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清韵】乡村旧事之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11:26
无破坏:无 阅读:1398发表时间:2016-12-17 20:10:56 摘要:童年的生活已经遥远,但是自己曾深深印记的一件件往事却偶尔在心头浮起,斑斓的生活无论怎样变幻,但是根的痕迹却一直抹不掉,从童年到少年,直至青春岁月,多少春秋的记忆已然化为云烟,可不知是某种因素,时间地点也不确定,偶然间会使人回头展望,曾经的过往,实际也是一幕幕动人的故事,在记忆中搜寻,或者已经烟消云散,或者十分清晰,这世界总是由数不清的故事和印记连缀,这就是生命的历程。 童年的生活已经遥远,但是自己曾深深印记的一件件往事却偶尔在心头浮起,斑斓的生活无论怎样变幻,但是根的痕迹却一直抹不掉,从童年到少年,直至青春岁月,多少春秋的记忆已然化为云烟,可不知是某种因素,时间地点也不确定,偶然间会使人回头展望,曾经的过往,实际也是一幕幕动人的故事,在记忆中搜寻,或者已经烟消云散,或者十分清晰,这世界总是由数不清的故事和印记连缀,这就是生命的历程。当你已经淡忘往事,急功近利在钱权和个人的崇拜与尊严搏击时,这悠然的生命旋律便会被搁置起来。其实,我们的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不是紧紧围绕钱财和身外之物整天累得晕头转向,不知为何生活,怎样才是欢乐的人生。往往这个时候,回首自己的经历,确是一种怡然中的快乐。记忆童年,珍藏笔端,件件往事就此揭开心海之幕。   ——开篇絮语      街边打铁摊   不知是谁创造了那个打铁的大锤和响锤,还有那一个人搬不动需要两个人一起抬的铁砧子,这三件最拿手的打铁工具,完美的动画般的结合,师傅徒弟两个人各执一锤,随着铿锵之声的不断延续,开始重锤声音沉闷,响锤声音也显得不那么脆生,因为我发现师傅的响锤也同样砸在刚出炉的火红铁块上。直到后来,铁块变得舒展开来,渐渐地开始出现某种形状,烧红的铁已经失去了当初被锤子击打的火星子,锤下的金属鄂州哪治儿童癫痫好不再容易被这两个铁榔头降服,响锤就不再使劲砸铁块了,只是在坚硬无比的铁砧子上轻轻地撞击,和着节拍,为的是指挥徒弟的重锤。响锤岗顶岗顶的脆生生的震耳,把围观者的耳朵震得有些发麻,在以后徒弟的重锤就打不动了,干脆停下来,放下大锤,又开始站在风箱杆前,开始一下一下地拉起风箱来,炉火里的煤块大拃又开始熊熊燃烧。师傅放下响锤,又把这块被锤子击打过的铁器重新放进火炉上,在上面盖上防火瓦,直到再把这块未成形的铁器烧得通红,师傅看好火候,用长火钳把这块烧红的铁块加出来,铁块火星四射,接着赶紧放到铁砧子上,这徒弟连忙又抡起大铁锤,两个人又齐心合力开始打铁……   这场面,从儿时开始直到成年后的二三十年间,每年都不时地出现在街头,我们村子正中间的十字街东南角有块小空地,那是一家于姓的房后身,闲置着有十几米长,三四米宽的地方。每每打铁的来到村子,总爱在那里安上火炉,甚至在天气不太冷的情况下,还在旁边支起一个小窝棚,用于晚间的睡觉和午间的短暂休息,那里就成了打铁师徒二人的家。很少有的情况是铁匠师傅拉家带口,一家人出门讨生意,大人孩子好几位同吃同住,走村串乡打铁求活路,这也比讨饭好不了多少。过去的手艺人,拉家带口出门,挣点钱也是很不容易的,但携家带眷的打铁匠是不多的。   听说这打铁的师傅也像其他行业的师傅一样,靠收徒弟支撑着门面和生意,徒弟是廉价的劳动力,尤其是这种徒弟,一般人是干不了的,必须身体结实,有把子力气,还要心眼灵巧,善懂人意,不但给师傅抡大锤砸烧红的铁具,还要帮助师傅打理日常的生活。古语说:师徒如父子。其实这父子之情有时还是很浓的,只不过这徒弟一经拜师,变成了师傅家的廉价劳动力,受苦挨累那就是自己的事了,碰上师傅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往往拿徒弟撒气,这使得师徒关系有时很严酷,甚至遭受师傅的体罚。可一般情况下,徒弟还是很卖力的替师傅拼命拉套的,也为的是讨师傅的欢心,让师傅把真才实教传给自己,能学好手艺早些出徒,另立新灶,为自己以后的前程打算。所以,在过去的艺人中,师傅便是师父,好像自己的父亲一样严加对待徒弟,在师父年老害病无生活能力的时候,还要照顾师父的部分生活。在老百姓的眼里,这师徒关系是远远超过铁哥们的。街上卖艺打铁的师徒之间,正是被这种微妙的关系维系着,每天的叮当打铁声,都是这种亲融关系的温馨交响曲。师傅像父亲一样对待徒弟,徒弟也是很卖力的从事于自己的抡锤打下手的活计,年复一年,直到出徒为止。曾听知情人说,这出徒的时间有早有晚,主要是看师傅的心思,当然,也有因为其它原因徒弟要求离开引起女性癫痫病的原因是啥呢的,甚至于由于不能预料的情况而分道扬镳的。   小时候,只要是街边来了打铁摊,自己经常在铁匠炉旁边看打铁的,周围往往是被一大圈人围住,甚至是像看杂耍的一样,把人家的打铁摊围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一次,我在看人家打铁的时候,正好刚出炉的红铁火花四射,师徒二人抡锤砸铁块子,被震到地上的铁渣子余温未撤,我脱着光脚丫在近处看,被后面的孩子们一挤,踩在上面,后脚跟瞬间被烧成了一个花生豆般的深坑,疼得我在地上连蹦几下,一下子又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我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脚,看到脚后跟上还嵌着一块已经显得发灰的铁渣子,有黄豆般大小,周围的嫩肉被烫的嗞嗞直冒烟,发出一种焦糊的味道。我一看心里更着急了,也更加疼得厉害。当时我只知道大哭,这哭声把正在抡锤打铁的师徒二人震惊了一下,徒弟停下大锤,师傅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来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小脚丫,然后把嵌进我脚后跟里的铁块用手指甲剋了出来。我依然大哭不止。有小伙伴们回家告诉了我父亲,我父亲快步走到街上的打铁摊跟前,把我抱起来看了看。铁匠师傅赶紧说明情况,并连忙向我父亲赔不是,父亲一边说没事,一边把我烫伤的脚往蘸水的铁桶里泡,我这才觉得减轻了些疼痛,之后父亲把我往家抱。我不依不饶,连哭带喊,使出全身的劲骂打铁的大脚姥姥……   后来,有好长时间我走路没敢用脚跟着过地。直到两年后,脚后跟被铁渣子烫的坑才长平。那段时间,我几乎就是一只脚踮脚着走路,有好几个月的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刚开始那两天,铁匠师傅有两次端着碗白面疙瘩烫给我送进家里。第一次父亲给我倒下了小半碗,第二次一点也没有往我家的碗里倒,硬是打呱着给人家送回去了。那时的孩子绝不娇气,死不了就行,家长绝不给人家耍赖,更不要人家的白面疙瘩汤,虽然我家好长时间不吃一顿白面东西。   那年月,打铁的吃白面疙瘩,在一般的家庭和孩子眼里,那是最丰美的餐饮,天下最好吃的饭食。我还梦想过长大后也跟着打铁的师傅学打铁,能吃饱那烘炉里煮出的美味疙瘩汤。当然,这只是那时天真的幻想。其实,那时的铁匠每天两顿饭,在活计不忙时就吃棒子面贴饼子,在铁锅里弄点白菜熬一熬,撒几个盐粒就凑活了。并不是吃饭讲究的主,但是一般情况,还是白菜疙瘩面汤。白面拌疙瘩,这东西吃了扛时候,抡起大锤有力气。打铁匠,个个都是金刚罗汉,胳膊头有力气,身体结实得很!   已经好些年再没见过乡间街边的打铁摊了,我的被烫成坑的脚后跟和这种活金刚形象的打铁匠已成定格的记忆,现在想来,这种职业该几于消失了吧!      拉洋片的西洋镜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中期。童年时代,每逢冬天闲在的时候,总有些走街串村打把势卖艺或者是闹杂耍的临街演出,其中最使孩子们着迷的是拉洋片的西洋镜。那时没有电视等比较现代的娱乐设备,最大的精神享受就是在学校的院子里看场演电影,或者跟家里有收音机的孩子回家,拧开人家家中的收音机听听广播,这便是很开心的事情。在小孩子的眼里,最吸引人的要数在街边看杂耍,其中最神秘的还是看西洋镜,大人们也管这叫拉洋片的。   这卖艺的师傅每到一处,先选个街头人多热闹的地方,放下独轮车,从上面解下一片片尺八宽一米多高,带一个小圆孔放大镜的红漆木板框,底部还有两条腿,另外还有几块方形画布夹重叠着,上面书画着一幅幅画卷,这些就是在西洋镜的哈哈镜里看到的画像,并带有小型的锣鼓钹扠演出道具。卖艺人把这些玩意组合起来,就算支好了一台西洋镜台架子。接着他拿出一个大铜锣,敲一通锣,把街边的大人孩子们招到近前,然后他就放下大铜锣,装腔作势地连吹带擂、花言巧语一番,开始用手拉动西洋镜架子上的拉绳。这拉绳随着他有节奏的一上一下,锣鼓钹扠便一起碰撞,同时发出四种不同的打击乐声,有点类似现在的架子鼓模式。卖艺人这时用布片在里面蒙住多面小镜子,只留下一面让个别的孩子们试着看,借以勾引孩子们赞许声,使大家感到好玩后回家要钱看他的西洋镜。   这时,卖艺人根据洋片的画面故事情节,边说边唱,手里拉动着打击乐的拉绳,叮叮咣咣连响再说唱,同时口里的唱词根据故事情节不断改换内容,另一只手随之牵动西洋镜的洋片拉绳,唱几句就拉一下手里的带小铜环的拉绳,拉绳管制着西洋镜里面的木框画片,轮换拉片,进行卖弄,之后让孩子说看到的里面景致好不好,看镜的孩子看到里面被放大镜放大且变形的各种景物,好奇心正浓,也正在兴头上,这时卖艺人就全部关上小镜子,不再说唱,开始收钱,开始每个看孔收一分钱,随着场次增加,后看的一般改收二分钱,甚至三分五分或者更多,我记得最多时没超过一角钱。   西洋镜架子不同,看孔也不完全一致,一般有六到八个看孔,有时镜子坏了,看孔就少了。有几个人花钱看就打开几个看孔,让孩子们从几个小圆镜的望孔里欣赏里面的画布上的景色,逗引得孩子们哭着给家长要二分钱的钢镚看洋片,孩子们为了一时的贪欢,就把这些哭着骗着给家长要来的零钱接连不断地交给唱西洋镜的艺人。让孩子们欣赏他在西洋镜里为大家准备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猪八戒背媳妇、沙和尚与白龙马,挪扎闹海等活灵活现画片,有时还有白蛇青蛇下山,三国演义上的张飞、关羽等人物的画像。最使我印象深的是后来批林批孔中的林彪,一副骷髅身板,只穿着一个大裤衩,却被一大群毒蛇追着跑,那场面真惊悚,看后吓得人难受,好像那大粗蛇就在西洋镜里面爬着追人,红红的蛇信子就要顶到林彪的腿上身上去了。这被丑化的历史反面人物,已不见伟人的形象,非常寒掺……   就这样不停的演出,大家的零散钢镚也不断地装进了艺人的口袋,最后拉洋片的艺人唱得口干舌燥、声音嘶哑,钱袋里的金属分币不断膨胀,其中也有我一两个一二分钱的硬币,分别装进过不同的艺人的钱袋中。当观看者兴致渐淡,一般到午后斜阳时,不再有孩子们光顾,大家逐渐散去,场面清冷起来。这时,还没吃饭的艺人才无精打采地收拾摊子,把演出的物件装车摆放好,跟人打听吃饭住宿的地方,打算饱食睡好后,再准备进行明天的卖艺流浪。赚钱心的驱使,注定他不怕吃苦受累,到处流浪。谁人知他的家中老小,在怎样度日如年,等待他一分分凑来的孩子们的零花钱,焦急的期待他挣钱回家过生活。   这帮西洋镜艺人,后来改为用旧自行车带着演出行李架流浪演出。这几十斤的行李架子不算太重,但是在自行车的后架子上,却安排得超宽超高的,那年月路上没有几辆汽车,并不担心发生车祸。而他们的形象,不管高矮,却大多留着竖起的长发。有的是大陂头,总体形象上,脸瘦瘦的,尖嘴猴腮,弓肩吊背,与铁匠师傅强壮的体格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想:同样是手艺人,一种是偏重于力气吃饭,一种是得益于口舌和心计,虽说都是社会的下层,形象和活法却差异迥然,然心地都是良善的,都是为民服务,凭记忆糊口的,抡锤者侧重于搬运工,拉洋片艺人类似于艺术家,虽职业、形象差异甚远,然同样受人贬斥,也得到了别人的尊敬。他们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不是贪腐的政客,没有欺压和鱼肉弱者,没有祸害社会造成恶果,更没有贪财好色,把不属于自己的身外之物据为己有。历史的长河中,社会的进程中,这些人疲惫且坚强的灵魂,一样是闪着光辉的高尚者化身。   随着我童年的远去,西洋镜艺人消失了,这或许是属于不务正业的行当吧,还是因为这小小的把戏再不能糊弄些零钱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羔疯中心,越来越难以维持生计?   我不禁联想:这老艺人的后代应该都早已归为艺术家的领域,为艺术事业,为后代的孩子们,在社会的大舞台上表演艺术,教授学生,奉献着更多的人生精彩吧!         共 45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