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文缘】人间何处问多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07:16
无破坏:无 阅读:4329发表时间:2014-07-15 10:57:19 摘要:纳兰性德,他被人记得,不是因为他是权相之子,不是因为他是康熙的宠臣近侍,而是作为一位风华绝代的词人,他以灵动婉约,幽艳哀怨得近乎心碎的绚丽,照亮了清朝的天空…… 纳兰性德,他被人记得,不是因为他是权相之子,不是因为他是康熙的宠臣近侍,而是作为一位风华绝代的词人,他以灵动婉约,幽艳哀怨得近乎心碎的绚丽,照亮了清朝的天空,而且一照就是三百多年。他短暂的一生,升华了唯美的爱情,唯美的爱情也成就了他璀璨的诗句。   ——题记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这是满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的几句词,极尽婉转伤感之韵味,这短短几句就胜过了千言万语,那些人生种种不可言说的复杂滋味,都仿佛在一瞬间涌上人的心头,叫人感慨万千。   这首词大意是说,情侣相处就像刚刚相识的时候,那样的甜蜜,那样的温馨,那样的深情和快乐。但你我本应当相亲相爱,又怎么会成了今日的相离相弃?如今轻易地变了心,你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我和你就像唐明皇与杨玉环那样,在长生殿起过生死不相离的誓言,却又最终成绝别。但又怎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连理枝的誓愿。   初见时人面桃花的惊艳,来年却是物是人非的落寞。初见时回眸一笑的百媚,已变成此恨绵绵的哀怨……真是:喜相逢,恨别离呀!   纳兰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入值宫禁,金阶玉堂,平步宦海,加之天生洒脱的风度,才情出众的秉赋,实可谓天之骄子。但无奈爱妻早亡,难续旧时鸳梦,使他无法摆脱内心深处的困惑与悲观。加之对职业的厌倦,对富贵的轻看,对仕途的不屑,使他对凡能轻取的身外之物无心一顾,但对求之却不能长久的爱情,对心境合一和谐状态,他却流连向往。   纳兰虽出身富贵之家,却是个极重情义的人,对人对事,总是难以放手。然而,他一生多情,终也伤情一生。   纳兰的情感之路一片波折且异常艰辛,他的一生先后与四个女子有过爱恋。表妹是他的初恋,卢蕊是他的挚爱,官氏是他的续弦,沈苑是他的绝恋,最终,纳兰即使忘记了自己,也忘不了曾经的那些爱恋。“人生若只如初见”,他对每个女子的爱都充满真诚,倍加珍惜,任时光荏苒,那些美好的瞬间,都停留在初见时的真挚与深情里。   纳兰第一个爱上的女子就是他的表妹惠儿,他俩青梅竹马,彼此相爱,还有长春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的好过婚约。“正是辘轳金井,满是落花红冷。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在纳兰还是一个心事眼波难定的风流少年时,初遇了自己的表妹,并一见钟情。但世事是不可预料的。后来,表妹却在其父亲的安排下入宫成为帝妃。纳兰这一场纯真美妙的初恋,就成了昙花一现的风景。但是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恋,给他带来了无法消除的痛楚。他整天郁郁寡欢,久久辗转在这遗憾中不得解脱,以致险些辜负了身边最大度,最完美的妻子。   纳兰第二个爱上的女子就是他的妻子卢蕊,也是他一生的挚爱。这桩婚姻本是父亲的安排,后由皇上赐婚。正因为是迫于各方的压力,纳兰最初对卢蕊心有芥蒂,十分冷淡。卢蕊出嫁时正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年纪。只可惜,他与她相遇得太晚,他已为了青梅竹马而又今生无缘的表妹受了最重的情伤,还没有准备好再去接纳另一个女人的深情。所以,在他们婚姻伊始,纳兰辗转于情事的留恋与对表妹的思念中,不觉辜负了身边的妻子。   而卢蕊,这个温柔剔透的女子,未嫁时,就已耳闻了纳兰家长公子的才名。待到新婚之夜,当那个形容洒脱,神情俊朗的男子掀起红盖头的刹那,她便真心地许下了一世的钟情。最终,也许是被水滴石穿的温柔打动,也许是被红袖添香的旖旎蛊惑,总之,纳兰醉倒在了卢蕊温暖的怀抱中。其实,卢蕊对于纳兰来说是绝佳的伴侣。不仅温柔委婉,慧质兰馨,明晓事理,而且她和他有着高山流水般的共鸣,是难觅的知音。   在纳兰后来的词作中,曾两度用了李清照“赌书泼茶”的典故,可知卢蕊是一位解风情,知风雅的女子。才哈尔滨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子配佳人,这段婚姻本该是幸福的。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与纳兰结婚三年之后,卢蕊因为难产,香消玉殒。卢蕊走后,纳兰的心也跟着死了,也许上天注定要以残忍的方式来定格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拥有时,我们以为自己很富有,并不知道珍惜,再珍贵的也变作了寻常。一旦永远的失去,才发现自己贫乏的竟然只留得下记忆,那些曾经拥有过的,成了生命中既温暖又寂冷的痛。   于是,悼亡之音破空而起,成为《饮水词》中拔地而起的高峰。后人不能超越,连他自己也不能超越。青衫泪尽声声叹,融化得了冰山,唤不回已逝之人。老天要他在最完满的人生中体会到最大的不完满,就像梨花在春光最盛的时候凋谢。   纳兰第三个相遇的女子是官氏。在卢蕊死后,纳兰续娶了她。人是感情的动物,纳兰也不例外“彤云久绝飞琼宇,人在谁边?人在谁边,今夜玉清眠不眠对爱情,香消被冷残灯灭,静数秋天。静数秋天,又误心期到下弦”。纳兰对她应该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的,但对她的爱有多深,倒不见得。因为他始终无法真正的快乐起来,卢蕊是他走不出的过去,在她离开的那一刻,他的心早已是不复完整了。   纳兰最后一个钟情的女子是沈宛。在纳兰而立之年,在顾贞观的帮助下,他与沈宛相识,并纳她为侍妾。沈宛,江南艺妓,才华横溢著有《选梦词》。但是由于满汉不能通婚,沈宛在纳兰家没有任何的名分,更何况她出身艺妓。容若只好在德胜门内置房来安顿她。在沈宛生产之后,他们被迫分离,她返回了江南故乡。后来,纳兰对这段分离始终耿耿于怀,觉得自己辜负了她,即使是在他快要离开人世之时,他还是对杳无音讯的她念念不忘。   纳兰是一个无比多情的男子,为世间所稀有,但他多情反被多情误。他有着两小无猜的表妹,可他们却无法结成连理;后来好不容易遇到心爱的妻子,可妻子又在结婚三年后早逝;与官氏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更是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而沈宛,一个艺妓,众再有才色,也难被主流社会接受,最终只能忍痛放手。   这就是纳兰性德不圆满的爱情,这些爱情随着他一颗悸动的心,一起埋葬在那烟波浩淼的历史长河里。   我们都知道,这四个女人中,纳兰最爱的还是卢蕊,任凭世事变迁,卢蕊在纳兰心中的地位永远也不会迁移,纵然第二任妻子官氏有千般好万般的好。我想若不是纳兰父亲明珠的强加,也许纳兰的妻子只会有卢蕊一人吧。沈苑的出现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的事,纳兰喜欢她的美貌,也喜欢她的才艺,可是若将她和卢蕊作比较,沈苑是浅喜,而卢蕊却是深爱了。   自从失去卢蕊后,纳兰往后的人西安治疗羊角风去哪里能治好生几乎就只剩下了自责与对卢蕊的思念和哀悼了。纳兰用整整半生的时间为卢蕊写哀词,直至生命的尽头。人在病重时往往最脆弱,于是他对卢蕊的思念也变成了催命的利刃。在病榻上,纳兰留下了最后的悼妻词:“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粱。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这是纳兰容若留下的最后一阙词,这也是他对爱人最后的追忆、最后的思念。这段情殇,终于让他倦了。十一年,多少个寒暑,相遇、相守至到生离死别,一切好似梦一场,匆匆的就过去了许多年。他不用再在人间守着一个人的相思,终于可以带着“比翼连枝当日愿”去与卢蕊相聚了。   纳兰对卢蕊的爱情真的是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了,不然他怎么会在卢蕊去世的八周年的那天去追随她呢。原来有些爱,真的是可以深藏却不能拥有,有些人真是的可以替代却不能忘记。也正是因为卢蕊的离去,才造就了后来的千古第一伤心词人。   纳兰用短暂的一生追寻着“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境界,向往着“比翼鸟连理枝”的爱情,让人可感可叹。是呀,人生若只如初见,时时充满初次见面的美好与真诚;人生若只如初见,处处充满纯真的期待和不期而遇的惊喜。但愿所有的惊鸿一瞥都定格成海誓山盟的美丽;但愿世间种种都保持最初的好奇和新鲜,但愿所有的爱情都像清晨的露珠般晶莹剔透,像朝阳般灿烂眩目。   人生若只如初见,愿我们珍惜所有的相逢、相识、相知与相伴。   花开花谢,潮涨潮落,是世间的常态;阴晴圆缺,悲欢离合,始终贯穿着我们的人生,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也许,人生,真的只应如初见!      【辛苦最怜天上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   这是满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的几句词,意思是说:最可怜的就是天上的月亮了,只有一夜的月圆,其它每一夜都是缺的。这月圆月缺的感悟中,包蕴了无限的哀伤与怀念,表达了纳兰对亡妻的真挚爱恋,抒发了无穷尽的哀愁,并把永恒的爱寄托于化蝶的理想中。纳兰词多愁善感,情真意切,显现着一种华贵的哀愁,一种优美的感伤,难怪年少时“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候,每看纳兰词,就感觉他“愁”得是如此的唯美、浪漫!   纳兰词,常常会让我想起自己那些闲得无事,可以恣意发呆、做梦的年少时光,即使本来没有愁,读了纳兰词便自然开始愁了起来。那时的愁,根本是种无病呻吟的游戏,是种凄婉的娱乐,现在回想起来,岁月何其匆匆,如今就是再有伤心欲绝的事,也不能坐在那里诗意地发愁了,反而要立刻把伤成碎片的自己拼回原形,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面对世界。   似乎人年青的时候,特别容易被纳兰词里那种华丽的忧伤所吸引。纳兰本是一位在精神气质上颇似贾宝玉的贵胄公子,身居“华林”而独被“悲凉之雾”。当了康熙的侍卫,却深以为苦,“惴惴有临履之忧”。他和年轻人一样率真,性好自由,喜欢“闲云野鹤”式的生活:“仆亦本狂士,富贵轻鸿毛”,他爱书,爱友朋之乐,还很钟爱他的闺中伴侣。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纳兰与年轻人的心意是相通的。   也许因为纳兰命短,才三十一岁便一病不起,他的词多半是青春年少的二十几岁时写的,他的一生中最大的伤心事,便是爱妻在他二十三岁那年因难产病亡,除此之外,他的一生并不穷困潦倒,他本身是清太傅纳兰明珠的儿子,又深得康熙宠爱,天赋才华与富贵荣华集于一身,爱妻早亡,对这位贵公子而言,人生已是“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了。不过,纳兰对布衣名士,一向不摆架子,师之友之,情真义重,又是他极可爱之处。即使撇开他的美好品格不谈,年轻心灵所发出的年轻的感喟,年轻人纵使一知半解,也是很容易引起共鸣的。   以心态而言,我是早已过了能有“辛苦最怜天上月”那种豪华地享受闲愁的时光了,到底不是十七、八岁、每日“情思睡昏昏”的人了,虽说不上历尽沧桑,但我的人生也走了一半,其中体验过的生死离别亦已经不少,“昔昔都成玦”真变成了现实中的常态,而月亮是否天天圆倒是不大在乎的事了。世情在有缺陷之前必定圆过,爱人如是,朋友也如是,圆过一次便永恒过一次,刻在心中的印迹才是永恒,日日的缺陷是真实的生活。   康熙二十四年初夏,年仅三十一岁的纳兰性德,在风寒与思虑的交困中溘然而逝。但他那一首首低回哀婉、凄美绝伦的爱情诗篇,却从此流芳百世,它们仿佛是一个个美丽的花环,祭奠着那永逝的爱情还有理想、青春和生命,也向人们昭示着纳兰灵魂的纯洁与高贵。后来,王国维有评:“北宋以来,一人而已”。朱祖谋云:“八百年来无此作者”,潭献云“以成容若之贵……,而作词皆幽艳哀断,所谓别有怀抱者也”。当时甚至还盛传:“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纳兰那恰如杜鹃啼血的悼亡之音,成为了后人无法超越的高峰,这就足够了。   这也是一种永恒的圆满。      共 44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0)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