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文缘春天】清窝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42:11
立春,是农历节气,位于二十四节气之首。从这天开始,预示着春天开始复苏。   每年一到立春这天,老吴家都是二女儿张罗着烙春饼。   烙春饼是北方的习俗。把豆芽炒蒜苗,炒土豆丝,酸菜炒粉丝,京酱肉丝等细菜,加上葱丝、抹上甜酱或者辣酱,用一张薄薄的春饼卷上,吃起来是味美爽口。   本来这是老伴的拿手绝活,后来二女儿心灵手巧,在母亲的熏陶下耳濡目染地学会了。从老二学会以后每年的烙春饼就是老二的事。   如今,老伴故去多年,二女儿又不在身边,今年的立春没人再烙春饼。   立春的午后,暖洋洋的阳光越过屋前的樱桃树,透过窗子晒到倒在炕上睡午觉的老吴身上,老吴被阳光的热量烤醒。他翻了一个身,伸一下懒腰,坐了起来。   他随手拿起放在炕沿边上的一盒烟,背靠着被垛,点着火抽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一口,长长地吐出一圈翻转的烟云,把目光投向窗外。   这是北山唯一没有划分为拆迁之内的两栋平房。平房临近山脚,显得有些孤僻。几户人家在前面几排高楼的映衬下,仿佛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残旧、落寞。   院子里空荡荡的,几垄自留地上还残留着过年鞭炮炸裂后的落红碎屑。几只麻雀在地面上跳来跳去,可能是没有觅到食物,拍打着翅膀又飞走了。   老吴的心跟着那几只麻雀也一起飞走了:黑龙江那里现在冷不冷?老二去的那家好不好,在那受委屈不?她那个臭脾气和那个男人合得来吗?小宝认这个后爸吗?一想到这些,老吴过年时一直纠结的心事,此时变成一池涨满的河水溃堤而出,再也无法控制。浑浊的老泪顺着胡子拉碴的脸上淌下来,像两条在草丛里穿行的小溪。      一、   燕子,是春天的信使。每当春天来临,山坡上的草露出毛茸茸的绿,映山红艳艳地开遍山野,杨柳冒出新芽。这时燕子们就从南方飞回北方。有两只燕子选择在老吴家的屋檐下做窝产仔。每天飞进忙出,叽叽啾啾。因为它们的到来,让春天多了几分生机,也让老吴家多了几分喜气。   老二在春天出生,老吴看着门前飞来飞去的燕子,就给她取了吴燕这个名字。意为她给家里带来新意,活泼灵巧。   老二一天天长大,却也活泼灵巧。也给家里带来“新意”。但是这个“新意”,让老吴总是有点隐隐的担忧。   老二很聪明,鬼点子也多,性格外向,就是不爱学习,把那机灵劲都用在淘气上了。她白白的皮肤,自来卷的头发,水灵灵的小圆眼,这样一个看着招人喜欢的姑娘家却整天像个假小子似的领着弟弟疯玩,身边还统率着一批崇拜者。   淘气归淘气,老二挺能干活。家里家外的活对她来讲都不蹙手,这多少给父母添了几分欢喜。分担了家务,让他们省了不少力气。虽然她的学习成绩勉强跟得上,在那个学习不是很重要的年代,本来父母也没对她抱有太多的希望。女孩子嘛,早晚都要嫁人的,有点文化就行。   转眼老二中学毕业,恰逢老吴所在的企业取消了招收内部子弟上班的规定。老二没能像姐姐一样成为正式工人,在家待业。   在家待业的日子很轻松。不用再写那些没完没了的作业,不用再进那令人头疼的考场。也不用每天起大早上学,早上想睡几点就睡到自然醒。吃完饭想到那玩都可以,她一下子觉得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真好。   妈妈让她出去学门手艺,将来也能养活自己。不是有那句话嘛:父母有伸伸手,丈夫有张张口。谁有不如自己有。她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知道想干什么。   路过理发店,看见给人理发每天都是站着,怪累的,她不想干;饭店的服务员,端盘子刷碗,累不算还又脏兮兮的,她不喜欢;学裁缝,每天枯燥地趴在缝纫机上,板身子不能出去玩,也没啥意思。   她每天这样游荡着,似乎没有一样职业可以让她满意。渐渐她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小青年,和他们打成一片。哥们姐妹们都很讲义气,有事吆喝一声全到位。   这些社会上的哥们姐妹多少都有些背景。彪哥亲戚的叔叔在公安局任职;老四的爸爸是县政府里的科长;红姐的姨是县医院的医生;老Q家是开饭店的有钱。其他的人虽还不太知道底细,但只要说了有什么事情要办,人家一个电话就知道往哪打,并且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搞定了。   老二觉得和这些人在一起才畅快,很有面子,有点混江湖的成就感。谁家孩子被人欺负了,找他去给摆平,相信保准就没有下次这一说。邻居谁有病了,她能到医院给你找人行个方便,还能开份诊断书。俗话说:熟人好办事嘛。谁家摊上了挠头的官司,她会帮你通融摆平。当然,前提是你得破费点。一来二去,她也混出个江湖姐的范儿。   她不愿意受制于人。说白了,就是不想给别人打工,得自己说了算才行。她联系到一个外贸的活,用手工织帽子。她进了一批线,教别人怎么织,再把活派发出去,定期收回来。那阵子下岗女工多,在家带孩子,没有时间出去打工。她这个活正好满足了她们的条件,可以拿回家去织。带孩子织哈尔滨癫痫病人的性格帽子两不耽误。   一青一黄一年过去了,几度青黄,老二慢慢变成了大龄剩女。父母给她介绍对象,她看不上眼。姐姐给她介绍的,她更不屑一顾。她才不要姐姐那样的生活:丈夫一年尽是出差在外在家呆不了几天,挣的是死工资,撑不着饿不死的,没意思透了。      二、   夏天的清晨天亮得格外早。老吴的老伴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到院子里侍弄地里的蔬菜。突然,她觉得胸部很难受,跟往常疼得不一样。老二和姐姐急忙领着妈妈去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是肺癌晚期,并已经转移到肝上,医生告知说最多活三个月。   姐俩虽然表面努力装出平静,告诉妈妈是肺炎,得住院好好治疗。但母亲还是从她们躲躲闪闪的眼神中敏感地察觉到了异样。   出院回家,母亲让老二坐在自己的身边,对她说:“你啥时候能收收心,成个家,我也就放心了。你能让我活着的时候看到那天吗?”   老二低着头,没敢看妈妈的眼睛。这个时候她不能再任性地拒绝,让妈妈带着失望,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沉吟半晌,她对妈妈说:“你会看到我结婚的,快点好起来,给我做嫁妆吧。”   妈妈笑了,笑的是那样开心,像春天的阳光一样灿烂。这是她看见妈妈最后一次开心地笑容。   妈妈没有等到来年春天的燕子回来做窝,也没有看到她的燕子披上洁白的婚纱,更没有来得及把出嫁前应该嘱咐她的话说出来。在一个寒风呼啸只有几颗星星的夜晚,妈妈带着牵挂,带着未了的心事,没有闭上眼睛就走了。   从此,老二经常不着家,谁也不知道她一天到晚都到哪里去了。      三、   一天,姐姐正在上班,老二打来电话说她怀孕了。   姐姐大吃一惊,一连串追问:“让你怀孕的那个人是谁?人长得怎样?有稳定收入吗?他能和你结婚吗?有没有房子?和他在一起有安全感吗?”   “我只知道他能和我结婚,其他的不重要。”老二平静地说。   姐姐以过来人的经验斩钉截铁地告诉妹妹:“把孩子打掉。你们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幸福的未来,还不如现在就不带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   “姐,我今年四十二了。我想有个自己的后代。他既然来了,我就要留下他。”老二也掷地有声地说。   “你有积蓄吗?将来他不管你了,你怎么生活?你以为养个孩子容易吗?”姐姐说着自己的理由。   “我的朋友们都说了,如果我将来有孩子,她们都会帮我的。”老二蛮自信地说。   “你醒醒吧,她们那些人说的话你也敢信。”姐姐气得发抖。   ……   老二和姐姐僵持着;老二和爸爸僵持着;谁也动摇不了她留下这个孩子的决心。   就这样僵持着,老二过了做人工流产的最佳时间,肚子也显现出来。姐姐和爸爸只能让步,同意他们结婚。   男方没有房子,他们在外租房子住。领了结婚证,却无法举办婚礼。一是老二身孕凸显,穿婚纱不好看。二是对方兜里也掏不出钱来办婚礼。   老吴气得七窍生烟,暴跳如雷:原先家里张罗给你介绍的对象一个也相不中,如今找个这样吊儿郎当,要啥啥没有的主。你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让我在亲朋好友面前抬不起头来。将来你死在外面,也不要回我这个家。   姐姐觉得妹妹做一回女人河南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都不能举行一个正经的结婚仪式,穿一次婚纱,太委屈了。   时间不管你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每天不停地向前流淌着。老二挺着个大肚子里出外进乐呵呵的,她觉得有哥们姐们,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   几个月后,老二迎来女儿的降生。孩子满月了,那男人说出去挣钱养家,走出家门再也没有回来。   之前对老二信誓旦旦地说帮她的那些朋友姐妹,不是推脱说自己在家很忙,就是要照顾自己的老妈老爸,再不就是现在手头紧。总之谁都帮不了她。   姐姐看着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妹妹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从天上摔下来了吧,还信你那些社会上的哥们姐妹吗?”   老二终于低下头无话可说。她从来没有这样窝囊过,她的头一直都是仰着的。现在,她曾经的骄傲、自尊,都在那男人走后跌落一地,碎成一片。   姐姐把每月的工资拿出一半,贴补老二的家用。弟弟还没结婚,也伸手帮她一把。就是老吴从来都不看她一眼。   老二的女儿蹒跚学步了,胖乎乎的脸蛋很招人喜欢。姐姐多次回家游说父亲,说家里的房子闲着也是闲着,让妹妹回家住。一来可以在经济上帮老二一把;二来她也可以帮父亲做做饭,相互有个照应。   老吴看在外孙女的份上,勉强同意了。老二回到娘家,看到熟悉的家,熟悉的摆设,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温暖.只是,如今自己以这种落魄的身份回家,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很没有面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四、   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把旱了半个月的地一下子浇透了。老吴来到屋前的自留地,到黄瓜架下看看黄瓜,再到豆角架下扶扶掉下的蔓儿。忽然听到屋里电话铃声响起来。他拍了拍手上的土,赶紧回去接电话。   电话是儿子打来的,说他找个对象已经怀孕了,想马上结婚。老吴放下电话一屁股坐在炕上,心里说不上是啥滋味。高兴的是老吴家终于有后,闹心的是太突然了,什么都没准备呀。   他给大女儿打电话,让她和老二帮忙张罗,尽快把弟弟的婚事操办好。   姐俩风风火火地忙活一个月,预定饭店,收拾婚房,发喜帖,定在八月六号结婚。   儿子结婚那天老吴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这是他发自内心地笑。孩子们终于都结婚了,他了却了心事,也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老伴了。   老吴本以为以后他能过上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没想到家庭矛盾先一步出现,哈尔滨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更可靠姑嫂之间烧出了战火。   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摩擦在所难免。今天嫌她家孩子吵了,明天说她家孩子哭夜睡不着觉。今天她懒不做饭,明天我也不伺候你,不一而是。老吴最烦的就是家里乱,窝里吵,还没法断清这官司。气急了,他吼一句:“都给我闭嘴。”   儿媳满月回了娘家,老二领着孩子出去玩了。老吴一人闷坐在炕上看电视,电视正播放赵忠祥解说的《动物世界》:红狐有清窝的特性。小狐将满一岁,成年狐便用暴力将它们从窝里赶走,强迫它们离开家。目的是为了减轻同一块领地的食物压力,腾出生诊断癫痫病的标准是什么存空间,以便繁殖下一代幼狐。   如果幼狐在跨向成年的转折关头没有被清过窝,就没有经历过被驱逐的痛苦,就没有浪迹天涯的冒险,也就不具备独立生存的能力。没有清过窝的狐,永远也长不大,永远是废物,将被大自然所淘汰。   老吴看到这儿,心里忽然一动,出现了一个想法。   一天晚上,他把老二和儿子叫到跟前,告诉他们:“你们都长大了,结了婚,我也完成了使命。余下来的时间,我也想过过自己的生活。我打算找个老伴,共度晚年。所以,你们都搬出去单过。给你们两个月期限自己在外找房子,一个都不许在我这住。”   儿子和老二对望一眼,谁都没有说话。心里明白,两家的吵闹争执,让老爷子无法忍受了。   弟弟家很快搬了出去,老二还迟迟未动。不是老二不想走,她的自尊让她巴不得马上就走。可是,她能往哪走?又能走多远?   弟媳传来话说,我都搬出去了,老二为啥不搬?这不是偏心吗?   老吴每天的脸色很不好看。在这个屋里共同生活着,让老二觉得心里像有块石头越压越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原先黑龙江的亲戚给老二介绍过一个男人,那男人她看过。一米六几的个子,比她矮,黑脸,有点微胖,和她同岁,没结过婚,家里不富裕,每月能拿回家两千元左右。当时她没答应,觉得我虽然离了婚,但也不能再找个穷鬼。一看他那木木的样子,和他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情趣。   现在,她想起他了。想起了那男人对她说的一句话:“我很穷,没有多少钱,但我能保证对你好,对孩子好。”   看着熟睡的女儿,甜甜的样子,睡梦中小嘴还在蠕动着。老二突然觉得,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原先的老二了,原先的那个老二该死了。她是孩子的母亲,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和一个踏踏实实的男人过日子,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自己原先心高气傲,像一片浮云飘来飘去,没有根基,最终还不是掉下来摔得很惨吗?   于是,老二拨通了亲戚的电话。   四天后,一个男人走进老吴家的大门,老二收拾一下她和孩子随身带的衣物,余下的打包邮寄过去。走时,只有姐姐为她送行,她没告诉任何人。      五、   今年春节老吴家少了一个人在家过年。不,是两个人。还有外孙女呢。虽然儿女们张罗着年夜饭,忙里忙外的,老吴却一点心情都没有。大孙子躺在炕上依依呀呀说着他自己能听懂的话,老吴的眼睛却一直看着窗外。他多想此时大门被推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她们给自己倒上酒,他掏出准备好的压岁钱,听那个小外孙女甜甜地说:“姥爷过年好!”   大门没有上锁,这是老吴交代的。他知道不可能有人再来,但是,他希望有万一出现。   电视台春节晚会很热闹,唱了什么,演了什么,老吴却说不清楚。只知道里面有很多人,穿的花里胡哨的,在那里乱蹦乱跳。   他把电话线拉长,放在离炕边很近的柜子上,怕外面的鞭炮声掩盖了电话铃声,误了接电话。   电话接了几个,但都不是他最想听到的那个。最想听到的那个声音始终没有打来。   过了十二点以后,孩子们陆续的回家了,屋里剩下老吴一个人。老吴又想起老二:她和孩子今年过年好吗?都和谁在一起过的?咋这么狠心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却又放下了。   外面的鞭炮声稀稀落落起来,最后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夜,恢复了平静。 共 53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