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桃源】桃源渡口,梦里水乡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4:45:20
   一、   春风送暖,梦里桃花嫣然。   自入春以来,颜欣夜夜做着同一个梦。梦里,那渡口,蓝天如洗,碧水悠悠。江面波光粼粼,岸上桃红柳绿。花似雨,絮似雪,交织缠绵,漫天飞舞……   “风,我想家了。”颜欣依偎在洛风怀中,低声说道。   “欣,等我忙完这阵子就陪你回去,好吗?”   洛风侧身从床头柜上拿了烟和火机,然后起身向阳台走去。颜欣不喜欢烟味,阳台是吸烟区。今夜月光倾城,洛风心情不错。   颜欣也跟着起来。她穿着白色睡裙,静静地倚靠在门框上,时而看天上的月,时而看眼前的他。夜风轻拂她柔顺的发丝,宛如一幅月光美人图。   “风,我是想一个人回去。”   颜欣的语气平静而坚定,洛风诧异地望着她。三年来她每次说想家,他都答应陪她回去,但每一次她都会说:“我只是想家,并不想回去。”   颜欣的家在南方,一个叫桃源的县城。如果不是认识颜欣,洛风不会知道,原来现实中真有桃源这个地方!   颜欣每次说起自己的家乡都十分沉醉。那浑然天成的迷人风景,也令洛风心驰神往。他曾多次提议一同回去,却被颜欣推辞了。而后他工作越发繁忙,也就不再提及此事。当然,如果颜欣要求,他必会抽出时间陪她。只是,颜欣从未要求过。   她怎么突然想回去了呢?还不让他陪!洛风灭了烟头,轻轻将颜欣揽入怀中,“怎么突然想回去了?”   “不知道,就是想。”颜欣推开洛风,怔怔地看着他,“你不会不同意吧?”   “怎么会,只是你一个人回去,我实在不放心,还是等我过阵子抽出时间和你一起吧,我也很想去看看现实中的桃花源是什么样子啊。”   “风,我不是孩子,我一个人没问题的,你也别多想,我只是想一个人回去看看,不会很久,最多十天半月,好吗?”颜欣几乎是在恳求。   洛风默然不语。她不要他陪,自然有她的原因。若是不依她,她必定又会怪他管得太紧。罢了,婚期都定了,还害她跑了不成?   “那,好吧……”洛风虽不大情愿,但终究是同意了。   颜欣笑逐颜开。月光下的她,美若仙子。      二、   人间美景,世外桃源。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是一个美好的世外仙界,桃源县的桃花源镇却是一个真实的人间仙境,南倚巍巍武陵,北临滔滔沅水,集山川胜状和诗情画意于一体,熔寓言典故与乡风民俗于一炉。   颜欣拉着小巧精致的行李箱,站在桃花源的大牌坊下发呆。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她回来的呢?   对,是梦,那个反复出现的梦。渡口,桃花,飞絮……   也不知何故,只觉梦里的一切都在向她招手,呼唤,似乎有意向她传递什么。传递什么呢?颜欣想不明白,只好亲自回来探寻。   颜欣拉着箱子缓步走在蜿蜒的青石小路上,夕阳的余晖透过桃花林,斑驳了整条青石小路。踩着细碎的霞光、粉嫩的花瓣,颜欣只觉心中一片苍茫。恍惚间,时光仿佛回到了从前……   “小欣,妈妈去赶集,回来给你买连衣裙。”   “妈妈,我要粉红色的,就像桃花一样的颜色!”   “好好,妈妈记住了,桃花的颜色。小欣,回去吧。在家要乖,要听爸爸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你要早点回来。”   “好,妈妈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日渐西沉,桃花也有了倦意。冷月悬空,桃花已然入梦。父亲面目狰狞,怒吼:“你妈不会回来了!她不要你了!你给老子回屋睡觉去!哭,敢哭,再哭,老子打死你!”   母亲出走那年,颜欣七岁。时至今日,颜欣也想不明白母亲为何会出走。父亲的脾气纵然古怪,她却是极乖巧的啊!   自母亲出走后,颜欣时常一个人跑到渡口张望。那渡口,天青水蓝,桃红柳绿,美若人间仙境。但颜欣的眼睛看不见任何风景,她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渡河船上。每当渡船停泊时,她那满怀期待的眼神,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头一酸。   十五岁那年的一个周末,颜欣又去了渡口。明知又将是一次无望的守候,却仍然坚持等到了封渡。待要离开时,春雨如丝,越下越密。冰凉的雨水浇在身上,她却一反常态的淡然。醒醒吧颜欣,八年了,她要回来早就回来了,又怎会等到现在!忽然而至的悲伤化作泪水与雨水混合在一起,酣畅而淋漓。   “喂――你怎么还不走?”   多年来,颜欣的守望已成了桃源渡口的一道靓丽风景。也有不少人问过她在这儿干嘛,但她不愿对任何人多说。因为在她看来,那些人脸上所浮现出的笑意,更多的是戏弄。直到遇到他,她寒冰一样的心门才开始一点点消融。   那天,他撑着伞从渡船上跳下来,冲她大喊:“喂,下雨了你怎么还不走?”   颜欣迷离的目光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高瘦清爽的男生撑着一把雨花伞,正向她快步走来。她分明不认得他,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不荆门治癫痫去哪家医院较好及多想,他已将她护于伞下。他说:“到船上躲一躲吧,雨停了再回去。”   她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怔怔地看着他,竟说不出一句话。他指着渡船笑了笑,“这船是我们家的。”   “哦。”颜欣垂下头,若有所思。   “没事的,走吧。”他笑着,如春日的阳光。   渡船里舱,不大,但一应俱全。小方桌、长木椅、洗脸架、锅碗瓢盆,还有一张上下床,俨然是温馨小家的格局。   “你住在这船上?”颜欣有些好奇地问。   “偶尔,比如周末,或者假期里。”他递来一张毛巾,“给,擦一下头发。”   颜欣接过毛巾,“谢谢你。”   “我叫江宇凡,你呢?”   “我叫颜欣……”   细密的雨丝如箭一般投入江中,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也幸得这一场雨,给荒凉的青春洒下了一池甘霖。      三、   桃源渡口,桃柳依旧。黄昏里,单薄的身影漫无目的地游离。岸边,依然停泊着那渡船。船的上空,青烟袅袅。   船上的人是在准备晚餐吧?可颜欣知道,船上的人不会是他。   江宇凡,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温暖了她五年的时光。遗忘,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空谈。   相识时,她十五,他十八。一个念初二,一个念高二。一个在镇上,一个在县里。因那渡口,那春雨,那渡船之上的漫谈,她才知道,原来这些年,当她一个人痴痴地在渡口守望的时候,远处有一个人偶尔也在默默地将她守望……   颜欣对宇凡来说,是一个迷。她为何常来渡口张望,为何总是独自忧伤?宇凡不知,什么也不知,但他心疼她,毫无来由的。多少次默默的遥望,多少种无端的猜测,都未能让他鼓起勇气走向她。于是,她在渡口黯然,他在渡船遥望。他们在各自的守望里,慢慢地成长……   时光清浅,岁月沉香。原来冥冥之中,一切早有安排。那日那雨,湿了她的发,却润了她的心。原本严重自闭的她,毫无来由地相信他。积蓄多年的伤痛苦楚,也一一向他倾吐。   而后,宇凡便成了颜欣来渡口守望的唯一的理由。   与宇凡相识后,颜欣方才注意到,渡口的风景原来这般美丽!晴日里,渡口天水一色,桃花嫣然,柳絮如雪漫天飞舞。   宇凡才华横溢,出口成诗,他说:“颜欣,你是桃花,我是柳絮,我衬托你的娇艳,你点缀我的洁白。我们谁离了谁,都会变得单调,没有生趣,所以,我们永远不分开!”   颜欣嫣然笑答:“宇凡,你是船,我是帆,我之所以能迎风招展,全因有你。有你,我不惧任何风浪,天涯海角,我陪你远航。”   送走浪漫的春天,迎来清凉的夏。别了秋之静美,又迎来冬日暖阳。四季交替,痴心不移。鱼雁传书,红笺寄情。五年,弹指一挥间。   那年,颜欣如愿考到了宇凡所念的大学,而宇凡即将毕业。这一场青春的追逐,终究是到了头。   梧桐树下,宇凡紧紧拥着她,说:“别哭,我等你。”   颜欣满眼泪水,颤声说:“我怕,我怕现实太残忍……”   宇凡去了遥远的城市工作。许是时间和距离、忙碌和疲惫,终究淡了相思。关于他的消息,越来越少。   颜欣一边上学,一边打工,在一家餐厅做服务员。在这里,她认识了洛风。洛风是餐厅的熟客,一次不经意间的碰撞,二人逐渐熟悉起来。一心扑在事业上的洛风,对美丽而倔犟的颜欣分外用心。智慧与柔情并用,关系层层递进。   洛风对颜欣的宠溺,胜于任何人,包括宇凡。   宇凡,多么温暖亲切的名字啊。可是,这个名字最终留给她的,却是无尽的落寞与忧伤。   大四那年,宇凡回来了。只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未来得及表达,残酷的现实就将她的心、她的梦、她的情,一一击得粉碎。   那是暮春时节,桃花已然落尽。宇凡说来餐厅里找她,却没有提前告诉她,与他同来的还有另一个女子。许是太突然太凌乱的缘故,颜欣记不清当时的具体情况了,抑或是她刻意选择忘记吧。   和宇凡在一起的女孩叫林佳,是宇凡小学到大学的同学。她和他是知己好友,但其实,她喜欢他,已经很多很多年了。她始终围绕在他身边,工作上给他帮助,生活上给他温暖。一次聚会,一次美丽的意外,宇凡终于认清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欣,对不起,我没能一直等你。我和林佳,就要结婚了。我因为不想伤害你,才一直对你隐瞒,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只希望你能看开,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宇凡最后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面对这样的他,她竟一点也恨不起来。其实,她很明白,不是心不够真,不是情不够深,而是现实真的太残忍。被时间和距离搁浅的爱情,终究是要随风而散的。   曾经,颜欣以为,如果有一天失去了宇凡,就会活不下去。而当这天真的到来时,她才发现,无论失去谁,生活都一样可以继续,只是少了美好的期许,有些苦涩罢了。   好在,身边还有洛风陪伴。   洛风,这个年长她十岁的成熟男人,也许才是她生命中对的那个人吧。至少,和他在一起,她不会患得患失,可以很踏实。   毕业时,颜欣接受了洛风。她随他到另一个城市发展,一走便是三年。      四、   暮色渐浓,颜欣终于开始往家的方向走。   回家对颜欣来说,是一种无言的伤。母亲出走后的第三年,父亲与村里的一个寡妇结了婚。那女人有一双儿女,大儿子比颜欣大两岁,小女儿比颜欣小两个月。颜欣的不快乐,从来只是她一个人的事。那些年,她一直很孤僻。直到后来,她遇到了宇凡,生活有了希冀,才开始不那么在乎“家人”对她的忽视,性格也逐渐开朗起来。可后来的后来,她失去了宇凡,生活就又回到了昔日的暗淡无光。如果不是还有洛风,她的人生不知会凄凉到何种境地。   忽然有些想他了,他下班了吧,她不在,他一定又在外面吃饭吧?   正当想到山东有癫痫医院他时,手机就响了。颜欣不用想,也知是洛风。   “欣,在做什么,吃晚饭没?”   “哦,还没,你呢?”   “正准备出去吃,欣,你什么时候回来?”   “啊?我才刚到啊……”   电话那头传来爽朗的笑声,“欣,早点回来,我想你。”   “知道了,不会很久的,就这样,拜。”   “拜。”   挂了电话,颜欣微微笑了笑。至少还有他把自己牵挂,至少还有他……   自家院外,颜欣忽然驻足不前。多熟悉的院墙,多茂盛的爬山虎,还有那伸出墙外的桃花枝。一切都还是从前的模样,但似乎又少了点什么。是了,少了昔日的喧闹之声。小时候,颜欣总是站在院落的一角,看哥哥带着妹妹嬉闹。哥哥很捣蛋,总把妹妹逗哭,他们的妈妈会大声呵斥。父亲原本火爆的脾气,在这个女人面前却发作不出来。也不知是因为母亲的出走让他转了性情,还是他特别看重这个女人。总之,他一直在他们娘仨中间充当和事佬。颜欣十分看不惯父亲在这个女人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每次看着就来气。那时的院子总是很吵,所以她常到渡口躲清静。   此时的院子寂寂无声,屋内昏黄的灯光在朦胧月色下显得格外苍茫。颜欣躲在屋外窥探,只见父亲与那女人正在吃饭。   那女人说:“老颜,大娃的媳妇要生了,我得去给他们带孩子。”   父亲说:“应该的,啥时候去?”   “过两天就去,这一去可能要冬腊月才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自己多注意。桃子熟了就请人摘吧,你一个人搞不过来的。”   “我知道。”   那女人沉吟了一会儿,又说:“小欣离家也有三年了,三年不跟家里联系,也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老颜,你说她会不会和她妈妈一样,再也不回来了吧?”   父亲“呵呵”笑了两声,说:“她会回来的,说不定已经回来了,我昨晚做梦梦到她了。”   “哦?梦到她什么了,说来听听。”那女人兴奋地追问。   父亲仍旧笑,“梦到她笑盈盈地跟我说,她要结婚了,哈哈。”   “那敢情好,敢情好……”   屋内,父亲与那女人笑语不断,十分温馨。屋外,颜欣已是泪水涟涟。   多年来,颜欣与父亲没有多余的交流,父女感情淡若清水。三年前,她将感情上的伤掩藏起武汉中医少儿癫痫来,与洛风远走。她当初暗自发誓,再也不回来了,桃源除了那美丽的风景以外,再没什么值得留恋。亲情、爱情,那都早已是别人的了…… 共 635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