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pzit.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星月】又是一年麦飘香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8:24
摘要:又是一年麦飘香,麦香勾起了关于麦子的美好回忆。讲两个关于麦子面食的传说:张仲景包饺子施舍穷人治冻耳御伤寒,西施巧做混沌讽喻夫差。介绍冬小麦、春小麦的种植知识。回忆小时候烤麦穗、抢收、打场、磨面粉、包饺子的情景。 说起麦子,那是和我们每个人休戚相关的,也是民生大计,我们中华民族以面食为主,面粉的来源就是麦子。面食的制作,可谓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传统的面食制作有水饺、馄饨、馒头、面条、火烧等等。   关于饺子的来源,演绎出很多故事,我最喜欢的是这个故事。相传东汉末年,“医圣”张仲景曾任长沙太守,后辞官回乡。正好赶上冬至这一天,他看见南洋的老百姓饥寒交迫,两只耳朵冻伤,当时伤寒流行,病死的人很多。张仲景总结了汉代300多年来的临床实践,便在当地搭了一个医棚,支起一面大锅,煎熬羊肉、辣椒和祛寒提热的药材,用面皮包成耳朵形状,煮熟之后连汤带食赠送给穷人。   老百姓从冬至吃到除夕,抵御了伤寒,治好了冻耳。从此乡里人与后人就模仿制作,称之为“饺耳”或“饺子”,也有一些地方称“扁食”或“烫面饺”。以后渐渐形成习俗,逢年过节没有饺子吃是万万不行的。   馄饨也是有故事的。   春秋末期,吴王夫差打败越国,生俘越王勾贱,得到许多金银财宝,特别是得到了绝代美女西施后,更加得意忘形,终日沉湎歌舞酒色之中,不问国事。   这年冬至节到了,吴王照例接受百官朝拜,宫廷内外歌舞升平。不料饮宴之中,吃腻山珍海味的他竟心有不悦,搁箸不食。这一切西施全都看在眼里,她趁机跑进御厨房,和面又擀皮,欲做出一种新式点心来,以讨夫差的欢心。皮子在她手中翻了几个花样后,终于包出一种畚箕式的点心。放入滚水里一氽,点心便一只只泛上水面。她盛进碗里,加进鲜汤,撒上葱、蒜、胡椒粉,滴上香油,献给吴王。   吴王一尝,鲜美至极,一口气吃了一大碗,连声问道:“这为何种点心?”西施暗中好笑:这个无道昏君,成天浑浑噩噩,真是混沌不开。听到问话,她便随口应道:“馄饨。”从此,这种点心便以“馄饨”为名流入民间。吴越人家不但平日爱吃馄饨,而且为了纪念西施的智慧和创造,还把它定为冬至节的应景美食。   面食的制作五花八门,就不一一赘述了。   咱再说说小麦的种植小麦的种植有冬小麦、春小麦两种。冬小麦,一般在9月中下旬至10月上旬播种,次年夏季5月底至6月中下旬收获。冬小麦生长期较长,且不同地区生长期差异较大,中国南方冬麦区为120天,北方冬麦区为270天以上,西南部高海拔地区可达330天。   春小麦是冬季很冷的地方种的,因为冬季太冷,不能播种,所以在开春后才种,称为春小麦,春播秋收。春小麦三月下旬四月上旬播种,7月中下旬收获。春小麦的抗旱能力极强,株矮穗大,生长期短,但不如冬小麦粉好吃。   在我老家的东北种的是春小麦,开春的时候顶着冰碴种麦子。父辈们用牛犁马犁将地翻起,撒上种子,用柳条做的捞子拖平,再用石头辊子反复地压实。   种子在地里很快就发芽了,经过春雨的浇灌,麦苗们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没几天,就绿油油的一片,给早春平添了几分暖意,也加快了春天的脚步。再经过几场春雨的洗礼,麦苗们很快地长高,结穗。   小的时候最喜欢的是,麦子刚刚揽黄的时候,叫上三五个小伙伴儿,带上火柴、剪刀,找离家远点的麦田,从麦子中间的部分剪下来,用我们小手能揽住的情况下捆成捆。拾上一些枯树枝,点着,用火反复地烤,不焦不糊,一直到飘出麦香味。   用手一搓,两只小手反复倒换,用嘴吹出糠皮,就剩下嫩绿带着微黄的软软的烤香味的麦粒,填到嘴里一嚼,那叫个香啊!这该是我们孩童时期最美的零食了!   淘气的我们,每个人都吃成了黑嘴巴,满脸花蝴蝶。看青的叔叔伯伯抓住我们每人赏上两脚,我是没挨过踢的,恐怕是沾了父亲的光。   随着夏日骄阳的照射,沉甸甸的麦穗终于羞涩地低下了头,满坡的金黄色诱惑着鸟儿、鸡雏来啄食。这时节,大约在二伏左右,乡亲们只要是能劳作的,就都出动了。怕热的男人们光着脊梁,俏媳妇们用围巾包住头,怕太阳公公晒黑了她们娇嫩的脸,大家挥舞着镰刀,开始收割。   在我老家,流传着这样一条关于收麦子的谚语“小麦不受三伏气”,到了三伏不收,麦穗子就会从颈部自然脱落,所以必须抢收。那时节,没有收割机,全靠人力,人们都是天蒙蒙亮就起来,干到晚上看不见。   孩子们也不闲着,跟在大人们的后面,拾取掉下来的麦穗。那个年代缺东西吃,我们会把麦子搓了偷偷地吃。收获麦子的季节里,玉米已经长够个,窜樱拔穗,向收割的人们招手。路边、树林里不知名的野花也争相斗艳。鸟叫声、蝈蝈声、蛙鸣声响成一片,都在为丰收歌唱。   丰收是喜悦的,但是割麦子是很遭罪的,二伏里天气,那叫个热,很多人脊梁、胳膊都给晒掉一层皮。不小心,麦芒、麦叶也不客气,会划得你露肉的地方都是血痕。   现在都是收割机作业,人不遭罪了。收割好的麦子被车拉人背地弄到场院里,不能叫雨水淋湿,等到响晴响晴的天,套上马或者牛,拉上石头辊子或槐木辊子,打场。脱下来的麦粒有糠皮,是要扬的,赶着有风的天,用木锹高高地扬起,糠皮随着风儿飘向远方,麦粒落下来,很快就像小山一样。   调皮的孩子,会偶而抓上一把填到嘴里大嚼。大人的呵斥也带着甜甜的笑意。最开心的事,就是把收好的麦子磨成面粉。那时候,是用石头磨磨面粉的,石头磨现在恐怕已经没有了。拉石磨用的是驴,把驴的眼睛用黑布给蒙上,傻驴就绕着磨转。我会帮助大人赶驴,白花花的面粉从磨里淌出来,馋得我们直流口水。   面粉分到各家各户,馋嘴的我会迫不及待地叫父亲给我们包饺子。父亲的手很巧的,包出的饺子既匀称,又好看。那时候穷,吃一顿饺子,撑得直打嗝。这许多年在外面,什么饺子也吃了,就是找不到父亲包的饺子的味道了。   真的很怀念那一季麦香,它已深深地融入我的记忆里! 哈尔滨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荆门治疗癫痫办法湖北癫痫病医院治癫痫怎么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口碑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