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乡愁四韵(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3:07

所有的乡村,都是结在不同藤蔓上的乡愁之果。

——题记

一、高田晒秋

开化县。长虹乡。高田坑。

夏季沉落,秋天上升。漫山遍野的斑斓,从田间地头、山坳丘坡、古宅新楼,旋转着、呼啸着,向着古老山村层叠错落、大大小小的空地漫溢汇聚。季节的调色盘被打翻,山道上、院落里,屋瓦上、窗台前,灌木上、土墙头,溪沟上、石桥栏……一串串、一挂挂、一筐筐、一块块、一圈圈、一条条……到处是汩汩流淌着的鲜艳色彩。高高的竹架、圆圆的晒簟、长方的门板、不规则的水泥地,都成了承载这些颜色的画板。

火红的是辣椒、柿子、茱萸,金黄的是玉米、南瓜、黄豆、粟米、黄菊、花生、稻谷,褐色的是桃核、板栗、红豆、山蕨、茶籽、长豇豆、干腌菜,黑色的是荞麦,紫色的是番薯,翠绿的是青菜,琥珀色的是果脯,鸭蛋青色的是水笋,晶莹洁白的是米粉条……一万种色彩,聚集在阳光下,接受秋风的检阅;一万种声响,在果实内部轰鸣,攫掠着游客的心灵。

琳琅满目,流光溢彩。这是一场百万蔬果的狂欢!这是一场农耕文明的庆典!炊烟在空中袅娜,色彩在山坡流淌,流水在山脚琤瑽。秋阳杲杲,朗照山村;金风飒飒,着意涂描。高田“晒秋节”,晒出的是古老山村千年的民俗风情,晒出的是最美中国乡村符号。

这些秾艳的色彩,原本散落于古老山村的田角、墈头,厅堂、庭院,是打造特色山乡旅游文化的举措,使这些色彩流动了起来、凝聚了起来、鲜活了起来、壮观了起来,由一种纯自然态的乡村生活景观,上升到了一个节日的高度、文化的高度。是文化,为高田晒秋的千年风俗,完成了惊艳世人的点睛之笔;是文化,使高田“晒秋节”的美名,向着四面八方传播。

于是,游客们来了:他们驾着小车来到这里,分享山民丰收的喜悦,领略山村最美的秋色。诗人、作家们来了:他们来这儿采风,设立文学创作基地,用饱蘸情感的文字,追忆乡愁,为心灵、也为时代,刻录一份中国记忆。画家、摄影家们也来了:他们来到这儿寻觅灵感,写生、拍照,将高田晒秋人家的绝美风情、将高田坑狂荡艳丽的秋色,永久定格在镜头中、画框里。

斑斓的风俗源于一段并未走远的历史记忆。在漫长的贫瘠时代,缺衣少食的山民,为了能度过饥馑的岁月,不得不将夏收秋收时所采摘的蔬果,通过晾晒的方式,去掉水分保存,以俟无米可炊的日子,代粮充饥。在高田坑山顶一个农户家里,我看见四只水桶一般大的金黄色南瓜,静静地依偎在厅堂的一角,沉默、寂然,像一部泛黄的册页,提醒着人们勿忘历史、勿忘苦难、勿忘乡村……

高田晒秋,晒出古老山村斑斓的秋色,晒出人间最撩人的乡愁!

二、桃源青蛳

入夜,我们下榻在桃源村。这个村有民宿近20家,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有着“江南布达拉宫”之称的台回山上。

到了开化,自然要品尝开化的美食。开化青蛳、清水鱼、粉蒸肉、辣椒包、汽糕、麻糍果、农家豆腐,等等,都是我惦念已久的。但我最期待的是开化青蛳。十年前有一回去衢州出差,第一次吃到开化青蛳,从此它便在我的味蕾上,植入了难忘的记忆。

开化青蛳是一种清水螺蛳,墨绿细长,状如锥塔、外形秀美。如果说田螺像一个体格健硕的村姑,香螺像一个明眸皓齿的闺秀,泥螺像一个孱弱凉薄的丫鬟,那么开化青蛳便是一位颀长飘逸的书生。

开化青蛳生长于钱江源头的活水中。这里环境无污染、泥沙极少、水温适中、水体洁净、水质优良。青蛳常吸附于涧石之上,昼伏夜出,以流水中的微生物为食,因而肉质格外细嫩紧致,鲜美可口、风味独特。

开化青蛳“鲜味中含清苦,口感华润”(《舌尖上的中国·2》),有清热、利湿、退黄、消肿、养肝等作用,具有美食和药膳双重功能。据检测,开化青蛳富含谷氨酸、肌苷酸、半胱氨酸等多种氨基酸和维生素A、B1、B2等多种维生素,以及钙、镁、磷、铁、硒等多种无机盐,每百克螺肉含蛋白质13克,而脂肪含量仅微0.7克,是一种高蛋白、低脂肪的天然保健品。

紫苏、辣椒是螺蛳的最好搭配。人们在烹饪开化青蛳时,也往往朝锅里扔一把紫苏和红椒。紫苏和红椒不仅能去腥、提鲜、调味,还能中和青蛳的性寒。烹饪结束,揭开锅盖,一股混合着青蛳的肉香、紫苏的叶香与红椒的辣香的水汽蒸腾而起,扑鼻而来,奇香四溢,形成一种挡不住的诱惑。开化青蛳在《舌尖上的中国·2》》播出后,名声大噪,备受食客追捧,饭馆奇货可居。

正在我遐想着的时候,善解人意的主人,将一盘冒着热气、散发着奇香的开化青蛳端上桌来。于是我们一齐下箸,风卷残云、大快朵颐。

螺蛳是一种大众菜肴,也是一种友谊的菜肴。夏夜,排挡,三五好友,围坐在一起,炒几盘螺蛳,整几瓶啤酒,是人生再惬意不过的一件事。螺蛳也是一种怀旧的菜肴。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螺蛳是我们童年饭桌上难忘的美味佳肴。“三月螺蛳四月蚌”“清明螺,抵只鹅”……那些关于螺蛳的谚语,早已化为我们这一代人的生命记忆。

螺蛳壳里有我浩瀚的乡愁。我老家地处江西上饶信江之畔,鱼米之乡、螺源丰富。然而1973年以前,我们村烹饪螺蛳的方法,却只有炒螺蛳肉一种:将洗净的螺蛳倒入热锅中加热,使螺丝肉与螺蛳壳脱离,再用竹签将螺丝肉挑出,青洗,爆炒。那一年,我们村来了一位插队的上海女知青。一天,我姐姐将自己从河沟里摸来的一筐螺蛳送给她,她用菜刀将所有螺蛳都斫去尾巴,再清洗、烧制。从此,我们村的人学会了螺蛳的这种烧法。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静静地谛听着楼外潺潺的流水声,仿佛看见开化青蛳正在钱江源的夜色中悄悄地蠕动,也仿佛看见故乡的田螺,正吸着潮湿的堤岸,悠然地散步……

三、西坑蓑衣

一袭旧蓑衣,挂在黄土墙上。蓑衣上面,是一只竹编的斗笠。竹笠上面,是斜压下来的屋檐。屋檐上面,是一片瓦蓝瓦蓝的天空。

像古老的中华农耕文明遗留的一只旧蝉蜕,它静静地吸附在西坑村农家的土墙上。金色的秋风,飒飒地吹拂着,似要为它拂去蒙在上面的岁月的积尘。世界一片沉寂,我似乎听到了蝉蜕中灌满的岁月的回响。

我伫立在蓑衣前,幽幽的目光,静静栖落在这具“铠甲”上,灵魂出窍。是的,铠甲!一具从古老的农事中退役的铠甲,一具沐浴过贫寒月色和萧瑟风声的铠甲,一具农民抵御人生风霜、与命运苦斗的铠甲。

这具铠甲,由一根根乌黑的棕丝织就。那是一缕缕太阳的金光,也是一缕缕嘴角的苦涩;是一道道骤狂的雨帘,也是心头一丝丝不绝的希望;是行走中的消逝,也是消逝中的挽歌。

若把这一根根乌黑的金丝缀连起来,就是中华五千年的传统农耕文明,它一头连着烽火,一头连着炊烟;一头连着灾荒,一头连着丰收;一头连着苦难,一头连着安详;一头连着挣扎,一头连着向往……它是古老农耕文明奔涌的血脉,也是被现代工业文明强行砍断的一根脚筋。

看着这具铠甲,我的眼前,幻化出这样的一幕:乡村的水田,细雨如织,乱珠跳玉,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农人,手扶犁铧,吆喝着老牛行进……“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一幅多么祥和的“农耕图”啊!

蓑衣,对于我们这些出身于农家的中年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一种物件。它具有塑料雨衣所不可替代的优势:一可以遮风挡雨、护身保暖;二透气、不闷热;三不易被风掀动影响劳作;四乏了可当坐垫、卧垫;五不易腐烂,能穿很多年……

我年少时,也曾穿过蓑衣,跟着父亲一起下田干活。最难忘的是有一年夏天,信江涨大水,江水倒灌,大批江鱼游入村前的林剑湖。某个夜晚,我奉父亲之命去湖边看守鱼笱(一种捕鱼的工具)。我以一袭蓑衣为垫,躺在堤垱上,一边看守着鱼笱,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一边静听着堤垱下面游鱼戏水的声音。

——“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我直疑戴叔伦的这首《兰溪棹歌》,就是为我那夜的情景而写。

西坑蓑衣,是农耕的蓑衣、乡愁的蓑衣。它沉重,披在身上没有塑料雨衣那般轻盈;它沧桑,身上缀满岁月刀剑的砍痕。它是旧式中国农民命运的化身、中华传统农耕文明的遗照。

“一蓑烟雨任平生”,那是文人们的蓑衣;“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是隐士们的蓑衣。唯有“自著蓑衣早放牛”“短蓑衣向雨中披”“船篷缺处塞蓑衣”,才是中国农民的蓑衣。

这袭旧蓑衣,岁月烘干了它体内的血、体外的汗,也烘干了可能使它生长霉菌的水分。它干爽地吸附在西坑农家的黄土墙上,像中华传统农耕文明的一张永不腐烂的护身符。陪伴在它身边的,是两串灌满阳光的金灿灿的玉米棒……

四、库坑鱼乐

库坑村。

一条宽约两丈的溪渠,穿村而过。几座木桥,横跨其上,连接着两岸人家。渠中溪水蜿蜒潺湲,清澈见底。遍布于溪底的鹅卵石圆润光滑、清晰可辨。水面上,一绺绺水草,顺着流水的方向不住地拂动,似一条条飘舞的绿纱巾。一群群野生的石斑鱼和荷包红鲤鱼,悠然于其间,忽而如接受检阅般顺着溪岸,行列整齐地行进;忽而又炸群般箭簇一样散向四面八方。

我蹲在木桥上,看着桥下的鱼群在水中戏逐,忽而想起庄子与惠子在濠水边的对话——

庄子说:“鯈鱼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闲自得,这是鱼的快乐啊!”惠子说:“你又不是鱼,哪里知道鱼是快乐的呢?”庄子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儿是快乐的呢?”……

我虽不是庄子,也不是鱼,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库坑村这条溪渠中的石斑鱼和荷包红鲤鱼,是快乐的。

库坑村鱼儿们的快乐,源自于这个村的“敬鱼文化”。陪同我们采风的库坑村村长告诉我们,在库坑,鱼是受到村规民约严格保护的。这个村对鱼的敬重与保护的习俗由来已久,村中规约:谁要是偷捕溪鱼,村里就要杀谁家的猪分给众人,以示警诫,由此形成了库坑村独有的“敬鱼文化”。村长的一席话让我们疑虑顿消,怪不得这条溪渠野生鱼儿成群,这在别处,是不可能有的事情。

库坑村的“敬鱼文化”让我肃然起敬。此前,我在视频中,曾见过浙江舟山等地的海洋“开渔节”,也见过故乡鄱阳湖的“开渔节”。敬重鱼,在以渔为生的海洋湖泊区域,似在情理之中。但一个渔业资源约等于无的小山村,对鱼如此敬重,我确乃平生第一次见。奇特的风俗铸就奇特的人文,奇特的人文吸引游客的步履,就一点也不足为奇了。

“鱼”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是个吉祥的词汇。“鱼”与“余”同音,寓意“年年有余”,在中国人的心目中,鱼是和乐富足生活的图腾。鱼类更与人类有着密不可分的物种上的亲缘关系。鱼类是最古老脊椎动物,今天所有有钙质骨骼的动物类群,即脊椎动物,包括人类,都是由鱼类演变而来的。

人类生命起源于海洋,鱼类是人类的祖先。这不由得使我想起暑假期间,在宁波观看的国产奇幻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电影讲述的是掌管海棠花生长的少女椿为报恩,而努力复活人类男孩“鲲”的灵魂,在本是天神的湫帮助下,与命运抗争的故事。那是一部关于人类生命起源的史诗,也是一部关于“鱼”和“人”相谐相生的寓言。

鱼是全人类的乡愁。云山常青,碧水长流,才是适合人类生息的永久家园。鱼水相欢,人鱼和谐,才配称一种真正的幸福生活图景。看着库坑这穿村而过的小桥流水、成群结队的生态溪鱼,我不由得在心底发出这样的慨叹。

这时,不知哪位游客向溪流中投掷了一块饼干,只见原本散游在各处的石斑鱼,“呼”地一声,一齐向着饼干沉落处蹿聚过来,奋力争食着。鱼群在水底旋转,花纹斑斓,远看就像一条巨大的蟒蛇,在溪流中扭动着肥胖的身子。

我再一次发出了惊叹!

吃癫痫药可以喝酸奶吗淮安靠谱癫痫医院在哪辽宁专业治癫痫的医院治疗癫痫的较好的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