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木马】音乐语言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57:10
【内容简介】这是雷达、张燕合写的一篇运用“音乐语言学”的观点论证陕西关中方言历史渊源、特色、价值和历史颇悠久、影响力极强、辐射面最广的方言体系。作者运用“音乐语言学”的观点,着重剖析了关中方言对关中歌谣、民歌、戏曲、曲艺的制约、影响和语言声韵、曲调、板腔发展的规律及对全国各地同类艺术的重大影响,还有它那极强的辐射力。该论文填补了陕西、乃至全国演艺界“音乐语言学”研究的空白,有着开拓性学术性研究的积极意义。      古语今音弄戏声      ——从关中方言调值对关中说唱、戏曲音乐的影响谈起      导言:      一篇名为《关中方言与关中民俗》的小论文,因起了一些争议。事后才得知,关于此类争论,早在前一段时间就有,而且似乎还有点激烈。《西安晚报》发了一篇题为《学院派给西安方言“官话说”泼冷水》。此时才有所明白,原来争议的焦点在于有人写文章说“古代的官话”是“洛阳话”(或谓“河洛话”)。其实,这种争议,是个很好的现象。它可以通过相互学习和必要的交流促进方言学研究的深化。   目下,方言学、“官话说”研究的方法有考古、调查、综合分析、比较等多种手段,而且前人(包括古代文献的作者)亦有许多研究成果,可供我们借鉴。词汇问题不大,有古语今词可考。最大的困难是:作为“声韵化”的语言,必须通过每个历史阶段实际存在的音声(如声、韵、调)才能辨别得清楚,而方言历经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不知过了多少沟沟坎坎,经分流、瀑泻、吸纳、回漩、融合等复杂的流程,才发展至今日。难免拖泥带水,杂七杂八,即使现今的各地方言,也是五花八门的,要弄清古代的官话,并非易事。只好就让争议存在吧。   我们觉得,从现存方言的实际出发,将遗留的“文字古迹”(如词汇)、“古语遗音”搜集记起来,与古籍文献对照研究,来追索古语、古音,从而反证其古,不失为科学的研究方法之一。如伍永尚先生的《原生态的西安话》专著和《长安话曾经是古代的官话》等论文即是。他所汇集的古文字及雅言词汇,是个无法否认的客观存在。就此与今存的方言相应对照,比较研究,如果鉴别、阐释无误,那无疑就是正确的了。   其实,对难度较大的声、韵、调的研究,也可以采取这种比较科学的“反证法”。其理由是:尽管历史很长,因方言地域性、封闭性、习惯性、保守性等方面的制约,其语音发展相对来说其衍变速度是比较缓慢的。如通过纵横调查、比较各方言、方音存留古语(重在官话古语)的多寡、影响的强弱、声韵调值对后世方言融合的促进力度等来追寻古汉语官话的踪迹,是完全可行的。   笔者因从事艺术工作的原因,对音乐方言学很有兴趣,总喜欢探索方言与民间音乐(包括民歌、说唱艺术、戏曲等)的密切关联。只是由于自身的局限,多囿于对比较熟悉的关中方言的研究,尤其是关中方言对关中曲艺、戏曲艺术强力影响的研究。   如果能借助“音乐方言学”的钥匙,启开关中方言对关中曲艺、戏曲艺术影响的奥秘之门的话,那兴许会对关中方言在汉语中的影响、地位、价值等方面的研究,有所裨益。   这就是我们写这篇论文的背景与原由。   这篇文章,旨在通过富有乐音因素的关中方言调值、语调对关中曲艺、戏曲艺术的相对制约和强烈影响,揭示关中方言及其衍生的戏曲、曲艺的内在价值及其向全国辐射、传播、衍化、促进融合发展的奥秘。   一.关中方言的声韵调及因调值走向而孳生的语调   方言的词汇、语音,是区别各地方言的重要因素,但方言语音中的调值,却是区别各地方言的主要标志。   关中方言的声母和韵母,是体现关中方言特点的一个方面。与普通话相比,声母多出了六个([]括号中的符号系国际音标):   v[v](即关中的西安、韩城和陕北、陕南一些地方读勿、如、武、袜、万、文等字时的声母。系唇齿音f的浊音,发音时声带颤动。)   ng[η](即关中、陕北、陕南普遍读我、爱、安、恩、欧、昂等字时的声母。系舌面后(舌根)音,发音时声带颤动。)   [n](即全省各地读你、咬、捏、牛、年、娘、宁、女和韩城等地读眼、压、硬等字时的声母。系舌面前音,是舌面前部与齿龈及前硬腭部分接触发出来的鼻音,声带颤动。)   [pf](即西安、大荔、韩城及安康、西乡等地读桌、朱、追、专、准、庄、中等字时的声母。系不送气的唇齿塞擦音的清音。)   [pf‘](即上述读[pf]声母的地区读戳、出、吹、穿、春、窗、虫等字时的声母。系送气的唇齿塞擦音的清音。)   [z](即韩城读“儿”,大荔、岐山读“肉”,“扔”等字时的声母。系北京音s的浊音,发s音时声带颤动。)   韵母的显著特点是,多了[?][][ш]这几个。即土语读耳、儿(皆读[z]i)、知、吃、食、日、黑”的韵母)等。还有三原、泾阳一带尖团音的韵母。   其它,如鼻化元音(安[]、恩[])、圆唇的舌尖元音([]和[])的存在以及有些地方(如西府)en、eng不分,还有声母与韵母相拼而形成的一些拼音规律等,都是韵母方面的特点。但由于它们与普通话的同类韵母接近,或有其拼音的对应规律,就不必细说的了。   除上述声、韵所讲的几个特点外,还需要提及的是,陕西方音中保留了大量的古音(声、韵皆有),如关中不少地方把“车”读ju或cha;“爷”读ya,“斜”读xia,“蛇’’读sha;把“来”读lei;“飞”读xi;“耳”读[z]i;“大”读duo(剁)。此皆系古音。关中土语“娃”、(小孩)“汉子”(指人个子的高低)、“头谷”(牲口)、“先后”(妯娌)、“尧婆”(后娘)、“嫽的太”的嫽(美得很)等,亦属古语。   现在,让我们把注意力投向关中方言的声调和调值。   据语音学家白涤洲先生(1900~1934)的实地调查,按五度标音法标示的关中方言调值是(见下图西安、宝鸡的调值标示):   可以看出,关中方言的调类和普通话的调类是相同的,都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类,但调值却不尽相同。其中,阳平调值与普通话基本相同,而其他则不同,或相反,是有其对应规律的。如图:   这,才是体现关中方言特点的重要标志!   从这个对照表中可以看出,关中方言字的调值同普通话调值的异同(或相近)处及其对应规律:关中的阳平调值(35或24)同普通话的阳平调值(35)基本是相同的;关中的去声调值(55)同普通话的阴平调值(55)是完全相同的;关中的上声调值(42或53)同普通话的去声调值(51)是很相近的;而关中的阴平调值(31)同普通话的上声调值(214),既有相近处,又有相异处。其相近处是,关中的阴平调值(31)同普通话上声调值(214)的前半部(即214中的21部分)相近;所相异的是,普通话上声调值较关中阴平调值后半部多了一个“4”。由于发音人的起音高度和发音强弱的不同,所以粗听起来,一些相近处已几乎相同了。   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关中方言字音的实际调值已逐渐相应地向普通话某种字音调值靠拢。如西安,将阳平调值24各升一个音向普通话阳平调值靠拢,即为35,这就同普通话的阳平调值(35)完全相同了。同样,西安若将上声调值(42)前升一音为5,后降一音为1,则42变为51,与普通话去声调值亦完全相同,如此,就不难发现西安方言与普通话调值的对应规律:就调值而言,西安的阳平等于普通话的阳平;西安的去声等于普通话的阴平;西安的上声等于普通话的去声;西安的阴平接近普通话的上声。   “阴”、“阳”、“赏”“去”这四个字,如用普通话读,近似关中的“印”、“阳”、“商”、“取”;反之,上四字若用关中方音读,则近似北京的“引”、“阳”、“上”、“区”。不难看出,如同音乐有它的曲调一样,关中方言是有它的字调和语调的。   我们曾用胡琴(52弦)和小提琴模拟关中各调类字的调值,发现阴平字(如阴、巴、山、瓜)是“1”或“7”的下滑音;阳平字(如阳、长、凡、盘)是“2”的上滑音(即2↗5);上声字(如赏、打、板、砍)是“5”的下滑音(即5↘1);而去声字(如去、上、扇、烂),则是“5”的延长音。此可显示出关中五声制调号所标调值的大致效果。   研究表明,关中方言的调值,对我们国家许多地区的方言调值,产生了重大影响。   前不久,在网上看到有位语音学家(未查到作者名字)以上声、去声为据,经在全国各地多方考察、取证,绘制了一张名为《以调值为基础的官话分区图》,标明以关中方言的上、去二声调值波及面最广。   看下图:   从上图所示,可以看出关中方言对北方方言(西北甘肃、宁夏、青海、山西、河南)及部分陕西以南方言(四川、湖北、云贵、广西、客家等)不可低估的影响。有意思的是,在相隔较远的隔离区,还有些关中方言调值岛的存在。以见影响之广。   二.由关中方言孳生的音乐与周秦汉唐时期的秦声   就关中地域而言,由方言而孳生的音乐,早在远古时期就已有萌芽,此所谓“吭育”之声。还有石鼓、傩舞及“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阙”的“葛天氏之乐”等。   至西周,就已有成熟、定型并丰富多彩的民间乐歌了,此可以两三千年前的《诗经》为证。由于《诗经》里的诗歌,原本是以诗、乐、舞的综合艺术形式同时显现的,故已经有了原始型音乐的存在。   《诗经》分风、雅、颂三体。风,即为民歌,史称“十五国风”。它收录了今陕西、山西、河南、山东以及湖北北部、四川东部一些地域的民歌。十五国风中的《秦风》,豳风》(“豳”音彬),就是那时流行在今关中西部,中部,包括凤翔、岐山、扶风、武功、户县、长安及长武、彬县、旬邑、麟游一带的民歌。另外。《周南》、《召南》中,有一部分是当时流行在今陕南东部一带的民歌。《郑风》中有一些,也可能在今关中东部的华县一带流行。   《秦风》十首,《豳风》七首,共十七首五十四章,三百八十四句,这不能算多。但《小雅》(七十四首)中有不少篇章是应归于民歌的。有人认为《小雅》皆属“秦声”,似有道理。若加上这一部分,属今陕西地域的古代民歌那就多了。还有《大雅》,《周颂》等,历来被认为皆出自公卿大夫之手,是陈述歌颂当时统治阶级“文德”“武功”之歌。但不难看出。那也是一种民歌体的声诗,从歌词到音乐、可以看作是当时上层官员、知识分子向民歌学习的一种成果吧。广义地视其为民歌,也并无不可。   从歌词看,周、召南、秦,豳、郑(今华县境)、雍(今凤翔境)、邰(今武功境)、丰、镐(今长安境)等古地名以及泾、渭、杜、漆、终南、彪池等山水名,都以富有诗意般的词句,在《诗经》中,闪耀着关中特有的地域色彩。   从音乐看,那时的诗经乐歌,已有了音乐引子、主题、重复、整齐、变化、副歌、尾声等作曲手法的存在,尽管是民间歌手的自然所为。   从《秦风》、《豳风》等歌词的结构来看,重复、整齐、变化等各种手段已在作曲上予以运用。《蒹葭》、《晨风》、《黄鸟》、《无衣》等,是一个曲调的多次反复;《车邻》、《东山》、《斯千》、《终南》、《九罭》等,呈以重复为主体,但加了引子、尾声、副歌及换头。两曲交递等变化手段,也是应用了的。一些音乐已经有了宣叙、发展、高峰、结束等一整套的结构。这种高超惊人的艺术创造,确是我们古代民族的一大骄傲。   从那些丰富多彩的歌词来推断,其音乐既有小河淌水式的小曲小调。也有惊涛骇浪式的宏伟乐章,风格显然也是各具特色的。使人仿佛看到了古代秦声漫秦川的迷人情景。   孔子极推崇“周礼”,其言曰:“吾从周”。他也推崇“雅言”(即当时的官话和书面语),说“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论语·述而》)   何为雅言?《诗谱》载:“商王不风不雅,而雅者放自周。”   何为雅声?有学者认为:“雅”在《说文》上和“鸦”同字,古音、义也和“乌”全同。由于当时秦声的特点就是以“乌(a)”这个元音为基调的,所以“雅”就是指秦声、秦音。又由于秦所占的是周都的故地,“秦声”就是周都的音调,因此,“雅”对四方来说,是最标准的,可以解为正。所以雅声,亦称“正声”。   正因于此,《秦风》《豳风》等关中秦声,也被时人推崇。   《左传·季札观周乐》记载了吴公子季札于襄公二十九年在鲁国听周乐时的几段评论。当他听过《豳风》时候赞叹道:“真美哪,如此浩荡,欢乐有节,那是周公东征时候的歌曲么?”在听过《秦风》时又这般赞美:“这是真正的华夏之声。夏,就是大,浩大得很哪!那是周朝旧地的曲调么?”季札确是看准了秦、豳地区民歌的音乐特征:豳风“乐而不淫”,秦凤“能夏则大”。虽也有幽雅动听、哀而不伤的抒情小曲,但“广大浩荡”却是古代关中民歌音乐的突出特征。这不禁使人联想到如今盛行于我国西北地区的梆子腔——秦腔和曲子戏——迷胡。听那或朴素质直、粗犷豪放,或浩大深沉、细腻委婉的音乐旋律,同古代秦声、豳音的风格,是多么的相似。从民族艺术特征不易变更的传承关系上看,恐怕也会有几丝秦声、豳音的流风余韵吧! 常见的癫痫药物有哪些药物治疗癫痫疾病的常见误区有什么?西宁癫痫治疗专科医院治疗成人癫痫的费用大概需要多少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