟,呛鼻子,但燃烧的时间持续长,恒温久,故称石煤。有烟煤,被我们当地人称为柴煤。这种煤比较轻,燃烧时,像烧柴一样,火焰高,火力猛,但燃烧得比较快,持续时间较短,故曰柴煤。无烟煤质地非常坚硬,颜色是灰白的,有明显的光泽。燃烧时,无烟,烟味淡,不呛鼻。此外,燃烧的时间很长,温度高,是一种最好的煤。

在我家乡附近的那个煤矿,这三种煤都有,只是褐煤较多,有烟煤次之,无烟煤极少。这是我在捡煤时获得的宝贵经验。

诚然,在捡煤的过程中,我也得到不少的教训。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像往常一样,去煤矿工地捡煤。因为要抢着捡,个子比我高的玉兰姐姐,被一块大石头砸中了双手,痛得她哇哇大叫,连人带锄的滚下了松软的土坡,弄得伙伴们哭笑不得,只有兰英大姐和我去安慰她。

说实话,我向来不太喜欢玉兰姐姐。她虽然待人很热情,乐于助人,但是经常背着双亲拿家里的玉米、黄豆到别人家去炒,时常偷家里留作种子的花生、红瓜子、芝麻等来吃,更为严重的是偷半瓶的花生油去同伴家里吃宵夜,因此被她的父亲关在屋子里一整天,她的父亲还在外面特意把门扪得紧紧的。从此,人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扪门(土话拦都)”。我们背地里就叫她“扪门”。七十年代虽然都很穷,菜里没有几滴油,农村的孩子们饿得饥不择食,但是在我看来,这种行为是不可饶恕的。我想,做人要做诚实之人。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出于同情,我和兰英大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走下去扶玉兰姐姐上来,关切地询问她的伤势怎样。

从那以后,玉兰姐姐对我这个比她小六七岁的妹妹格外关心。每当我们去捡煤,在归途中停下来歇息的时候,玉兰姐姐休息得很少或干脆不休息,趁着伙伴们休息的空儿,帮我把担子挑回好远的地方才放下,这样可以缩短我挑担子回家的路程,我心里对她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尽管这样,还是没能改变我对她的看法。在我的心目中,玉兰姐姐,中等身材,苹果脸,小嘴玲珑,能说会道,连树上的鸟儿都可以引诱下来。此外,她胆子大得出奇,我们去捡煤,肚子饿了,她可以去偷人家自留地里的冬玉米、红薯、毛薯来烤着吃,屡教不改。有一次,她去偷东西时被主人逮个正着,那个人非常气愤,拉着玉兰姐姐的头发到她堆放煤的地方,此时的她脸涨得红红的,不容分说,那个主人拗断了支撑起箩筐的四根竹子,吓得我们胆颤心惊,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看傻了眼。要知道,这样是难于把煤挑回家的。那一次,还是兰英大姐和我一起,帮她找来茅根草、藤子打了个死结,让她把煤挑回家的。由此得知,在人生成长的道路上,有些事情是不能多次经历的。有的只能经历一次,有的甚至一次也不能经历。否则,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岁月匆匆,往事如烟。时至今日,我每每回忆起捡煤的那些事,不由得感慨万千:儿时伙伴之间的真挚友谊,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的。然而,物是人非。玉兰姐姐早已作了古,再也见不到她的音容笑貌;兰英大姐已经腰弯背驼,变得老态龙钟;我已是徐娘半老,捡煤的那些旧事,已离我愈来愈远了。

癫痫病大发作如何处理青少年癫痫病能治愈吗哈尔滨治疗癫痫好的医院怎么样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