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晓荷】面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47:08
   忙前忙后了一整天,打发走所有的客人,晚上收拾完一摊屋里屋外的卫生,李叔坐下来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紧绷的弦缓缓松开,儿子鹏的婚事圆满结束,一切尘埃落定,了却了李叔李婶的一桩心事。二老这下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楼上,热闹不已,是鹏的表兄们在闹洞房。烟花的绚烂和着人们的笑闹声,一派其乐融融。李婶在厨房切水果,拌小菜。李叔坐在沙发上端着杯子,嘴角不易察觉的一丝上扬。终于可以卸下心里多日的疲惫和操劳,李叔的思绪又飘回了过去。   鹏的婚事可让李叔操碎了心啊。鹏高中毕业就去打工了,李叔不指望他能挣钱,只要能顾着自己,全当去学习人生经验吧。李叔在街上开了家小生活超市,有一栋三层小楼房,膝下一儿一女。鹏的妹妹还在上小学,小日子过得还算舒适。本来想将店面交给鹏打理照看,但年轻人受不了整日呆在家中,想出去闯荡,李叔李婶也就由着他出去打工了。   按说鹏是90年的,年龄不算太大,也不急着结婚。只是李叔李婶眼看着邻家跟鹏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已成家生子,不免也开始考虑鹏的婚事了。鹏长的帅气,也能说会道,不久就有人提亲了。女孩是他们隔了一条街的,也在做生意,跟鹏算是门当户对。于是就顺理成章地订了婚。   过节给女孩送个花,有空一起出去吃个饭,有事没事地打个电话,鹏很快地沉入爱情的甜蜜,在空间秀个幸福照,发段浪漫小文字,本以为就可以这样幸福下去,步入婚姻殿堂。可是随着进一步相处,女孩就觉得鹏有点浮躁,幼稚,不切实际。女孩略微成熟,时间久了,就不喜欢鹏身上的这些特点了,于是分手。鹏也倒是没怎么纠缠和难过,许是第一段恋情比较青涩吧,婚姻之路也就这样终止了。      鹏打工期间,又交往了个外地女孩,到了情投意合的地步,就把人带回来见父母了。遗憾的是,李叔李婶虽然表面没说什么,其心里是真心看不上,嫌女孩个矮,长相不出众,学历也低。不过这些意见都是背着女孩跟鹏说的,鹏说她人挺好,跟父母做工作,僵持了一段时间,却收效甚微。   说来说去,这李叔两口子是要面子之人。总觉得儿子牌面不赖,家庭也不差,怎么样也要娶个体面的媳妇才像话。所谓的体面,就是要个头、长相都差不多,内在举止什么的,也得能够拿得出手不比别人家差,以及对方父母应该也是体面之人。虽然这些潜规定在别人看来,实在有点虚荣苛刻,可是没办法,李叔的决心是宁愿拆散一对恋人,也要让儿子找个体面媳妇。因为别人家都这样啊,看那张老三家,穷鬼一个,儿子本来是打光棍的命,结果你看看,人家儿子楞是不出彩礼娶回了个漂亮又高挑的大学生;再瞅瞅那对面开鞋店的魏小宝,早年丧父,孤儿寡母的,三十多岁了,身材瘦小,条件也不咋地,嘿,这不知啥时候,人家竟然也领回了贤慧能干的媳妇,媳妇有做生意的头脑,带领一家人转行拓业,现在生意也是做的顺风顺水,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还有那谁,老蔡家侄子,离婚后单了这么多年,连个说媒的人都没有,这不,现在已经做了酒店李老板的上门女婿了。后来想来想去,跟老伴商量,不好明着阻拦,防止孩子对着干而弄巧成拙,干脆就先让他们去打工吧,以后想办法再让他们分开。   这中间李叔夫妇暗地里给鹏的女友打电话,旁敲侧击循循善诱,总之就是说她跟鹏不是一类人,不是他们理想中的媳妇,以后可能会不幸福等等,言下之意就是希望他们分开。   女孩一开始去他们家,就觉察出鹏父母对自己很冷漠,女孩懂事知趣,能够想象不被男方父母接受的婚姻,以后必定不幸福。既然如此,又何必委曲求全?女孩问过鹏,如果我跟你父母之间,你只能选其一,你选谁?鹏不假思索,当然是父母,父母只有一个,不管他们怎样不对,也是唯一最爱孩子的人。   女孩心里有了底,不久就跟鹏提出了分手。鹏挽留过,问女孩原因。女孩虽然难过,却走的决然,最后摔给鹏一句“问你爸妈就知道了”。   鹏问爸妈怎么回事,李叔安慰儿子:“别难过了,那个姑娘明摆着不喜欢你,就问了一下她家里情况她就不高兴了,没准她就是图我们家房子。哼,她清高,我们还看不上她哪!走了好,走了我们再找个好的。”鹏虽然想到了爸妈可能对女孩说了什么过激的话,但事已至此,也就不想那么多了。而且女孩的身高,确实也让鹏有过拿不出手的感觉。看来,还是不够爱吧。      鹏后来相继去过不同的地方换过不同的工作,期间李叔李婶也给他物色过几个对象。结果不是鹏看不上人家,就是交往几天觉得没话说就相互不理睬了。鹏在打工期间也有自己认识的,但很不幸,鹏看上的,李叔不同意,李叔看上的,鹏又不喜欢。但李叔说不同意的理由,一般都是从生活、将来这些长远有见地处说起,李叔口才好,擅长推敲分析,无形之中,鹏似乎觉得老第爹的看法也有点道理。也难怪,鹏在外兜兜转转了几年,不但月光族,很多时候花钱开支还得靠老子承担,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似乎鹏的终身大事,决定权最终只能在老子身上。   鹏后来又带回一个本地姑娘。这回身高相貌还算端正,但头上一小绺白头发,还是引起了鹏爸妈的注意。加之姑娘过于朴素,衣着随意,李叔又是一个细心、小中见大的人,告诉鹏,年纪轻轻,怎么就不知道去打理头发哪,一个连自身都不愿意花精力去装扮的女孩,可想而知对待生活有多不严谨。说来说去,还是面子。于是,这姑娘又分了。   鹏后来在北京上班,业余时间养成了嗜烟、喝酒的习惯。有一天,鹏的表姐打电话给李叔,报告了一件不好的事。不知是急功近利的浮躁,还是沉迷于不切实际的幻想,再加上长期饮酒,鹏好像有了精神失常了。身边同事很快发现鹏常常胡言乱语不知所云,做事时一边发呆,深情呆滞,生活颠倒。然后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在同一个公司的鹏的表姐,表姐一接触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打电话回家。这下可把李叔李婶吓坏了,李婶赶紧前往北京接儿子。   在家各种治疗,陪伴,鹏的病情得以好转,人逐渐恢复了正常,喝酒的习惯也慢慢改掉了。只是,李叔李婶这次不再让鹏出去了,哪怕他在家整天吃吃睡睡玩玩。   直到鹏身体已无大天津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碍,李叔李婶又把相亲搬到了议事日程上。鹏在家玩了快半年,相了个女孩,是爸妈看中的那种。因为爸妈这份沉甸甸的爱,鹏知道选对象这事最终拗不过他们,所以也就一切听从父母,顺着他们的意去了。   女孩叫心莲,介绍人是亲戚,心莲又是亲戚的亲戚。从此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联络着,不亲不疏。到了后来用鹏的话说,就是,反正也没感觉,只要她没意见父母没意见,我也就没什么要求了。还好鹏没那么倔,在婚姻这件事上,还是比较现实,也就顺其自然地遵从父母的参考。   鹏又开始呆不住了,要出去。出于身体考虑,李叔李婶各种劝说,最终也阻止不了鹏远走的脚步。无奈,李婶决定跟鹏一起去打工。   之后,李叔又开始了焦虑、寝食难安的煎熬。当晚,李叔在床上辗转反侧,这好好的一个家,到底是闹的哪一出啊?好好的儿子,婚事还没定,怎么就精神错乱了哪?妻子快四五十岁的人了,跑出去打工,别人该怎么笑话?虽说不上多富足,却也一世体面,老了老了怎么就落得个被人笑话的下场,唉!李叔叹着气,不禁流下泪来。   看来得赶紧解决儿子的婚事,等完婚后,儿子的心就定了,自己的一份义务也算尽到了。   说行动就行动,李叔给老伴打电话,商量订婚之事。李婶苦口婆心地传达着对儿子的操心,他们做了两三个月的工,就辞职回去了。送礼金,买首饰,买东西,看来这未来的媳妇也是顺其自然之人,婚事一锤定音。接下来就紧锣密鼓地操持结婚事宜。临近年关,李叔李婶及媒人决定开车去未来亲家在外做生意的地方,相距几百里地的武汉,开始了年前把媳妇娶进门的谈判。   李叔李婶千里迢迢的诚意,也让女方父母勉为其难,只能劝女儿年龄也不小了,既然对方急着要人,早一年迟一年嫁过去也无所谓。可问题就出在接下来的彩礼上。媒人转达说要10万元彩礼,不过女方父母会陪送一辆车。李叔的脸又沉了下来,并不是自己出不起这个钱,而是现当地的规矩,不管街上还是乡下,彩礼一般也就在4到7万之间,你这么敢要,显得我儿子配不上你还是怎么地,依着你我岂不是破了规矩,最后落得被人笑,我这脸往哪搁?李叔又开始庸人自扰了。   李叔又跟媒人商量,看能不能减少点。具体说不是多出点钱的问题,而是面子问题。但媒人只能说抱歉,对方一分不能少,没法商量了。李叔一气之下就跟李婶说,不行这门亲事就退了,这么势利的人家,不要也罢。咱儿子哪点差了?你家是打发不起闺女还是嫌我们家高攀了?   亲戚劝李叔,别这样想,之前都花那么多钱了,就差这一步了,咱该让步就让步吧。李叔说,大不了之前花的那些钱权当赔了,区区几万块钱我赔得起,我还不信以后找不到好的。亲戚说,别太要面子了,彩礼多这不是光彩事吗,怎会遭人笑话,你说之前赔的那些钱算了,可是再找对象不还是得从头花钱吗,为了这一两万块钱的面子,弄来弄去不是更加劳民伤财吗?李叔叹了口气,似乎也有道理,如果这个不成,又得花时间感情金钱从新来过,儿子不是又要耽搁一年了?但是一想到脸面这个问题,李叔又要钻牛角尖了。又托亲戚再稍个口信,看能不能再减去一万块。亲戚无奈地笑,李叔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一遇到面子的事,就不开窍了?   就这么一波三折,后来不知道是哪边妥协了,大婚之事也就按李叔选订的日子,一切按班就序。小两口证也领了,婚礼办的那叫一个风光。儿子帅气有型,媳妇漂亮洋气,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亲朋好友赞不绝口,李叔心里乐开了花。   接下来应该一家人体面和睦地生活了吧,可是不久,好像问题就来了。渐渐发现心莲不但特懒,还有点我行我素,目无尊长。比如常常晚上上网到半夜白天贪睡不起床,即使家里来客人了也不理睬。一开始想着年轻人的坏毛病,结果越来越过分,吃饭时李婶总得叫上几遍,遇到自己喜欢吃的,就单独盛出来端自己房间吃,遇到不喜欢的饭菜直接就不吃,转身回房间,饿了就买外卖。家务卫生从来不管,自己房间脏了甚至叫老公妈妈来帮忙整理,简直一个千金小姐的架势,却没有大家小姐的修养和素质。闷了跟朋友出去吃饭逛街,花钱大手大脚,有时玩的疯能几天不回来。谁说她不对跟谁急,不然就房间门一摔,把你的声音阻挡在门外,全然不把公婆放在眼里。鹏开始跟她吵架,发现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就对她心生厌倦了,二人分房而睡相安无事,李叔夫妇却犯了愁,规规矩矩的一家人,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媳妇?别人家都是和和睦睦的,自己家整天鸡飞狗跳的,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别人家媳妇再不堪也识大体懂规矩,自己家这个看起来也是挺体面的一个人,怎么是这副德行哪?一个女孩子家疯疯癫癫的没家教,客人见到了,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情何以堪?   李叔李婶劝儿子,好好跟媳妇沟通,不能这样下去,就算心里不满意,也要面上看上去不差别人。鹏低头摆手,作无奈状:“我是真的无语了,也真的不想管她了。你就是你们当初看好的媳妇,如果有一天离婚了,也别怪我。”   李叔李婶又开始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真是造化弄人啊平顶山去哪治疗癫痫比较好,这挑来选去,原以为出高价娶回个物有所值,结果,结果……唉!   心莲怀孕了。李叔李婶喜上心头,心想终于等到抱孙子了,或许心莲以后被孩子牵绊着,就会好一点性子,没那么野了吧。想着想着,心头的阴云一点点地消散。   从此心莲就像活菩萨一样被公婆供奉着,家里大小事情一律不用她管,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婆婆讨好央求着别在出去跑了。心莲穿上了防辐射服,小猪样地四门不出。   幸福的安定没维持多久,又出事了。心莲回娘家时,鹏收拾东西无意中在一抽屉角落里发现了一废弃的手机卡,出于好奇就偷偷试看了,这一看可不得了,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原来心莲自打婚后一直跟另一个已婚男联络密集且非常之暧昧,从信息看,他们以前应该也有着不一般的关系。鹏如五雷轰顶,把手机电脑、小零碎都摔了,屋里一片狼藉,鹏拿起一瓶酒沽咚咚灌着自己,直喝到后来不省人事。   李叔李婶待鹏酒醒,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婶老泪纵横,李叔眉头紧锁,来回踱步。天哪,这是造的什么孽呀!我老李一辈子风光体面,这到老了怎么就落得个颜面尽失被人耻笑的下场?鹏说:“明天让她回来,商量离婚的事。你们觉得这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吗,我还能容忍这样一个女人在身边吗?”   二老商量妥,又开始劝儿子,事已至此,就好好的说说劝劝她吧,兴许她以后就收敛了,再说也快生了,你不要她到时孩子怎么办?为了孩子就给她一次机会以后好好过吧。鹏又神情呆滞了,不发一言,五个手指不停地相互搓着。看到儿子的异常,李叔李婶又要吓傻了。   心莲回来了,鹏言辞激烈地质问。待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后,不惭不愧,超镇静:“已经这样了,你想怎么样,离婚分居随你便,你若不想过,我就去把孩子做了,这样彼此都没有后顾之忧。”说完就自顾自地上楼去了。   李婶看到鹏用拳头捶着墙,赶忙去拉儿子,一边泣不成声。   后来,婚没离,孩子也顺利生下来了。心莲娘家人来把女儿教训了一顿,安抚了李家人。可是又能怎么样哪?还是被人看尽了笑话。虽然现在离婚是常见的事,可是李叔却觉得,若发生在自己家,实在没脸面。面子要,孙子也得要,于是,就成了李婶照顾不成器的媳妇和初到世间的孙子,自己请人照看生意,每天还得操心着儿子的身体和精神,忙的焦头烂额心力交瘁。      总觉得儿子心智不成熟,涉世未深,得用自己的眼光,自己那一套观念去帮儿子做人生选择,这操心来操心去,终是天不遂人愿,折腾来折腾去,如今这一把年纪了,不但没了面子,还没了里子。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李叔好像开始醒悟了。   共 52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