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陪伴(散文)_3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6:45

2000年我和老公结婚后,一直和公婆生活在一起,差不多是十年的时间。直到公婆相继去世后,我们才搬出那个老宅子。与公婆共同生活的十年是温暖的十年,如果他们一直在,我情愿一直与之相伴。十年,一个不短的时间,带走了很多,也留下了很多。昨日翻看老相片,看到了依偎在公婆脚踝的点点,记忆里鲜活而生动的画面,不用拼凑,悉数扑来,清晰而淋漓尽致地在我眼前里闪现。

点点是一条狗,一条很普通的短毛小狗。点点是侄女轩抱来的,来的时候是春天,它也不过才一个多月大。轩是撅着嘴进来的,一进屋就含着泪说:奶奶,你帮我养这条小狗吧。婆婆起初对那条狗并不是很在意,在我们看来它也的确太小了。公公搭话了:轩,你从哪弄来的还弄哪去,这么小的狗还不准满月,不好养活的。公公一向都是很严肃的,孩子们大多怕他。轩快哭了:奶奶,这小狗是我好不容易跟同学要的,它已经过满月了,不过是个头小了点,很乖的。可我妈说啥都不许我养在家里,我舍不得还回去,奶奶,你就帮我养着吧,你看它多机灵啊。说着,轩讨好似的将小狗放到婆婆怀里。我知道,这一放断然是再拿不走了。婆婆心最善,看不得谁可怜,哪怕是一只猫或者狗。

你明知道你妈有洁癖,就不该往家带这条小狗,婆婆嗔怪地对轩说。什么洁癖,她就是自私,连条狗都容不下。轩愤愤地说。我急忙说:轩,不许那样说话,那是你妈妈,谁都有些嗜好,你不也是很喜欢这条狗吗,好了,留下吧,咱们来给它想个名字。轩一下子高兴了:还是老婶最好。老婶,我真想管你叫妈,轩拉着我的手。哼,我才不给你换呢,那是我妈妈,一旁三岁的女儿急忙说,一句话把一家人都逗笑了。

这条小狗的毛皮除了后背和腹部分别有块黄色之外,其他都是白色的。叫点点吧,我提议。好,通过,轩欢呼。点点,点点,你要乖哦,我会天天来看你的。轩亲热地抚摸着点点。

点点还是太小,一般食物都不能吃。婆婆就用豆奶粉来喂养它,有时也给它吃一些稀粥,里面混合一些虾皮。偶尔,婆婆还用自己不全的牙齿将一些食物嚼碎,然后喂给点点。婆婆说:轩就是被我这样喂大的。轩刚来时才九个月,还不会吃东西。我给她喂奶粉,给她嚼饭,直到她两岁才被你大嫂抱回家。于是我知道,轩,并不是大嫂的亲生女儿,大嫂不能生育,结婚五年后在婆婆的老家过继了轩。大嫂又不会带孩子,而且孩子一拉尿,她就会恶心,嚷嚷着要把轩送回去,没办法,婆婆只好先帮着嫂子带轩,直到轩能吃饭,能走路,能说话,大嫂才高高兴兴地抱回家。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婆婆留下点点时公公是那样严肃,老人心里有芥蒂。

点点适应力很强,两个月后,它已经有一尺长,将近一尺高。全身的毛亮堂堂的,虽然是小狗,却也很神气。它非常依赖婆婆,除了睡觉之外和婆婆形影不离。婆婆每天都闲不住,下地干活,回到家还要做饭,喂鸡打狗。婆婆每天却乐呵呵的,总说干点活,身心都舒坦。我和老公都上班,孩子也送幼儿园,平时家里也就公婆和点点。很快,点点成了我们家的一个成员。点点机灵,也讲卫生,从来都去大门外拉尿,而且从不偷馋,所以,很快赢得家人的喜欢,即便是严肃的公公,看到点点在他面前讨好的摇尾巴,也会面露笑容。

点点非常恪守本职——看家护院,每有外人进来,就会狂叫不止,但不管点点怎么叫,婆婆只要一喊:点点!点点就会立刻安静下来,退到婆婆脚后边,似乎它也认准了自己就叫点点,是我们家的一员,而且能很快领会婆婆发出的各种指令。后来,哥哥姐姐们回家时,婆婆一句:点点别叫了,都是咱家人,要记住。那之后,无论家里哪个人来,点点都飞快地跑到门口,再不汪汪叫,似乎是代替婆婆迎接家人。也因为此,哥哥姐姐们都喜欢点点,每每下饭店都会给点点带来它爱吃的剩菜剩饭。至此,点点在我们家的地位就更高了。尤其是轩,每次来,车子没停稳,就在门口大喊:点点,二姐来了,快点出来迎接。点点则撒欢地冲出去。后来点点已经可以分辨每个家人的声音,老公摩托车还在村口,点点就飞奔出去守候。我问过婆婆是怎样训练这条狗的,婆婆总说:狗通人性呢。

因为公婆家是城中村,为了发展城市建设,土地都被政府征占了,婆婆也不用下地了,心里很失落。公公偶尔出去下下棋,打打牌,退休后的日子悠闲。婆婆没了地里活,就在家里多养了几只鸡。白天,婆婆切菜,剁碎,混上玉米面给鸡和食,围着几只鸡转,而点点则围着婆婆转。婆婆成了点点的影子,到了晚上,点点又成了家的守护者。点点在老公给它搭的小窝里趴着,一有啥风吹草动,点点就蹿出窝,两只鼓溜溜的眼睛谨慎地观察周围的动静,一旦有脚步的声音,它就会长时间狂吠。

犹记得,有一年冬天,院子里动静很大,先是听到鸡叫,后来听到点点狂叫。原来是黄鼠狼来偷鸡。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相信真的有黄鼠狼。黄鼠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扒开鸡窝时,点点已经赶到,照着黄鼠狼的后背就是狠狠的一口,黄鼠狼很机灵,一下子跳开了,可背上已经受伤。黄鼠狼恼羞成怒立刻反击,点点毫不畏惧地跟它战在一起。等我们都出屋时,点点似乎受到了鼓舞,像个斗士一样满院子追着黄鼠狼,最终黄鼠狼跳墙而逃。在点点的强有力的保护下,婆婆养的那些鸡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伤损。点点立了功,家里人更喜欢它了。

婆婆一向身体都好,极少生病。08年的春天婆婆病了,住进了医院,一系列检查下来,让我们所有的人惊呆了——婆婆得了乳腺癌。我们当即为她转院到唐山最好的医院,化疗之后,开始手术。我们每个人心里都很难过,老公和二哥二嫂留在医院照顾婆婆,我回到家照顾公公和孩子。婆婆不在家,让人很不适应。公公偷偷抹眼泪,他已经知道婆婆的病情,心里心疼而着急。点点在起初的几天表现得很烦躁,它来到这个家已经四年了,与婆婆朝夕相伴了四年,平时婆婆哪怕是串个门它都要跟随其后的,突然间看不到婆婆,点点难以适从。家里的每个房间它都找遍了,前门口后门口来回地转,也不怎么吃东西。最后,我看到点点蜷缩在公公膝下,眼睛里毫无往昔的神气。公公爱怜地抚摸着它,安慰它,像是在安慰着自己。看到这个情景,我心酸地想要哭。我来到点点跟前,对它说:点点,奶奶生病住院了,病好了就会回来,你要听话啊,好好陪着爷爷,可不能饿瘦,瘦了奶奶会心疼的。说完这些话,我的泪终于忍不住了,原来,我也无形中将点点当成了家里人。

婆婆在医院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她一向是个乐观的老人,尽管得知了自己患了癌症,仍旧笑呵呵地说:我要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点出院。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甚至是同病房的病友都被她的乐观感染。我去看她时,婆婆先是问公公和微微(我女儿)怎么样,我说好。接下来就问我点点喂了吗?点点好吗?一旁的大姐说: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惦记着那条狗。婆婆说:那也是一条命呢,一点点养大,四年了,都像是我的孩子了。我急忙安慰婆婆:妈,点点很好,很听话,你要早点好起来,点点可想你呢。婆婆笑了:这话我信。

手术后,因为突发心肌梗死,婆婆在医院去世了。我们悲痛万分,尽管难以接受这个噩耗,婆婆还是去了。婆婆的葬礼悲哀而隆重。很多人前来吊唁,没有人不抹着泪。从婆婆生病住院到离开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我们还没来得及尽孝,婆婆便走了,婆婆还不到七十岁,而且向来都那样健康。这样的打击让我们猝手不及。公公的头发白了很多,不说不哭,让每个儿女都心痛而担心。点点被葬礼的哀乐吓着了,它身子一直在战战兢兢。点点没有叫,只是在我们每个人的脚下一会停下一会跑走,固执地重复这样的动作,于是我们知道,它在向我们每个人询问婆婆的踪迹,它找不到婆婆,找不到那个它依赖的人。它在跟我们这些子女要婆婆,它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它只知道那个每天与它笑给它食物的人找不到了。

葬礼上最让人落泪的一幕:老公坐在婆婆的棺木前,双手一支支地卷着旱烟。婆婆生前抽烟,尤其喜欢抽旱烟,老公一有时间便给婆婆卷烟。此时,老公眼里淌着泪,手里卷着烟,小桌子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摆了几十根旱烟卷。点点坐在老公旁边,眼睛盯着老公的手,身子一动不动。这时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那条狗眼睛里都是泪。于是我们看着点点的眼睛,真的,点点的眼睛里都是泪。点点当然知道婆婆喜欢旱烟,直到此时,点点终于明白,它要等的那个人回不来了,点点的泪一滴滴往下淌。所有的人全部动容,无声地,有声地抽泣,泪,再次起程。人们流着泪注视着这一幕,就连葬礼的司仪也停了下来,流着泪,说不出一句话。

婆婆的棺木落土时,点点冲向前,拼命地往外扒土,似乎这样就可以把婆婆留下。点点的眼里依旧有泪,它的蹄子已经冒血。公公一把抱起它:点点啊,你还有我,奶奶不给爷爷做伴了,你得陪着爷爷。公公的泪终于落下,一旁的轩抱着爷爷,摸着点点,早已泣不成声。

点点很快瘦了下来,我们经常找不到它,有人告诉我们:点点经常去村南,站在路口张望。起初我们没明白点点这样做是为什么,后来公公说:点点记得那条路,那条路通往你妈的坟地,点点是去看你妈了。公公的话我们深信不疑,点点是以这种方式在倾诉它的思念。

婆婆去世后,公公的身体每况愈下,点点寸步不离地守在公公左右,在公公留在人间最后的那段日子,点点干脆跳上床守在公公身边。任凭我怎么喊都不下床。我想把点点抱下来,公公急忙阻止:让它陪着我吧。点点也抬眼看着我,眼睛里满是祈求。于是我不忍再赶点点下床,找来干净的小垫子铺在点点身下。我分明看到点点眼睛里满是柔和的感动。在婆婆去世的第三年公公也追随婆婆而去了。安葬好公公,点点瘦的已经皮包骨头,我含着泪给它用火腿拌饭,可是它只吃了几口就蜷缩在它的窝里不动了。

婆婆公公都走了,院子空荡荡的,我们和点点都有那种孤单的感觉。那年的秋天,落叶纷纷,我起床后院子里静悄悄的,听不到点点的动静,一种不好的预感扯着我的心。我来到点点的窝前,没有点点。我四处寻找,叫着点点,却没有它的踪迹。焦急地走出院子,门口那棵老槐树下,我看到点点趴在那里,它的头固执地向南望着,我的泪倏地一下淌了出来,点点病得走不动了。我想,如果点点走得动,一定会一直向南走的,去找它心里一直想着的人。我和老公给点点喂药,打针,我们竭尽全力地挽留点点。可点点依然在十天后死在了那棵槐树下。也许婆婆走后,点点的世界就空了,可它知道婆婆惦记着公公,所以它拼劲全力守候着公公,公公也去了,点点觉得它的使命完成了,再没有力气守护着我们了,它也去了。

我和轩将点点埋在那棵槐树下,随它下葬的是我的一串泪水,还有轩的嘱托:点点,你是爷爷奶奶的伴,到了天堂好好陪伴爷爷奶奶。

癫痫患者长期奥卡西平的危害癫痫大发作有什么症状?湖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哈尔滨哪里治癫痫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